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刀劍亂舞》腐向同人-初雪(安清)

#為廚而廚,歷史部分捏造有,雷者勿入><

#OOC可能有,請不要噴QWQ

#大概是安定視角為多

#文渣慎入

──現在想想,那年冬天的雪真是白得過分。

大和守安定第一次見到加州清光是在冬天。

他的主人沖田總司帶著他到一個平凡破舊的刀匠住處領來一把打刀,而他在角落看見那個一身髒污的少年,那一雙眼睛紅如寶石般閃閃發亮,渾身蓄勢待發的戾氣,與他乾淨隱忍的藍大不相同。

於是他知道,眼前這個髒兮兮的少年便是他將來的同伴──加州清光。

離開刀匠住處時,外頭正好飄起了雪。細碎白淨的雪花一點一點落在他肩頭,他下意識地抬手起來,指尖觸到一瞬冰冷,他想起來,這應該是今年第一場雪。

「安定,這是你的新夥伴清光,要和他好好相處哦?」

大和守安定也是一把刀,對他而言,同伴之類的東西其實並不重要,能夠隨侍主人身旁、為其斬斷所有才是最為重要的。因此,對安定來說,加州清光只要不是礙手礙腳的刀就很足夠。

然而在將加州清光領回住處的那天,沖田總司卻這麼對他說。

老實說會和一把刀說話的主人時在稀奇得有點可愛,不過大和守安定也早習慣得差不多了。聽見這話時,他也僅僅是瞥過去望了那個少年一眼,湛藍的眼睛平淡無波,看似溫和,卻是不起波瀾。

──在接觸目光的那一瞬間,加州清光卻微微勾起脣角笑了。

那是微帶挑釁的眼神,儘管身為刀靈的加州清光渾身狼狽不堪,那雙眼睛卻亮得懾人,令大和守安定都不禁為之一怔。

於是他也微微挑眉笑了。

好好相處是麼?

他想應該是辦不到。

「安定?──安定!安定──大和守安定──?安──定────」

障子門外傳來熟悉的清亮聲音,和著夏日蟬鳴,一聲又一聲,不氣餒地不斷嚷嚷吵吵。綁低的黑順馬尾在陽光陰影下晃啊晃的,一點一點弄得人心煩。

「吵死了。」不耐煩地望向和室外某個不斷干擾他睡眠的傢伙,大和守安定額角青筋跳了一跳,眼神危險地抬眼看過去,「醜八怪,你又想幹什麼?」

──相處久後,大和守安定發現他和加州清光不是無法好好相處,是根本合不來──他想加州清光大概只有在戰場上能和他是搭檔,其餘時候都吵得他受不了。老是八哥鳥一樣機哩瓜啦地亂叫,最近還瘋狂迷戀上打扮自己,塗指甲油、修剪髮型和打理外貌,簡直像個女孩子一樣……明明沖田總司也不可能看見他將自己打成什麼模樣。

沖田總司不只有他和加州清光兩把刀,可也不知是否第一眼就看見他的原因,加州清光總特喜歡纏著他。昨天剛出征回來,他即使是刀也渾身疲憊不堪,原來想趁著不用出征的日子好好休息,結果同樣剛出征回來的加州清光生龍活虎得像什麼似的。

「啊啊?你喊誰醜八怪!話說你這傢伙居然在睡覺啊?」一臉驚訝地拉開障子門,加州清光下意識地反吐槽回去,然後往內探了探頭。沒有沖田總司在的和室安靜得讓人不習慣,於是他想了想,又將聲音拉得更大了一些,「睡什麼啊安定,我們都還沒有分出勝負!」一把捋起袖口,他滿臉躍躍欲試地準備就要把人直接拉起來。

「……」又來了,這傢伙是打架狂麼?大和守安定覺得自己更火大了。「想打架找別人去,別來煩我。」

雖是出身自貧寒刀匠之手,加州清光來到沖田總司身邊後,沒多久就被刀法高明的沖田總司用得極上手,很快成為了他身邊一把愛刀。大和守安定雖然心裡看得不很是滋味,但既然加州清光並非給沖田礙手礙腳的刀,那麼他也不好想什麼。

只要這傢伙別老是在自己面前煩人的晃來晃去。

「還能找誰?說好要分出勝負的啊安定!」加州清光依舊不屈不撓,還彎腰開始搖晃起大和守安定的身體,「喂喂我們說好要分出誰才是沖田君的第一把愛刀──」

「鏗」地一聲,大和守安定毫不猶豫地拿起一旁自己的本體,反手用刀柄狠狠敲上清光的額頭。

「痛!安定你幹什麼!」

「我贏了。還有誰跟你說好的?」

「喂喂這樣犯規吧犯規!」

他當然不想理會那個還不斷在旁邊嚷嚷大叫的傢伙,只是翻了個身把蓋在身上當棉被的羽織拉緊,將頭給蓋了個紮紮實實。

晚上時,新選組的土方歲三來到了沖田府上議事。那是大和守安定頭一次見到一向開朗愛笑的主人面色沉重難看的模樣,雖然聽不太懂是發生了什麼,但他想肯定是大事。

也是從那之後,他和加州清光開始往返於池田屋的夜晚中來回遊蕩。

雖然如果可以,他寧可加州清光這一輩子都不曾去過池田屋。

大和守安定身上總是穿著與沖田身上相似的藍色羽織,黑色長髮髮亂糟糟的束成馬尾,而與之不同的,加州清光不知何時開始學著土方歲三身邊的脇差堀川國廣開始穿起了西服,指甲油也漸漸從膚色變成了跟眼睛一樣鮮豔的紅色。

──好像池田屋的夜裡,他們秘密進行的行動中,敵人身上噴灑而出的鮮豔血紅,於夜色中燦爛盛放。

「安定,那邊的廟會好像很有趣啊,下次一起去逛逛好不好?」

解決掉眼前最後的敵人,加州清光趁著沖田總司還站在原地,滿臉輕鬆地一腳躍到屋頂上東張西望,嘴裡邊吹著口哨,邊是抬眼眺望遠方燈火通明的市集。

「……你還有心情想這個?」無奈抬頭看向加州清光,未平復氣息的大和守安定還微喘著氣。就這傢伙似乎永遠也不會累,每次出征也是這樣一派輕鬆的樣子……也不曉得是怎麼辦到的?

「真的啊,那邊那塊紅色碎花的布肯定很合適我──欸等我啊安定!」

加州清光無論在什麼地方,無論被他怎麼吐槽,似乎也永遠都不會疲憊。大和守安定一直佩服於他的精力,也羨慕於他的精力。

大概因為他總是缺乏他這樣的精力,所以才無法像他這樣風光出名吧。

不過,無所謂。

加州清光雖然聒噪,但和他當搭檔還是很不錯的。

後來也不曉得是不是加州清光每每在夜戰時充滿怨念和期盼的嘟囔奏效,隔年的夏日祭時,沖田總司還真就把他們倆難得地擺放到了上頭,愛惜地摸了摸說:「辛苦了吧?這幾天就讓清光和安定休息哦。」

於是大和守安定知道,他這天絕對是要不好過的了。

「太好啦!安定,我們去祭典吧!」旁邊加州清光一聽馬上樂了,也顧不上要高興沖田總司對待他滿眼愛護珍惜的表情,孩子一樣地手舞足蹈。明明已經在京都待了很久,他這動作和神情在大和守安定眼裡看來卻還像個鄉下來的鄉巴佬。

於是他滿臉鄙夷嫌棄地望過去,「我才不想和醜八怪逛祭典。」

加州清光聽了自然立刻就不滿了,「喂喂你說誰醜八怪?聽好了,我是看得起大和守安定你才找你去的──」

不理會後面某個聒噪的刀靈又開始嚷嚷,大和守安定披好羽織,便逕自推開障子門踏了出去,一步一步望不遠處的祭典走了過去。

嘛,休息日嗎?

就當作是這樣吧。

「喂喂安定,你來這邊看看這個……」

「安定你看那邊那個面具,和上次沖田君買回來的好像……」

後來大和守安定想起,那似乎是加州清光第一次悠遊在炎熱吵鬧的夏日祭典之中。

雖然旁人看不見他,玲瑯滿目的衣物飾品和小販叫賣聲音卻仍燦爛了他如紅寶石般的雙瞳,燦爛堪比煙花。

加州清光一如既往地聒噪煩人,而大和守安定一如既往的沉默會吐槽。但看著他的眼睛,那大概是第一次覺得,加州清光這傢伙就算吵也沒什麼關係。

反正他被他吵慣了。除了他,大概也很少人能忍受他這聒噪要命的性格吧?

「喂安定,你幹嘛都不說話啊?」大概終於良心發現同伴自始至終都未曾開口,加州清光終於頓下腳步,不太愉悅地回首過去看他,還不滿地努起了嘴來。

「……」望著他映在燈火下明媚溫暖的紅色,大和守安定愣了愣,隨後意味不明地歛下了眸子來,「所以說你很吵啊,醜八怪。」

身後煙花瞬地如火綻放。

他下意識地伸手抓過他紅顏色的圍巾,在花火盛開的頃刻,傾身噎住對方抱怨反駁的話語。

那一瞬迷惘,讓大和守安定想起初見加州清光的那一日。與熾熱的眼眸不同,他的脣卻像冰冷柔軟的雪花。

日子過得飛快。

然而不曉得是不是池田屋的夜晚太黑暗,一向健朗活潑的沖田身體也逐漸差了起來。

可那件事發生時,偏偏大和守安定被放在原處休息,沒有跟著出征池田屋。

「……聽說刀刃斷了,修不好了啊……」

「哎?真的假的,那不是沖田最得意的刀麼?……」

未跟隨出征的大和守安定一直跪坐在和室裡等候,外頭傳來的紛亂討論聲卻引起了他一絲不安。

出什麼事了麼?他踏過門而來,幾個刀靈還在議論紛紛,而他看見門外的加州清光髒亂不堪地垂首在黑暗中,那樣的喪氣模樣莫名就刺痛了他的眼睛。

約莫是被渾身戾氣的大和守安定給嚇到,所有刀靈一哄而散,獨留還佇在門外的加州清光。

「喂,進來啊。」

走到門邊,他不耐地睨他,湛藍的眼睛裡帶著明顯的煩躁。

「我……」

聲音細如蚊蟻般,渾身髒汙的加州清光像初遇那天一樣狼狽,總是耀眼熠人的眸子卻失去了光芒。

再維持不住平時溫和的模樣,大和守安定隨即上前一把捉住他的手,「加州清光,你到底想站在門口多久──」

可當他捉住他的手,才發現加州清光總是十分珍視寶貝的手指凝著乾涸的血,指節上佈滿了見骨的傷痕,了無生氣地無力垂著。

「刀匠說,我再也修不好了……」顫巍巍地微微瑟縮手臂,加州清光依舊站在門外,黑髮緊貼在臉頰上,神情像隻被遺棄的小狗,「安定,我是不是,就要被沖田君丟棄了……?」

「不會的。」下意識地,大和守安定還未思考,便直接了當地出聲回覆了他,「你不會修不好,沖田君也不會拋棄你,儘管你是醜八怪。」神情鎮定淡漠,他開口如此說。

聞言,加州清光怔愣地微微抬眼看他,卻是有些難看地牽起脣角笑了。「你叫誰醜八怪啊、混蛋安定。」

加州清光怎麼可能毀壞呢?大和守安定打從心底不相信。這傢伙明明來得比自己還要晚,也比自己要出風頭,還是受他承認的沖田君手上的愛刀之一,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壞了?

不可能的。

可儘管如此想,日子一天天過去,沖田總司找遍全京城最好的刀匠,得到的答案卻始終如一。

──加州清光再也修不好了。

而儘管沖田總司並未把加州清光丟棄,而是將刀刃毀壞的他完好珍藏地安放在和室裡頭,可加州清光的刀靈仍然一日一日地衰落下去。

失去功用的刀和死了是沒有兩樣的,大和守安定知道──加州清光,遲早都會消失。

「安定,你說,我是不是要死了?」

那天他出征回來,望見加州清光沉默地跪坐在和室一角抬眸看他,如紅寶石般的眼睛死氣沉沉,毫無一點光芒。

「誰說你要死了?」微微蹙眉,大和守安定踏步過去望他,「加州清光,你現在的樣子比之前更像醜八怪。」

「就是因為變成了醜八怪,所以沖田君才不要我了吧?」不若從前般炸毛,加州清光抬頭看他,渾身上下儘管已然沒有那時髒汙難堪,在大和守安定眼裡卻比他重傷回來那天要更狼狽。

「沖田君什麼時候不要你的?」他伸出食指用力彈了下他額頭,卻竟然真的發現他的臉色蒼白得可怕,「不要你,還會把你擺在那裡?」微微歛了歛眼睛,他難得幾分柔聲地安慰。

加州清光看了看他,眼底悲傷卻更盛。「擺著有什麼用?我、再也不能和沖田君一起出征,作為一把刀,我和死了不是一樣麼……」

大和守安定微怔。

「傻啊你。」他嘆口氣,也說不清是什麼情緒,下意識便將他攬了過來。

他還在這裡,怎麼能夠算是死了呢?

加州清光斷刀時是秋天,不知不覺中,天氣卻也已然逐漸入冬。

大和守安定越來越常見到他獨自坐在門邊發愣,昔日聒噪的性子竟然愈發沉默起來,整個人也蒼白得像是要和幕景融為一體。

另外一方面,沖田總司染上了肺結核,好一陣子都待在和室裡修養。

「喂,加州清光。」

彎腰望他,大和守安定看了看外頭陰沉發灰的天空,和初次見到他的那天有點相似。

加州清光只是抬眼看他,虛弱地彎脣笑了一笑,「哦,是安定啊……」

「出去走走。」他朝著他伸出手,「今天看起來會下雪。」

「可是我走不動了。」加州清光滿臉無辜地抬頭望他,看起來還有那麼點欠扁的味道。

「……真是,麻煩死了啊你這傢伙。」

明明想像平時那樣惡毒地嘲笑吐槽他,可是看著對方越來越透明蒼白的身軀,大和守安定卻什麼也說不出口,只好默默將他背著走出了門。

嘴裡仍舊無關緊要地吐槽了句,外頭的風冷颼颼的,他是刀靈,照理說是感受不到冷,卻覺得背在背上的傢伙冰冷得像是冰塊。

「吶安定,你那天為什麼親我?」伏在對方肩膀上,加州清光側頭望他,總算遲來地問了出口。

他那天被嚇得不輕,結果肇事者碰完他的嘴巴後便沒事人一樣地走了,留他在原地愣了很久,事後回去也不曉得該如何問起,也就只好一起裝傻帶過。

不過至今,他就算問出來,應該也沒什麼要緊了吧?

「因為你又醜又吵的煩死人了啊。」腳步頓了頓,大和守安定歛了歛眼睛,口是心非地答。

加州清光努努嘴,「安定真是不坦率啊。」

他不置可否。「是麼。」

為什麼吻他?他自己也不曉得,說不坦率也罷,也許他自己也不想承認,自己對這聒噪麻煩的搭檔有什麼別的心思吧。

可是如今他明明應該和他多說些什麼,卻只能持續沉默以對。

大腦亂哄哄的。

──他害怕就要失去他。

背上的重量愈來愈輕,大和守安定將他放下來,兩人席地落坐,而他伸手撐住他的背。

加州清光仰頭望上去,嘆息地出聲:「安定……什麼時候會下雪啊?」

「快了吧。」

「今天不下雪的話,我怕我見不到了啊……」

大和守安定轉頭過去看他,望著他逐漸透明的身影,眸色愣地一黯。

天空愈加灰暗起來,他凝視他半晌,許久才沉沉喃道:「不會的,以後也看得見。」

他們都看過了那麼多年的雪,今年也一定看得見。

只要他不消失。

只要他別消失……

「一直到最後……我都被愛著麼?」

纖弱身軀緩緩仰倒,加州清光瞇眼喃喃,卻彷彿見到細碎雪花紛飛落下──

「愛著哦。」眸一斂,他傾身輕覆上他的脣,「一直……都愛著……」

雪花落在他未細心整理過的髮稍上,化開成細碎水珠,一點一點濡濕了他的髮。

而他在初雪落下的季節來臨,也如白潔雪花,於飄落的頃刻消散逝去。

──現在想想,那年冬天的雪真是白得過分。

輾轉數千年過去,大和守安定從刀靈成了付喪神,沉寂在時光無情的洪荒之中冷漠。

沖田總司在那之後未過多久,雖然一度病好活躍,最後卻還是病倒在前線,最後憾逝在和室中。

他死前,甚至無力得連隻黑貓都無法斬殺。

望著最摯愛的主人生命無聲無息地消逝,他想起初雪落下的那一日,飛散在雪中的加州清光。

而最後,仍舊只剩下了他。

輾轉千年過去,他莫名被召喚到一個名叫審神者的門下,成為他的刀刃,打擊名叫「歷史改變主義者」的傢伙。然而看著敵方墮化的刀劍,他總不禁在想,加州清光也會在那之中麼?

不知不覺中,回到「本丸」的刀劍愈來愈多。他見到了當初土方歲三身邊的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國廣,見到了所謂天下五劍的三日月宗近……

──那是在一個出征歸來的午後,大和守安定內番方才結束,望著出征回來的隊伍鬧哄哄的,大概又是迎來了新的刀劍。

他一貫無趣地無視走過,然而那個格外熟悉的清亮聲音卻逼得他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啊──我是川下之子,加州清光。雖然不是很好上手……」

                                                                                       全文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唔,小小的虐了一下xD
安清這對真的好萌,不過我比較喜歡鶴一期ww
不是有一句話是什麼:
自古紅藍出cp,不是百合就是基
每次看到都忍不住想到他們xDD
2015-12-30 18: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黎安wwww當初刀亂最喜歡安清了!當然我也很萌鶴一,撇過一點微小說XDDDDDD
自古紅藍出CP這句真的是經典啊wwwwwww
2016-01-06 22:43回覆

為什麼是虐啦!!!!
雖然早就知道清光會斷掉(不!!
安定x清光沒想到這麼萌啊
跪求自初大人的文啊!!!!!!!!!

順帶一提,本人初始刀就是清光美人啊!
2015-06-29 21:5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嗨嗨和服!超級喜歡安清所以就寫了這篇
我的初始刀是被被XD越玩越喜歡沖田組呢,內番總是忍不住一直放他們(壞#
會繼續寫的!不過進度緩慢中……
2015-07-01 16:5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