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英雄聯盟同人--禁戀(CP蓋倫X卡特蓮娜)((H有慎入))

        又一次短兵相接,蓋倫魁武的身影在戰場上活躍穿梭。然後在看到諾克薩斯那傲然而立的指揮官後,眼中爆出驚人的熾熱。

        「唉,又是你。」卡特蓮娜一臉頭痛撫額。

        「快下來跟我打一場!不然我就要自己殺上去找妳了!」蓋倫不管,舉起手中的巨劍指向高在指揮塔的美麗女人,眼中閃著好戰的光芒。

        卡特蓮娜一臉不屑,擺明了自己並不怕對方什麼。但為了避免他真的殺上來造成多餘的人員損失,卡特蓮娜還是拔出短刀匕首,將指揮令交給副官後。乾脆地直接從指揮塔跳落,刀一揮劈死一個蒂瑪西亞戰士當緩衝,身形一晃間已出現在蓋倫面前,鮮豔奪目的紅髮在風中飛揚。

        「好!」蓋倫讚嘆。不愧他一直以來最得意的對手。

        「每次都這樣,煩死了。」卡特蓮娜皺眉。絲毫不承這個讚美。

        短刀揮出,匕首致命地在身邊環繞舞動,卡特蓮娜迎上蓋倫的大劍,再次奏響這首以刀劍交鋒聲編織成的交響曲。

        兩人靈活敏捷的優美身段時分時合,像是交纏舞動的致命華爾滋。周圍自動清出一圈大圓,就算是近身肉搏的混亂時刻也沒人敢越雷池一步。

        忽然,一隻利箭從蒂瑪西亞一方凌空激射出,不偏不倚插進了卡特蓮娜的小腿。

        卡特蓮娜臉色微變了一下,迅雷不及掩耳地把箭尾給貼肉砍斷,沒讓蓋倫發現,又一個迴身短刀架住蓋倫砍來的巨劍順勢往後彈開一大段距離。

        正想上前再戰,腳卻突然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卡特蓮娜一個不穩摔在地上,咬緊牙關,冷汗狂冒而出。舉起短刀無力地想抵擋蓋倫下砍的巨刃。

        本來以為死定了,但蓋倫卻奇怪地在最後一刻收了手。

        「怪人。幹嘛不殺我?我是敵方大將吶。」卡特蓮娜笑笑,表情說有多勉強就有多勉強。

        蓋倫搖頭,「我把妳當對手,但沒什麼要妳死的意思。妳怎麼了?」

        「這樣啊。可惜今天無法和你打了。」自嘲笑笑,卡特蓮娜用手中的短刀劃開左腳已經染血的靴子,「以後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了。」

        露出原本白皙的小腿肚,上面的箭傷清楚可見,周圍的皮膚整圈被染黑。

        用匕首挖出箭頭,墨色的血也一並滾出來,淌在戰場上。

        「你們蒂瑪西亞的特製毒藥,對吧。」

        蓋倫看了愕然。

        「…   …我身上沒有解藥。」

        其實他根本沒想到自己的國家會在箭上塗毒,但那箭頭的確是蒂瑪西亞的樣式。

        「我想也是。哪有人解藥會放士兵身上讓敵方搶的?」卡特蓮娜出乎意料的平靜,「我要回去了,要死也要死在自己家,讓敵方說他殺了我可真是一種屈辱。再見啦,蓋倫。很高興有你這旗鼓相當的對手。」

        撕下一旁戰死將士的一片斗篷將小腿緊緊纏住讓毒液不至於擴散太快,卡特蓮娜勉強站起身,伸手拍了拍他的肩,笑了笑後孤身往遠處的諾克薩斯指揮塔走去,順手清空眼前的敵軍,發黑的血沿路灑過。

        看著那依然堅強傲立的紅色背影,蓋倫呆了幾秒。

        「等一下!」

        在卡特蓮娜疑惑回頭時,蓋倫拾起地上的箭頭,猛地插進自己左手小臂。

        「你!」

        拔出箭頭扔在地上,蓋倫快步走到卡特蓮娜面前,右手攬起她的纖腰快速向戰場邊的森林跑去。將她安置在一棵倒地的巨木上。

        「等我。我會把解藥帶來。」

        微微一笑,蓋倫風一般快速離去。

        戰場上的殺聲隨冷風傳來,小臂上的劇烈疼痛令蓋倫的腦子微微清醒了些。

        有些不懂自己為何要這麼做,也許可以解釋成只是單純不想失去一個好對手。也許還有其他理由,但那難熬的痛楚也讓他無暇再思考什麼。

        好不容易回營和軍醫友人要到解藥,蓋倫匆匆裹了自己的傷,又趕回戰場邊的森林,卻一不小心在林子中迷失了方向。

        當他找到那棵橫木時,已過了好一段時間了。

        「卡特蓮娜!」

        對方沒有回應。

        卡特蓮娜並沒有離開,仍待在原地等到他回來。可是她已經不是坐在樹上,而是倒在一旁了。

        蓋倫連忙衝上前去扶起她。

        但見她面色蒼白、身體冰冷,裸露的左足已墨黑一片,傷口流出的黑血不止,將地面染黑了大片。只剩下微弱的呼吸心跳撐著她的生命。

        『我要回去了,要死也要死在自己家,讓敵方說他殺了我可真是一種屈辱。再見啦,蓋倫。很高興有你這旗鼓相當的對手。』

        卡特蓮娜的話在耳邊響起,第一次帶了點柔和。

        她沒自行離開,她是這麼的相信他會回來,自己卻辜負了…   …

        蓋倫想到此懊悔的幾乎吐血。

        快速地將傷藥敷上卡特蓮娜的傷口,看著黑血漸漸流出又恢復鮮紅才拿繃帶紮好。

        雖然臉上仍沒絲毫血色,但至少心跳穩定多了。

        看著口服的部分,蓋倫猶豫了一下。

        「失禮了。」

        將藥水含在口中,蓋倫低下頭,輕輕覆上卡特蓮娜的唇,用舌頭撬開牙關將藥水給餵下去。

        一時間竟有些迷亂。

        確認她吞下藥後,蓋倫連忙分開。

        想放下,又有些捨不得。

        最後只是換下戰時的冰冷鎧甲,緊緊將她微涼的身軀擁進懷裡,試著用體溫去溫暖她。

        這時才真正能思考,自己對卡特蓮娜到底是什麼感情。

        可惜神沒給他太多時間。

        「嗯…   …」

        微弱的呻吟從傳出,蓋倫感覺到懷中的人而微微動了一下,連忙低頭。

        卡特蓮娜緩緩張開那雙美麗的綠眸,發現自己被人抱在懷中,只微微一笑又重新閉上眼。

        「你這白癡,竟然真的回來了。我是敵方將領欸…   …」

        聲音很小很輕。

        「妳剛才說什麼?」將耳朵湊過去,卡特蓮娜卻沒再開口了。

        其實蓋倫有聽見。她說得一點也沒錯。

        他這樣救她,身為一國軍事將領來說是一件很自私又很愚蠢的事。

        但要他回到當時重新選擇一次,他還是會這麼做。

        為什麼?

        答案也許心裡有數了。

        戰爭不知何時結束了,人聲遠去。火紅的夕陽照在戰場上,映著血色鮮紅。

        卡特蓮娜終於清醒過來了,眼神也重新回復銳利,緩緩從蓋倫懷中爬起。

        「謝謝你。」她向蓋倫點了點頭,「只不過這分恩情恐怕無以報答了。」

        拾起自己掉落在地的武器,卡特蓮娜昂首向林外諾克薩斯的方向走去,沒再回頭。

        看著那美麗孤高的背影,忽然一股熱血衝腦。

        蓋倫衝上前,從背後一把將卡特蓮娜拉進懷中緊緊抱住。

        「卡特蓮娜,不要走。」

        卡特蓮娜的眼睛微微瞪大了,但也任由他抱著沒有掙扎,只是輕輕將手放到他擁著自己的小臂上。

        緩緩將人放倒,將衣服解下。

        蓋倫看著身下的她,試著從她眼中找到一點不確定。

        「不後悔嗎?」他啞聲問道。

        卡特蓮娜愣了一下,微微一笑搖頭閉上眼,「沒什麼好後悔的。」

        蓋倫沒回話,只是輕輕吻上她的眼睛。

        手游移著,從她白皙的美麗面龐到膝蓋,將她的小腿握住反手向上折起。手指探入那處秘密花園,指尖逗弄著花核,刺激她為自己流出更多愛液。

        感覺到卡特蓮娜微微抖了一下,蓋倫溫柔地覆上她的唇。

        即使在戰場上有多麼驍勇善戰,她到底是個平凡的女人。

        蓋加快了自己手指抽插的速度,感覺到她的身體越來越緊繃,又突然軟下來,臉上暈染出一層誘人的紅霞。

        「嗯……」

        「卡特蓮娜……」

        輕喚了聲她的名字,蓋倫抽出手指解放自己巨大的分身,一點一點探入她體中。

        「呃……」

        緊緻的感覺令他嘆息,卡特蓮娜身子卻狠狠一僵。

        「妳是第一次?」

        看著她幾乎咬出血的唇瓣,蓋倫明白了些什麼。

        「抱歉,忍耐一下,我停不下來……」

        卡特蓮娜沒說話,只是搖搖頭。手摸索著爬上他的背,將他拉近自己,青澀地尋找他的唇。

        這時,蓋倫感覺自己腦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崩斷了。

        狠狠地吻住她,蓋倫將她緊緊擁入懷中,毫不保留地向前挺進,巨大的硬挺寸寸擠開那未經人事的緊緻幽穴,狠狠抽插。

        「啊!」

        卡特蓮娜痛呼,聲音卻盡數沒入蓋倫口中。

        鮮紅的血液隨著劇烈的動作從兩人相合的地方淌出,將草地染成一種淫靡的紅。

        「蓋倫……好痛……停……」

        卡特蓮娜驚喘著,強忍住那股彷彿要撕裂身體的痛感不想讓眼淚滑落,有些抗拒地扭動身體哀求。

        蓋倫沒回應,只是用一隻大掌箝制住懷中人兒的纖細的腰身,重重加快了自己的動作。一貫認真的眼瞳已不再清澈,刻滿了最深沉的原始欲望。

        一次次被占有,最初的痛感過去後,酥麻的感覺從四肢蔓延,漸漸地強烈的快感湧現,如海潮般一次次撲向她,幾乎要把她淹沒。

        「嗯……啊……啊啊!   ……嗯……」

        蓋倫健壯結實的腰身快速挺動,次次深入,每一下都磨擦出淫靡的水聲。

        漸漸地,卡特蓮娜情不自禁地扭動纖腰,迎合他每次衝擊,十指一下一下地刮著他的背,哭泣著迎來一波波快感。蜜穴不受控制的一陣縮緊,緊緊吸住蓋倫粗大的慾望。

        「呃……」

        低低吼了聲,蓋倫箝住卡特蓮娜的腰,幾下衝刺到最深處,將自己的因子深深送入她體內。

        「啊……!」

        卡特蓮娜只感到一股熱浪衝入體中,一瞬間兩人一起達到了高潮。

        相擁著,兩人默默不語,只是閉著眼靜靜喘息著。

        「卡特蓮娜。」

        聽到蓋倫叫自己名字,卡特蓮娜睜開迷濛的綠眸看著他。

        蓋倫沒表示什麼,只是膜拜似地吻上她胸前的飽滿。

        剛做完的身體總是特別敏感,陌生的刺痛感令卡特蓮娜一陣輕顫,有些不自在地扭動了一下腰。

        沒想到這麼一下,蓋倫的眼中又爆出驚人的慾望。

        一把抱起她,兩人就這麼用相連的姿勢走到一旁的樹邊。

        讓卡特蓮娜靠著樹,蓋倫將她的雙腿架在肩上,狠狠地向下戳弄起來。

        「啊……嗯……嗯……」卡特蓮娜再也忍不住,一聲一聲忘情地浪叫起來。

        「舒服嘛?」

        蓋倫喘喘一笑,將自己的分身退出,低下頭,找到那因激情而紅腫顫抖的穴口,舌頭伸入狠狠一陣攪和。

        「嘶!別!」倒抽一口氣,卡特蓮娜驚呼,下意識想合攏雙腿,蓋倫卻抓住她的腳,將之掰得更開。

        看著她通紅的面頰,蓋倫一笑,粗大的慾望對準她那為他而敞開的幽穴,再次狠狠刺入,一手捏住她圓潤飽滿的胸埔,一手掐住那俏挺的臀瓣,快速抽動起來。

        「嗯……啊啊!   ……嗯……」

        陣陣呻吟,卡特蓮娜扭動起纖細的腰肢迎合他的攻擊,激盪出淫浪的水聲。

        幽穴緊緻地包覆著男人的慾望,激的蓋倫愈發瘋狂,在肉體激烈的碰撞聲和卡特蓮娜誘人地嬌吟中,一遍又一遍地射出大量濁白的精液。

        激情過後,卡特蓮娜靜靜靠在蓋倫厚實的胸膛喘息。

        月色新起,裸露的皮膚微涼,只有雙方的體溫熨燙著對方。

        草地淫亂得一蹋糊塗,招示著兩人剛才的行為有多麼瘋狂。

        「我們真的不該這樣的,你知道嗎?」卡特蓮娜突然開口,聲音低低的,沒有看他。

        「……」

        「這是我欠你的,對吧?」

        蓋倫將她緊緊擁住禁錮在懷中,感覺她柔軟的身子貼著自己。

        「妳從來不欠我什麼。」

        卡特蓮娜微微偏過頭,檢視了下自己遍身瘀青吻痕。

        微嘆了口氣,她輕輕伸手推開蓋倫,忍住下身的痠軟疼痛緩緩站起身。拾起他的衣服丟給他,並將散落一地的衣物穿上。

        短衣皮外套,遮不住歡愛過的痕跡。

        抹去眼角殘留的淚痕,卡特蓮娜又從承歡膝下的女子變回那戰場上不可一世的女人。

        「下一次見面,仍是戰場。」

        宣告似地說完,卡特蓮娜頭也不回地離去。

        蓋倫瞇起眼,最後還是沒有叫住她。

        卡特蓮娜說得沒錯。

        他們是對手、是敵人。即使愛她,即使得到她的身體,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一國將領和敵國的指揮官能有什麼希望?何況對方還是敵國將軍的女兒。

        他不敢開口說愛她,他不敢要她跟他走。他甚至可以想像她帶著那一身痕跡回去要遭受多少令人難堪的白眼臉色,但她身負的責任仍讓她義無反顧地離開。

        幾天後,兩軍再次交戰,蓋倫仍一如往常地上場殺敵。

        上次他以中毒休養為藉口,加上軍醫好友的作證,沒有人懷疑他。

        只是這次,他沒再見到卡特蓮娜。

        直到夜半軍將開會時,蓋倫才知道,卡特蓮娜在諾克薩斯被監禁了,原因不明。

        全場只有蓋倫知道那是為什麼。

        那是他一手造成的。

        悄悄在黑暗中潛行,蓋倫一身輕便黑衣。

        躲過幾輪武裝巡囉,愈發靠近目的地,守備卻意外地不如先前嚴密。

        似乎不認為會出狀況。

        繞出諾克薩斯紮營的林地,蓋倫警戒地張望了會兒,一個閃身鑽入一道岩壁縫中,進入一處的小峽谷。

        這是個十分隱密的地點。

        蓋倫悄悄深入峽谷內部,四周逐漸寬敞起來。他如影子般在黑暗中潛行,轉了個彎,才看到前方略遠處出現亮芒。

        兩支火把架在支架上燃燒,照亮了峽谷盡頭的石壁,和一個人。

        卡特蓮娜低著頭,跪在地上,手被石壁上的鐵鍊銬在空中,紅髮垂落,擋住了表情。

        蓋倫見狀,不再隱藏自己的腳步,走了過去。

        「卡特蓮娜!」

        對方聞聲抬頭,看見他,揚起淡淡的笑。

        「蓋倫,怎麼來了?」

        蓋倫快步走近,在明滅不定的火光下看清了卡特蓮娜的模樣。

        她依舊是一身輕巧勁裝,而自己所留下的痕跡仍清楚可見,有些更成了一種青紫色。臉色略顯蒼白,大概是被監禁好幾天沒好好休息的緣故。

        看著,有些心疼。

        「卡特蓮娜,跟我走吧,我帶妳走。」

        聞言,卡特蓮娜笑著搖搖頭。

        「不用了,這是我應得的。」

        看著她淡然的面龐,蓋倫快速上前兩步來到她面前跪下,伸手將她扯入懷中緊緊抱住。

        「對不起。」

        聲音有些顫抖了。

        卡特蓮娜愣了下,還是淡然微笑。

        「白癡。我當初就說過沒什麼好後悔了。」

        「……」

        「真的,我們不該這樣的。你對我也不該有這種感情。」

        蓋倫聽了,鬆開手猛抓住她的肩膀搖了搖,有些瘋狂的低吼,「那妳呢?卡特蓮娜!妳對我真的什麼感覺都沒有嗎?」

        被用力箝制的肩膀生疼,卡特蓮娜沒有掙扎,只是平靜地看著他,又閉上眼。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卡特蓮娜。諾克薩斯軍隊的刺客兼指揮官。這是我的責任。」

        再度睜開,美麗的綠眸像一汪平靜的池水,沒有半點情緒起伏的漣漪。

        「現在,你有兩個選擇。一是離開這,今後戰場一決死戰。不然,就趁現在我無法反抗時殺了我吧,以後可以少很多麻煩。」

        「別這樣,卡特蓮娜!我是愛妳的……」

        「很抱歉,我無法回應你的感情。蓋倫,你走吧。」

        目送他消失在火光外的陰影中,卡特蓮娜仍一臉平靜,只是感覺心漸漸涼了。

        重新低下頭,卡特蓮娜閉上眼,又一起初夜那晚。

        為什麼就這麼將自己交給一個男人?

        也許蓋倫問她的問題,不是沒有答案。

        只是,她不願去想答案是什麼。

        在她認為,兒女情長在戰場上是最多餘的東西了。

        「卡特蓮娜。」

        熟悉聲音憑空出現,卡特蓮娜猛瞪大了眼,一臉驚惶地抬起頭。

        一個一身鎧甲黑斗篷的偉岸男人從角落的陰影浮現走出,一臉似笑非笑。

        諾克薩斯的將軍。或說是……

        「父親!」

        剛才發生的一切全被看到了!

        「他是個好男人吶,可惜是敵將。」杜.卡克奧將軍一臉閒適地笑著,一副事不關己地模樣,「卡特蓮娜,妳說妳不後悔,是嗎?」

        卡特蓮娜沉默,內心卻真的找不到後悔的感覺,

        「……是。」

        「妳愛上他了吧?孩子。」端詳著她一開始的沉默,杜.卡克奧嘆了口氣,收起那臉似非笑。

        「不。我沒有,父親。」

        聽著沒有一絲猶豫的答案,杜.卡克奧感到一陣有趣。

        走到女兒面前,指尖毫不避諱地點上她胸前一塊未退紅斑,一路向旁劃過,停在一條青紫的指痕上。

        「妳不愛他,卻又讓他在妳身上留下這些?」

        「他救了我一命,是我欠他的。」

        勾起一抹帶點嘲諷的笑,將軍輕輕拍了拍女兒的臉,「要報恩的方法有很多,我個人認為沒必要動用妳這誘人的身子。妳是要做我的女兒,還是要當他的女人,自己好好想想吧。」

        「我是您的女兒,父親。」卡特蓮娜毫不猶豫回答。

        「是嘛?」杜.卡克奧將軍滿意地微微一笑,「那麼,妳這場『報恩』可要用更多努力來彌補,知道嗎?」

        「是,父親。」

        抽出身上配的長劍,劍光一閃,強烈劍氣削過耳際,石壁上的鐵鍊被一齊從中斬斷。

        卡特蓮娜摔在地上,正要爬起時,一身黑斗篷當頭罩了下來。

        「披著吧。這件事只有我和高層知道,妳要好好表現。」

        消息被擋下了。

        「是!」

        之後,兩國遇上穀物採收,約定休戰三個月。當然,蒂瑪西亞衷心希望對方可以不再來犯。而卡特蓮娜也隨著父親回國處理作物的產收事宜。

        忙碌的三個月來,每天過著只睡三個小時還得睡在文件堆中的生活,辛苦不亞於戰場殺敵奔波。卡特蓮娜對於生活瑣事沒想太多,只忙著煩惱如何在三個月內將不斷上疊的公文報告處理乾淨。

        三個月很快便過去了,諾克薩斯也很守諾的準時出兵。

        但卡特蓮娜沒馬上隨父親出征,被命令在家休息三天才准動身。

        卡特蓮娜的母親知道後說那死鬼終於有點父親的樣子了把公務全推給女兒做差點累死人家還知道要她休息幾天在上場去和那些臭男人打打殺殺。

        「父親,卡特蓮娜來了。」走進營帳,卡特蓮娜恭敬地躬下身。

        「妳來啦,孩子。」杜.卡克奧將軍笑笑抬頭,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後打趣的說,「看來妳三天過得很滋潤啊,感覺腰都不如以前細了。有個任務,要不要去活活筋骨?」

        一聽,碧色的美麗眼眸閃出了噬血的興奮與對殺戳的渴望。

        「好的,父親。卡特蓮娜定不負所託。」

        這次的任務是蒂瑪西亞一位指揮官,謀略甚是了得。三天來與他對戰吃了不小的損失,因此決定除掉他。

        確認過目標的頭像後,卡特蓮娜披上一身黑斗篷,消失在夜色中。

        身為頂尖殺手,卡特蓮娜一路閃開巡夜的守備深入敵營,最後在軍隊紮營處之後的高階將領居所,找到了目標居住的、一片樹林中的小屋。

        大概是為了避免思緒被多餘的聲音打擾吧,周圍並沒有什麼多餘的守衛和將領,安靜異常。足見蒂瑪西亞軍部對他之倚重禮遇。

        但也成了守備上最致命的弱點。

        確認過屋內只有一個人的氣息後,卡特蓮娜拔出匕首短刀,一個突刺挑開層層疊疊的厚重門簾,閃身殺入,匕首擲出。

        鏘!

        沒得手?!

        卡特蓮娜有些訝異,但見目標舉著一把長劍,千鈞一髮之際擋住了匕首,沒讓心口被穿個洞。

        還沒來的及將長劍出鞘,卡特蓮娜又以極快的速度撲上,雙刀蝴蝶似地翻舞,美麗卻致命。

        辛格勒聚精會神的盯著眼前戴著斗篷帽的刺客,才勉強跟上對方的速度沒當場斃命掉,一直以來頗自豪的劍術全無法施展,而未出鞘的長劍也無法對對方造成威脅。

        唯一的出口被擋住,辛格勒知道自己只是在做困獸猶鬥罷了。

        卡特蓮娜訝異對方實力著實不錯,但仍毫不留情心軟地將目標一步步逼到角落。

        眼看任務將成,卡特蓮娜勾起一抹笑,準備揮下最後一刀。

        一陣狂風捲進屋內,巨劍擋住了致命的刺殺,一陣狂斬將卡特蓮娜硬是逼退。

        「辛格勒,快跑!」

        熟悉的聲音大吼,卡特蓮娜愣了一瞬間,一把匕首仍迅速擲出,卻又被挑開。

        剛蓋倫看清眼前一身黑斗篷的刺客時,也愣住了。

        「……是妳?!」

        卡特蓮娜沒回話,只是閃身像剛逃出門外的目標追去,卻被擋住。

        無心與蓋倫對戰,她並沒有攻擊他,只是閃躲,一找到微小的空隙便閃身上前。一個不留神,斗篷帽的帽沿被劍尖挑開,鮮紅色的長髮瞬間隨著她的動作招搖地飛散在空氣中。

        「卡特蓮娜!」

        眼看即將到手的目標就這麼給逃了,卡特蓮娜恨恨地一咬牙,舞動手中的短刀轉向蓋倫撲去。

        刀劍快速相接,蓋倫有些心驚地看著她臉上的不甘與憤恨,卻不得不硬是將她阻在屋中。

        突然,卡特蓮娜的臉色瞬間轉為慘白,一個後躍貼上牆,緩緩跌坐在地上,冷汗冒出,縮著身子張著唇發不出聲,連武器落地且不顧。

        「卡特蓮娜?」蓋倫疑惑,上前一步。

        「不要過來!」

        蓋倫可不管,又上前了一步,「卡特蓮娜?!」

        但她只是緊咬著唇,面色慘白的搖著頭。幾秒後突然像斷了線的魁儡般倒下去,貝齒仍緊扣著,映著唇角滲出的血珠。

        「妳!」

        蓋倫一個箭步上前,身手抓住卡特蓮娜的手臂將她拉起。

        卡特蓮娜沒有反應,軟軟的身子順著蓋倫的力道倒入那結實的臂彎中。

        這時,蓋倫才發現剛才被斗篷遮住的地上出現了一大灘血跡。

        「卡特蓮娜!」

        還是沒有反應,只是懷中的人兒身子微微透出冰涼。

        這時蓋倫再無猶豫,抱起她飛奔而出,消失在林子中。

        「妳確定?!」

        「怎麼?我身為第一軍醫你還懷疑我的能力?」

        看著友人自信的笑,蓋倫倒希望她是誤判了。

        「……多久了?」

        「嗯……三個月左右了吧。」

        「三個月?!」這時蓋倫終於沉不住氣,面露驚色猛然站起。

        「怎麼啦?」這時女軍醫才感到有些不對勁,「等等!該不會……」

        「我想沒錯。」蓋倫一臉頹喪地跌坐回椅子上,將臉深深地埋入掌心。

        軍醫聽了愕然,「……不會吧?!身為蒂瑪西亞道德典範的你也有這麼一天?!」

        蓋倫沒理她,只是看著一旁病床上的卡特蓮娜。

        「……她還好嗎?」

        「還好。我已經用藥穩定她的身體狀況了。以她的身體素質,大概一兩天又可以像正常人一樣跑跑跳跳了。先帶回去吧,你的私事我就不多問了。」

        「……也好。今天謝謝了,還麻煩妳保密。」

        軍醫隨意擺了擺手,「當然,我不會說出去的。誰叫我們是朋友。」

        卡特蓮娜睜開眼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畫面。

        蓋倫坐在自己身邊,眼睛充滿血絲,表情既是傷心又帶著憤怒。

        「你……」卡特蓮娜遲疑的開口想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放棄,表情回覆一貫的淡然,「謝謝你沒丟下我。但……我得走了,你知道我不該留在這。」

        「為什麼?為什麼妳能這麼狠心?!妳知道嗎?妳剛才流產了!就算妳不愛我,但孩子是無辜的、是條無辜的生命啊!都懷孕了還跑出來執行任務,妳就能這麼冷血嗎?那也是妳的孩子啊!」

        聞言,卡特蓮娜呆了。

        懷孕?她?

        見她沉默不語,蓋倫腦中只覺有什麼東西斷線了,理智一瞬間蕩然無存。

        「妳……真狠心吶……」

        卡特蓮娜的黑斗篷已經被取下了,蓋倫蠻橫地欺身而上,毫不猶豫的扯開那身單薄的皮衣。

        卡特蓮娜看著他瘋狂的動作,眼神卻無法聚焦。任由他強硬的入侵,任他在自己體內殘虐的動作。

        不顧她因疼痛而扭曲的表情,蓋倫一次又ㄧ次瘋狂的挺進又插入,卡特蓮娜乾澀的幽穴被磨出血來而漸漸變的濕潤。

        「我真的好恨妳……好恨妳那顆冰做的心吶……」

        蓋倫沙啞的聲音在耳邊呢喃,卻像是從遠方彼世傳來。

        卡特蓮娜無助地承受著對方的傷心憤怒,張著口發不出聲音。

        她真的不知道……

        但她無法這麼對蓋倫解釋。

        也許他是真的,很愛自己……

        小穴猛地一陣收縮,緊絞住蓋倫的硬挺。一波波情潮猛烈襲來,身體尚虛的卡特蓮娜終於承受不住,昏了過去。

        當卡特蓮娜再次醒來時,已不知是多久以後了。

        蓋倫擁著她,如大孩子般靜靜沉睡在她身旁。

        默默凝望了那張平靜的睡顏好一會兒,卡特蓮娜輕輕拉開他的手起身,而酸軟的腰和腳讓她幾乎下不了床。

        將被隨意拋落在地的衣服穿回,發現身上又多了幾道新的痕跡。

        沉默看了會兒,卡特蓮娜將斗篷披上。今晚,她還有未了的任務要完成。

        破曉,蓋倫睜開眼,心愛的人兒卻不在身旁了。

        歷經昨夜,他已感到有些心灰意冷,卻恨恨地發現自己拋不下對她的深深眷戀。

        「我……真是沒用。」

        辛格勒還是被刺殺了。

        戰場上,蓋倫看著指揮台上面色平靜冷淡的卡特蓮娜沉默,但卡特蓮娜卻在沒看過他一眼了。也不下來戰鬥,只是兀自指揮控制大局。

        他全盤皆輸了。

        不只是這次戰役,還有他的心;甚至是她的心、她的人、他們的孩子……全給輸了。

        在卡特蓮娜裸露的皮膚上,散布著深淺不一的傷痕。剛上過藥不久,還沒結痂的鮮紅。

        她將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用匕首一一劃過、剜起,幾道較深的傷口猙獰,刺痛了蓋倫的眼。

        就這麼想劃開我們之間的一切嗎?

        看著始終陪伴在卡特蓮娜身邊的塔隆在卡特蓮娜虛弱的身子因涼風而微微瑟縮時,取來一件黑色長披風為她披上,細心的繫好帶子。

        卡特蓮娜看向塔隆時略帶柔和的微笑與塔隆溫柔的目光……

        也許,就這樣了吧。

        他們之間,只會是敵人,也只能是敵人。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8)


看到大大写的文,我这个游戏废也好想去试试,哈哈
2018-09-17 22: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沒事,我也遊戲渣~
推坑推坑,快去玩吧XD
2018-12-18 11:57回覆
http://bit.ly/2j5s5tb  點下載❤
http://bit.ly/2j5s5tb 點下載❤
載載
2017-11-06 00: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請問,這是什麼0.0??
2017-12-09 21:06回覆

大大寫得很好讚QUQ
話說卡特好帥rrrrr((?
2017-03-05 21:4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喔OuO

話說,我都不知道我家卡特能表現出帥屬性XD
2017-04-21 20:41回覆

一直认为盖伦和卡特是官配不解释!!!!另外一对是宝石和EZ。buguo不过最近宝石改了还改得特别肌肉受。。好不习惯啊雾草!
2016-05-21 05: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官配就是要打散才有價值((奸笑 ((欸?!
寶石改成這樣我快要流口水了((拉克絲:那邊的基友離我家EZ遠一點!!

基本上我比較正常向(?
2016-09-22 12:37回覆
希望有續集
就希望蓋倫跟卡特能在一起
2016-04-06 20: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理論上是可行啦
但要寫又很花時間




繼續H ?!
2016-04-08 19:55回覆

大愛卡特
2016-04-05 00:2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大愛卡特+1 ˋ ˇˊ)/
2016-04-05 19:29回覆
希望有續集
續集啦~
2016-04-04 06: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能有怎樣的續集啊0.0
我會再想想((笑


各種虐各種肉((完全一個大誤
2016-04-04 20:06回覆

雖然想玩LOL可是因為電腦問題沒辦法玩
可是朋友總是會跟我說。
這次是看到標題才過來的
覺得你寫得真的很
2015-07-29 15:1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很高興你喜歡喔~
2015-08-13 16:1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