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解咒十月】番外篇1-戀逝

    梨香⋯⋯

    聽的見我的聲音嗎?

    是我啊,我是梨奈。

    是你最親愛的雙生子妹妹哦。

    ——空氣靜的很不自在。

    快回應我吧,我都這樣懇求你了。

    「梨香!」

    好不容易逃進更深的山中,遠離了那些追出來的神官。

    一名叫「梨奈」的少女,手中捧著顫慄的——

    夕照,澄染了整片天。

    「已經這麼晚了呀?對不起吶⋯⋯沒能讓梨香也看到這片美景。」

    ——名叫「梨香」少女的頭顱,沾滿淚水與血水。

第一章~神無月。「請務必銷毀成雙成對的一切」否則,會為神無月家帶來不幸?!  

    「早啊,梨香。」望著身旁少女的睡容,梨奈替他撥開覆在臉上的髮絲。

    梨香用手指揉了揉略帶醒松的眼「梨奈⋯⋯早安。」然後微微一笑。

    「今天也很美麗呢,梨香。」

    「呵呵呵,我們明明長的一模一樣。」

    「⋯⋯好嘛,別吐嘈我了!」

    『兩位大小姐,梳洗的時間到了。』古典日式拉門外傳來這樣一句話。

    「快點啦,不然不等你喔?」梨奈披上了準備在一旁的和服外褂,示意梨香也換上和服。

    「等我啦!」梨香露出惹人愛憐的眼神,站起身後走到梨奈身旁。

      梨奈冷不防地掀開梨香的瀏海,額上落下一吻。

    「梨、梨奈!這樣,頭髮會亂的⋯⋯!」

    「有什麼關係,侍者已經在外頭了呀,交給他們處理不就得了?」

    梨香想不到什麼反駁的話語,只好撇過頭,掩飾自己因梨奈而泛紅的臉頰,隨之也整裝完畢。

    「可以進來了。」梨奈用穩重語調對著拉門外說道。

    大貴族神無月家的兩位千金——

    神無月梨香。

    神無月梨奈。

    剛滿十五卻無法享受普通的青春。

    所背負的不是繼承家業的壓力,也不是彼此相愛受到外人的閒言閒語。

    在不遠處,他們迎來的是自家奇妙預言的詛咒⋯⋯?

    十月一日。

    適合賞楓的季節,神無月邸卻飄起細雪,地表佈上了一層潔白的霜。

    ——雖說是雪,倒不覺得冷呢。

    梨香在花園中伸手接下落雪,一邊如此想道。

    「梨香。」後方傳來梨奈的嗓音「我就知道你在這裡。」

    「今天的雪,真是綺麗吶。」

    「卻看似格外的憂鬱⋯⋯」

    ⋯⋯

    兩人對視,同時噗哧笑了。

    「不冷嗎?梨奈。」

    「還好,那梨香呢?」

    梨香搖搖頭,走到一旁的長椅上坐下。

    「已經到十月了啊,時間真是不留情。」梨香有點感慨的說。

    該來的終究是會來。

    「但、但是,父親大人說過會保護梨香的,對吧?」梨奈貌似不想提及那件事,且平時在外人面前冷漠沈穩,在梨香面前開朗樂觀的他竟然擔心了起來。

    「梨奈⋯⋯」牽起梨奈的手,梨香清楚,自己的體弱絕對無法保護好妹妹,所以盡可能的給予精神支柱。

    「只要能待在一起,就能渡過一切的難關。這是你曾對我說的話,記得嗎?」

    梨奈默不作聲,淚水緊繃的忍著。

    「時候不早了,一起進屋休息好嗎?」梨香看著妹妹如此為自己擔憂,於心不忍,皺起了眉梢。

    「嗯⋯⋯」梨奈勉強擠出一個字來回應。

    梨香,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我到頭來不就只是在逃避嗎?

  自從那時後,父親大人注視我們那冰冷的目光,沒有惡意,但像是馬上就要致我們於死地。

    『梨香不會被當作祭品的』

  這句話總讓我們有了一絲的期望,同時又築起了深深的隔閡。父親大人,您也是站在家臣那邊,只當我們是繼承家業的工具嗎?

    位處深山的宅邸,詛咒的神無月。百年前的一場戰爭,使經濟陷入窘境。

    當主——神無月緋為了守下這個家,這個權位,進行了禁忌的儀式。

    暗地與妖魔交換願望,邪教徒的行為。

    雖說能夠實現所有願望,但必須付出等值的代價,緋起初認為代價會是吞噬生命之類的,而他也願意為了神無月家而豁出性命。

    然而事情總會與先前料想的有些出入。

    代價是「請務必銷毀成雙成對的一切」嗎?

    什麼嘛,耍我的吧。

    冷哼一聲,那種儀式壓根兒不存在。

    日後,他帶著必死的決心準備看著神無月家日益衰弱。

    誰知道,神無月家的地位不斷向上攀升,財富日積月累也越存越多,這令緋開始在意那個儀式。

    如果妖魔真的完成了我的願望,那麼「請務必銷毀成雙成對的一切」又是什麼意思啊?    

    就先遵從字面上的意思吧,可不希望發生什麼災厄呢。

    緋下令把家具、裝潢擺飾、庭院造景,從家裡的物品開始一一焚毀,包括筷子也不准使用。直到家臣覺得他發瘋了,進而漸漸的失去對他的信任,甚至離開神無月家。

    但即便如此,神無月家也保持著良好的經濟狀況。

    久了,緋在他成為當主後十六年逝世,死於精神崩裂。

  下任當主——神無月碎花,梨香與梨奈的奶奶,並不把緋的遺言當一回事,認為那單單是因為發瘋才做出和說出如此荒謬的行動與遺言。

    『銷毀⋯⋯成雙成對的⋯⋯』緋哽咽的遺言,沒能說完整就斷氣了。

    碎花是個能幹的領袖,神無月家恢復成以往正常的生活,也把那些不成文的規定給改回來了,然而,並沒有發生異常,直到⋯⋯

    直到他的兩個孫女誕生,以「雙生子」的身份誕生。

第二章~雙生子。

    「是我們⋯⋯帶來厄運的嗎?」仰天,雙生子並肩漫步在神社前院。

    ——我們明明什麼都沒有做錯!

  ——   梨香為什麼要平白無故的犧牲?

    ——為什麼要從我身邊奪走他?

    卻有家臣說,自從我們出生以來,家裡就不斷的發生慘劇或怪事。

   

    十一年前,碎花在雙生子兩周歲生日祭早晨摔落山崖,遇上野獸,死無完屍。

    七年前,傳家聖壺莫名的摔碎,沒了家徽的原創真跡。

    五年前,四位家臣無故失蹤,至今仍杳無音訊。

    三年前,梨香患了重病,身為嫡子卻無法繼承當主的位置,受到許多家臣和貴族斜眼,但梨奈一點都不覺得諷刺,而是再也沒有比這更悲痛的事實了。

    他不得已,在父親的傳令下成為繼承人。

    「放輕鬆點。」梨奈笑得很勉強,他盡全力想要消除惹人厭的不安感。

    兩年前,一位陰陽師得到雙生子父親——大和的准許,調查神無月家經歷過的種種事跡。

    因為緋當時沒有把儀式的殘骸處理好,仍有遺物散落在神社後院,從此事情有了頭緒。豪門的暗黑過往,歷任當主居然進行過禁忌的儀式,這種事情要是傳開了那還得了?大和不得已才高金將陰陽師聘入自家,繼續研究這樁謎樣的詛咒。

  陰陽師向大和報告儀式的內容,包括「等值的代價」,卻不解「請務必銷毀成雙成對的一切」的真義。大和煩惱破頭,做出和緋相同的舉動。

    最終,在一年前,梨香的性命有了危險。

    陰陽師表示,雙生子的降臨是罪魁禍首。

  一個月後,陰陽師在神社周圍的松樹上自盡,留下遺書:

   

    致   尊貴的大和殿下

 

    如今沒必要隱瞞了,只要是知曉這樁事件的人都懂。

    必須剷除身患不治之症梨香大小姐,梨奈大小姐得繼承家業。

    從出世就不斷帶給神無月家厄運、充滿罪孽、十惡不赦的雙生子,連名字都是成對取的。

    我做了最壞的準備,懇求您聽我細述。

    請在梨奈大小姐當主任命儀式上,將梨香大小姐處死,獻給妖魔。

    ???儀式,名為????的?式??⋯⋯

    到此筆跡凌亂潦草、字體難以辨識,後頭更是沾上了一大片黑墨,彷彿要將人吸進去的窟窿、墮入地獄的深淵之處。

   

    「愚蠢!一派胡言!你們這些家臣竟然還敢叫梨香去死?到底懂不懂你們說話的對象是誰啊!」勃然大怒,原本抱著愉悅的心情散步,卻遇上了些不識相的傢伙。

    陰陽師去世是九個月前的事情,大和只是下令舉哀。他不想隨意聽信那封遺書,可是內容總是在腦裡盤旋,揮之不去。

    萬般考慮後,大和無奈的下了令──「剷除工作」。

    在十五天後的任命儀式上,梨奈會成為神無月家第十九任當主,梨香則會以祭品的身分被處死。

    這樣一來,就徹底毀滅成雙成對的一切了。

 

    「對不起,梨香。」傍晚時分,姐妹回到寢室。

  室內光線微弱,唯獨搖曳光點的燭火,以及繚繞香爐四周的煙。儀式前夕,究竟還能為對方編織何數個夢?往事過眼雲煙浮上心,每件喜樂都如同曇花一現,倏忽即逝。

    「不是梨奈的錯喔,別自責了。」梨香含著笑臥在床鋪。

    方才在前院散步時和家臣起了紛爭,使不禁風的梨香受驚了,當下失去意識,不久前才清醒過來。

    梨奈依偎著梨香的手臂,半响便浸入夢鄉。他不安的神情,梨香看了也垂下眼簾。

    「明明梨奈這麼努力的守護著我,我卻⋯⋯卻⋯⋯!」

    卻好幾度希望就這樣⋯⋯捨棄自我。

    梨奈最勇敢了,而我只是個不必要的累贅吧,對於「神無月」這樣的家庭環境。

    「我愛你,梨奈⋯我最愛你了,所以、請讓我為你付出吧──」

    少女,獨自許下了守愛的誓言,即便⋯⋯和他分享幸福的人不是自己!

第三章~離去。

    積雪漸厚,這一夜依舊落的喧囂,連日的大雪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任命儀式前兩日,梨奈打算在翌日帶著梨香外出賞雪,所以白晝事先安排了侍者去剷雪。畢竟成為這個家的當主後,相處的時間或許會大幅減少,得在那之前玩個痛快。

    即使因謊言遺漏掉部分的事實。

    「明天,梨奈要帶我出去玩對吧?」雙生子在就寢前仍依依不捨,總把握著能夠交談的分秒。

    「嗯,很期待嗎?」

    「當然啊,我很期待呢。因為這⋯⋯這⋯⋯」梨香欲言又止,轉過頭不願意面對梨奈。

    因為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和梨奈在一起,也會是我生命的終點。

    「吶⋯很不安嗎?梨香。」梨奈淡淡的說,他堅強的心掩飾不住自己情緒的恐懼。從沒想像過,沒有梨香的日子會是怎樣的,也沒思考過,往後的重心該何去何從,他打從心底不想繼承那個位置,只想和梨香簡單的生活在一起。

    「我沒事,今天早點休息吧,明天才有好精神呀⋯」梨香倒頭就睡,無力的話語令梨奈又擔心了起來。

    「等一等!梨香,聽我說,你要活著,我們要一起好好的活下去,我會安排事宜,家裡那邊就交給我處理,所以⋯⋯好嗎?」話說到此,忍了許久的淚終於如泉水湧出,不顧已嘶啞的聲音也要把情感傳達好。

    「梨⋯奈⋯⋯那我們⋯一起⋯⋯死吧?」

    「欸   ?你在說什麼,是一起活著才對啊!」

    「死⋯一起永⋯⋯遠、一起⋯⋯」

        梨奈察覺,梨香斷句的地方很不尋常。

    「梨香?」

    沒有回應,只是一片死寂,瀰漫著死亡氣息的房間⋯⋯不幸的預感。

    「梨香⋯⋯?梨香!」梨奈抓狂似的重複呼喊梨香的名字。

    「太過分了,梨香⋯⋯」任由淚水不間斷的滑落臉龐,珍珠般帶著微小的光澤。

    我們不是約定好要在一起到永遠嗎?我還有好多好多話想說,還有好多好多事情想和梨香一起做,為什麼⋯⋯不要留下我,一個人先走啊!這樣⋯⋯太狡猾了!

    將首埋入梨香頸項之間,生命的源頭一如往常撲通撲通的跳動著。

    是我太敏感了嗎⋯⋯

    「唉⋯⋯你這傢伙,真是嚇死我了,求你給我好好改掉睡死的習慣啊。」

    梨奈默默的拭去淚水,自嘲似的苦笑。  

「謝謝你,梨香。」離開床鋪,穿起明日出遊時用的和服,記得先前交代過侍者替他挑選適合奔跑行走的。「我們一起逃,逃到無人的地方,隱藏身世,快樂的生活吧。」

終章~救贖的未來。「就算失去笑容,也已經無所謂了。」

    任命儀式當天。

    和煦晨曦灑落雪地,靜謐秋風吹拂的很輕柔。

   

    「快點,必須在父親大人醒來之前離開!」

    前兩夜,梨奈整理了路線,趁早家裡無人看守之際從走廊盡頭的暗門逃到神社,再直進入森林。

    什麼都不想,只想著逃,逃離那危險之處。

    家裡⋯⋯八成找我們找到要死要活吧!梨奈開心的想著。

    「梨奈,我跑不了了⋯⋯」有點喘,白色和服下擺沾上了一小塊紅色。

    「你受傷了!對不起,沒有顧慮到你的身體⋯⋯」梨奈放下步伐,扯下袖口為梨香的腳踝包紮。

    「我才是⋯⋯到這種時候還這麼不小心⋯⋯你先走吧,我會再跟上去。」汗珠滴落,梨香隨手擦拭了一下。

    「怎麼可以?我是絕——對不會放你獨自一人的。」訓話般的,梨香為包紮處打了個結。

    丟下包袱,一把將梨香揹起「這樣總沒問題吧?」隨之露出令人安心的燦笑。

    「⋯⋯謝謝你。」

    「不需要道謝,你可是我最愛的人啊。」

    我一定⋯⋯我發誓要守護梨香。

    落下了片片白色花朵,沒有那個閒情逸致去欣賞。

    踏著雪地的步伐逐漸減緩,寒氣奪去了膚色該有的紅潤。

    兩人體溫互相傳遞,交疊的軀體蹭著取暖。

    「可以放我下來了。」

    「不要勉強自己⋯⋯拜託。」

    堅決的態度,不同節奏的心跳,紊亂的喘息,凌駕於秋雪之上的雙腿。

    這真的是你想要的嗎?梨奈。

   

    「是誰⋯?」停下歇息片刻,梨奈發現樹林間有動靜,起身擋在梨香前。

    梨香什麼也沒說,手揪著梨奈的和服。

    「是家裡的神官⋯!」

    「梨奈大小姐!」

    一群人正打算朝著梨奈簇擁過來,但因梨香而卻步。

    「大小姐,我們受大和殿下令將您帶回宅邸。」

    「將我?那梨香呢?」真想聽聽看這些畜牲的說辭!

    「他⋯⋯他必須死,這也是大和殿下的命令。」語氣雖然堅定,卻摻雜著幾分退縮。

    「要是我說,」梨奈讓自己的背貼著梨香的背「我拒絕呢?」

    「那麼我們只好將您強行帶回去,同時結束他的生命。」

    「呵。」絲毫沒有笑意的冷冽輕語「那我就和他一起死給你看!」

    『不用聽他廢話了!』傳來一道聲音。

    我打不過這些人,但至少我能和你永遠在一起。

    「我說啊⋯梨⋯⋯梨香!?」  

    啪啦,血自頸處噴濺出來,軀體倒下淌血的雪地,明明睜著眼,卻沒有任何的生命跡象。

    「梨香——!」抓狂似的呼喊,雙膝跌下,失力的雙手拾起無助又茫然的面容。

    「梨香梨香梨香梨香梨香梨香梨香——!!!!!!!」

    旁邊那一把刀斧,正是元兇。

    「是誰!?是誰把梨⋯」我回頭一看,是我永遠不得反抗的對象。

    「父親⋯大人⋯」

    仰望佇立的身影,乃神無月大和。

    「回家了,梨奈。」命令似的語氣,不帶一絲情感。

    「不要——!」抱起梨香的頭顱,衝出人群,不斷的跑。

   

    十年後的世界,會是怎樣的呢?鐐銬真是⋯⋯疼死我了。

    當時的父親大人,笑了呢。

    梨香,等我,我會把公務處理好,等任期一結束⋯

    我就去見你。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雖然看了幾十遍但還是好想哭QAQ
嗚嗚真的好捨不得哦QAQ
期待正篇喔<3
2015-05-24 17:2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太開心了太感謝你了你竟然看的幾十遍((淚目
我會努力的!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2015-05-24 17:56回覆
作者的話
這篇是正篇【解咒十月】的原著番外篇
講述的是被詛咒的神無月得起源
梨香是姐姐 梨奈是妹妹
梨香被大和殺死 梨奈成為當主
名字很像希望大家不要搞混呦♫
最後希望各位讀者們讀完這篇番外篇後會對正篇的故事內容有興趣
版主我會在加油的~感謝閱讀此篇短文的你<3

by神無月✡空雁
2015-05-24 16: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