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一瞬間 〈BL〉

      《如果時間都能把握住的話,那麼,也就不會有遺憾這種事了》

        我仰頭看著上方,純淨潔白的雪從上面緩緩的飄落下來。

        伸出手來,試圖接住一些。當飄在我手上時,卻不復原來的風貌。

        「傻瓜,站在雪中不冷嗎?」溫柔的話語從我身後而來,而那聲音的主人,牽住我的手,柔聲的說著:「如果你喜歡看雪的話,那麼我們可以在屋子裡看。」

        我搖了搖頭:「我喜歡這種感覺。一種,涼到心底的滋味。」

        他沉默了一會兒,又開了口:「碧墨,別這樣。」我的頭被他輕柔的轉過去,當我看見他的雙眼時,我不禁顫抖。

        那是一雙多麼哀痛的眼眸阿.....眼底宛如有一個冰潭,沉載著哀傷,然而卻依舊清澈,依舊只倒映著我。

        我氣息不穩的喘息著,我抖著聲音說著:「紫妉,我......」

        猛地被拉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紫妉悽涼的說著:「不用說,我都懂,都懂的......我們會一直一起的,永遠,永遠........」

        我回抱著他,眼角有個冰涼的東西流下來。

        其實,時間永遠能停在這一刻,不知有多麼好!

╴╴╴╴

        「紫妉,紫妉?你怎麼了?為甚麼身體會這麼燙!」我慌亂的摸著他的額頭,著急的說著。

        紫妉捂著嘴,壓抑著咳嗽聲:「怕是.....昨晚出去得了風寒了.....」

        我忽然想起他昨晚為了叫我進去屋裡,而走進那天寒地凍的風雪裡。

        想到這裡,我便自責的不行。我明知道他身體不好,卻......卻.....

        溫暖的手指摸了摸我的眼睛:「不要哭,這個是我願意的,碧墨。」

        我擦了擦,發現自己不自覺的落淚了,便胡亂的擦一擦:「紫妉,我帶你去找大夫。」我找了件有點舊的白狐狸紫鏽披風,系在他的脖子上,隨即背起了他,吃力的走出屋子裡。

        「我.......連累了你......」他虛弱的說著。

        「你沒有連累我,我們誰都沒有連累誰,就算真連累,我也心甘情願。」我喘著氣說著。沒錯,誰也沒有連累誰,就算連累,我心甘情願。

        走到鎮上,我一戶一戶的敲著門,「開門,開門!我這裡有人發燒了,需要醫治!快點開門!」

        在我敲門後,醫堂裡傳來一個蒼老又很不耐煩的聲音:「唉唷,誰阿,這大半夜的擾人清夢阿!」門被打開,出現的是一個睡眼惺忪,滿臉怒氣的老人。

        我急急的走上前,急切的說著:「大夫,他發燒了,請為他醫治!求你了!」

        老人一聽,眼睛馬上有精神的打開,他看了看我背後的情景,讓出了路:「快進來,你是想凍死他嗎!」

        我著急的道謝,背著紫妉匆匆忙忙的,進了醫堂。

        「讓他躺在這裡。」老人指著一個床上,我點頭。

        把紫妉放下後,老人就開始細細檢查紫妉的情況。

        他檢查完之後,摸了一把鬍子,皺眉:「這小子從小的身體好像就不太好阿,」他轉過頭,問著我說,「小子,你有沒有讓他做甚麼事阿?」

        他這麼一問,我就愧疚的說:「他......他昨晚在下雪時出去找我......」

        「甚麼?!」老人兩眼一瞪,「身體不好還在雪下麼大時去找你?真是不懂的愛惜自己!還有你,」他指著我,「你都幾歲了還要別人到雪地裡去找你?」

        我低著頭,不敢說話。

        老人看到我這樣子,也就心軟的不再罵:「罷了罷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把這個孩子給醫好。」他走進去醫堂裡處,大聲叫喊著:「老婆子,老婆子!快出來,有人要治病了!」

      「來了來了!」

        接下來他們夫婦倆就給紫妉切脈、針灸,最後給他服下一帖藥,才安心的讓他安眠。

        當他們忙完時,我跪下來,感激的說著:「謝謝,真的很謝謝你們,我不知道怎麼答謝你們!」

        老婆婆慈祥的扶我起來,「這不算甚麼,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阿,我們這也在做善事。

        看著他們的臉龐,我發現這世間還是有許多溫暖的。

╴╴╴╴╴

        紫妉康復後,我再不敢任性的隨意跑出去了。

        當紫妉看著我忙東忙西時,他微笑的開口:「碧墨,你不用這樣的。」

        我固執的搖搖頭:「不行,我一定要把屋子弄舒適點,暖和點,這樣你才不會又生病了。」

        紫妉無奈的看著我,卻也只能由著我。

        然而,這種平凡的日子卻在某一天宣告結束.......

        「帶走他!」

        「不——」紫妉狼狽的趴在地上,痛苦的喊著。

        我眼睛矇上了一層霧,我大聲哭喊著:「放開我,我不要離開他!放開——」

        可是,那一聲無情的命令,狠狠擊碎了我的夢:「殺了那個男人。」

        我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轉過頭尖叫著:「你敢!你敢殺了他——」

        那個男人冷酷的說著:「我有甚麼不敢,這個男人拐走了我的弟弟,音訊全無了五年,叫我怎麼放過他!」

        我雙眼通紅的說著:「要是你敢殺了他,那麼你就別想我會活著跟你回去!」

        男人擰眉,咬牙切齒的說:「你就那麼愛他?」

        我斬釘截鐵道:「對,我愛他!今生來世,永生永世都是!」

        男人仰頭深吸一口氣,之後吐出一口氣:「我們走,把二少爺帶走。」

        護衛緊緊抓著我,跟著我那冷血的哥哥一起走出屋子,我回過頭,努力去看著倒在地上的愛人,我一聲一聲的呼喊著:「紫妉.......紫妉......」

        紫妉雙眼盈滿著痛苦與愛意,伸出手,似乎要抓緊我:「碧墨,我的碧墨......我的碧墨.......」那幾近心碎的叫喊,讓我的心在那一瞬間被人捏緊,喘不過氣來。

        我多想衝過去緊緊抱住他,多想跟他相依偎一起,多想......多想......

        我流著眼淚,奮力掙扎著:「放開我——紫妉!紫妉——」我想與你一起,與你一起白頭,與你一起老死,與你看盡人間情暖.......

        「你再回過頭一次,我就直接斬了那個男人的頭顱給你作伴。」充滿怒意的聲音響起,卻讓我在一瞬間轉回了頭。

          我充滿恨意的瞪著他:「你一次次的拆散我們!一次,又一次!」

          他昂起了下巴,不屑的說著:「拆散你們?呵,這本是不被允許的,別再妄想了我親愛的弟弟。」

          我吼著,使勁的吼著:「你們就當我死了!當我死了!當我從沒出現在這世上,也不會礙了你們的眼——」

          「不可能。」

          一句話,就把我打入了深淵。

          當我覺得這一切都結束時,但我發現,這卻只是開端而已......

--------

          我被囚禁了。

          我被囚禁在一個昏暗的房間裡,裡面用具非常的齊全,看來是有提早準備好。

          提起手,看著鎖在手上的鐵鍊,我絕望的笑了笑。怕我逃走嗎?防子如防賊阿,我那位好父親跟好哥哥,真是為了抓我花了好大功夫阿。

          我痛苦的呻吟著,紫妉,紫妉你在哪......碧墨,碧墨好想你.....

          「碧墨.....」

          我出現幻覺了嗎?我怎麼好像聽到.....聽到紫妉的聲音?

          「碧墨......」

          我吃驚的看過去,發現紫妉居然在窗外,眼睛笑盈盈的看著我。

          「紫.....妉.....」我的眼淚在那一瞬間就掉了出來,我撲了過去,緊緊扒著那扇窗戶:「紫妉,你來找我了?」

          紫妉隔著窗戶,用雙眼細細描繪著我的容顏:「恩,紫妉來找你了。」

          他隨即拿出一個東西,開始割起窗沿,那東西不知是甚麼做的,竟是極利,幾兩下就把窗沿給用壞了。

          他看到我手上的鎖鏈,眼中閃過一絲心疼,他拿出一根鐵絲在鑰匙孔撬了撬,鎖鍊被打開了。

          他伸出手:「來。」

          我毫不猶豫的抓住他的手,借力跳了出去。

          我順利逃脫後,他便牽著我的手跑,跑的一路上,都沒看見一個人,我疑惑著,卻不得不先放在一邊。

          看著四周圍,我越感覺到不對勁,我一邊跑一邊問著:「紫妉,你不覺得我們逃脫的時候太過順利了嗎?彷彿.....彷彿就是.....」有人精心設計好的一樣......

          精心設計!

          我停了下來,著急的說著:「紫妉,你快走!這是一個圈套!」

          「現在才發現已經太遲了!」突然父親的聲音從高處傳來。

          我來不及震驚,手推著紫妉:「快,快跑!」

          紫妉抓住我的手,眼睛豪不畏懼的看著我:「我這一次,再也不會丟下你一個人了。」

          再也不丟下我一人,多麼簡單卻難以實現的誓言阿......我眼框泛淚,胡亂的點點頭:「恩,我也不會再丟下你一人,還記得我們之前的諾言嗎?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真是可笑,來人,把二少爺帶過來!」

          有人過來抓住我跟紫妉,試圖把我們分開。

          「不——不——」我手緊緊的抓住紫妉。

          緊緊交握的手終究是被分開,我被拖去離紫妉很遠的角落裡,我掙扎著,不斷的大叫。

          「放箭。」冷酷無情,字字誅心。

          我瞪大了雙眼,看著漫天箭雨朝那護衛跟紫妉射去。

          一切彷彿被靜止了般,我看著這一切,心徹底的空了。

        「阿——!阿———」我瘋狂的大叫,不知從哪生出的力氣,就把那緊緊抓住我的護衛給推開來。

          我踉蹌的走去紫妉身旁,把那躺在紫妉身旁的屍體給抓起甩出去。

          跪在紫妉身旁,我手顫抖的摸向他沾血的臉龐:「.......紫....妉?」

          紫妉氣若游絲,他似乎扯了扯嘴角,笑著說:「我......還是沒辦法救你出來.....」

          我流著淚,搖著頭,哽咽的說:「不.....不.....我反而希望,你可以永遠都不來,這樣...這樣的話.....」

          「我......並不後悔.....」他抬起手來,欲擦去我臉上的淚痕,卻絲毫沒有力氣。

          他用力的喘著氣:「.....我阿,第一眼看到你時......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劫...永生永世的劫.......」

          「求你了......不要再說話了,我帶你去找大夫.....找大夫.....」我伸手扶起他,讓他靠在我的懷裡,我要起身時,他卻阻止了我。

          他吃力的笑著:「沒用的.....我.....早已沒救.....」

          我發狂似的叫著:「有救!誰說沒有救的!我現在就帶你去找大夫——」

          「碧墨......」

          我緊緊的抱著他,竭盡心力,聲嘶力竭的說:「我還有許多事想與你一起做.....還記得我們以前所說的嗎,找一間屋子隱居起來,阻隔外世,我們就在那個地方白頭偕老,如果可以,我們還可以領養一個孩子,當我們的親生骨肉,當成寶貝......我們就一起看盡人間冷暖......」我緊了緊懷抱:「所以不要丟下我一個人......紫妉....」

          他流下了淚,撕心裂肺的喊著:「碧墨,我也想.......也想與你一起.....一起做那些我們討論過的事情......咳咳.....噗——」他忽然吐出了一口血,頓時把我嚇的不輕。

          我驚恐的看著他的眼睛慢慢失去光彩,我斷腸的喊著,喊著,然而,他的雙眼溫柔的看著我,嘴裡輕輕的吐出一句話。

          那一句話是,『我愛你』

          他的雙眼,失去焦距,少了溫柔。

          他,死在我的懷裡。

          「阿——阿——阿———!」我癲狂的吼著叫著,撕心裂肺的叫著。

          天下起了雨,我看著天空,緩緩的站起身。

          「哈哈哈哈哈哈——」我張開雙手,仰天長笑,臉上的不知是雨,還是淚。

          我害死了他,我竟害死我最愛的人。

          我在漫天大雨中張著手旋轉著,瘋狂的笑。

          我的腦海閃過跟他的一幕一幕。

          在江南的小鎮上,因雨天所以我們相遇。

          那時我是一個任性頑皮的混小子。

          那時他是一個溫文儒雅的文弱夫子。

          那時他無傘,躲在我家門的屋簷下。

          那時我無聊開了門打算淋雨。

          在那一瞬間相互對到眼,我們的因緣就開始了。

          相識,相愛,私奔。無一不是轟轟烈烈。

          然而我們只愛那平淡無奇的生活,所以我們隱居。

          可是天不從人願,我害死了他。

          停下身來,我低著頭看著他的軀體。

          我蹲下身,趴伏在他的胸膛上。

          「其實我也跟你一樣,我一開始見到你時,就知道你是我的劫,永遠都擺脫不了的劫。」

          「那時我很討厭你,認為你用了甚麼法術所以才會左右我的心情與想法。」

          「後來我才知道,那個時候我早就愛上你了。」

          我吃吃的笑著。

          「你也跟我一樣的,看你當初看我的眼神就知道了。」

          「我也跟你一起去吧。」

          我抓起在身旁的一隻箭,我目光很溫柔的看著他:「你不要怕,我會陪你的。」

          手往心臟刺去,『噗』的一聲。

          「碧墨——」遠處,父親喊著。

          我嘴里嘔出鮮血,我滿足的看著他:「終於,能夠永遠永遠的跟你在一起了。」

          我在他冰冷的臉頰上留了一個吻:「紫妉,永遠是碧墨的,而碧墨,永遠是紫妉的。」

          那一瞬間,化為永生永世的永遠。

EN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路過
虐文虐文阿阿阿阿阿阿
有點想哭 
2015-06-18 17:3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別哭別哭 其實這樣子對他們也算是個好結局(耶?
下次寫個長篇記得來捧場唷~~
2015-06-18 18:03回覆
苒苳來了QAQ
學姐快哭了…(感人欸…
嗚嗚紫妉跟碧墨都死了(好有愛哦他們(擦淚QAQ
你寫的真棒(愛你欸<3
嗚嗚…期待你下次出的同人文。別短文來個長篇,求長篇0AQ
2015-05-26 20: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當然親愛的(親((被踹飛~
我一定會寫個長篇的好好虐一番
請你就好好期待八!
2015-05-26 20:2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