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狹愛》

幸福不該是妥協的   所以我們都別耗著   ─   《孫盛希-不該   不該》

深夜時分,我遲遲無法入眠。

遠方傳來的思念,默默敲打門窗,沙沙的樹葉徘迴整座城市的孤寂,伴隨陣風蕭蕭而過。

今早的氣象說著這禮拜有個颱風要著路,要民眾不慎出門、小心出門,然而偏偏卻有位訪客私自行動、不顧安危。

你說,我該請你進門,還是拒你門外呢?

拉勾著髮絲捲了一圈又鬆手,這樣的動作不斷循環。

窗台上褐色懷舊的鬧鐘指著凌晨一點,卻仍然不停的走動,而門外的你也不曾停下手的休息。

我環抱屈膝看著門外的身影,我知道我知道你在等我開門。

但那一刻,我卻有股念頭。

高中的那段時間,因為一個一見鍾情,我們倆交往了兩年半,從一年級時開始。

那兩年的日子屬於一場熱戀期,燃燒如場烈火,熄滅也如一桶冰水倒在團火速度極快,剩餘的煙灰是複不燃起的情感。

在高三的那年,你擁抱了那位學妹,什麼也沒說的頭也不回離開我的視線。

你只扔下一段沒有結果的結局,讓我去猜測。

我們的感情糾結了半年,直到我們都高中畢業後,我才判定了我們只剩下情慾的來往。

也許是因為你,我才明白了愛情,它是那樣珍貴所以得來不易。

也因為都是彼此的初戀,我們都捨不得放手,我仍記得你是我的:我是你的,在夜晚的時刻。

但既然都知道愛情不易,為什麼當時你選擇其他人?

『我愛妳,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好嗎?』

我緊抓著你送的一支銀錶,它的光澤隨著時間漸漸斑白,錶裡的指針如未經歲月催慘,仍正常的行走。

然而你曾經的承諾,卻不如這支錶的耐久性。

五分鐘左右,你終於停下手。

門外突然的安靜讓我不得去猜測,冷空氣讓我感到不安疑慮。

你似乎決定放棄了,聽不見你的反應讓我心灰意冷,但明明我卻想掙脫你。

望著錶上面的指針依舊走動,我下意識狠心得想摘下手錶,決定與你一刀兩斷。

卻瞧見癱坐在門外的影子,你不願離去的身影,讓我捨不得而鬆手。

「··   ·-··   ---   ···-   ·   -·--   ---   ··-   ·-·-·-」門外傳來一陣摳門,那是個連續式卻帶著一點一長號打擊,剎那之間我扯了笑容開懷。

卻也無奈似搖頭又對於這樣有點年代的暗號感到懷念。

那是你高中畢業後去了服兵役,你說那裡有位老前輩曾經是位經歷百戰的海軍,你那時像個毛頭小子總是跟著那老前輩屁股跟,說著什麼聽他講故事總有股熱血讓你着迷。

只到有次,你說那位老前輩偷偷交你個小東西,說是兵與兵間傳遞訊息,防止敵軍聽見,就那之後你整日研究而時不見人。

畢業後,雖然我們少而碰面,見了也是交歡,但你的模子仍是和高中時的你一樣,只是你身邊已經多了能與你攜伴的人選,但卻不是我。

你說,你會用這種方式與你最愛的人傳遞秘密,所以你教會了學妹。

卻因為在學妹身上得不到浪漫的結果,而將這個秘密也告訴了我。

「·-··   ·   -     --·   ---   ·-·-·-」

我緩緩走向門邊,隨著回憶中的記憶,抬起手清脆不帶任何感情的,將我要說得話完全轉告給你。

那會是我最後一次,和你說:

我也愛你,但該鬆手了。

我們都在害怕錯過,深怕錯過了你、錯過那些對的錯的,所以我們都緊緊抓住對方,什麼也不肯放手。

但直到你遇到你認定的對的人,我才明白自己是該離開、是該先說放手,你才有機會獲得屬於你的幸福。

愛情或許無關於人數,但我們的愛情過於狹隘。

希望這瞬間我擁有的勇氣,能讓你離開找尋自己的幸福,這樣我才能釋懷的找尋下一個人。

《完》

※參考資料:摩斯密碼

  「··   ·-··   ---   ···-   ·   -·--   ---   ··-   ·-·-·-」=「我愛妳。」

  「·-··   ·   -     --·   ---   ·-·-·-」=「放手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