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三杏子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不見:親愛的巨人

      他是從我生命中第一個走出去的人。走得那麼突然,沒有任何預警,也沒有留下任何東西。我茫茫然地總認為他還沒有離去。

      他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有著寬闊肩膀的人,好像再苦、再痛,他都會一肩扛著而眉也不皺。他布滿粗繭和大小傷口的手,是大半輩子操持農具、下田耕作的斑斑痕跡。但我對他工作時的模樣,印象已然模糊。唯一記著的,是他用那雙手在天未亮的清晨中,泡著熱牛奶的身影。

      在氤氳熱氣裡,他的容貌忽地衰老,好似我不曾真正地去看過他的樣子。他是真的一直這麼老了,還是在他最柔軟的時候,我意識到他的老去?但無論如何,他確實是不如當年了。

      也或許是因為這樣,他的身體不夠健壯,所以才會被車子碰撞到後,便就此不再起身。他住進了那個白色的四方空間裡,在那裡度過了他生命中最後一段時間。

      那段時間裡,我見他的次數並不多,因為離得太遠,要常常南下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兩個禮拜若見得上一面,已經十分感激。只是隨著時間在過,他越發虛弱,氣切過後的樣子更加脆弱,倏地,那個在我眼裡一直很堅強的巨人,開始縮得好小、好小。

      小到讓我想緊緊擁抱他,卻又怕他在我懷裡碎裂。

      最終我還是無能為力,連句話都無法好好說出口,只能選擇一次次地迴避他讓護士抽痰時,那一聲聲痛苦的呻吟。多少次眼淚就快掉下來,但還是跑到走廊上不斷深呼吸,直到護士走了出來,我才知道他一個人面對了多麼殘酷的事。

      他逐漸在病塌上枯萎,面容削瘦得似乎只剩皮包著骨,眼睛也已鮮少再睜開。他好像真的累了,真的沒有力氣再面對這一切了。

      於是,那天晚上我接獲了他離世的消息。那時我待在家裡,就因為我疲倦而沒有選在今天前往醫院,我和他便就此錯過,而這一過,就是永隔。

      我沒能來得及再對他說些什麼,或握握他的手、親親他的臉。

      我最親愛的巨人,已經沉沉睡下。

      若能有一天,再度看見他,在天堂,那麼我會問他:「爺爺,你過得好嗎?」

      我想你啊。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2)


我現在才看到這篇短文
無預警的眼淚就掉了

這樣的難過是很難說幾句安慰的話就撫平的
因為那是很重要的人啊 從此失去 真的很難面對

聿佐加油!
2015-04-30 17: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那時候在喪禮上,還不敢哭出聲,一直死死咬著嘴唇。
好怕我一哭了,就再也停不下來了。
而且那時也是我第一次注視著一個熟悉的人的照片被高掛靈堂前,震撼得幾乎暈厥。
沒有實感。

不過他也走了好些年,不會再難過,可是還是會很想念。
2015-05-07 20:22回覆

讓記憶存留在腦海中
生離死別就是這樣
即便再難過 只要他還在心中就不曾離開過
聿佐(摸摸)
2015-04-26 16:5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想這樣的離別,多少讓我感悟良多。
寫了好多關於這個的文章,卻一篇也沒有放上來過。這次想貼上來,我多少是想紀念,也是害怕自己忘記某些感覺。
2015-04-29 22:0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