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藍雨的黑色星期三

藍雨的黑色星期三

【全職同人、喻黃、虐文慎入!】

雪夜,來人的腳步聲和喘息聲是如此清晰。

儘管是奔跑中人體的溫度,也融化不了周圍似冷凍般的空氣。

「哈啊……隊長!隊長!這麼冷的天氣你要去哪裡啊!等等我啊隊長有沒有聽到我說話啊!」一頭褐色頭髮的少年,身上僅裹了一件毛外套便從俱樂部門口追了出來,大步奔跑喘息著。

原本訓練結束後要回房間休息的黃少天,看見自家隊長神色不對勁,並且穿著厚厚的衣服背了個背包像是要離開的樣子,他想也沒多想的便也找了件厚的外套穿上,並追出去。

直到離那朦朧身影沒幾步距離時,被稱為隊長的那人忽然轉過身來,少年差點沒撞上。

望著那一臉平淡如水的男人,少年依然不改話嘮本性。

「隊長,你倒是說話啊,這麼冷的天氣去哪啦!」

「我要離開。」他平靜地說。

黃少天錯愕,以為是自己聽錯了,「隊長你說甚麼?你說你要幹嘛?」

「我要離開,離開藍雨,離開你們,離開你。」他說了,臉上還夾雜著一股哀傷。

「為甚麼要離開啊隊長!誰欺負你了我欺負回去啊!藍雨需要你我們都需要你!」黃少天說著,伸手想握住喻文州那看似蒼白的手。卻被他甩開了。

喻文州輕笑,既無奈又苦澀,「不……你們不需要我。我的戰術……或許還能用,但是隨著榮耀聯盟的發展進步,身為手殘的我,將會是藍雨的致命傷。」

「隊長!沒有的事!不要走好嗎?」少天再度伸手,想抓住眼前那看起來下一秒就會消失的人,想緊緊抱住他。

這次,喻文州沒有甩開,反而是更用力的反握住他。少天一愣,「隊長?」

那名為喻文州的人,臉上神色複雜,失去了原有的從容文雅,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無奈……以及憂傷,「不懂……你們都不懂!你們不懂我的感受!你們這些有手速的瘋子……從來、從來都不會了解……在這種地方……身為手殘是多麼的痛苦!多麼的悲哀!」他似是崩潰的低吼。彷彿是受了傷的鳥兒,墮落,然後自嘲地笑著,不想別人靠近,卻希望有人能為他包紮傷口。

黃少天整個人都呆了,他從沒看過隊長這樣崩潰……也從來都不曾真正了解,對於隊長來說,「手速慢」是令人多麼難熬。

「隊長……我、我………」而少天這樣一個話嘮,現在我了半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有根刺就這樣橫在喉嚨間,弄都弄不掉。

「不要叫我隊長,不需要叫我隊長。少天,回去吧,回藍雨做你的王牌,繼續當榮耀的劍聖。」驚覺了自己的失態,喻文州很快回復了原有的冷靜。

黃少天回神,向後站了兩步,堅定地看著喻文州,「你不回去我就不回去。」

「我不會回去,我會離開。」平淡的口吻,宛如陌生人。

「那我就在這裡等,直到你回來!」黃少天指了指自己的腳邊。

喻文州甚麼都沒說,轉身就走。

看著漸行漸遠的模糊人影,黃少天對他扯開嗓子大喊。

「文州!我愛你!我會等你回來!」

朦朧的身影似乎是頓了一下,似有似無的光影為他的身影更添淒涼。或許連本人也沒有察覺吧,嘴角正情不自禁的上揚。

但他依然是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甚麼都沒說。

黃少天默默地笑了,但手正在毛絨的外套裡,顫抖著緊握夜雨聲煩的帳號卡。

清晨,依然飄著細雪。溫度彷彿低的要讓人窒息。

喻文州其實昨晚不過是回了老家一趟,把該辦的東西都辦好之後,他訂了機票,想離開這裡到國外走走。

他甚至連退役的同意書都簽好了。

只要俱樂部經理簽字同意,他隨時可以走人。

而現在,通往藍雨俱樂部的路上,他今天就是要去告訴藍雨的隊員們這個消息。昨天之所以不說,只不過是不希望給自己找挽留的藉口罷了。

或許他的心是懦弱的,或許他需要足夠的理由,才能決定一件事。

就像現在,退役。

每個榮耀職業選手,害怕卻無可避免。

不願意,不甘心,卻無可奈何。

走著,腳下的積雪讓人聽不到腳步聲,宛如漂浮在一個雪白世界,充滿無邊際的寂靜。

直到看見了藍雨俱樂部的建築,他才又泛起一如既往的平靜笑容。想著,等一下,必須和少天好好的道別。

不過他似乎失算了,榮耀四大戰術師之一,在最不該發生失誤的時候,犯了最致命的錯誤。

他錯估了少天對他的感情。

說等,就會等,直到他回來。

於是,黃少天就真的站在那裡等了一個晚上。

他錯愕。昨晚和少天說過話的地方,此時卻聚了一群人,喻文州一眼就認得出來那是他們藍雨戰隊的隊員。

天生直覺敏銳的他,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而那些人似乎也察覺到了,往喻文州這裡看過來,接著,讓出了一條路。

錯愕,然後身體不由自主地走過去。明明想抗拒的,明明不想過去的,他多希望自己就是個路過的然後裝作沒事人一樣離開。但是不行。

直覺已經告訴他接下來迎接他的會是甚麼,但他依然抗拒,抗拒著不去想,抗拒著不去看,抗拒著自己的腳步不願過去。

他想告訴自己,黃少天不是白痴,這麼冷的天氣他一定不會在那裡等太久,絕對不會……絕對不會的。

但事實終究得面對。

在他的眼前,是宛如畫一樣美麗、平靜而安詳的畫面。

只是,那幅畫面的主角,卻已經猶如靜物一般,失去了氣息。

那是多麼熟悉的臉龐,就這樣靜靜地躺在雪地中,蒼白的臉彷彿和周圍的雪成了印襯。

喻文州的臉龐無聲無息的滑過了一滴淚,顫抖的手輕柔地抱起眼前這個全身蒼白的人,曾經溫熱過的身軀已不再溫熱。

就在喻文州要抱起黃少天的身體時,他緊縮在口袋裡的手滑落,一張帳號卡掉到地上。

慌忙地想快點撿起來,喻文州不經意瞥過那張榮耀帳號卡的背面,角色ID後面的空格寫著夜雨聲煩。

「是少天……是少天的……」他低喃,而後又發現夜雨聲煩四個字下面又用細奇異筆寫了一行小字,看來是寫過很久了,字都有些糊,不仔細看根本不會發現……屬於薩克索爾。

認出了這一行字,喻文州笑出聲,那一聲飽含了多少的溫柔、多少的歉意。然後崩潰哭了。

為甚麼一直以來他都沒發現?黃少天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情寫下這句話的?

他輕撫他的褐色頭髮,將頭輕輕靠在他的頸邊,彷彿不這麼做就會失去他一般。「對不起……對不起你,少天……我對不起……對不起……」道歉,喻文州從口袋裡摸出一把精緻的指甲刀,那原本是他宣布退役後,要送給少天的。

因為他一直記得,他們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黃少天嫌他指甲太長,硬是要幫他修指甲。之後,只要喻文州指甲長了,黃少天都會跑來幫他修指甲。喻文州也記得,有一次黃少天弄丟了他那把心愛的指甲刀然後對著他大哭。

「哭甚麼啊指甲刀再買就有了。」

「可是那不一樣啊那可是幫你修過好幾次指甲的指甲刀啊!」

他是這麼哭著跟他抱怨的。

於是喻文州當天晚上就偷溜出去買了一把指甲刀,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給他,於是就這麼放著,放到現在。

一旁的藍雨隊員們都沒出聲,只是默默流著眼淚,靜靜地等待隊長平復。

但他們這麼多雙眼睛都沒發現,喻文州顫抖的肩膀下藏著怎麼樣的心思。

他將頭靜靜地靠在黃少天的胸口上,試著感覺那曾經的心跳。精緻的指甲刀慢慢的也移到了自己的胸口,他笑著說,「我願意……把我的心跳分給你。」

依然是那從容不迫的微笑,這次不夾帶任何其他情感,有的只是回饋給少天的愛。

下一秒,那把精緻的刀刃直插進喻文州的左胸口。拔出,他的身子微微一僵,艷紅的液體順著手直奔而出。

喻文州溫熱的血液溫暖了黃少天冰冷蒼白的軀體,只是他們再也感覺不到對方的溫暖。他貢獻了自己的心跳,卻換不回少天的生命。

「這樣……就能跟你……永遠在一起了……嗎?……少天,我……」最後的言語說不出口,開口了,卻沒有任何聲音。

在喻文州倒下的瞬間,藍雨的隊員們此時做甚麼都來不及了。

倒在少天身體上的那一刻,雖然臉上還是保持著將刀刃送入自己胸膛前那抹溫柔平靜的微笑,但那原本平靜溫和的眼神,頃刻已然黯淡。

少天,我也愛你。

            【藍雨的黑色星期三/END】莫君BMISME20150408.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