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你是我的唯一》明媽X郁萱之愚人番外

一早的陽光,照醒熟睡得郁萱。

打個哈欠,迷迷糊糊、睡眼惺忪,不穩的走到書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又一個哈欠。

「六點……六點……六點半,沒有睡過頭。」漾起今天第一次的笑容,滿意自己將生理時鐘控管得很好。將一旁手機開機,一小段旋律隨之響起─今天是愚人節。

「今天是愚人節?」先是有點懷疑,看看一旁的月曆,腦中突然浮現昨晚帶著興奮的心情撕掉過去的三月,「今天是愚人節!」

簡單將雜亂的頭髮梳整齊,換上明媽親手洗淨的制服,拉起書包,又唱又跳往樓下衝。從小就喜歡愚人節,理所當然,郁萱總不是因被騙而氣的牙癢癢那個人,則是騙到人而樂的心歡喜那個人。

「媽!媽!今天是愚人節。」在廚房準備一家早餐的明媽也知道,心裡早有個底,她可不是死板板的老人家,當然也想好好捉弄個人,首發是自己的女兒。

「一大清早,跑跑跳跳的,還唱歌跳舞,別以為早起就可以亂人啊!」將早餐井然有序一一擺上餐桌,見郁萱可樂著,心裡暗自竊笑,她還是個小女孩啊。

「那不是重點,今天是愚人節!妳想想,一整天騙人不犯法,有什麼不好的?」

「我問妳,騙人哪時犯法了?」明媽也拉了張椅子,做托腮樣。

「是不犯法,但至少不會被罵啊!」

「都是高中生了,還在過那種幼稚的節日,愚人節不外乎就是整整人、笑笑人,妳不是每天都在做嗎?那還有什麼意義?好好讀書,別玩了。」好諷刺的一番話,聽來的確是很有道理,但郁萱才不輕言妥協。

「呿!才不管呢!我就是要整人,一年一次,玩玩也沒什麼差別啊!」大口咬下烤的酥脆的土司,再喝口麥芽牛奶,心裡一陣滿足,還不忘做個鬼臉以示反對。

「郁萱啊……你不知道愚人節就像兒童節,過了十二歲就別玩了嗎?」用手拍了拍郁萱的肩膀,對她搖搖頭。

「真的嗎?過了十二歲就不能玩了?」郁萱眼睛瞪得大大的,滿臉疑惑。

「是啊!還不是現在小孩心智成熟的年齡愈來愈大,一個比一個幼稚,以前我們哪會玩愚人節玩這麼多年,甚至五、六年級就沒心情玩了,看看妳,已經高二了,還會為此手舞足蹈。」

明媽的眼神堅定,還似乎有點為此感到嘆息的感覺,把郁萱嚇的一楞一愣,「真、真的嗎?所以我們真的很幼稚,是所謂的『小屁孩』?」用手指著自己,雖然很不想承認,但說得太好,不禁被說服了,「那還是不要玩好了,我們班資優生一大堆,如果被笑了可不好,不好。」趕緊搖搖頭表示放棄計畫,對面的明媽超想拍桌大笑,但要忍住。

「當然啦!還是把四月一日想的平凡無比吧妳。」

「恩。」將底部朝天的碗盤放進水槽後,郁萱從從容容上學去了。她的背影,很明顯寫著失落,到頭來,愚人節跟本騙了她,現在恨透了,還想著從前的同學說不定曾私底下嘲笑她都不知道呢!

帶郁萱走出門,明媽心裡只有說不盡的快感,女兒太可愛啦!

不管她再怎麼會騙人,總會遇到魔王的吧!

「郁萱,地科老太婆說上次妳傳紙條的帳還沒算完,昨天要我轉達妳記得交兩千字報告。」才剛到校就位坐下,筱雯就急著轉身描述不幸的事實。

「不會吧……」不好的心情這下更進一步,到達十八層地獄了,她的地科出了名(自認)不好,天啊!乾脆親自下十八層地獄更好,「題目是什麼?」

「四月一日之被方筱雯整了。」

「什麼?」

「妳被我整了啦!笨蛋。哈哈哈哈哈……」郁萱還傻在那,筱雯早就笑的肚子疼,臉部肌肉痠痛。

「嘿嘿!妳才是笨蛋,愚人節只限十二歲以下,不知道嗎?」心情好點了,原來筱雯也不知道啊!

「明郁萱,愚人節哪有現年齡,像兒童節就說是兒童了才有限,愚人可是到處有,並不是說十二歲以下才是愚人啊!」

腦筋一時轉不過來。

筱雯說的對,

被騙了。

原來,

愚人是……

明、郁、萱。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