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換皮

他與她是同門師兄妹,從小一起長大,一起練功,一起玩耍,凡事總愛較勁,小至徒步擔水,大至武藝大會,兩人都鬥得津津樂道,事後也會鼓勵落敗一方,心裏更不會有芥蒂。

如此青梅竹馬的日子很快走到盡頭。初次下凡歷練,她愛上一個塵世男子,甚至違背師命獨留人間。師父命人捉拿,她奮力頑抗,雙方打鬥下錯手打死了那男子。此後,她被囚禁到濃霧繚繞的深山中閉門思過。他聽聞後,不時帶上她喜愛的雲雀與點心探望她,可每次都沒有從她絕望的臉龐上看見任何的光彩,但偶爾憶及所愛之人,她會微微露出一絲淺笑。

一次月夜,她依舊坐於木屋前的石板凳上哀思,每次都靜心祈禱著:若能再見他一面,叫她此刻死去也無悔。只是與她師兄一般,回應的只有呼嘯的寒風。她知道師父只是小懲大誡,只要她願意認錯,一切都可重頭來過。可他血流如注的一幕已深印在她心上,即便她沒有立場責怪他們,也不會抵抗懲罰。她的心,在他死去的同時,也不復存在,如何再回到當初那般澄明剔透、一心求藝的她呢?

她已不配叫那一聲師父了。

而師兄的心意,只能道一聲對不起,以她殘破不全的心,此生此世怕是難以回應,無法許給他一個未來。她只盼著他早日放棄,小時的情誼,經年的相伴,將是陪伴她餘生最好的禮物。

至此之後,她再也沒見過他上來了。

有時經不住望一下上山的小徑,可心裏卻是欣慰又莫名地寂寞。你不來倒好,我便不需如此愧疚,可以安安靜靜地贖罪了。

她呆望著滿天晦暗中那俯視世間的冷月,心底一片悲涼。忽的,一陣暖風拂過,伴著熏人的花香,她無神的雙目充滿難以置信的亮光。清輝下,來人一襲白衣,溫潤如玉的臉龐上綻開一抹柔和溫暖的笑容,腳步輕盈卻沉穩,於漫山荒蕪中踏著薄霧,一步一步地走向她。

「是你嗎?」   她站起身,驚喜地雙手顫抖地撫上他的臉。

他微笑不語,指尖輕柔地抹去她梨花般零落的淚。

即使你哭起來很好看,很動人,可我看見了,還是會心疼的。

她撫摸他平滑的臉一陣子後,忽地勃然大怒,靜修的寧靜與哀莫全然不見,甚至揮手打了他一巴掌。

他呆住了,可仍舊平淡冷靜,只當她是對情人久極未見、陰陽重逢的過度反應。畢竟,這不是她想要的麼?即使滿天星月,她要摘下,他又何曾開口拒絕過?

「你以為我傷心過度,便認不出你麼?你以為你這樣做,我便會乖乖地跟你走麼?」   她怒極地紅了眼,譏誚進逼地望向他的眼。曾經清明如平湖,堅毅如磐石的眸,已經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溫文儒雅,卻陷不入一滴塵世醜陋沙石,她何時要他做如此大的犧牲了?

「你……看出來了。」他自嘲地垂下眉眼,卻仍然堅定不移。其實,這不算甚麼,他也從沒有後悔過。

「我們自小生活在一齊,怎會不懂?我是傷心,但不至心盲,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誰要你這樣做的?」她痛苦地撫上他的脖子上,那道少時他為她頂罪而受罰落下的疤痕,幾乎淡得看不見了,卻頑強地躺在那裡,宣示著他的存在,想到這,她的心隱隱抽搐。

此生虧欠的人已夠多了,叫她這罪人如何還清?

「師妹……」

她不再看他,漠然走回屋裏。

深山密林中,不再只有女子孤身呆望霧靄,她的身邊,多了一位面容哀傷的男子,可她,沒再笑過。

=====================

幾個月前想的小故事,竟然與《魅生。妖顏卷》的首篇故事有異曲同工之妙(在沒看過的情況下-->驚),感嘆作家之路何其艱辛,人的創意都是萬中有千,只看你是否能發揮出那一星點的不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標題把我吸進來了
看到標題我一開始沒想很多,只覺得挺吸引我,鬼使神差地就點進來了哈哈

看到完,我只能說,師妹和師兄兩人真是滿身的傷痕累累,令人心疼不已。卻也無可奈何。


魅生很好看!!

我一到三集都有買,剩下的一直還沒買,當初看完第一卷,我就覺得這套書我非收不可,每一篇都相當好看,再加上作者對景物的諸多描寫,看起來很滿足哈哈


這篇雖然只短短一篇,可是我覺得每個角色內心的糾結都有勾勒出來,尤其是最後一句,真的會讓我把這個故事深深地烙進心底。

 
2015-08-20 22: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初次見面的新朋友你好喔(>^ω^<),
沒覺得標題很恐怖嗎XDD
真的!師兄妹都有自己的難處,這文就想表達一種命運捉弄、時不予我的FU~ 
也謝謝弦鐫的肯定,能讓你覺得角色的塑造有突出真是好開心♥,因為就只是短文而已XD
《魅生》我還在追(掩面),楚惜刀的功力真是好深,描寫華麗之餘短短幾字就叫人印象深刻,也表達了很多東西,希望我有朝一日也能像她一樣(望)
2015-08-21 21:3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