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焰王

司迪卡靜默地像隻顫抖的兔子,隨著士兵們粗魯的押解,她來到王宮深處,等待著即將到來的當庭審判。

    越往深處越是華麗炫目,金黃宮柱的史實雕刻精細得栩栩如生,初代國王殺死惡龍拯救人民的故事隨著越往裡走,越能了解其故事的發展以及想要闡述傳達的寓意,最後終於見到國王踩在惡龍屍體上時,司迪卡也到了審判之門前。

    她犯下了叛國罪,將情報賣給敵國以換取一家人的溫飽。她不後悔,因為先王親政時好戰,造成無數家庭流離失所,他國蠻族侵犯邊界,司迪卡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她悄悄潛入軍營,將每日所見所聞透漏給敵方,她不引以為恥,因為即使人民為了戰爭而叫苦連天,先王仍是視而不見,持續他的征戰之路,藐視百姓們撕心裂肺的哀號。

    「進去,這將是你的最後一夜。」士兵惡狠狠地說道,伸手推開宮門後,粗魯拉著束縛著司迪卡雙腕的粗繩,將著沉重的宮門在司迪卡背後碰地一聲關上。

    司迪卡的神情淡漠,她了解自己成為奸細早就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好在她已經把妹妹寄託給信任的人,再也不用擔心了。

    房間大的可容納百人有餘,兩側皆點燃蒼色燈火,於火焰色的房中明晃閃耀著,遠方的那人看來遙遠,畢竟大門這裡離王之座有段距離。

    即使司迪卡的外表勇敢,但她仍止不住發抖,面聖可是讓人足以拿出來津津樂道好久的莫大殊榮,不過司迪卡是因叛國罪才得此榮耀,實在是教人笑不出來。

    「司迪卡.哈魯。」偌大的房間讓王的聲音顯得空洞虛無,司迪卡隱約看見王座上的人端坐著。

    「往前,罪人哈魯,王命令妳到他跟前來。」國王身旁的親信,替他把話說完,同樣地在司迪卡眼裡看來遙遠不可及。

    司迪卡的步伐蹣跚,她的雙腳早已因粗重腳鍊而致皮膚潰爛,方才因士兵們的挾持才得以支撐到這裡,但光是她自己一個人走卻是沉重無比的負擔。她的身體早就因拷打而不堪負荷,面黃肌瘦是因為目前為止沒進食過,如此撐過來已三天,水牢之刑將她的求生意志磨得一乾二淨。

    但是司迪卡仍是不肯鬆口,因為她知道,只要她透漏的越少,誅及族人的罪就會越少,連坐法的刑法就不會降臨至幼小的胞妹身上,如此一來只要她一人赴黃泉,這一切就會結束了。

    似乎是一輩子的時間,司迪卡終於走近看清楚王座上的人,以及身旁的親信,他們彷彿面具般的臉孔。

    「罪人哈魯,聽說妳仍是不肯招出至今為止做出那些罪大惡極的賣國行為,是嗎?」一旁的親信手持羊皮卷軸,蹙眉說道。

    司迪卡不說話,她默默地看著對方,使得那名親信眉頭皺得更深了。

    「說話。」國王的嗓音貫穿司迪卡的耳膜,她驚恐的看著他。

    國王有一頭火焰般的紅髮,冷漠無情的眼神,手掌支著下巴,腕上的黃金腕輪因燈火照耀使其刺眼明目,他的語氣帶著命令,試圖震懾司迪卡那鬼神般的意志,作風顯得不可一世。

    「罪人……哈魯,無話可說。」司迪卡聲嘶力竭的吐出這幾個字,這幾天她如機械般不斷重複這句話。

    她無話可說,不如殺了她吧。

    「……果然如審判長所言,是隻頑固的兔子。」國王朗聲說道,其中似是挾帶著輕蔑的笑聲。

    「王,不如施以極刑吧,這女人不見棺材不掉淚,交給我吧。」親信的眼中閃過狠戾的精光,使得司迪卡心中為之顫抖。

    撐不住了,司迪卡心想,她決定一有機會就自行了斷,絕不讓這些帝國的走狗侮辱自己。

    然而,國王反常地發出笑聲,他站了起來,彷若巨人般走下王座,司迪卡不想也無力逃走,心想要是這個新任國王夠慈悲的話,現在就賞她一劍吧。

    「俗話說得好:打狗需瞧主人樣貌,這隻兔子的主人既不是我,也不是南國的蠻族,那麼,妳究竟是為誰做事呢?」國王來到司迪卡的眼前,進得能夠感受到國王平緩的氣息。

    「罪人哈魯,沒有主人。」司迪卡漠然地說著,她的心中嘲笑著,嘲笑眼前的國王以為人民都崇敬他,殊不知那只是畏懼王權罷了。

    「那麼。」國王抬手拉起司迪卡腕上的粗繩,接著從腰間抽出匕首,司迪卡以為他要殺了自己,未料到下一刻卻是手腕的解放。

    司迪卡撫著早已傷痕累累的手腕,不解地看著國王,只見對方露出深沉惡意的笑容,紅色的頭髮似是要將他吞沒一般,擁有瘋狂的意志,突然間司迪卡有個很怪的第六感。

    這個人跟她很像,儘管沒有什麼根據,這個男人的作風與自己相近。

    「罪人,妳覺得這件如何?」國王拉起自己奢華的深紅披風,像是獻寶似地指著上頭金線繡成的繁複桂葉。「這只是件衣服而已,但是只要有了這個,就沒有人能夠傷害妳,等同免死金牌,即使是我也無法命令妳。」

    為什麼?司迪卡的眼神透漏著疑惑,為什麼要跟她說這些事?

    「這件是初代國王屠龍時所穿,據說只要能得此披風之人,將來定會成大事,當然這只是世襲的好藉口罷了,反正我父親一生下來也沒做過什麼大事,消耗國庫的豐功偉業倒是很可觀。」

    國王瀟灑地將披風解下,披蓋在司迪卡的身上,他笑了,雖然愉悅卻從眼神中傳出惡狠狠地意味,司迪卡皺著眉頭,因為她不懂這個男人究竟想做什麼。

    「罪人,妳願不願意認我為主?」國王笑著,雖然司迪卡不懂到底有什麼好笑的,但是他不斷地發出愉悅的笑聲,並且說出讓司迪卡不敢置信的話。

    「認你為主?」司迪卡無禮地說道,並且毫不恭維。

    「是啊,認我做主人,妳什麼都能得到,不論是金銀財寶和綾羅綢緞,或是封侯領地我都能幫妳實現,甚至……」國王說到這突然更加靠近她,突然間捧起她的臉龐。

    「妳想要我整個人,我都可以給妳,只是……」國王的黑色眼眸彷彿要將人吸入般,司迪卡無法移開視線。「妳必須為我所用,妳的人也都是我的,我如果要你去死,妳就必須當場死給我看,妳願意嗎?」

    司迪卡震驚得無法回話,這個男人瘋了,她只想得到這句話,於是就下意識說出口。

    「你瘋了。」司迪卡的酒瓶綠眼眸毫不避諱的回應。

    國王笑了,他粗暴的捏著司迪卡粗糙的臉龐,惡魔般的眼神以及話語攫住她的神智。

    「我是瘋了,那妳呢?妳為了自己而死,很是光榮,但妳是我的子民。」國王的指甲掐進司迪卡的臉蛋,她能感覺到鮮血滴下來。「我可不容許有此膽識的人提早離世,妳要變成我的,死是我給予,生亦是。司迪卡.哈魯,妳如果不為我所用,我就將妳的妹妹當作妳的替身,進而給予同樣的待遇。」

    司迪卡彷彿被喚醒的獅子,發出野獸的叫聲,伸出手想要掐死國王,然而她的力氣早就所剩無幾,留下了深深的指印外,並無法將這個強壯的男人扼死。

    「如何?妳願意為了我活下來嗎?」國王惡狠狠地笑著說道。

    「……不是為你,我是為了萊娜莉,不許……不許動她!」司迪卡張嘴就想咬,然而國王抓住瘦弱的她,朝她的頸間反咬下去。

    司迪卡發狂般的抵抗,她想要像在那時殺了差點要侵犯妹妹的男人那樣,剖開他的肚子,讓這個男人死後不得其所。

    最後,國王終於鬆口,他讓司迪卡的臉蛋以及脖子都流出鮮血,他白皙的齒間殘留著紅漬,那是司迪卡的血。

    「野生的兔子,如妳開口要求得到我,那麼,我會給予妳這輩子都無法想像的經歷以及慶幸自己還活下來的待遇。司迪卡.哈魯,我問妳最後一次,是否願意擁有我?就像我需要擁有妳那般?即使妳殺了我,致死我都不將仇恨於妳的契約,因為我與妳是這樣的關係。」

    司迪卡的雙手顫抖著,她無法反抗這個男人,她恨,但是她無法殺了他,司迪卡的神情雖痛恨,但雙膝跪地。

    「司迪卡.哈魯,願作為王之僕。」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