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會怕,可以不要去嗎?

天空,晴朗又無雲的藍天,戴上帽子,一只水壺、一袋糖果,今天,終於要實現     承諾,帶著孩子們去室外走一走。

十幾個小小蘿蔔頭,穿著圍兜兜,目標是經過多次討論、再討論才決定該去或不該去的一個地方。

最大的孩子五歲,最小的三歲,小小雙眼每天都盯著日曆,有時,會故意忘了撕,他們卻是精明的。

「老師,日曆還沒撕哦!」

終於,這一天到了。

「芷老師、亞老師,快點。」小不點們排好隊伍,小小聲的說,卻掩蓋不了那份隱藏許久的驚奇。

「好了!要出發囉!」亞老師說。「在教室裡,都把規則說清楚了,不遵守規則的小朋友要怎麼樣?」

「請他一個人在教室等我們回來。」小朋友們大聲的回應著。

「很好,走路的時候要怎麼樣?」

「要跟著白線走。」

「車子來的話呢?是綠燈還是紅燈?」

「紅燈。」

「很好,我們就出發囉。」

亞老師在隊伍的前面,我墊後。

路上,在長長電線上,有一隻正在休息的老鷹,牠收起原本應該在天空展翅飛翔的翅膀,安安靜靜的在電線桿上閉目養神。

「芷老師,有老鷹。」彩虹發現牠的蹤影。

「哪裡?」

「那裡啊!看見了嗎?」五歲的彩虹指著在電線桿上的老鷹。

「啊!真的耶!看見了,彩虹好眼力哦!那要不要叫牠起床啊!」我說。

小朋友們唱起老鷹童歌,一遍又一遍的唱,似乎非得唱到老鷹飛起來才甘願,但是,老鷹無動於衷。

唱完後,又學著老鷹的叫聲,是小朋友學得像是小小幼鷹,停在電線上的老鷹動了,而且,還四處張望,尋找聲音的來源。

在我們離開現場後,老鷹還是保持先前的動作,完全不動。

經過一座木製涼亭,很可惜,缺乏管理,任由它被蟲蛀掉、任由它風吹雨淋,不只是階梯搖搖欲墜,地板也開始破損。

過了涼亭,便是一大片的草地,還有一顆比一顆還要大的大石頭,小朋友們在草地上跑來跑去,在大石頭上,跳上跳下,快樂的不得了。

當這群天真無邪又可愛的孩子們開心的跑上跑下時,我們就要擔心這個、擔憂那個,一顆心懸在半空中,誰也不知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家長信任我們,把孩子交給我們,萬一這過程中有甚麼一萬,誰能擔當?誰也擔負不了一個生命的變故。

私底下,我們常取笑自己,我們有一顆比鋼鐵還硬的心臟,因為,每天要承受不同安全性的挑戰。

看見孩子們無憂無慮的跑著、自由自在的跳著,臉上掛滿純真的笑容,額頭上、頭髮上全是汗水,孩子,不就是要如此的嗎?看見孩子們如此的開心,怎忍心剝奪孩子的快樂?

在本班成員中,還有兩隻狗,一隻是亞老師的公主,另一隻是派出所養的阿諾,這兩隻狗也常常在教室外面混。

牠們倆也和孩子們玩的不亦樂乎,一會兒可以在草原上看見牠們的蹤影,下一秒卻聽見牠們跑進密密麻麻的竹林園,還不斷聽見牠們大聲吼叫的聲音,好像是跟大家說,「快來,你們快點來」。

小朋友有的聽見了,便大聲喊叫:

「公主、阿諾………公主,阿諾…………。」

這一叫,反而讓這兩隻拿出原本的「獸性」,追逐戰開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見甚麼獵物?只聽見牠們的聲音時而激動、時而安靜,這時,孩子們會停下來,用耳朵聽。

一個啜泣的聲音傳到我耳朵,尋著聲音去找,一個五歲的小女孩,叫阿布,她剪了一頭短髮,大大的雙眼,淚水從眼角大滴大滴的流下臉頰。

她身穿粉紅色外套,左手打上石膏,用繃帶固定,綁在脖子。

過去的一個月,阿布都在家裡休養,今天,第一天上課。

「怎麼了?手痛嗎?」我走過去,蹲在她前面。

阿布哭到連話也說不清楚。

「說說看,為什麼要哭呢?跟老師說,妳如果不說,老師也不知道要怎麼幫妳,是不是?好囉,不哭,跟老師說。」我安慰著她說。

「老師……我們……可以回去嗎?」阿布哽咽的說。

「回去哪裡?回家嗎?還是回學校?」

「回………回……學校………。」

「可是,小朋友玩得很開心耶!而且,我們要去的地方還沒到耶!這樣好了,如果妳不想玩,那就坐在這裡,老師陪妳,好不好?」

「不要……回……教室………我會怕………。」

阿布哭的越來越大聲,引起周圍小朋友的注意,紛紛跑來問,阿布怎麼哭了?

「沒事的,不哭了,妳不喜歡這裡,那我們繼續往前好不好?」我抱著她說。

阿布哽咽的點點頭。

整隊後,繼續往前走。

「亞老師,公主和阿諾不見了。」阿德說。

「沒關係,牠們會聞我們的味道,然後,找到我們的。」亞老師解釋說。

我牽著阿布沒有包石膏的左手往前走。

一條產業道路上,都是一株比一株還要高的香樟或是檜木,還有那種非常粗的竹筍,它掉下來的葉片乾了之後,不小心弄在肌膚上,會很癢。

都還來不及說明,妲妮就從地上拿起來,放在臉上說:

「芷老師,妳看,這個可以做面具耶!」

「是可以做面具,但是,妳要小心哦!上面有黑色的毛,別讓它掉在妳身上,不然會癢癢的哦!」

妲妮聽見立即放掉,我倒是上前撿了它,跟小朋友當場解釋,並尋找黑色毛茸茸的東西。

繼續走,發現路邊一叢竹子,有一根特別細細長長的竹子,拉下它,變成一個小小的拱門。

小朋友看見,大家都說,我也要拉,我故意不小心放掉它,兩個大班的男生合力將它又拉下來,還很驕傲的說:

「來,大家經過我們的拱門哦!」

我笑著向他們比了大拇指。

再往前走,就接到大馬路上了。

不遠處,一個很大的廣場,有木製的涼亭,木製的洗手間,四周還種了不少的花。有時,當地有甚麼大活動,會借來做為場地。

小朋友們先在這裡休息,吃了小點心,喝水,十分鐘過後,又上路。

我們順著石板沏成的階梯,它們是一層接著一層往上走。

「哇!芷老師,那是甚麼樹啊?好大的葉子哦!」阿凱說。

「你覺得呢?」

所有的小朋友都停下腳步,他們的眼中充滿著好奇,卻也希望我能趕緊給答案。

小朋友你看我,我看你的亂猜一通。

「芷老師,我知道。」彩虹舉手說。

「真的嗎?好,彩虹,妳說說看。」

「它的名字叫姑婆芋。」彩虹一說完,大家立刻就有一副原來是姑婆芋的神情。

「聰明哦!答對囉!阿凱,那知道這棵是甚麼了嗎?」

他點點頭。

我握著阿布的手,墊後的跟在隊伍的後面,從學校出來後,她非常的安靜。

終於,我們到了目地的,吊橋。

小朋友體驗從吊橋看四周,看看四周因為高度的不同,連帶的所有東西都不同。

這時,就會發現,之前問他們說,誰敢走在吊橋?所有的小朋友都舉手說,我敢,結果,到了吊橋前,看見那麼樣高的高度,卻沒有一個人敢往前走。

這時,阿凱自告奮勇,慢慢移動他的腳步,走向亞老師,每走一步,吊橋就輕輕晃了一下,每走一步,小朋友們的雙眼都盯著看。

接著,後面的小朋友慢慢的走向亞老師,唯有阿布就是不肯移動她的腳步。

「我不要走………不要………老師,我會怕………會怕………可以回家了嗎?」

「阿布不勇敢……阿布是膽小鬼……阿布很膽小…………   。」

每個從吊橋回來的小朋友回來後,看上去非常的有自信,非常驕傲。對於阿布不敢嘗試就很看不起,讓阿布更加傷心。

「不可以這樣說阿布,因為,不是每個小朋友都敢面對高度,也有的人也不敢走在吊橋上,像芷老師也不敢走啊!你們看,我有跟你們一起走嗎?」

「大人也會怕哦!」

「當然囉!所以囉!芷老師好佩服你們的勇敢,你們太強了。所以,你們更應該要保護阿布,對不對?」

「對!我們要保護阿布。」

下午,家長來接孩子的時候,我特別再多留一些時間跟家長談。

「那是星期六的時候,我正在睡午覺,孩子們在家後面的水池玩水,那個水池的水很少。我沒有睡很久,就聽見孩子在哭,衝出去看,看見阿布摔在地上哭,還一直說,手很痛、很痛。帶去給醫生看,說是裡面的韌帶斷了,必須打石膏,大概要一個月左右才能看情形拿下來。」媽媽說。

「那她一直哭,尤其是我們去體驗吊橋,會不會是想到那天的情形?」

「應該是,那天,阿布是站在一個石頭上,那石頭不高。小兒子是說,是阿布的同學從後面推她的,大概是摔下來後,想要用手支撐,結果就弄斷了手。」

「同學?是我們班的嗎?」

「嗯!」

我看媽媽不想說破是誰?大家都同住在一個村莊,往後見面的機會很多,不想因為這件事讓彼此間的情誼弄僵。

「瞭解了,那我知道了。」

【孩子會哭、會怕,背後一定是藏著有我們不懂的涵意,但是,只要我們願意去聆聽、溝通和發覺,事情的真相很容易看得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