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孤夜

黑布被螢光黃的顏料飛濺,高掛天空,一個靜謐又危險的夜。

鮮少有人到來的山區,在山腰上有個小山坡地。時間雖不晚,卻安靜的像大半夜。坐在坡地上的男子仰頭,眼神高傲,像頭桀驁不馴的野獸,身子卻為黑夜的不安打著哆嗦。

這一夜沒有晚風吹過,因下過雨而有些潮濕的草地還是令人感到陣陣涼意。

月亮出來露臉,雲朵崇敬退去,群星在一旁緊緊包圍。一彎明月像極了勾起笑的女王,但那笑在男子看來是多麼孤傲。

「在想我?」低沉的男聲響起,將黑夜的寂靜溫柔的打碎。

出聲的人站在男子身後,微彎下腰,手撫上男子的臉。稍嫌長的劉海垂在眼前,遮蓋住墨綠色的深邃眼眸。倏地,墨綠色的眼瞳閃過一絲微光,轉為明亮的湖水綠,稍縱即逝。

「庭翔,我想你。」

名叫庭翔的男子輕輕一顫,臉頰被一雙溫柔的手觸碰感到些許炙熱,心底卻覺得不悅。

他打從心底的不願見到這男人,連想到都頭疼。但他依舊常來這裡,明知道會見到這人,他依舊固執的到這裡。

男人收回手,手指還留戀般地在他臉上輕拂而過。周遭泛起淡淡煙味,坐在地上的男子有些不穩的站起身,嘴裡叼著一根香菸。

「永遠都不會。」他惜字如金,話與簡潔到常讓人一頭霧水。但他身後的那人卻十分清楚他的語意,因而皺起秀眉。

永遠都不會,永遠都不會想你。

他站起身後依就沒轉過身瞧身後的人一眼,逕自對着滿天星光的夜空吞雲吐霧。

山坡地往前望去是一片美麗的夜景,車燈所連接的光線,住宅與高樓的燈光。繁華的遠跳起來甚是美麗,一腳踏入卻又令人喘不過氣。

但身後那人給他的窒息感更是難受。

嘴裡的菸越來越短,孤寂的夜又恢復原有的悄然無聲。他把手放入口袋,一閉起眼腦海就浮現身後那人的笑顏,燦爛奪目,笑彎的眼睛還是透出閃耀的綠光,俊俏的面容配上陽光的笑容,肯定能讓許多女生為之傾心。

尤其是他上揚的的嘴角,勾起了庭翔的所有思緒、整個世界。

他頓時被回憶吞食,整個人深陷其中,憶起相遇的那天。

『你是誰?』

他臉上的惶恐深植庭翔心中。那天正值初秋,山區的夜晚有些寒冷,但這惶恐的男人卻只穿著一件短袖。

『又來了?』

自那之後,庭翔只要一去到那兒便能見到他。他的存在就像晚風,無聲無息的淒涼,在人毫無查覺之際,便悄悄的包覆住你的全身。

『我叫谷頁,你呢?』『邵庭翔。』

那是他倆的第一次對話,一切的開端。

就像春天時的梅雨,久而濕冷,平靜地推著春天前進。但他們的這場雨不會停,也不會在前進,只能站在雨中卻無法離去,直到心都著涼了也不得動彈。

「真是的,我可是一直想著你呢。」谷頁說著,輕鬆的態度讓人乍聽之下以為只是玩笑話,但只要看到他眼裡的無奈,便能知道此話毫無虛假。

庭翔轉過身,像黑夜一般的黑瞳盯著谷頁瞧著,被這樣看著的谷頁有些不適了起來,撇過了頭。

「我要結婚了。」望了許久,庭翔淡淡吐出這句話。

「啊,這一天到了呢。」庭翔對於他這樣的反應感到怪異,煙地隨手一丟,皺眉看著他。

「你知道這件事?」

「大少爺啊,只有你自己以為沒人知道吧?」谷頁笑了笑,像邵庭翔這樣的大少爺,要結婚的消息可是不難掌握啊。

兩人都沒再說話,這樣的幾分鐘裡氣氛突然變得尷尬了起來,平時多話的谷頁竟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突然想起自己當初衝動之下吻了邵庭翔,而最令他驚訝的是身下那人沒有反抗,只是牽起一抹苦澀的笑,閉上了眼。

當時,谷頁也不知道為什麼,吻著吻著就哭了,本該甜蜜纏綿的吻頓時竟變得像杯苦茶一樣難以下嚥。但谷頁只是越吻越用力,不帶半點溫柔,想要把庭翔整個人都給吞了,連同他的高傲、孤獨,和寂寞都一併吞下。

谷頁那晚把庭翔拉近自己的轎車後座,兩個大男人就這樣在黑夜的庇護下大方的纏綿,整晚不知道向庭翔要了幾次,又高潮了幾次。

但當兩人都筋疲力盡時,庭翔卻只在谷頁嘴角留下輕輕一吻就趁他睡著時走了。

谷頁沒有吞掉他的高傲、孤獨,和寂寞,所以庭翔帶著這些原封不動的走了。

他在路上輕扯動著嘴角,身上另一人的體溫還依舊清晰,他知道自己忘不了了,那人觸碰過的每個地方,尤其是兩人曾緊緊相疊的唇瓣,已經忘不掉了。

「不會再來了?」

「不會了。」

「今天是最後一天?」

「嗯,最後了。」

谷頁心裡還有好多想問的,想說的。他最想知道的是,邵庭翔心裡是否對這裡,對自己有任何一丁點的留戀。

可是他不敢問,他無法接受自己不想聽到的答案。

他是膽小的,所以在遇到邵庭翔之前他錯過了很多很多,可是這個男人讓他想要把握了,突然覺得不想錯過了。

可是膽小如谷頁,他依舊問不出口。

「你明明就叫谷頁,孤夜,卻一點都不像。」邵庭翔先開了口,卻語出驚人,讓谷頁跟無措了。

「好好讀你的大學吧。

「以後不要來這裡了,因為不管你再怎麼等我都不會來了。」

晚風吹過,樹葉發出沙沙聲,卻仍蓋不過邵庭翔的話語。谷頁被他的話弄的語塞,嘴巴一下張一下合。

「我人生中最大的意外就是遇到你,而你就只能是個意外。

「谷頁,你愛我嗎?我想你愛吧。可是我不明白到底什麼是愛,就連這樣的婚姻也不過就是長輩們的一頭熱。我愛你嗎?說實在我並不明白。」

邵庭翔重重吸了口氣。

「每次只要你在我身邊就會讓我感到窒息,我討厭你在我身邊,可是為什麼我又要不停的到這裡來?」他停下,望向有些哀傷的谷頁,黑瞳深深地望進谷頁深邃的眼裡。

谷頁不迴避他的注視,開了口:「我愛你,我的確是愛著的,你猜對了。」

他說完又揚起了像平常那樣的笑,眼眶裡卻閃爍著淚光。

邵庭翔沒接下去說什麼,轉過身就離開了。

離開的不止是這塊山坡地,也徹底的離開了谷頁的生命。

他們兩個不過都是對方生命裡的過客,一個意想不到苦澀又美好的意外。

一個看似黑夜般孤寂,一個看似白晝般耀眼。

誰說白天永遠都不會懂夜的黑?誰都不知道,其實白晝也是黑的,不過就是蓋上一層白色的外衣罷了。

不過就是膽小了些,才套上了那層外衣。

他在最終還是沒說一句愛,谷頁難過嗎?心痛嗎?

誰也不明白他那不明所以的淚是為什麼而流。

為逝去的曾經?沒聽到的那句愛?還是懦弱的自己?

他自己都不明白了。

而這塊山坡地,從那刻起,便為兩人守著同一個秘密。

那句說出口、沒說出口的「我愛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