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黏芝麻耽美稿件大募集

《橙色17歲》同人番外──澄光映允(by秞秞)

※寫在故事前:

1.此番外裡出現的和果子店及老闆大叔,是我原本設計讓允樂打工的店,但後來在正式故事中改以照相館和唱片行取代。

2.照片自攝

──以下番外開始──

      「呼……」小允揮汗。

      夏穎樂那個臭傢伙!害她找路找了這麼久!還說很、明、顯,很、好、找!

      坐落在市區與郊區交接之處的高架下,但一不小心就會錯過下交流道的出口。

      不過,現在站在這棟建築物前,確實,這外觀非常、非常的招搖。

      暖橘色系的和、洋共購屋,在外面還種了一排現在這個季節看不出來品種的樹,但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對這棟建築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也知道這一排種的就是櫻花樹,就好像是從前打過工的那間和果子坊。

      看著上面掛的CLOSE字樣的掛牌,小允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門推開。

      映入眼簾的人不是約了她的夏穎樂,而是那個說要出去旅行,然後就消失很久的大叔。

      「嗨,小允,好久不見。」大叔依舊掛著她熟悉的笑,卻不再有幾年前那張凍齡的臉,原來歲月還是會在大叔的臉上留下痕跡的。

      看著,小允還是忍不住紅了眼框。大一暑假那年,大叔說走就走,本來說好的連絡,卻一點消息也沒有,她以為會像媽媽那樣再也見不到大叔了,現在又突然出現在她的眼前……

      「別露出這樣的表情嘛~阿樂會打死我的。」大叔擁住小允,輕拍背安慰著。

      「我以為你不回來了……」某種程度上,小允其實已經把大叔當成家人看待,所以才會格外的感動。

      「我可沒說過我不回來。」大叔爽朗的笑了出來,雖然年紀沒有大到足夠當小允的爸爸,不過小允就真的像他女兒一樣,他怎麼捨得不回來?尤其……

      「還有,你提到阿樂,那他呢?」雖然還沉浸在大叔回來的震撼裡面,但小允還是沒有忘記到底是誰把她找來的。只不過她疑惑的是,為什麼夏穎樂認識大叔?還找的到大叔?

      面對小允質疑的目光,大叔眼神飄向別處,表示他真的很無辜。

      趕緊轉移小允的注意力,帶著她到陳列區參觀這些年他在世界各地交換回來的「回憶」,然後在距離最近的位子坐下,詳細的說著每一個故事是什麼樣的主角、在哪裡發生、還有最後的結局。

      「那大叔也找到自己遺留的回憶了嗎?」這些回憶每個都很精采,有的令人揪心、有的俏皮可愛……可是最讓她掛心的還是大叔的「秘密」。

      「那小允的呢?」不是回答,而是反問,還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小允右手的無名指。

      毫無心理準備大叔會問這樣的問題,小允的臉「唰」地紅了。不管大叔指的是跟爸爸的彆扭也好,又或者是對於媽媽的懷念,至少不會令她這麼囧。但為什麼偏偏問的是跟阿樂的事?

      「好啦!別這麼緊張,」大叔起身摸摸小允的頭,「大叔去弄一些東西給你當下午茶,這段時間就當給你做『心、理、準、備』的時間。」

      於是,偌大的空間中只剩下小允一個人。

ܤ

      突然,安靜很久的音響設備被人開啟,而且傳出的還是在霍爾的移動城堡中她最喜歡的曲子──當年媽媽教一半、夏穎樂幫她完整的曲子。

      接著,今天約她出來的人托著托盤從廚房走出來、走到自己的面前擺上甜點和茶。

      「小允……」阿樂勾起戲謔的笑容,「不對,應該說是未曾謀面的同事。」

      這句話解開了小允很多的疑惑。原來是這樣,當時聽大叔說過還有另外一個跟她同年的工讀生,不過他們兩個從來沒有遇到過。一開始小允還很期待哪天可以見到,但時間久了便也不在介懷。沒想到,夏穎樂就是那個神祕的同事。

      所以說其實她跟阿樂這麼早就相遇過了,只是她不知道而已。而且看起來,那個時候的阿樂似乎是故意把上班的時間跟自己錯開。

      就像是知道小允想到什麼一樣,阿樂摸了摸小允的頭。

      「吃吧!妳一定很想念,大叔的手藝。」

      阿樂把那一個個晶瑩剔透的小方塊灑上豆粉、再淋上黑糖。抽出裝在紙袋的木叉子,插了一塊遞到小允嘴邊。

      被做這麼周到的服務依舊不是很習慣,但也怕等等被大叔看到這尷尬的場景,小允還是很配合的開口咬下。

      「怎麼樣?」阿樂語氣有點緊張又有點興奮。

      「好像跟以前的不太一…」本來很認真感覺味道的小允,看到了瞬間變哀怨的阿樂止住了原本要說的話。

      「怎麼會……?哪裡出了差錯阿?」他明明在大叔這邊練習好多次,直到大叔說過關了才把小允約到這邊來的……

      「……可能是因為太久沒吃了,感覺變鈍了。」小允看著眼前的人,憋著笑,「我覺得很好吃喔。阿樂。」

      聽到這句話才發現自己不小心露餡了,阿樂猛的抬起頭,發現小允已經憋不住的笑開懷了。

      「鄭、允、曦,好啊,妳笑我!」阿樂難得羞得臉都脹紅了。

      「咦?這是我第二次聽你叫我的全名耶!真難得。」阿樂這個人除了第一次見面唸出繡在制服上的名字,再來都是小允、小允的叫,這次突如其來的全名,讓小允有點驚訝,而且莫名的好有喜感。

      「哼!妳再笑!再笑妳就要嫁給我!」阿樂氣得兩頰都鼓了起來。

      而被威脅的小允沒有理會阿樂說了些什麼,只是覺得這樣生氣的阿樂好可愛、好可愛,笑容也越來越深。

      「不停下來,我就當作妳是答應了。」眼看著小允就要被他拐到手,原本的怒氣也漸消,剩下的盡是得逞的奸笑。

      「答應你什麼?」就在差點跌入陷阱前,危險雷達讓小允緩下笑意。

      「算了,妳都不認真。」再次誘拐失敗的阿樂丟下小允一個人,自己爬到二樓生悶氣去了。

      從剛剛聽到兩人嬉鬧就一直躲在一旁觀看的大叔,看到這個情況也替阿樂捏了一把冷汗。不過他相信小允一定知道阿樂想表達的是什麼。最重要的是當事人的想法。作為旁觀者還是不要插手太多。不然就會樣當年的他一樣……

ܤ

      沒有讓情況僵直太久,小允尾隨著阿樂上到二樓陽台。

      「阿樂,你生氣了?」

      「……」過了半响,阿樂還是開口,「沒、有!我、在、看、夕、陽。」

      「你剛剛是在跟我求婚嗎?」小允走到阿樂旁邊,學著相同的姿勢、趴在欄杆上,轉頭問。

      「……」

      「那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聽到一絲希望,本來賭氣看著夕陽的阿樂轉向小允。

      「那個。」小允的手指著被夕陽染成橙黃色的天空,「我要你永遠都像那個一樣。」

      因為,從高中相識、阿樂表露心跡、自己逃離開來,再到大二升大三那年的重逢、兩人決定在一起,有開心、有難過、更有吵架。想起了那些點點滴滴,每一個畫面都會出現那個有著「熱帶橙」的身影,就像夕陽這個時候的顏色一樣,溫暖著她的心。

      也許他們不是最完美的組合,但他們能攜手一起克服種種困難、一直走到現在,也算是一種冥冥中注定的緣分吧?

      像是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小允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改圈住嘴吧、對著天空吶喊,「夏、穎、樂,娶我吧!」

      「欸?」阿樂被這個宣言轟炸得傻愣傻愣的,他、他現在是被反告白了嗎?

      看著太陽已完全落下的紫色天空,不等阿樂反應過來,小允丟了一句「晚了,天氣涼,我要進屋了」,就雀躍的走下樓。

      雖然被將了一軍,但目的一樣達成的阿樂在陽台又呼又喊。

ܤ

      看到這兩個孩子又要邁進下一個階段,不知怎麼的,有種「家有兒女初長成」的感慨。種程度上,他也算是他們這一路上的見證者吧?願他們能彌補自己的遺憾,攜手走完這一生。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顆顆,我回來了。
就像靈感一樣,我突然想起了密碼。好多操作都不記得了。
2015-04-20 21:3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一直沒發現這則留言!XDD

回來後,不要再隨便搞失蹤了啦!哈哈!
2015-05-29 10:4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