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永遠的青梅竹馬

你,我認識了二十多年的男人;你,在我需要你的時候就會出現的男人;除了父親之外,你,是我最愛的男人。

八歲那年,隔壁搬來了新鄰居,向來獨來獨往的我認為我不會去和他們接觸。

全家人都離開我了,自己靠著那龐大的保險金過活,至少,對八歲的我來說,那筆錢很龐大。

因為獨立的早,所以有些自視甚高,認為同齡的小孩行為都很幼稚。每次到公園角落看書,都會被那些“孩子王”欺負,雖然非常不認同他們的舉動,但用說的他們也不會聽,手無縛雞之力的我只能任他們欺負。

他出現之後,我再也沒有被欺負過,漸漸地我也不再是一個永遠坐在邊邊“怪女生”,而是成為我口中所謂的“幼稚鬼”。

「欸,余語希。」他全神貫注地看著我「幹嘛?」撇過頭,為了要隱藏被他注視而發紅的臉頰「沒有啊,妳有沒有想過,假如我不見了,你會怎麼樣?」他轉了轉他的眼珠子「問這個幹嘛?找出來就好啦。」「也對齁,如果妳不見我應該會大哭一場,再叫老爸老媽一起幫我找妳。」他吐吐舌頭笑說

「林晨祈,你吃錯藥喔!問這個幹嘛?還有你,不要老是麻煩伯父、伯母。」這傢伙真的是!明明比我大兩個月出生,思維還是跟八歲那年一樣白癡「好啦!好啦!我知道!我要說的是余語希妳對我來說很重要。」他露出了大大的燦爛笑容,夕陽撒在他俊俏的側臉,這應該是此生我看過最美好的景象。

十八歲的回憶,我仍舊歷歷在目。

「欸,我有事要跟你說。」

「欸,我有事要跟妳說。」我們異口同聲說出這句話。

這是我鼓起勇氣要跟他告白的日子,原本要搶先說出口的我,因為緊張,稍稍停頓了一會兒,就這麼被他給搶先了「余語希,我交女朋友了耶!」他朝著我伸出了兩根手指頭大吼,毫無察覺我臉上的表情變化,「是噢,恭喜你」回給他一個很僵的微笑,「對了,妳要跟我說什麼?」「忘記了,想到再跟你說」語落,隨即轉過身子走掉,深怕被他看到我的淚珠。

那年他二十三歲、那年我二十三歲,他開始了他人生中的初戀、我告別了連開始都還沒開始的暗戀。

「余語希,我要結婚了。」他從他的包包,拿出俗稱“紅色炸彈”的邀請卡,接過喜帖「我該不會是最後一個知道的吧?」「這個...好像是耶」他搔搔頭,「你娶老婆,我最後一個知道?好樣的林晨祈。」「好啦,原諒我嘛!拜託!」只會撒驕真是的,「好啦!鬧你的,不要欺負你老婆嘿!」早就知道了,我所有目光都在他身上怎麼可能不知道他要結婚了?

二十八歲那年,你結婚了。

坐在往台北出發的高鐵上,離開了我住了兩年的高雄。

踏出台北高鐵站,這裡的天氣不禁讓我打了個哆嗦,和炎熱的高雄相比之下顯得有些寒冷。

開啟從上高鐵到現在都一直關著的手機,撥出一組熟悉的號碼。

「喂,請問妳是?」她老婆的聲音,許久未出聲,電話那頭傳出我熟悉的聲音「老婆!誰打來的?」「不知道。」在他老婆準備掛上電話時,我出聲了「我是...」要做好等一下會被林晨祈罵的準備「妳是誰?」他老婆的聲音聽有些不耐,「余語希。」緩緩道出。

在他家附近的速食店等他們一家子,不禁想起剛剛的對話,忍不住笑了出來。「余語希?妳說妳是余語希?」又在大驚小怪了「嘿啦,嘿啦。阿你是要問幾次?」他已經問不下十次了!「你給我在我家附近那家麥o勞等我,我有帳要跟妳算清楚。」他氣憤的掛上手機。

遠方,看見一家人走了進來。一對夫妻抱著兩個小孩,和樂融融的樣子。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但那個燦爛的笑容,依然清晰可見。

假如當初我告白了會是什麼樣子?假如我沒有一聲不響的離開台北,林晨祈還會是那個和女朋友吵架之後來找我訴苦的小男孩嗎?

也許原本有些心痛,但我覺得這麼做是對的。看他幸福也就夠了,我也該尋找我的幸福了!

嘿,青梅竹馬你會祝福我吧?

                                          <The   end>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