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逝去的童真

    刺痛感從我的腳踝,慢慢地延伸到小腿,一直向上,向上到大腿,再往上至腰部,卻絲毫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空氣似乎無法進入肺裡面,明明努力吸進一大口空氣,卻好像是把其中的氧氣抽掉了一般,無論多麼努力,仍是圖勞無工。

    我的內心,卻沒有多大的恐懼,這是我所選擇地,不是嗎?我馬上就可以見到玫瑰,我的玫瑰。

    從出來至今,已經歷時一年多了,不知道玫瑰有沒有玻璃罩子,會不會被風吹垮?沒有我的照料,又要怎麼趕走蜜蜂和蝴蝶?不知道玫瑰…有沒有想我?

    不,他一定沒事的,她告訴過我,她能夠用那四根刺來抵禦外來的侵略,況且星球那麼小,應該不會有什麼狀況…。

    閉上眼睛,那驕傲的身影仿佛可刻印在腦海中,是那麼的清晰,過去相處的回憶,不斷浮現在腦海中,一幕幕,不停歇…

    「啊!我剛醒來不久……請你原諒……我頭髮都還沒梳呢……」

    「……我愛你。你一直都不曉得,那是我的過錯。這個沒有關係,但是你也和我一樣傻……」

    曾經的爭執、氣惱、不耐,在這一瞬間突然都無所謂了,我知道她是愛我的,只是她的驕傲不容許她說出口,她把一切都隱藏在那小小的四根刺後,把無盡的溫柔藏匿在心中。

    是我,是我沒有看穿她的偽裝,我只願意相信自己所見所聞,沒有用心去傾聽她心底的聲音,但沒關係,這一次回去後,我會好好愛她,當她感到寒冷時,我不僅會為她拿來屏風,還會親自陪在她身邊,當她發牢騷、抱怨時,我會嗅一嗅濃郁的花香,告訴自己她只是不安,因為愛,所以患得患失。

    眼皮越來越沈重,我想抬起手把它撥開,卻連舉起手的力氣都沒有。

    我看到自己漸漸遠離身軀,輕飄飄的,在空中飄浮。抬起頭來,離星星越來越近了。

    我看到了地理學家,他一邊寫著筆記,一邊問著身邊被問的神色厭煩的探險者。

    經過點燈人時,點燈人仍盡責地在點燈、熄燈、點燈、熄燈,不間斷的。他看到了我,但沒有時間喊我打招呼,僅勾起嘴角一抹微彎的弧度。

    商人依舊拿著他的算盤,一個人抬頭望著星星,一面記錄星星的數量,嘴中念念有詞跟著數數。

    酒鬼大口大口灌著啤酒,臉上流露出自責,卻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

    愛慕虛榮的人一手拿著一面鏡子,一手拿著一隻鑲滿珠寶的梳子,看著鏡中反射出的自己。

    國王仍舊一個人孤零零地待在他的星球上,對著宇宙下達命令,頗為自得其樂。

    但在往前飄去,我的星球呢?

    眼前空蕩蕩的一片,沒有那兩座活火山,也沒有那座死火山的蹤跡;找不到我的星球,找不到我的玫瑰。

    是我回來的太晚了嗎?發生了什麼事?玫瑰不是說他一個可以處理嗎?

    我飄到了國王的星球,眼裡蘊含著淚水向他問道。

    「孩子,在你不在的時候,我看到了一棵幼苗漸漸茁壯,這一年來,他的根,一天天滲入你的星球內,你的星球慢慢地膨脹,一塊塊岩礦脫落,直到某一天晚上,我在睡夢中被驚醒。」國王看著我說:「你的星球無法承受,爆…爆裂了!」

    我的腦中一片空白,無法相信他的話,卻無法抑制眼淚溢出。

    「你騙人!」我吼道:「你不是可以命令一切事物嗎?命令他們回來啊!快點…叫我的星球回來!我的火山、我的夕陽、我的…我的玫瑰…玫瑰」

    「我當然可以啊!」他的臉上帶著自豪:「但是時機還沒到,要等到時機成收。」

    「那什麼時候時機才會到?」我含淚問。

    國王臉色略帶微難:「這個…我也說不準。」

    「你騙人!你這個大騙子!」他根本在說謊:「誰知道時機什麼時候到?永遠不到也是在等。」

    他顯得很不悅,卻沒有說話。

    「你這騙子,還說自己可以命令世界萬物,聽你在亂講,說謊者…」

    「夠了!我命令你不准哭,我命令你自己去思考,去想想為什麼你的星球會撐爆。」

    「你…」他怎麼可以這樣?

    「我命令你離開我的星球。」他對著我道,隨即轉過身去。

    我離開了他的星球,一個人,漫無目的的飄浮著。直到有一天,我回到了地球…。

    我又回到了當初那一大片沙漠,在這裡,仿佛一切沒有改變,豔陽依舊高照,塵土依舊是塵土。

    一陣風吹來,拂過我的耳畔,仿佛聽到蛇在我耳邊,悄悄的說:「你可知道,B612星球是你的童真,在你遊歷的途中,你的童真,被參滿了雜質,巴奧巴比樹鑽入了你的星球,你已經不再是當初那格純真的小男孩了。唉,等我數到三,你將會忘記一切,不,你會變成一位『大人』,現在的你,只會是一場夢,三…二…一」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