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誰的非寂寞芳心:改變

「對不起。」

當年從少年嘴裡吐出的幾字雖然沒有惡意,但卻在瞬間化成一把刀傷透了她的心。

「好久不見,麥文。」女人勾起了笑容,叫住了男人。

「啊!你是曉蕾!」名為麥文的男人這時轉過頭,驚訝得指著面前的女人。「沒想到你還記得我,我都快認不出妳了。」

曉蕾只是淺笑沒有接話。

女大十八變,尤其是結婚後的女人,越容易動怒也更容易長皺紋。

這可能也是她離婚的原因。

「妳從以前就是這樣,話很少,我都不知道妳是在生氣還是什麼。」

「我只是在想你一點都沒變。」

還是那樣多話……

「要不要去喝一杯?我請客。」麥文沉默了一陣子又急忙說明,「我說的是咖啡,酒不久前戒了。」

麥文什麼時候開始喝酒又是什麼時候戒的曉蕾是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從發現自己心意的那天……不,應該說更早之前,他就時常把她給他的氣泡飲料假裝成酒在喝。

他還是那麼蠢……

「我記得妳之前常常偷我的作業,還在上面亂塗鴉!」麥文舉起咖啡匙指著曉蕾,語氣非常激動,表情跟當年作業被偷走時相似。

「沒有寫就沒有交的理由了吧?」

「我有找人借,只是回來後作業就不見了。」

說實話,麥文的年紀和個性實在不適合說這些,但曉蕾還是揚起笑容,像在專心聆聽也在享受。

「還有,玻璃那件事,為什麼要替我說謊?妳要知道說自己用手打破玻璃但手卻完全沒事這種謊是沒有人會相信的。」

「我知道,可是你卻相信了。」

沒錯,眼前這個男人完全相信了,還慌張得想帶她去醫院。

「麥文,我喜歡你。」不過,她就是喜歡這樣笨拙的他。「偷作業是因為我把我的作業改成你的名字交上去了,說謊只是想要試探你會不會擔心我,我一直都喜歡你。」

麥文有些驚訝,隨即又恢復了冷靜,「那個曉蕾,我已經……」

「結婚了!我知道,我也是。」

只是……

她離婚了。

「…對不起,我已經…有想守護的人了。」麥文有些語塞,他不知道該怎麼說才不會傷害這個對他來說也很重要的人,直到最後他只能吐出三個字。

「謝謝妳。」

三個字如同當年的那把刀一起刺入她的心,她知道經過了多年的等待,他都不曾回頭看過她,而她也無法再承受更多。

還是那麼痛……

「已經夠了,玻璃的事你之前就說過了,作業的事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不,我想說的是,謝謝妳……喜歡我。」

曉蕾依舊保持著剛才笑容的弧度,默默點了點頭,她早就已經知道結果了。

儘管他還是那麼多話還是那麼蠢,卻還是無法遺忘他。

這段愛戀雖然還是這樣的結局這樣得痛,但卻無法當作不曾有過。

至少,自己到最後還保有當年同樣被拒絕時的笑容。

她……也沒變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很喜歡你寫文的風格
安安  我看了你的短文

描寫風格跟畫面相當美麗

希望你能再多出一點~

我會當餅乾都吃光光的(笑~
2015-07-14 20:43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