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雲心映柳》 (古風H)

      「……我亦不是聖人!」一思及她差點失身於他人,江雲就氣得發顫。他急不可耐的啃咬著她裸露的肩頭,惹得仇心柳一聲呻吟。

      「他碰了妳哪裡──」

        仇心柳畢竟身中催情之物,早已神思昏倦,面色潮紅。這一個剛硬溫熱的身軀朝自己撲來,她只似是溺水之人尋得一個浮木般,亟欲攀上住對方。但她卻根本難以看清對方的模樣、更難聽清對方的話語。

      她只知道再這樣下去,她便要失去了她的貞潔──此刻全身無一處不鬆軟無力,竟是連咬舌的力氣都沒有!她氣苦的捏著簪子指著自己,卻又無力使之,只不斷流著淚,既想抗拒,又難抵本能對那欲望的呼求。

      「……別哭!」

      江雲心煩意亂的吮去她的淚液,並輕鬆截過那唯恐傷了她自己的玲瓏水玉簪,只見她神智不清的嗚嗚哭道:「不要……!我不要……除了星恨……我誰都不要……」

      這句話神奇的平復了他的怒火。

      但也同樣掀起了他的慾火。

      「心柳……我在這。」

      那一聲呼喚令仇心柳狂顫了顫。

      他細細吻著那一個淚人兒,仇心柳聞聲抵抗漸弱,疑惑道:「星恨……?」

      「嗯。」

      「真是星恨……?」

      她很是狐疑,瞇眼似想認真端詳清楚眼前男子,但卻只看見了一個模糊卻熟悉的明黃色輪廓。

      令人心安、可也令她更害怕!

      「你──不要騙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求求你……放過我……!!!」

      她哭喊著、求饒著,卻無法自已的扭擺著身軀,正如一條美麗卻失水缺氧的魚。

      江雲被這一扭,同樣也被扭亂了方寸。但他猶仍強壓著,只一手溫柔拍拂著她的背,一手更加擁緊她,「真是我。別怕。我……永遠都在妳身邊。」

      「真的……?」

      「嗯。真的。」

      「星恨……可我……好……難受。」

      「……我知道。」

      「木頭!那你還呆著作甚──!還不讓我──」

      他終究忍不住吻住了她那呶呶不休的小嘴。

      這一個吻顯得有些急促紛亂,就像失控出匣的野獸。饒是江雲再怎麼想自持,但仇心柳卻不自覺一二再、再而三的誘惑他──那一聲含軟帶嗔的「木頭」,終究令他瓦解了理智。

      他將她輕輕的放倒在了床榻上,俯下頭來凝住雙眼寫滿困惑、也同樣寫滿欲望,正我見猶憐的看著他的仇心柳。

      雙手與她的十指交纏在榻上,將彼此眼下的神情盡收。

      「木頭……」

      他心一跳。那吐氣如蘭的滋味猶仍縈迴在他的唇角。

      他情難自禁的又再摩娑上她的臉,吻上了她。

      回應他的是圈住他後頸的小手,那溫度早已高得駭人。

      「嗯……」仇心柳好似饜足的貓般發出一聲嬌吟,令得江雲氣息愈是凌亂不勻,目色更加幽深。

      相接的唇齒間,便似有兩條滑膩的小蛇正彼此追逐纏繞,偶爾蹭上齒床彈響並奏、偶爾在腫紅嫩軟的唇瓣上盤桓吸附──

      江雲順著她肩頭早已鬆垮的裙裝望下一扯,雪嫩白膚盡覽無遺,在火光耀落之下,一明一暗,顯是更加的薄嫩可欺。

      「啊……」

      當外衣褪下,仇心柳渾身一顫,但江雲熱燙的唇與手在下一瞬便無一處不如雨點般落下,予她嬌軀溫熱。更予她難耐的刺激與渴望。

      「星恨……」

      「……我在。」喑啞的聲,江雲又抬眸一望醉眼迷離、卻更顯艷冠絕色的少女。

      簪子已被他置之一旁,仇心柳髮上只餘一朵零落欲墜的白色扶桑。

      似被蹂躪過的花瓣四散在她的髮、身與褪下的黃色宮裙,讓懷中纖若無骨的溫香軟玉更加的誘惑。

      「給我……」

      若是平時的仇心柳,萬萬不會說出這般羞人大膽的話。

      又若是平時的江雲,也萬萬不會在此等場合就失控要了她。

      ──但那眼裏滿溢的悲痛以及渴求早已瓦解了江雲的理智。

      「……木頭,你不肯麼?」

      那小鹿般楚楚的眼神,令他心裏一軟又是一動。

      他笑著又吻了她一下,「……妳就乖張,別鬧。」

      「那、是肯不肯嘛?」

      「……」

      江雲沒有說話,但他用動作給了回答。

      ──我怎會不給妳。

      只望妳別在清醒時怨我、又或翻臉不認這份情。

      他褪下自己的明黃色上衫與中衣,隔著褻衣便欺上她胸前一團團玉乳。

      描繪著兜下美好的形狀,那長年為握劍而粗礪的手,正靈活的揉弄著兩點挺立,身下人兒劇震,發出聲聲嬌喘浪吟。

      「星恨……啊……」

      藥性正濃,仇心柳自已失去了理智。

      可江雲又何嘗不是?

      早在解星恨遇上仇心柳開始,或許十次有九次是要丟掉理智的。只是他未必會讓她發現。

      而此刻,她畢竟也是發現不了的。

      她頸上的結繩被他吻著吻著咬下了,唇齒一路柔情萬分的吮著、嚙著,沿著少女優美細緻的曲線下來,終究還是停在她胸前的渾圓之上。

      那隨著呼吸微微起伏的乳浪,一波又一波的,竟像難填的慾海。

      伴著被他搓紅的兩抹珠蕊巍巍的抖,令江雲望著不禁喉結一個咕嚕。

      那是他極少極少顯露出的無措與慌張,只可惜那總是一逮著機會便要強的搶聲嘲弄他的人,此時正以更不得體的姿勢服軟在他的身下。

      他的……身下。

      「星恨……噢!」

      他只望了她一眼,便難抑衝動的猛一含住了她的乳首,一時間竟忘了本有的溫柔,引得少女狂顫著呼痛出聲。

      另一手並不曾停歇。他仍揉弄著、不忘以嘴相接。

      滿足,卻又不滿足。

      欲望是個無底之壑,只能愈墜愈深。

      隨著江雲的呼息益加粗重,仇心柳難耐的亦開始哭求:「雲、雲──星恨!嗯~」

      她顯然已不知所云。

      可喊出來的卻都只是他的名。

      他停止揉弄,手復又往下探去。

      他如此輕車熟路,卻其實未曾有過任何經驗。

      男女之間的房事畢竟是一種本能。即便一個人無意學習,也能輕易掌握的本能。

      更何況江雲是個聰明人,還是個年紀輕輕便掌握一代劍邪風行騅所授本事的聰明人!

      這等情事,他更是極快便掌握了箇中竅門。

      修長分明的少年指節輕勾,掰開了少女的雙腿,又再隔著一層質料上好的薄紗尋索秘處。

      而那裏早已化作一池氾濫的春水,彷彿引領來人繼續攻城掠地。

      他急。卻又不急。

      他畢竟還是太愛她。並不可能全讓慾望凌駕自己。

      江雲無比耐心的,在花核上揉娑著、打轉著、研磨著,層層疊疊得幾欲將她快淹了過來──

      但僅只如此卻還遠遠不夠。

      他強捺住亟欲以粗暴占有來消解自身熾火的衝動,轉而將臉埋了下去,似是膜拜般的品聞情潮淫靡的氣味。

      「啊啊、雲哥……別……」

      她小嘴裏說得是抗拒之詞,可雙腿卻不禁勾住了他的臂膀。

      總是口是心非。他不禁笑了。

      柔軟的舌嚐到了她的味道。

      許是慾望所致,津液黏稠的恰如其分。

      比照褪去胸前褻衣的方式,他再一次咬去臀間的細線──

      這一下子,她真是完完全全的坦露在他的身下了。

      幾乎無瑕若雪的肌膚上,偶有幾處傷痕。他先是一驚,卻很快便認得。

      那都是和他一起並肩作戰時留下的。在那劍弓雙絕的殺手時期,他總是放心把背後交給她,但畢竟總有意外的時候。

      ──但至少沒有太深的。

      他獲得了安慰。

      再深一點的傷,他都為她擋下了。

      他本也這麼認為。

      只是……

      心傷卻未必。

      江雲本是個深沉多慮的少年,即便是在這等情迷意亂之時,他卻還是不禁分了心神。

      一切只因為,他實在太愛她。

      他本也不明瞭,卻在她那天欲與江玉郎一道毀滅,他竟才猛然驚覺。

      「幸好、妳還在……」

      他又更加虔誠的、更加珍之愛之的撫摸她每一吋的肌膚、每一道早已淡化得幾乎不見的傷口。

      「木頭,給……」

      直到他知道她準備好了,他才試圖埋進她的身裏。

      那勁瘦姣好的腰身,頓時與少女屈折成柔軟弧度的腰身相接成一體。兩人如觸電般,俱是一顫。

      「快、進來啊。」

      誘人的嗓音既甜又脆,像是在斥責著他的猶疑、也似鼓舞著他的進入。

      江雲一點點的往深處挺入,卻很快便遇上阻礙,令得他只好停下不動。

      「木、頭──!」

      身下人兒正似嗔似怨的睇著他。

      這般羞人,卻也這般動人。

      「呀啊……!」

      江雲微一閉眼凝神,又再挺進了幾分。被緊緻包覆的觸感令他魂神俱顫,牙間不由迸吐出了口氣。

      少女的雙腿虯曲在他的臀間,似忍著疼痛而抽搐著,令他心猿意馬。

      「痛……?」他極之艱難的問。他終究也在失控的邊緣。

      仇心柳的回應是伸出雙手,欲要他的懷抱。

      「……給。」

      媚眼如絲,卻透出決然欲得的眸光。

      她亦同樣艱難、卻萬分堅定的道。

      ──那意思是要他抱她。

      也意思是要他快些進入她。

      他畢竟看了她十七年,太懂她。

      他唇勾起一抹無奈卻是溺寵愛憐的笑。

      忽地屏起氣息,他再迅疾不過卻不失溫和的驀一完全埋入身下嬌軀。

      「啊……!」

      她的眼角被逼出了淚。

      「……疼麼?」

      她點點頭,見他似有退出之意,卻復又搖頭:「星恨,我好歡喜……」

      「……」江雲頷首,輕聲嘆息道:「妳此刻卻不知,我心亦然。」

      「……什麼?」

      「沒事。」他單手托著她的腰身,另一手捧著她的臉、吻去她的淚,「疼的話忍一下,我要動了。」

      「好。」

      眼下的她,誠如一個孩子,只順從本能的欲求,承受著男人的索要。

      可她卻不需要知道太多。

      她只需知道,總是如此刻這般包容著她任性的男人是誰。如此便好。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哈囉哈囉
很高興在2015年還可以看到雲柳同人文!
而且還是篇H >///<
不知道作者是不是也是絕3迷,總之希望您有靈感的話,雲柳文可以多生幾篇~
長短篇都好XDDD
人物角色寫的很到位,好好看!
2015-03-30 20: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囉哈囉>\\\\\<bbb
薄荷糖妳好 
好高興!!!我本來以為這年頭找不到跟我一樣的絕三迷了哈哈哈

絕三是我一生愛,每隔一段時期都會忍不住又回去廚個昏天暗地
寫這篇的時候剛好廚完百度心柳吧裏的文,又有在看古龍的文,就稍微練了筆
但因為那兒管得嚴,比較看不到H文,就自己生了wwwww

謝謝妳的喜歡,其實我手邊還有兩三篇雲柳文,只是都是感覺會變長篇...填不完所以,不想跳坑還是慎之啊>_<
熱情如火但總是稍縱即逝XDD
如果很想看的話可以去我的專頁看短文喔,我那裏還放了兩篇~
2015-03-31 16:5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