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些奇妙而美好的家:半親手足

「打不到,打不到」紹原吐著舌頭扮著鬼臉對著咬牙切齒的稜薛示威。

「臭小鬼」紹原欠打的模樣,任誰都克制不了衝動,稜薛火力全開,一個箭步,左手抓緊他,右手拳頭用力摩擦他的頭。

「媽媽」「爸爸」「大哥」「蔣宇晴」紹原開始發出求救訊號,然而對於這場景已司空慣見,大家無動於衷做自己的事。

兄弟倆雖然相差近二十歲,但手足之情讓他們之間毫無隔閡,每天都在打打鬧鬧中度過。

「蔣宇晴」

還來不及反應,黑暗就將我席捲,眼前一片烏漆抹黑,不過我並不畏懼,這莫過於是小哥用棉被把我蓋住罷了。

「蔣稜薛,別在那邊幼稚」大哥稜凱把我的台詞搶走了「對嘛,三十歲了還玩幼稚的遊戲」掙脫棉被,我一臉不悅地說。

「怎樣,我就是幼稚不行嗎?」稜薛表情和紹原欠揍的臉根本一模一樣。

縱使來自於不同的母親,仍有著相同的性格,生活上的行為舉止,說話的口氣也非常相近,只能說爸爸的基因太強大了,而我和大哥的相似度也不輸給他們,即便我一直不想承認,有和大哥一樣的習氣。

記得小學時期的我,對於自己的家庭非常反感,為甚麼我的父親是個髮絲斑駁,髮色雪白的老頭,說是我爺爺也不為過。

每次父親來接我,同學總會說「宇晴爺爺好」他們的禮貌我心領了,可是心中卻摻雜許多酸楚,解釋再多遍他是我爸爸,換來的只是「騙人」「你說謊」

而當哥哥來接我時,他們才說「宇晴爸爸好」「他是我哥哥」我理直氣壯。

「怎麼可能」「我才不信」「騙子」

淚流在心裡,咬著嘴脣撐過流言蜚語,不再提起哥哥們的存在,不讓家人再到學校接我。

不久哥哥們搬離家裡,空氣不再吵雜,繽紛歡樂掉了漆

剩殘破的寧靜

頃刻過往的美好一一浮現,心緊縮一下

當難過落寞時,哥哥總想盡辦法耍蠢,只為了讓我綻放笑顏。

他們從沒忘記我的生日,而我連一張卡片都沒寫過。

新年到了,即便經濟不景氣,紅包仍不會忘。

當朋友來家裡拜訪,他們總是樂意向別人介紹我和紹原,讚美也從不吝嗇。

內疚油然而生,沒有他們的日子枯索乏味。

宛如一場噩夢

幸好這場夢靨並未持續太久,三年之後六人又再度齊聚一堂。

雖然同儕間聽到我有同父異母的哥哥,免不了一些輿論,但我不在乎了,因為我有兩個把妹妹捧在手心上當公主呵護的哥哥,即便相差十六歲的兄妹在別人眼中很不可思議,不過我從眼裡看見的是和諧、歡樂的景象。

感謝我的半親手足伴我成長,稜薛,稜凱謝謝你們讓我多了兩份愛。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