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熟悉的陌生人

      「……然後啊,老師說要讓我代表學校去參加比賽。」

      我緊握筷子,表面裝出自然的姿態,實則心裡緊張不已:「因為這學期我寫的所有作文都是滿分,老師說我很有實力……」

      說到此處,見母親依然一言不發,甚至連眼光都沒有離開過電視,我不安地用筷子玩弄便當盒裡的菜色。

      「對了,還有那個數學,我都跟不上耶!問同學,同學都說沒在聽課,根本不知道,怎麼辦?快要段考了呢……」

      「妳到底想說什麼?」此時的母親視線依舊附著在螢幕上,語氣冰冷中帶著不耐煩。

      「……沒什麼。」雖然這般場面已是司空見慣,但心裡仍不免刺痛。

      「每天機哩瓜啦的,也不知道在講什麼,咬字不清、含含糊糊的,別人根本不想聽!」母親暴躁地咀嚼口中的食物:「妳的語文能力可能真的比別人好一點,但可以不要以此標榜自己嗎?」

      我只是想要妳看到我的優點、希望妳可以用肯定的眼神讚許我……

      「數學聽不懂?不會問老師嗎?只會嘟嘟囔囔、沒有一點實際作為。」母親始終沒有看我一眼:「多念點書,少做那些無意義的事情!」

      我忍住情緒,低頭一味吃著便當。

      「剛剛不是喋喋不休嗎?怎麼現在又不講話了?」母親的一字一句愈來愈刻薄:「妳現在一定又在想『我好可憐』、『我都被誤會』對不對?少騙我了!」

      「我哪有!」我的情緒被她鋒利的言語劃出了縫隙,不小心洩了出來。

      「我有說錯嗎?」母親總算看著我,語氣卻諷刺得可以:「老是壓抑自己的想法,覺得『我好可憐喔!』、『你們都沒有人懂我喔!』整天無病呻吟!」

      我起身拿著便當離開飯桌,母親開始歇斯底里:「妳給我回來!講幾句就不開心!妳就是這樣才會被同學討厭!被欺負很可憐?說白了就是自作自受!」

      在心裡我描繪出自己此刻想要做的──憤怒地踹倒椅子、把桌子整張掀掉,然後衝著母親大吼:「我是妳的孩子!我只想要妳關心我,這很過分嗎!」

      可事實上,我只是走回客廳,任母親的咆哮一下又一下的扎著我的心頭;就像母親說的吧?我從來不去表達自己的感受。

      媽,我只是想和妳聊聊天、分享自己今天發生了哪些事,就像其他感情親密的母女一樣;每當空間裡只剩我們倆,我總既排斥又帶了些緊張──我好害怕跟妳相處!但如果我試著輕鬆地跟妳聊天,會不會我們之間的隔閡就會瓦解?是如此矛盾的心情。

      可為什麼,往往最後的我們,都是抱著各自的心事,躲回自己的牢籠?

      每個認識我們的人都說我們長得很像,幾乎是同個模子印出來的;但為什麼,如此相像、著相同血液的我們,心的距離會這麼的遙遠?

      「媽,我回來了。」大我一歲的姐姐,念的是前幾志願的學校,對美術很有興趣,因此在外面的畫室學畫;今天是她去畫室的日子,熱衷藝術的她不到老師趕她回家的時刻就不離開畫室。

見姐姐回來,母親的表情轉為溫柔:「嗯。」

      「媽,妳看,這是我今天畫的水彩,老師說我進步很多。」

      「畫得很好呀!」母親的語氣沒有半點敷衍,接著十分關心地問:「昨天跟妳說那麼多,今天有沒有找輔導室問升學的事情了?」

      「還沒有耶!今天下課都在忙著念下一節的考試。」

      「妳要快一點!都要學測了,要趕快找好以後的方向!」母親認真的說:「妳不一定要考美術系呀!也可以考慮設計或戲劇,都是不錯的出路。」

      「可是人家就是比較想要念純藝術的科系嘛!」

      「多嘗試一些不同的東西也是好的,可以應用啊。」

      我投入地聽著她們的對話,明明是那樣的平凡,我卻非常地羨慕──我想要的真的不多,只是渴望這樣地被關心、被重視而已呀!

      我跟母親的關係從小學高年級開始變調。

      那時,遭逢較困難的課業及複雜的人際關係,我無法調適過來;我的成績一落千丈、與人交往的情況瀕臨崩潰。同時承受著成績退步的挫敗及惡質同學的霸凌,即使曾經向老師求助,卻只讓同學的欺凌變本加厲;不知所措的我選擇最擅長的壓抑──我變得少話、個性古怪、陰陽怪氣,時常毫無原因的掉眼淚。

      班導發現了我的異狀,時常關心我;可對那時的我來說,與人的每個接觸都針扎般的痛楚,就是班導善意的關懷,我都偏激地視作虛偽,面對老師的問句總是什麼也不回答,只是默默聽著老師說話,還往往不自覺落淚。

      班導很擔心我的狀況,於是通知輔導室;任何人我都不信任,面對輔導室那些慈愛笑著的面孔,我依然保持沉默。

      一段時間後,輔導室建議班導聯絡家長,並附上了心理疾病治療的單子。

      母親放下電話後,開始狂砸所看到的任何東西,並對我失控地大吼:「老師說妳有病?我們養出一個有病的孩子?這傳出去我們面子往哪擺!妳有沒有想到我們啊!」

      母親激動的好幾個巴掌,毫無預警地輪番甩在我的臉龐。

      「妳到底是怎麼了!說話啊!」母親尖叫著。

      我努力控制委屈的淚水,緊緊握住拳頭。

      「不要再演了!妳到底要怎樣才開心?」母親失去理智般推我,我不斷向後退,直到沒有了退路。

      那時的我無法諒解母親,甚至感到氣憤:為什麼妳的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妳給予的不是溫暖的懷抱,而是再補一刀呢?事實上現在的我依然對這點耿耿於懷。

      然而逐漸成熟的我也明白到:倔強的母親,心疼的哪裡是面子呢?她的氣憤當中,有多少是沒有照顧好我的自責,及我從沒告訴她我遭遇的困難,而升起的失落感。

      只是明白是一回事,感受又是另一回事。

      我與母親的關係從那一刻起,被斧頭狠狠劈開,無論如何挽救,都無法再密合。

      我與母親一個星期說不到三句話,且都是「成績單要簽名」、「去倒垃圾」、「老師說要交錢」這樣不帶感情的句子,即使如此母親依然時常對我感到不耐煩,於是我都盡量挑父親在家的時候,找他簽名、拿需要繳交的錢。

      母親見我跟父親愈來愈親近、與自己愈來愈疏遠,自然不是滋味,我們的關係理所當然每況愈下。偏偏總是有些不瞭解狀況的親戚,老是找話題似的說上一句「小女兒都只跟爸爸撒嬌,媽媽會吃醋唷!」

      這些話就像我們家的禁忌,每個人聽了,臉上都是尷尬的表情。父親與姐姐不是很清楚我和母親的關係為何有如此大的轉變,但多少都有感受到我與母親之間無法跨越的溝渠。

  

      上了國中不久,為了配合課本裡學的〈母親的教誨〉,國文老師要我們寫有關自己與媽媽相處的作文。

      我拿了九十八分──全班最高的分數;我輕描淡寫雖然與母親同住一個屋簷下,卻像是不得不住在一起的陌生人。老師念我的文章給全班聽,念到結尾「我的母親很冷漠,我知道她愛我,只是她說不出口,就像我一樣。」班上的同學紛紛鼓掌。

      未料這篇作文卻讓母親在我的書桌上翻到了。

      「我對妳很壞是不是?我很冷漠是不是?」她的口吻很尖銳:「對我那麼多不滿!難怪妳的小學老師要說我是個不關心孩子的壞媽媽!」  

      那些記憶所伴隨的傷痕,刻在我心底,也留在母親心底。

      父親和母親的感情很好,事事讓著母親,印象裡他和母親吵架的次數甚少。

      難得的是,有次母親在父親面前口氣極差地催促我時,父親十分不高興地打斷母親的叫嚷:「妳對她可不可以有點耐心呀?」那不是一時的情緒,倒像是隱忍了許久。

      那時的母親住了口,起身離開,留下沉默的父親、狀況外的姐姐及心情複雜的我。

      我與母親的關係,是我們和樂的一家人裡頭,最無法明說的裂痕。每個人都知道那個點,卻從沒有人有坦白說出的勇氣,以為不說破就能夠避免心痛。

      小學的時候,姐姐曾經從影視出租店帶回來一部日本卡通《生日快樂》邀我一同觀賞;第一次看的我,因為對女主角受到的霸凌感同身受,在螢幕前面哭得唏哩嘩啦。長大後,因緣際會下又看了一次這部卡通,除了重溫初次的感動,同樣在影片過程中淚漣漣的我,因為女主角勇敢對母親說出心裡的話,而想起這些年,跟母親的形同陌路。

      之後每每讀到有關親情的作品,看著親子間的誤會、疏遠,我總會邊看邊掉淚,甚至在某些熟悉的橋段時,放下書本專心地放縱淚水;同年紀的朋友們總為煽情的言情小說紅了眼眶,相較之下唯有親情才能觸動我心裡最柔軟的那一塊。

      媽,什麼時候我才能再次感受到妳的擁抱?

      上高中之後的某一天,在學校遇到諸多煩心事,心力交瘁下我感到萬分沮喪,積在心裡的所有煩擾一股腦全湧上心頭,使我整天悶悶不樂。

      當天晚上,擔心我安全的父親,到學校來接與同學留校討論功課的我。

      也許是心情沮喪導致神智不清,抑或是夜晚的濃稠思緒把我的腦袋搖晃得滿是泡沫。上了車之後,沉默半晌的我開口就問:「爸,姐姐是不是真的比我好?」

      開著車的父親感受到了空氣中的不尋常:「為什麼這麼問?」

      「我說什麼,媽媽都不肯理我,但對姐姐她就不會這樣。」

      「妳講話咬字不清楚,媽媽比較累了,聽不懂就會沒耐性啊。」

      「不是這樣!」我著了魔似地滔滔不絕,說著、說著淚水就潰堤了:「因為我沒有姐姐漂亮、沒有姐姐乖巧、沒有姐姐用功、沒有姐姐有藝術才華!尤其她念的學校讓你們比較有面子!還有她很會照顧自己,從來不必勞煩你們擔心,不像我總讓你們放心不下!我什麼也比不上她!」

      「妳在說什麼,妳們都是我的孩子,我都一樣愛呀。」父親少有的溫柔使我的淚水更無法控制,壓抑許多年的話語,都在此刻傾洩而出。

      「可是媽媽不是!她比較喜歡姐姐!」

      「妳是媽媽生的,她怎麼會不愛妳呢?」

      「因為我是她的女兒,不得已才愛我!」這些念頭已經盤旋在我的思維裡多年︰「她雖然愛我,可是她不喜歡我!」

      「媽媽沒有不喜歡妳。」

      「你不懂!」我哭著說:「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姐姐拿東西丟我,媽媽卻只罵我為什麼惹姐姐生氣,沒有罵姐姐半句!」

      「妳記這種小事記那麼久?」父親很吃驚。

      「我很在意,一直都很在意!」

      「她是妳媽,妳不能怪她。」

      「我沒有怪她,」看著窗外,我輕輕地說:「我只難過自己不夠好。」

      那天父親為了聽我說話,車子在外頭繞了好幾圈才回家。

      雖然我有些忌妒姐姐和媽媽的互動,但我跟姐姐感情非常好,曾有姐姐的朋友說沒看過像我們感情如此好的姐妹。

      姐姐剛上高中時,有一次回家告訴我,他們在公民課時進行一個活動:在紙上寫十個你在生命中時常想起的人,並一個個刪去你認為「可以接受沒有他」的人,直到剩下最後一個。

      「那妳最後剩下的人是誰?」

      姐姐彆扭了一陣,才從書包裡拿出那張紙遞給我,叫我自己看;在好幾個被加上刪除線的人名中,只有我的名字被留了下來。

      當下我感動得緊緊抱住姐姐,而從來不肯讓別人抱的姐姐沒有推開我。

      至今,我和母親的關係有了改善;只要她主動向我嘮叨:出門小心安全、記得按時吃飯、不要一直熬夜、健康最重要等等,同儕會因此不耐煩地嫌自己媽媽太多管閒事,我卻往往因而心情好一整天──母親的一句關心,宛如為我施打強心劑。

      何況,我的父親與姐姐,也都如此地愛我、珍視我,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我起身離開電腦桌,準備到便利商店去列印這份故事,此時母親的聲音響起。

      「現在很晚了,出去很危險,電梯不是有告示嗎?前幾天才有我們大樓的女生回家被陌生人跟蹤。」

      她的語氣平淡中卻有著關心:「明天早點起來去印吧!要為自己的事情負責,下次早點完成,別拖到那麼晚。」

      感受到母親話語中的溫度,我微笑著說好。

      妳不會知道--在雨天出門時妳遞上的那把傘、在我回到家裡時對我說的一句「妳回來啦?」、在我生病時覆蓋上我額頭的掌心……

      這些妳不曾放在心上的付出,都會是我珍藏一輩子的溫暖。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9)


那如果那十個人全都是我巴不得這世上沒有他們的人呢?(不要理我)
2017-02-05 20:0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我當時玩這個遊戲時也是……
我寫的幾乎都是以前排擠我霸凌我的人
(常常想起的人……)

然後完全沒寫到姊姊⊙_⊙

所以或許妳跟我寫的答案類似吧~
2017-02-12 11:19回覆

生日快樂我家有實體書。(呃這不重要)
這種故事最催我淚了,我還邊聽davichi的「忘記你這件事」,一整個快哭出來惹
2017-01-29 23:0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家也有實體書
真的是很好哭的故事 無論卡通電影 還是書

乖 不哭
那首歌我等等去聽聽看XD
謝謝妳
2017-01-31 18:15回覆

這算是作者親身經歷嗎?
如果是的話你真的好勇敢~

其實關於有時候會莫名想哭那點,
我也會有,
不是要炫耀什麼,不過我算是長得比較漂亮,比較會讀書又比較細膩的人,
我媽也是個明理的媽媽,
但是有時候在晚上還是會因為維持那些事情太累,
偷偷哭濕枕頭ˊˋ
其實有時候表面上看起來比較完美的人,
背地裡是非常辛苦的在維持那些榮耀

希望你所有的難過都可以在文字裡宣洩出來,
變成更好的人~
加油!!

(天啊我的語氣是不是太老人了
(因為這篇真的寫得很好哈哈

 
2017-01-18 22:1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喵喵 給毛毛狗拍拍 要維持完美的形象很辛苦 也很不容易
真的辛苦你了 為了自我要求 及他人期望 總要努力做個很棒的人
或許你覺得這樣才不會對不起別人
不過久了 或許會覺得最對不起的是自己 對吧
因為反而都沒有機會 好好對待自己

希望你能遇到一個 你能在他面前好好做自己
最自然 最放鬆且能脆弱的人
也希望你能夠過得更好
畢竟 你是個很棒 也很努力的人呀 加油 :)


至於故事 對呀 是我剛升高中二年級時寫的
當時光是打開頭就眼光泛淚 畢竟這些都是很內心的東西
要挖出來寫 真的滿難受的
現在看看真的很久遠了呀~
2017-01-19 03:06回覆

在家中我是排行老大
但是我得成績沒有我的妹妹好
同樣的動作在我家人眼裡只有責備
我讀書讀到1點多2點
他們只會說
你讀那麼久有用嗎
還不是一樣爛
你看看你那獨國中的妹妹
獨到10點就能考全班前3
你到底在幹嘛
讀那麼晚還這樣
根本是家裡最大的笑話
每天我都在這樣的抨擊裡活過來
每天我都要藉由美工刀證明我的存在
好累好累
2016-11-06 14:2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對不起 現在才看到
因為已經放棄寫作 或說 放棄人生一段日子了
所以幾乎沒再動過這裡
今天無聊打開 才看見你的留言
看完只有滿滿的心疼

我們要相信 認真沒有什麼不好
雖然現在 我們是失敗的人
但相信在未來 我們會因為努力的態度
變成比他們更好 更棒的人

謝謝你的分享 也希望你有天能快樂起來
祝 好
2017-01-04 01:39回覆
你好勇敢
關於童年,關於父母,關於學校
這一類明明應該閃閃發光成為一篇好文章的題材
我連碰都不敢碰
太痛
常常寫沒幾個字就先哭倒在電腦前面
我好佩服能夠寫出來的人
並且你的時間序列及情節的選擇都很順暢
 
2015-07-31 19:3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可能是因為林容是大人吧
所以沒辦法像我這樣的小屁孩(?)
可以坦白說出很多有的沒的 > <
就算是很不堪的東西 但我卻還是會很努力讓自己寫出來
雖然也是有很多段感情 讓我想寫卻沒辦法寫完
就會像林容描述的 還沒寫多少就哭得沒辦法繼續下去了
莫怪有人說 能說出口的 還不是最痛的呢.............
哈哈很順暢嗎@@ 其實是因為這是要拿去比賽的
所以那時就很認真的寫 雖然就是一次成形完全沒再修改了
不過還是有第二名的說(驕傲個x)

希望林容心裡的痛苦能夠撫平呢
雖然依照林容這樣說 真的滿困難的吧...........
畢竟大人有好多我們沒有的體驗
也就會比我們想得更多...
2015-08-15 12:06回覆
Hi~你好
看完我的眼淚又快要流下來了…嗚嗚嗚((拭淚
這個女主角很意外地和我有許多小小的共同點呢!
像是講話咬字不清楚,和作文很好這件事…
還記得以前常會為這種小事難過,
後來長大了,也就想開了…
最後女主角的結局是好的真是可喜可賀啊哈哈哈!
2015-04-12 05:5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女主角是我(甩頭挑眉)
那麼 就是我們很像了(握手)

是啊 說話不清楚真的很困擾
尤其報告的時候 和人溝通的時候
都會有障礙 或被同學笑
嗚…如果你覺得好看的話 真的是我的榮幸呢
也希望我的生命裡 這是個好的結局囉

再次感謝妳神聖的留言
2015-04-13 19:55回覆

好感動,被觸動心弦。
眼眶泛淚惹、
是作者的親身經歷嗎?還是故事呢?
希望可以走出來啊
我認為,親情比愛情、友情更為重要,
畢竟有那份血緣在

如果是作者妳的親身經歷,那某咘給妳一聲加油喔///
希望能回復到最完美的幸福、
2015-02-17 16:2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發現我一直沒有回到這篇留言
昨天才發現的呵呵
謝謝你的留言 也很抱歉拖了那麼久才回
也謝謝你說 被觸動心弦

其實可以說是作者的親身經歷
有很多很痛很悲傷的東西
只能透過文字 我才能坦率地釋放所有
所以 真的要感謝文字呢 不然我什麼都無法表達
是阿 親情是比起愛情及友情更貼近人心 也最是無奈的
朋友情人都是來來去去 唯有家人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謝謝你的加油 我也希望呢^^
2015-04-04 10:01回覆
深夜來打擾囉~
謝謝妳的文,是個很棒的故事。
看完後,心裡的感觸很深,人與人之間本來就應該要有良好的互動。
若是單方冷漠,再多的熱臉貼冷屁股,那麼又還有什麼好說的,對吧!
也相信在這篇故事的未來,會變得更加美好。
2015-02-04 03:0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你看完^^
其實這只是我和媽媽的互動寫出來的真實劇情
所以沒什麼特別的橋段 只是敘述

我也希望能夠有更好的未來 呵呵
2015-02-06 00:05回覆

很棒的一個故事。
從冷淡漸漸帶有溫暖。
親情往往是一個人心靈寄託的地方,被家人誤會或不被認同的感覺真的很難受。
其實每段感情和人與人之間都是這樣,只要有關懷,每個人都有被尊重的權力,是不會被討厭的。
尤其看到姐姐拿出公民課的那張紙,姐妹抱在一起的感覺很窩心。


很棒。加油。
2014-12-16 21:1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很謝謝妳看完故事
而且成為我這支帳號的第一個留言者XD
恩...冷淡漸漸帶有溫暖嗎?
被妳說得太好了哈哈~沒那麼厲害啦
心靈寄託嗎...(望
窩心啊嘿嘿~(害羞
2014-12-28 00: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