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雙併公寓出租中 : 詭異的水漬與毛髮

她站在有些生鏽的鐵門前。

    想起昨天房東太太特別和她交代的那幾句話,心頭莫名泛起了不安與質疑感。

    以後真的要住在這間凶宅嗎?

    深吸了口氣,將鑰匙插進孔裡,轉開門把推開沉重的鐵門。

    瞬間一陣強風往門口處襲來,吹亂了俏麗的短髮,她不禁打了個冷顫。

    她沒有忽視這陣詭異的風,只是既然決定入住這間公寓套房,就有一定的心理準備。

    這間公寓小套房月租只要三千,包水電網路,一般人肯定都會被這種價位吸引,當然,她也是其中一員。

    三千這種價格根本是外面的一半!

    只是這般便宜的價格,租屋訊息卻貼在租屋網有半年之久。

    有興趣的她打電話詢問,隔天就和房東太太會面一起看套房,房子乾淨整齊,很合她的意,加上鄰近她所就讀的大學,交通也方便,她便選擇住下了。

    房東太太還算有良心,老實地和她說這間套房過去。

    前次租房的是一對年輕夫妻,雖然他們膝下無子但每天生活還是相當幸福和樂,只是自從男子被公司裁員之後,長期失業後開始大量飲酒,過著頹靡的生活,要是心情不好還會對妻子拳打腳踢。

    妻子終於有天受不了了,向男子提出離婚,酗酒的男子大發雷霆,拿著酒瓶往妻子身上猛打,直到妻子倒在血泊之中,他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

    他把妻子的屍體搬到浴室,他不願揹負法律的刑責所以選擇帶著罪孽遠走高飛。

    大概是過了兩個星期吧,屋主太太屢次來要房租都沒人應門,察覺有異拿備份鑰匙打開門才發現這樁悲劇,聽說屍體死不瞑目,身上都長滿了蛆蟲。

    唉,人還是無知的好,現在她知道了這套房是間凶宅,實在無法以自然心面對。

    打開門後映入眼簾的是白色陽台,窗台上還留著之前留下的花草盆栽,只是缺了人照顧,自然都枯萎了。

    屋內大致上擺設都很乾淨整齊,實在聯想不到這裡曾有兇案發生。

    她打開燈走進浴室,心跳得異常之快,當初屍體就是被丟在這發爛腐臭的,地面上還有隱約幾處暗褐色的污漬,似乎是洗不掉的血漬。

    她繞了繞屋子,幾本上都很舒適,她努力地忘記這是間凶宅,還得住上一段時間呢。

    開始住了兩個禮拜,她漸漸地適應了生活,凶宅這回事也差不多忘了,與其說忘了不如該說是坦然,坦然的以平常心看待。

    但這種泰然的想法直到那一晚為止。

    那晚她打完工後回到家,實在太累懶得洗澡就這麼攤在沙發上,電視還在撥放,但她的意識昏沉,迷濛之中她似乎聽到了水聲,啪啦啪啦的像是有人在淋浴。

    她沒有多想,直到第二天早上醒來她先是發現昨晚刻意開著的電視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關上了,之後走進浴室刷牙洗臉時才發現一切都不對勁。

    地面是濕的,集水孔那還有幾根長頭髮。

    這太詭異了!她昨天根本沒進浴室也沒洗澡,而且她是短頭髮,那麼地板為什麼會是濕的?集水孔為什麼會有長頭髮?還有昨天亮著的電視為什麼會莫名其妙關上?

    她既狐疑又害怕,清了清水孔裡的幾根長髮,將地板弄乾後,她選擇不洗澡也不進浴室,看看明天的浴室會不會又出現反常的現象。

    隔天一早她醒來直接衝去浴室看,這一看她差點要昏了。

    地板還是濕的,還有一戳濕黏的長頭髮卡在集水孔。

    她這下二話不說收了收行李,當天就搬出凶宅。

    那時房東太太還問她是哪裡不好還是不適應嗎?

    她恐懼的將自己的經歷娓娓道出,房東太太臉色一沉,微微頷首說她明白了。

    之後租屋網再也沒有看見那公寓套房的出租訊息了,聽說房東太太現在只把那當作倉庫,不再外租給別人了。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