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倪小恩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在動物城市:該死的羔羊

看到那則新聞時,說不驚訝是騙人的,但內心卻隱約覺得本該如此。

我希望看到的新聞標題,應該是這樣:「主死狗哭,情深義重,久久不忍離去。」

但事實上,那新聞的標題是這麼寫的:「惡狗咬死主人,吃乾抹淨,忘恩負義。」

我朋友高陽也算是個好人,他為人鄉愿,不與人爭,只求安身立命。

對於沒有立即性的危險,他處之泰然,對於不公不義,他袖手旁觀。

他有點貪小便宜,喜歡買一送一,喜歡排隊優惠,常迷失在行銷手段之中。

他遇強則弱,遇弱則強,深諳「柔弱生之徒」的道理,服膺「剛強易折」的真諦。

本來求生存是一點錯也没有,但一旦毫無立場時,就顯得投機。

高陽的寵物也不知來自何方,總之就在不知不覺中,走進了他的生活。

他和他的寵物幾乎食衣住行都在一起,久而久之,沒有牠,高陽幾乎無法生活。

牠是一隻狗,沒錯,但牠是一隻鬣狗。

在非洲大草原,獅子是王者,但鬣狗卻是主宰。一旦聚集,牠連獅子都不怕。

牠是個兇猛的獵人,不管是牛羚、斑馬、水牛,都是牠的美味佳餚。

牠更是個投機主義者,不論是獅子、花豹、獵豹的捕獲,只要能分一杯羹,牠徘徊不去。

牠還是個食腐動物,什麼噁心髒骯的腐肉殘骸,牠也是來者不拒。

在非洲,牠是為生存而戰,但在動物城市,牠是為掠奪而存在。

牠本不應該存在在城市,就算在動物城市也不該。

城市中的動物管制局局長本來應該將牠深鎖,使之不致流於民間。

若鎖之不得,也要將牠訓練為一零一忠狗,讓牠承恩而知所圖報。

但局長卻視而不見,見而不管,一意放任。

局長名言有二:「鮭魚!返鄉」和「關門!放狗!」

狗放了,在民間多生事端風波,搞得城市中腥風血雨。

本來高陽只須儘早宰殺,那無後話。

或是舉牌抗議,要動物管制局局長處置,後續甭提。

怪只怪高陽鄉愿,任憑這鬣狗四處傷人性命,毀人屋舍,壞人身家,但高陽卻一付事不關己。

若旁人見不慣,想要出手教訓,高陽還會處處維護,直言:「干卿何事?」

所以我看見高陽被他的愛犬反噬,

雖然驚訝,但也知道這是他的天命,

事不關己,關我鳥事。

沒錯,

我就是高陽,高陽就是我。

我在動物城市。

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