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在動物城市:遠離北方

我第一次見到安先生的時候,就知道他不甘於是隻籠中鳥。他的表情比周遭的官員要憂鬱一些,口譯時凝視著我的眼神,跟一隻老鷹沒什麼兩樣。

所以我幫了他一把,幫他自困住他的祖國潛逃出境。

當他在港口與我會面時,安先生笑得很真誠,握住我的手時我留意到他眼眶有淚。

而我沒有忽略他肩頭上振翅的,一隻小小的翠綠蜂鳥。

一早我去拜訪安先生的時候,他正好在澆花。他在這座城市生活也有好幾年了,從事的還是口譯的老差事,只不過對象從政府變成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

我和安先生問好時,他正俯首凝視他的蜂鳥於花叢間覓食,眼神很溫和。他毫不吝惜地又給我一個摟抱,以一個東方人來說,他算是很熱情的了。

「最近還好嗎?」

「還不錯。吃過了沒有,進來一起吃吧。」

他那隻蜂鳥有靈性地拋下花蜜,跟隨安先生一起進屋。

我始終對這隻鳥感到無比好奇,因為牠的棲息地並不在這裡,而在隔了一整座海洋的美洲。這裡的氣候並不適合牠,但牠卻活得很好,我想是多虧了細心的安先生。

「你有想過為什麼出現的會是這小傢伙嗎?」

「誰?噢,你說彗星啊。」

他微笑將餐桌上的花瓶推向蜂鳥。

「我倒是一點也不懷疑。這種鳥為了活下來,一天的時間幾乎都在覓食,沒時間停下,也不能停,因為能量的消耗太大了。」

「就像你。」我說。

安先生微笑,「就像我們。」

在此之前,安先生生長於北緯三十八度線以北,在那裡自由是無價的奢侈品。他每天活在受到監視的日子裡,不能選擇他想看的電視節目,和想閱讀的書。

安先生盯著窗外的景色,跟我說他很幸運。和他有著共同意志的人,不是在逃跑的過程中被殺了,就是到達後又被遣返,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現在他只是得和他可愛又嬌小的罪名相依為命,卻擁有了自由。

吃完飯後安先生得趕到市區,於是我早早和他道別。當我走出門時,屋頂傳來沙啞粗嘎的鳥鳴,一隻黑色的渡鴉從上頭飛向我。

我習慣性地張開手掌,牠猶豫地移動爪子,才把銜在喙上的懷錶遞到我手上。

「請問你有看到我的——啊,在這裡。」

我把懷錶還給慌張的安先生,他釋然一笑。

「我才在想怎麼一到你這裡就沒看到這小夥子,原來是跑去玩了啊。」

「牠是不是又胖了些?」

我的渡鴉不滿地叫了聲,引得我和安先生同時發笑。

渡鴉出現的那天,我才剛把安先生送到他的新房子。看見牠的一剎那我有些訝異,但也和安先生一樣感到輕鬆,而且平靜。

我打了通電話回家,輕描淡寫和家人說,我可能很長一段時間都沒辦法回去了。

但這段「很長的時間」到底有多長,我想我和安先生誰也不知道。

《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恭喜~~
恭喜白大大入圍前五~~
 
2014-12-04 18: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哇啊謝謝迪蘭通知!!!
2014-12-07 12: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