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雙併公寓出租中:那年,未做完的夢

      我很少做噩夢,尤其是詭異到令人醒後還心有餘悸的噩夢。

      最清晰的除了在夢中被討厭的人追著跑,大概只剩下幼稚園時的恐怖噩夢了吧?

      那時候我跟著母親搬進了一棟小公寓,月租費便宜,住了至少有七年來著,那棟公寓總共有六層樓,我們正好住在最上層,不過幸好有加裝一台小電梯,要不然要上下樓還真有些麻煩。

      剛開始的那幾年,我每天都做著相同的噩夢。

      「媽媽,這裡好暗……」我拉著母親的手,不肯踏出狹小的電梯。

      「開燈就沒事啦。」母親溫柔地對我說,同時牽著我走向開電燈的按鍵前,啪的一聲,整層樓在瞬間亮了起來,卻只是讓我的臉色更加蒼白。

      灰白色的眼珠子瞪著我們,黑糊糊的血與肉從臉上落下,有著怪異長相的男人站在門口前,張大的嘴似乎想警告我們什麼,發出了惡臭。

      「媽媽!」阻止母親繼續往前走,我躲在她的背後,驚恐地瞪著已經空無一物的門口。

      「怎麼啦?男子漢可不能哭喲,羞羞臉。」看我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母親什麼也沒查覺地對我笑笑著說道。

      於是,我們正式搬進了這間房裡。

      冰冷的觸感,面目猙獰的血臉,那長相可怖的男人出現在我的夢裡,侵蝕我的理智。

      每晚半夜十二點,我都會哭著驚醒,這是母親後來告訴我的。

      我當然也記得,每次驚醒後,看見那張鬼臉就貼在我面前,發出嘶啞的慘嚎。

      直到有一天,我那時還很脆弱的理智終於斷線了,發瘋似的縮在角落,抖著聲音不停唸著什麼,母親說她那時候並沒有聽清楚,只是急忙帶我去收驚,後來母親才從屋主那裡得知那層樓曾經死過人,我可能是看見了前屋主的鬼魂。

      母親雖然生氣,但是為了貧苦的生活,也只好繼續住在那裡,並請人來鎮壓怨靈。

      後來的幾年,我都沒有再見到那個男人。

      「彌豪啊,你確定要搬到那裡去嗎?那裡不是……」電話的另一頭,是母親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蒼老的聲音。

      「沒關係的,媽媽妳放心。」我打斷母親的擔心,露出母親看不見的笑容。

      多講了幾句後,我掛上電話,定神看著眼前也變得老舊的那棟小公寓。

      我正是為了那件事才回來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