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非也。

你,真的錯了。

///.

我永遠都不能理解那些你理解我的部分。

為甚麼要對我永遠猜測?

或許你該發現,

我是相信你的,不會欺騙你的。

這也是你沒有發現的事實而造成的扭曲想像呢。

///.

我們都曾經以為,自己很了解對方,都曾經認為,自己認識的就是真實的對方。

或許那只是想像的對方。

現在,我們面對面,讓我做最後一次的猜測。

我們,都在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吧。

我們第一次遇見。

///.

我撐著一把傘,站在遊樂園門口,等著翊。我記得他說他一點就會到啊,現在怎麼不見人影。

真是的,每次都遲到,等等來罵他一下。

手機響了。我把包包打開,拿出手機。

唉遲到還打給我幹嘛,「喂?你在哪裡啦?怎麼那麼慢?」我氣沖沖地對著電話吼。

「你好,請問你是林先生的朋友嗎?」一個我不熟悉的聲音,應該是個男生。

「是的,請問你是?」我有點尷尬,試探性的問。

「啊...那個,這位先生剛剛昏倒在路上,我把他送到醫院來,他剛剛拜託我要打電話給你。」他的聲音越來越小,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在醫院?!」我突然大吼,旁邊的小女孩看了我一下,「哪間醫院?我去找他。」我把最後一口冰淇淋硬生生地塞進嘴哩,就趕緊往往外走。

「那個...我在往你那個遊樂園的方向,他叫我來接你...等我一下可以嗎?」他慢吞吞的一個一個字說。

「他要你接我去?那就謝謝你了,我在門口。」我莫名其妙的就要被一個陌生人載?翊是撞到腦了嗎?

「好,我騎他的摩托車,應該認得出來,稍等一下。」他突然有點放心。

「那我先掛電話了,謝謝。」我把電話收進包包,站在門口等他。

大概兩分鐘後,好像看到有個男的騎著翊的車子往這裡來。

在我面前停下來了。

「你好,請問你是...」他小心翼翼的問,「是翊的朋友嗎?快點帶我去看他!」我焦急的問,接著就拿起安全帽往頭上一戴,坐上那台再熟悉不過的小綿羊。

「啊,喔好。那就走了喔。」他又發動車子,我一個重心不穩差點跌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趕緊抓著他的肩膀,重新坐穩。

「啊啊,抱歉,那個...抓穩啊。」他吞吞吐吐地說,感覺挺慢熱的。

「知道,快點!」我催促了一下他,萬一翊發生什麼事就完蛋了。

「翊!你怎麼樣了?」我急急忙忙衝進他的病房,一頭及腰的長髮亂七八糟的散在背後。

「妳怎麼頭髮那麼亂啊?跟人家打完架趕過來啊?」翊拿著遊戲機在玩,一點都沒有病人的樣子。

我打了一下他的頭,「你不是昏倒嗎?怎麼還在玩遊戲機啊?害我還趕過來看你。」我有點生氣地說。

「我是昏倒啊,那是中暑好不好?現在已經好了。」他揮舞著手上的遊戲機。

「啊對,那個載我來的人是誰啊?你認識的嗎?」我小聲地問翊,畢竟被聽到也蠻丟臉的。

「他喔...是我以前的朋友啦...剛好他今天看到我昏倒就送我來了。」翊感覺有點緊張,我也不知道他在緊張甚麼。

「是喔,叫什麼?」我看著門外,好奇的問。

「他啊,叫做橙。叫他橙就好。」翊拿起旁邊盤子裡的蘋果,慢慢地啃。

原來叫做橙。

///.

「喂?你幾點要出門啊?可以過來一下嗎?」我攪拌著咖啡,又加了一包糖。

「好啊,我等等過去喔,要幫你帶點甚麼?」橙正折著衣服,輕聲細語的回應電話那頭的我。

「帶著你的腦啊,還有阿布。」想起阿布的笑容,甜甜的。

阿布是有次和橙一起出去逛街的時候帶回來的,當時還小小隻的,全身白色的毛,很可愛。

一隻被丟在路邊的狐狸狗。

「好啦我會帶我的腦啦,那我等等過去。」橙笑了笑,就把電話切了。

二十分鐘後。

「襲?阿布來了喔。」阿布的叫聲或許某天會刺破我耳膜吧。

橙穿著一身好看的毛衣,卡其色的褲子讓他看起來更瘦了。

「阿布~~」我抱住迎面而來的阿布,還是有著柔順的白毛。

「你要的腦在這喔,要檢查一下嗎?」橙走過來蹲在我旁邊,把頭低下來一副要我剖開他的腦的樣子。

「我才不要,幼稚死了。」我輕輕地打了他的頭一下,發現他的頭髮有點長了。

「哪裡幼稚阿,你自己叫我帶腦的欸。」橙可憐兮兮的嘟起嘴巴。

「來啦,我有做餅乾喔,要吃嗎?」我睜大眼看著橙,笑笑地問。

「好啊。」橙揉了揉我的頭髮,開心地跳上沙發。

我端出一盤熱騰騰的巧克力餅乾,連我鼻塞都覺得挺香的。

「下午我沒事喔,有要去哪裡嗎?」我咬了一口餅乾,詢問他的意見。

「隨便啊,去哪裡都好,最近悶得慌,趕快出去動一動,不然我都快發霉了。」他伸伸懶腰,把整個餅乾送進嘴裡。

「你早就發霉了啦,臭酸了。」我厭惡的斜眼看了看他,好像他真的發臭了一樣。

「妳聞啊,明明就很香。」橙過來躺在我大腿旁邊,伸出一隻手放在我臉前面。

我靠近他的手聞了一下,他趁機捏了捏我的臉。

「好啊你,居然敢欺負我。」我也捏他的鼻子,他呵呵笑著從沙發上跳起來。

溫馨的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

///.

在一起五年後,最寒冷的冬天到了。

「喂?你...今天有空嗎?我有點想找你。」我怯怯地撥通最上面的那個號碼,膽顫心驚的問。

「我們今天...公司有點活動,可能不能過去找你,改天吧。」橙冷冷地說。

「還是我過去找你?順便帶點吃的?」我快控制不住眼淚滑落的衝動。

「有點忙欸,不太方便。」橙故意讓我聽到桌上公文翻動的聲音。

「可是...今天阿布要去定期檢查,你不帶牠去嗎?」還是忍不住滑落了,我抽了一張衛生紙。

「你帶就好了,你比較熟啊。」橙一邊整理著文件,一邊對付電話這頭的我。

「今天是我們五周年紀念日。」我突然轉換了語氣,嚴肅的說。

橙愣住了。

「那,還是我們明天再去吃個飯?今天真的不太行。」他有點緊張地嘆了口氣。

「不用了,我知道你下午是放假的,請你給我二十分鐘就好,我們平常見面的那個地方,我一點在那裏等你。」我忍住哭泣的抽蓄聲,平淡地說完這句話,就把電話掛了。

我在廁所裡擦乾所有的眼淚,才走出去,我知道他已經來了。

「襲,妳到底有什麼事情那麼急?」橙一臉不耐煩的看著我。

「你到底還記得今天很重要嗎?」我直直地看著他的雙眼,他怔了一下。

「妳到底要說甚麼?」他有點憤怒的拍了拍桌子。

「我要去英國了。」我頭低下來看著桌子,「明天早上五點的飛機。」

「為甚麼要去英國?」橙突然變得比較溫和,小聲地說。

「因為沒有要擔心的了,所以要離開了。」我靜靜地說,甚至還帶了笑容。

「那阿布...」他吞吞吐吐地,我知道他想說「那我呢?」

「我就是要問你阿布我要帶走還是?」我歪了歪頭,試探的問。

「你想帶走嗎?」他很小聲地說。

「恩,畢竟牠是我撿回來的。」我張開嘴笑了笑。

「那...牠麻煩妳了。」橙玩著手上的吸管套。

「那,我先走了,有緣再見。」我給了他最後一個招牌的咧嘴笑容,站起身。

「我們...?」他也站起來不解地看著我。

我對他眨了眨眼,「祝你幸福。」接著轉身走出餐廳。

就慢慢等吧,有緣,就會再遇見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