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了解。

好像很多人的好奇,都只為了一個答案。

曾經,他就是這樣。

但是,誰,就能了解。

讓我們調整一下牆上掛著的時鐘,回到半年前。

///.

一間普普通通咖啡店。

總是習慣在看似溫暖的午後,走進這間咖啡廳的,或許不只他,但他是這麼個人。而能辨識他的方法,最容易的或許是他一身厚重的棕色大衣。

以及那杯總是用綠色杯子裝的卡布奇諾。

她總是拿著一本寫盡現代流行時事的雜誌,坐在咖啡店的角落裡,另一個角落。

他們都沉默不語,獨自一人享受,並消磨著這個令人想倒頭就睡的下午時光。

或許在這個小小的咖啡店中保持著最遠距離的兩人,是認識的,也能說成,曾經認識。

///.

再讓我們把時間調到五個月前。

她突然發現,他身上的那件棕色大衣,似乎有點眼熟。好像......曾經為它縫過一顆扣子。

他突然發現,她手中的那本時尚雜誌,好像有點熟悉。似乎......曾經為它跑過一個城市。

於是他們開始對話。

「嗨,可以問你一下你身上那件大衣是在那裡買的嗎?我總覺得自己看過它呢。」她走向離自己最遠的那個桌子,害羞的小聲開了口。

「恩...這個啊,我自己也不知道,據說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在國外的一間百貨公司買的,她沒有告訴我在哪買的,我們就分開了。」他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看著眼前臉紅嬌小的她。

「是在義大利嗎?」她突然笑了一下,詢問他的記憶。

「啊...可能喔,她去了一趟義大利,就送了我這個。妳怎麼知道啊?」他覺得驚奇的看了看她。

「因為,當時這件衣服是我做出來的啊,你看,」她指了指最下面那顆特別小的鈕扣,「這個就是當初因為急著交貨時,不小心脫落的,所以我趕緊找了一顆隨便縫上去,真抱歉啊。」她不好意思地紅了臉。

「這是妳做的啊?是手工?」他疑惑地摸著那顆鈕扣。

「是啊,看來是我們有緣呢。」她笑了一下,「我有事先走了,下次見!」接著就跑走了,離開店裡。

///.

時間又過了兩個月,三個月前。

「嗨,妳也在啊?」他走到她坐的桌子前坐著,手中端著一杯卡布奇諾。

「對啊,我在弄我的新設計稿,又有新的想法了。」她啜飲手中的咖啡,滿臉笑容。

「是喔,那等等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啊,慶祝妳的新作品?」他拿起桌上的雜誌,翻了翻。

「好啊,最近有點悶。那你呢?最近雜誌弄得怎麼樣?」她低頭看著螢幕,還是藏不住自己的笑容。

「還不錯啊,妳剛剛明明就在看了。」他舉了舉手上的雜誌,笑笑地說。

「我說下一期的啦,當然是問接下來的啊。你們這次的很好看喔,感覺不錯。」她比了個讚。

「早說嘛,弄超好的。妳怎麼會看我們雜誌的啊?」她的手指在鍵盤上頓了一下。

「我以前的男朋友很喜歡你們這本雜誌,所以我也偶爾開始看了,哈哈。」她往後仰,轉了轉自己的脖子。

「是喔,我三年前也還是公司裡的一個小助理呢,還沒開始幫雜誌寫稿。」他自豪地撥了撥頭髮。

「臭美,」她從桌子底下踢了踢他的腳,「明明就是公司用你的稿。那不然你以前都在幹嘛啊?」她喝了一口咖啡,突然有個放鬆的表情。

「以前,」他歪了歪頭,「送印啊,催稿啊,反正很多沒人要做的工作都丟給我,也沒管我本來是幹嘛的囉。」他感嘆地笑了笑。

「好了,」她闔上電腦,收拾了一下,「走吧。」她拉著他的手,步出店門。

「謝謝光臨。」

於是微風拂過青春。

///.

接著背景回到一個月前。

「累了啊?最近還好嗎?」她瞪著電腦螢幕,一副快發瘋的表情。

「糟透了,什麼都寫不出來的感覺。爛爛爛。」他把臉埋在手裡,已經好久沒好好休息了。

「我也是啊,設計稿一直不到我要的感覺,快瘋了,唉唉。」她試著調整電腦亮度,覺得這樣或許會好點。

「哈哈哈,那樣有用嗎?」他瞄了瞄她的螢幕,突然露出笑容。

「是不行啊,可是總要試一下嘛。好吧,看在讓你笑出來的份上,就不跟你算帳了。」她俏皮的嘟起嘴,一副「我真是寬宏大量」的樣子。

「我女朋友就是這樣離開我的。」他突然嚴肅地看著地板。

「怎麼樣的?」她停下手邊的工作。

「因為我稿子出不來,所以我有點煩躁啊。她說我把氣出在她身上,就離開了。」他面無表情。

「那或許是他不懂稿子出不來的痛苦吧,那真的很煩。」她微微地笑了笑,卻有點發酸。

「不過我真的太過分了吧,哈哈。」他把玩著手上的吸管套。

「走了,今天我請你啦。」她拖著他往外走。

只有彼此才能懂的,痛苦。

///.

回到現在。

他品嘗著手中的咖啡,思考著了不了解的意義。

他發現,或許當我們想要了解什麼而去追問時,只是想要一個能讓自己滿意或不滿意的答案,而不是真正要了解問題的本質所在。

或許我們真正需要了解的,是一個聽到答案後能心平氣和的必要。

她離開了。

外頭的陽光照著裡面,刺眼極了。

她就只是留一句話,離開了。

他再度陷入自己與大衣獨處的世界。

不過他明白,她會回來的。

誰叫她只寫了,「你真吵啊,稿子寫不出來就吵。所以我也要走了,等到有天我進修完畢的時候,就有能力制服你了。再見。」可惡。

「會等的,我也會等到有天,能讓你再也無法阻止我牢騷。」

〈全文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