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在動物城市:菲尼克斯

我稱他為莫言。

他不愛說話,不過他總會在漫長的人行道上默默陪伴著我。

我也不愛說話。

「你沒有名字吧,我來幫你取一個吧。」

第一次遇見他的時候,他骯髒弱不禁風,彷彿剛從焦炭中爬起來似的,全身瀰漫著焦味。

我們總是漫無目的得走,累了我們還會互相依偎著對方打盹。

而他,總是會流口水在我身上…

我們在公園裡的一顆大樹下休息,看著孩子在大自然中奔跑、跳躍。

前方有個女孩被絆倒了,女孩哭了起來,原來大自然看似無憂無慮,卻處處隱藏著深不可測的危機。

他起身走了過去,在女孩旁邊蹲下,伸出了手,表情非常溫柔,與肌瘦的臉蛋完全不相稱。

「這世界上雖然有許多生物,但是死去了都無法復活,而跌倒了卻能爬起來,所以比起死,跌倒不算什麼,對吧?」我無法看透在說這些話時的他是怎樣的心境,我只知道在這已經接近黃昏的時間,他全身被渡上了一層金邊,與背景融為了一體。

也許他不是莫言,是講述人生大道理的聖人。

他比大自然還深不可測。

因為他犯了罪。

某天,當我正忙著整理因為他的口水而黏在一起的羽毛時,他說:「你知道我犯了什麼罪嗎?」

老實說,我不在意他犯的是什麼罪,我只知道因為他犯罪了所以我才能跟著他,我也慶幸我們能夠互相溝通。

他見我沒開口又繼續說:「你是我的第一個朋友,但是我怕你知道了真相會無法接受。」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原來一向看似平淡又溫柔的他居然會有這樣的表情。

他的眼球佈滿血絲,肩膀在顫抖,嘴角揚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然後他拐進了一條小巷子中。

這時,四周已經一片漆黑,他從火柴盒拿出一根已經有些潮濕的火柴,費了好大的力氣才點燃它,而我也看見,他的臉在火柴忽明忽滅的光源下顯得更為猙獰。

巷子裡的道路非常狹窄,不時還有濃厚的火燒焦味撲鼻而來。

地上佈滿一塊塊黑得無法看清是什麼的物體,還有成堆的潮濕木炭。

我發現了端倪,也知道了他犯的罪。

他把我放在他精心挑選的木炭上,將剛才的火柴放了上去。

我的四周被火焰圍繞,很快地,我也會變得和那些黑色物體一樣、和四周一樣漆黑。

「這世界的生物無論是什麼死去了都無法復活,你…也一樣嗎…?如果你願意接受我的罪,那就別丟下我一個人!我愛你啊…但我卻無法克制我自己…」

「我想知道你給我取的名字。」我說。

「菲尼克斯!你是浴火鳳凰菲尼克斯!」

「…我知道了。」火焰包裹著我,我已經無法看清他的臉了,「你不用自責,因為我也同樣有罪。」

那就是…

「再見,人類。」

愛上了身為人類並犯了罪的你。

我稱他為莫言,他則叫我菲尼克斯。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