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劍三短篇】用我的蠱惑,換你今世的回眸

戰亂洛陽,夕陽如血,寒鴉哀啼,不知有多少人血濺此地,斷魂埋骨歸不得。

一人戰戰兢兢的走進此地唯一一間看似寧靜的茶館,正當他卸下了心防,正準備將自己辛辛苦苦賺來的碎銀存入倉庫時,突然他身旁空間扭曲了一下,還來不及開口呼救,一道銀芒先一步劃破了他的喉嚨。

「你!...」

喉頭湧現出了鮮血阻斷了他的話語,奔流出的鮮紅血液漸漸的帶走了他的視覺、嗅覺、知覺。

不久他便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化做一道白光悄然的離去。

「又是600碎銀。」一名身穿白色長袍,帶著頭套,看不清楚容貌的男子輕輕的將彎刀上血液拭去後,默默的撿起地上的那包碎銀。

那空靈的語氣,讓人感覺這一件事在他眼中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隨著那名男子身影的淡化,戰亂洛陽的茶館又再一次回復到了原有的寧靜,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正當那名男子思考著是否要再幹一票時,突然一隻信鴿撲搧著翅膀,朝著那名男子隱藏的地方飛來。

「這是...?」男子皺了皺眉,伸出了手讓信鴿停在自己的手上,解開了信鴿腳上的信箋後,便將鴿子放回了天空。

「阿雕有事找我?   算了,也該收手了,回去吧。」

男子將手中的信看完後想道,將其收進了袖口,縱身一躍,便離開了戰火紛飛的戰亂洛陽。

===================================================

成都,一個因地處偏遠而未受戰火波及的城鎮。

漫天星斗,玉蟬當空。燭焰、燈火搖曳,讓夜晚寧靜的成都多了些熱鬧的氣氛。

行人匆匆,唯有一嬌小的人兒安靜的獨坐在成都中央的階梯上望著月色發愣,在昏黃的月光照射下,那人臉旁顯得有些憔悴。

「阿雕,找我?」一個空靈的聲音突然出現,將那名女子從回憶中喚醒。

「雨,你來啦?」墨雕回頭看著從虛無中出現,坐在他身旁,緩緩摘下頭套的祈雨微笑道,只是這笑容有些淒涼。

「恩,有事?」隨著頭套的褪下,一抹銀白色的長髮從祈雨的耳鬢垂下,祈雨雙手俐落的將略長的頭髮束成馬尾,一邊說道。

「嗯......我要離開了。」墨雕看著眼前有些斑駁的石磚,深吸了一口氣後說道。

「離開?」祈雨皺著眉頭看著相識已久墨雕問道。

「嗯,離開,因為...這裡已經不屬於我了。」墨雕緩緩的點了點頭,伸出手玩弄著從石縫中長出的小草輕輕的說道。

「為......。」

「別問!求你別問好嗎?陪我走過最後的幾個時辰,好嗎......?」祈雨話才說到一半,墨雕便帶著一絲哭腔打斷了他的話。

「......,好。」祈雨看著眼裡早已經布滿淚水,卻倔強得不肯讓它們落下的墨雕,只好點了點頭答應道。

「謝謝,雨,我知道你人最好了。」墨雕對著祈雨笑道。

眼眶裡的淚水也隨著墨雕的笑容滑下她的臉龐,讓祈雨看得有些心塞。

「那......你想去哪呢?」祈雨有些疑惑的看著墨雕問道。

  「我有好多地方想去,我想去浩氣盟看看謝爸爸、去明教看看花燈、去唐門...。」

看著身旁的開心的扳著手指數著地點的墨雕,祈雨不猶得露出了一絲苦笑。

「你......不會不陪我去吧......?」墨雕看著祈雨怯生生的問道。

「沒,我今天沒事,想去哪我都可以陪你去。」祈雨微笑道。

「好喔~那走吧!我們先去浩氣盟看謝爸爸!」墨雕興奮的說完後,縱身一躍,嬌小的身影便消失在成都的夜空中,祈雨連忙也跟了上去。

===================================================

「謝爸爸,謝謝你這麼久的照顧......。」

看著身旁人兒的低語,祈雨不經想起自己當初加入浩氣盟的時候。如今墨雕要離開了,一定很捨不得吧?

「雨,我們該走囉!別發愣了,陪我去棲霞幻境看彩虹吧,那個地方可漂亮了,我之前都常常待在那邊呢!」向謝淵道別後,看著發楞的祈雨,墨雕拉了拉他的衣袖,指著門外打趣道。

「嗯。」語畢,兩人便運起了各自的輕功離開了謝淵的房門。

不久,兩人便來到了棲霞幻境。

看著眼前的彩虹,墨雕嘰嘰喳喳的說著許多以前發生的事,祈雨在一旁默默的微笑聽著。

突然一陣破風聲傳來,祈雨瞇望了一眼,立刻拔出彎刀消失在墨雕的身旁。

「是紅名,惡人,自己小心。」祈雨小聲的囑咐身旁的墨雕,面色有些凝重,對方可是十四階的氣純,不是一個好對付的對手。

「有必要這樣歡迎我嗎?哈哈。」那名紅名道長大笑道,將手中的三尺青鋒舞了幾個劍花,反手一送,插入了背後的劍鞘裡。

「雨,不要激動,他是我的朋友,澈,我之前的朋友。」墨雕絲乎有些訝異眼前的澈居然會出現,連忙出聲阻止道。

「你好,你也是阿雕的朋友吧。」澈微笑著拱了拱手說道。

「你好。」祈雨默默的現出身影,將彎刀收到背後,輕點了頭說道。

「好啦~你們也算認識了。澈,你就跟我們一起走吧,我們還有很多地方還沒去呢!」墨雕有些興奮的說道。

祈雨和澈相視了一眼,點了點頭,兩人不由的露出一絲微笑。

===================================================

三人在短短的幾個時辰裡去了許許多多地方,開始武俠夢的稻香村,大漠黃沙的西域明教,竹影沙沙的唐家堡......。

墨雕彷彿想要將劍三所有的地圖都逛過一遍,想尋回以前的記憶,無奈時間的流逝,離別的時間也悄然靠近。

「我之前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會來這裡,這可是幫會裡一位姊姊介紹給我的地點呢!」墨雕坐在唐家堡一處石頭上晃著雙腳說道。

「喔?為什麼?」澈有些訝異的看著墨雕問道。

「因為這裡的音樂啊,很有感觸...很好聽呢......。」墨雕緩緩的閉上雙眼說道。

祈雨皺了皺眉頭,這兒的樂聲雖飄渺,但帶著一絲絲的哀愁。景色雖美,卻處處孤寂。

祈雨有些疑惑的看著身邊的澈,對方卻也是一臉疑惑,聳了聳肩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走吧,下一個地點,也是最後一個地點。」墨雕深吸了一口氣,張開雙眼說道。

「你要回五毒對吧?那走吧!」澈點了點頭表示理解,正當他準備出發時,墨雕突然打斷了他。

「不,不是五毒,是純陽。」看著眼前詫異的兩人,墨雕認真的看著兩人說道。

===================================================

「你們看,這兒的雪多美阿!」隨著三人的身影出現在密林別院,墨雕指著眼前的雪景說道。

祈雨和澈兩人並未答話,一方面是兩人都知道分別的時刻到了,另一方面是墨雕的語句中,那一抹淡淡的失落兩人還是聽得出來,儘管墨雕很努力的試著隱藏。

「你們......還記得這有個任務嗎?」墨雕凝望著遠處的山巒,將雙手撐在懸崖旁的木樁上問道。

「你說得是一個戀人的故事,對吧?我有解過。」澈點了點頭回道。

「嗯,一段很淒美的愛情,最後郁清公主和李慕雲兩人一起殉情在這懸崖,只因不願被分開......。」墨雕點了點頭說道,彷彿在追憶著什麼。

「雨、澈,今天謝謝你們兩個陪我這麼久,如果有來生,希望我能再遇見你們。」墨雕轉過身來看著兩人笑道,淚水早已順著她的臉龐不斷的滾落。

「應該的,我們有緣會再相遇的。」澈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

一旁的祈雨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看著哭成淚人兒的墨雕。

此刻,千言萬語,都是多餘的。

「最後,讓我抱抱你們好嗎?」墨雕帶著一絲鼻音哽咽道。

墨雕伸出手,輕輕的抱了抱彎下腰的澈,囑咐了幾句,隨後便放了開來,緩緩的走向祈雨。

祈雨緩緩的蹲下身,忍住了鼻酸,輕輕的抱了抱身軀有些冰冷的墨雕。

「你,多保重。」墨雕小聲的說道。

「嗯,再見了。」祈雨緩緩的說道,聲音裡有一絲的顫抖。

說完,墨雕便放開了祈雨,縱身一躍,跳下了懸崖。祈雨走向了懸崖,緊緊的抓住崖邊的鐵鍊,目送墨雕著最後的身影化作白光,消失在漫天飛雪之中。

澈默默的拍了拍祈雨的肩膀,正當祈雨轉身準備離去,突然一個技能從風雪中飛了出來,擊在祈雨的身上。

祈雨耳邊傳來了墨雕最後的聲音。

「我願用我的蠱惑,來換你今世的回眸......。謝謝你,雨。可惜......最後陪伴我的,是你,不是他......。」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