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隱形的天使》

      那日,還記得午後的陽光囂張地逼我滲出汗來,走在路上,心情是陰濛的,卻又惱恨太陽無眼,沒有適時配合演出,識相躲在濃雲中。我生無可戀,悶悶走在路上,刺耳的鳴笛聲從身旁呼嘯開過,身後不遠處就是一家大型醫院。生死無常,但我的無常卻不到時機,偷懶去了,只因我沒有勇氣。

      我仍得回到再沒有任何象徵意義的家,空守寂寞,卻在半途中,手機莫名傳來一則訊息:「我喜歡妳。」

      我皺眉,是從未見過的號碼,隨即不當回事。撥錯號碼司空見慣,但告白傳錯人就令人啼笑皆非了。我有些幸災樂禍,至少此刻是的,可憐的女孩,明明能因為這告白開心一陣子。我沒這好心當傳話筒,反正無法傳遞的訊息仍會在適當的時機再次脫口。

      當晚在寂寞的漩渦中發呆,新聞播了什麼,在我眼中成了雪花,直到熟悉的訊息音響起,我回神,瀏覽一瞧:「我喜歡妳,妳沒收到嗎?」

      又是那個不認識的號碼。

      「你傳錯訊息關我屁事。」我斥笑,將那兩則訊息刪了。

      此後幾天,一過午後,訊息就會再度傳來。我感到好笑,有心想看看這個人什麼時候才會發現自己做了蠢事,恐怕得眼睜睜見那個沒收到告白的女孩移情別戀了。這當下我竟然有種報復的快感,男人的喜歡最淺薄了,就像棉花糖,甜的滋味只有那幾分鐘,一旦沒了,就隨手扔棄,甜也早已化淡,然後遺忘。

      但我沒想到那人這麼有毅力,每日一封訊息,毫不間斷,也從當初的喜歡逐漸多了廢話。

      「我喜歡妳,只要妳回我,我會讓妳笑。」

      「笑容是世界上最美的表情,我想聽妳笑。」

      「不讓我聽也沒關係,那就想著我喜歡妳,笑在心裡好嗎?」

      我真的笑了,為這個人的愚蠢而笑,我開始想看看他還能編出什麼噁心肉麻的話來。每過午後,我逐漸因為訊息而笑,連下班走在路上回想也覺得有趣。不知為何,連街邊再起眼不過的人事物都會讓我愉快。回到家,我一則則瀏覽,笑意在臉上掩藏不住,心中卻也想著,被他告白的那女孩真是幸福啊。

      「今天有笑過嗎?我知道妳笑了,對吧,我感覺得到。」

      望見那則訊息,不知出於什麼心思,我首度回覆:「笑過了,你的確讓我很開心。」

      「妳終於回我了,能讓妳開心就好。就這樣每天笑一回,讓我也跟著開心。」

      我忽然有些愧疚,看了將近一個月的訊息,如果這人知道他討好錯人不知會如何。我心中一嘆,是該告訴他這個殘酷的真相,愛情不圓滿的是我,又何必讓別人因我也跟著殘缺。

      「對不起,我得跟你坦白一件事,我不認識你,這一個月你都傳錯人了。真抱歉,現在才告訴你。」

      良久,手機果然再沒有任何動靜,我心中暗自對他說聲抱歉,希望他還來得及挽回。手機的訊息聲再度響起,我有些詫異,或許是來興師問罪。

      「沒關係,能讓一個陌生的女孩感到開心,我也開心。」

      這人真有風度,我望著訊息感嘆,只得再次回覆:「我對你感到抱歉,希望你還來得及向那女孩告白。PS.不要再傳錯了喔。」

      我關掉手機,這是錯遇的淺淺幸福,至少讓我的心溫暖了一個月。但不知何故,我的涙滑了下來,洶湧、激動,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再沒這麼哭過了。就像當初的傷口只是隨便貼了紗布,任它生垢、發炎,每日依舊忍著疼痛,卻不敢撕開。我終於撕掉了,用淚水去滌清,慢慢沖刷,沖著時仍在痛,卻越來越平靜。我祝福他,希望他跟那個女孩一輩子開開心心。

      幾天後的某日下午,手機竟然又有訊息:「陌生女孩,今天依舊在笑嗎?」

      「謝謝你,你挽回了嗎?」

      「妳還有在笑就好。繼續保持,就算我不會再傳訊息,妳也要每天都笑得開心,保重。」

      「你還沒告訴我,你挽回她了嗎?沒有因為我而失去機會吧。」

      「挽回了,那個原本死氣沉沉的女孩,因為我笑了。不要再不開心了,好嗎?」

      「你怎麼知道我不開心?」

      「一個月前我見過妳,一張臉要死不活,讓我看了很不忍心。我沒有辦法再傳訊息給妳了,記住,要活得開心。」

      我一頭霧水,這人見過我?何時何地?我終於忍不住撥出那個陌生號碼,果然是男人嗓音,頓時吞吞吐吐,莽撞讓我一時不知該說什麼。直到對方連聲催促,我才道:「我是剛才和你傳訊息的那個女生......」

      「......傳訊息,什麼意思?」

      我登時感到尷尬,對方只是好心,但可沒說過想和我通話,我立即就想掛了,卻不想聽見對方說道:「妳是我弟的朋友嗎?這手機是他的。」

      「原來是這樣,不好意思。我不是他什麼朋友啦,只是想親自謝謝他而已,如果他不方便就算了,請你幫我轉達一聲。」

      「他不是不方便,我弟幾天前因為車禍過世了。」

      幾天後我帶著鮮花前去,終於望見他,照片裡的他笑得很開心。後來聽他家人說起我才知道,因為親屬不願放棄救治,已經毫無生命跡象的他靠著維生器就這麼在醫院間熬一個月,直到家人被勸通,才放棄救治。就是那日讓我生無可戀的午後,與我擦身而過的救護車裡躺的就是他,是因為身體沒有解脫的關係嗎?所以靈魂才徘徊世間。現在他終於解脫,所以才說無法再傳訊息給我了。

      我在他靈堂前放下那束花,淚掉了,卻也笑了:「謝謝你,一個月的溫暖會讓我記一輩子,我會每天活得開心。我也喜歡你,謝謝,在天堂的你也要快樂地笑喔。」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好恐怖!!!!!!這是鬼故事啊!!!
2014-10-01 21: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