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Miru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撕裂。

/平行世界/

/段文/

/有病慎入/

/不知道滕栞是誰請繞道去「椅子」/

/不過是平行世界所以直接看應該還好/

/這裡是多愁善感的滕栞,跟本傳的個性不同/

-begin-

提筆。

寫著。

那樣的故事。

屬於撕裂自己的故事。

滕栞,一個業餘作家,但是近況是被批評寫出的作品沒有感情。

明明只是高中生,明明只是湊巧寫出了一部剛好讓編輯看上眼的作品,就自以為可以當上作家還真是天真。

明明其他作家就算沒談過戀愛還是可以洋洋灑灑寫出感人的作品,果然是自己沒有才華才對。

什麼是愛。

「如果對你還有依存還有懷念,那就請讓我拿這情感來提筆吧。」滕栞轉動著手上的筆說著,雖然正式的稿還是會用筆電來打,不過拿著鉛筆寫些架構還是比較習慣。

「__」雖然滕栞不太會取名字,不過想著那個人就是找不到任何名字來代表。

不覺得自己愛過人、不覺得自己被愛過。

但對於滕栞來說想到那人卻還有悸動,就算因為長相還是什麼膚淺的理由被喜歡過,卻只依戀著那人。

不是喜歡、更不是愛。

因為滕栞沒有愛人的能力,沒有全然愛人的能力,因為人類在他眼中都有缺陷,只要有缺陷他就無法說出『喜歡』,更別提『愛』,雖然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

只是放不下的一種情感。

卑鄙的拿著那份子情感來寫作吧。

反正那人早已離滕栞很遠,抓也抓不到,就算抓到,也會被捏碎吧。

-紀尹棻傳送訊息-

『栞、你在幹嘛』

『寫作』

『喔喔』

-滕栞離開線上-

很討厭兩個喔的回應,都是因為那個人吧。

討厭得就算是紀尹棻也無法接受。

滕栞把手機關機。

這是已讀不回吧、令人厭煩的。

更厭煩別人對自己說已讀不回這種抱怨的話,把自己想得在對方眼中都是如此重要這種事滕栞做不到。

〖于琹顫抖得偎在__身旁,就算再怎麼渴望也得不到的他。

明明先說喜歡的是__,于琹卻發現被這份情感禁錮的是自己。

就算閃過討厭__的念頭,于琹卻害怕著被討厭這件事。〗

滕栞看著自己手下隨手寫出的段落,根本只是在傾訴自己對那人的情感,自己什麼時候這麼多情了,令人發笑。

世界上最自以為是的生物就是人類了,自以為是地球上的霸主,搞得好像整個地球都是屬於人類的,而這種性格不止巨觀就連微觀人類世界也一樣。

如果沒有人類這世界會純潔美麗,對吧?

如果沒有人類社會就不會有戰爭疾病骯髒的事情發生。

對滕栞來說人類是如此的骯髒齷齪,包括他自己。

但是如此骯髒的他,卻在內心深處依戀著某個人。

大概只是因為__是他心中的遺憾,大概只是對遺憾的在意。

大概只是,自己,不承認,喜歡過__。

〖于琹不懂明明自己是喜歡他的卻如此害怕這段感情。

大概是因為是同性吧,是不被允許的。

所以于琹只好遺棄他,喜歡的他,既然如此為什麼會感到憂傷,明明是于琹遺棄他的。

明明是于琹放開喜歡自己的他。

明明是、明明還喜歡著他。〗

滕栞煩躁的看著文字如同自己產生的一般。

就是沒有自信,對任何事都一樣,兢兢業業的生活著,因為自己是一個沒有能力的人,沒有能力所以才什麼自信都沒有,隨便一句謾罵都會對號入座,而卻也沒有自信對方會喜歡他,而更沒有自信不欺騙自己不喜歡。

如果這樣,那麼,就孤單著吧。

反正是不被愛的。

〖于琹撕裂自己,撕裂這世界,在撕裂的縫隙中看見那再也不屬於自己的人。

如果這是愛,請讓我撕裂。〗

滕栞撕裂了手上的筆記本。

撕裂你。

在一片血泊中撕裂淚水。  

-End-

這篇文意味不明看不懂也可以繞道啦(「・ω・)「

還是沒有想出__的名字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