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椅子(未完)

_椅子。

_果然人生就是搶椅子遊戲。

_害怕從椅子上跌落的人們呀。

{   內容純屬虛構   }

※未完待續/如有介意請繞道※

✁開頭防雷線、不過內容很短應該無所謂(#

✁內容氣氛照作者心情隨時再變請見諒。

✁沒有邏輯、每個情節沒有為什麼。

✁作者有病不是第一天的事了。

✁內含負面情感懇請慎入。

✁Another既視感不要懷疑因為作者剛看完。

✁百合向。

✃少女≠我≠她≠當時的時地物。

✃沒有主詞請自行猜測當時的觀點是誰、不是每一句的觀點都是同一個人。

✡楔子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人類用盡心機,在上帝眼中不過是場笑話。

滕栞轉動著手中的原子筆,果然考試什麼的一點樂趣都沒有,總之高中生除了考試還有什麼尚待考證,對滕栞來說,應該是人間觀察吧,略微奇妙的興趣,觀察這社會的搶椅子遊戲。

每個人就好像死巴著以為屬於自己的椅子,不過規則就是應該離開椅子,然後在音樂或節奏停止之時去爭佔上一張椅子,稍微安心的一席之地,當然一般遊戲的椅子是沒有差別的,不過人類社會的椅子卻有極大的差別,就算不滿意也只能等待另一回的更替,不過也會有可悲搶不到椅子的人們,被社會淘汰,就是這麼現實。

只要是遊戲就會有不守規則的人,這也是觀察中的一大趣聞呢,不守規則的人到底會怎麼樣呢?

只要身為人類就沒資格不參與這場遊戲,滕栞覺得自己說不定也是別人觀察的目標,視人類為螻蟻的他,在別人眼中可能連塵埃都不到,人類果然就是自視甚高。

「上帝不跟宇宙擲骰子」,搶椅子遊戲並不是靠機緣巧合來決定的,至少滕栞這麼認為,這世界沒有偶然、只有必然,沒有什麼是意外發生的。

如同死亡,除了一笑置之還能如何呢?滕栞從來不覺得自己會對他人的死亡感到哀戚,死亡也是一種從人生遊戲的淘汰,既然是淘汰者,有什麼好同情,這只不過是一個勝者睥睨腳下敗者的社會,人間處處有溫情什麼的太虛偽,對這世界早已沒有感情的人,是感受不到世界的溫度。

手中的考卷感覺沒寫多少,如果說自己是因為沒興趣才不想寫,不會被相信吧,只會被說是不會寫然後嘲笑吧,用紙筆測驗來評斷人類,是想塑造出多少讀書機器。

「收考卷。」一種命令,一種搶椅子遊戲音樂響起的感覺,經過考試班上的階級就會出來吧,人們開始爭搶椅子,雖然現在都強調不能讓學生看到別人的成績,不過那又如何?真正的階級並不會因此改變,開始有人跌落椅子的步調。

✡第一章

「呀、要園遊會了呢!」程姿于考完試後開心的講著,「排在考完後真是太剛好了YEAH!」好似月考後的壞心情都煙消雲散。

「園遊會又怎樣,還不是又是妳在主導。」黃芷忻在一旁不滿的說,當然程姿于裝作沒聽到了。

滕栞看著這個場景覺得非常有趣,明明每次都會發生一樣的抱怨,卻好似玩不膩般。

班上同學把書包什麼的收拾好之後,剛好是班會課,理所當然就被拿來討論園遊會。

程姿于習慣的站上講堂,明明她不是班長或任何幹部,只是想強出頭吧,想要被眾人擁戴的心理。

她在音樂停止之時,瘋狂的搶奪名為「領導」的椅子。

「嗯——這次的主題來用咖啡廳如何?」程姿于興致勃勃的說著。

沒有人有異議。

果然這個社會培養出來的人,很多有著不敢說出自己想法的詬病。

因為什麼,少女不懂得說出自己的意見。

「至於咖啡廳的主題......就那種高級很有格調的咖啡廳吧!」程姿于開心的在臺上說著。

「那女僕咖啡廳如何\(❁´∀`❁)ノ」江書栯舉手提議。

「好啊!好像很可愛!」「好夢幻哦~女僕咖啡廳欸!」「也可以來執事咖啡廳啊!」底下的同學們基本上都是肯定的答案,江書栯聽了高興到要飛起來了。

「我支持執事咖啡廳,不然蘿莉塔咖啡廳也不錯☆」黃芷忻舉手說到。

雖然臺下頗多雀躍但臺上的程姿于臉色卻很難看。

「那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啊?不要再用動漫那種正常人不懂的東西好不好。」程姿于用鄙視的語氣講著。

「妳要說女僕執事還有蘿莉塔都不只是動漫好不好,更何況蘿莉塔根本不是。」江書栯非常憤怒。

「蘿莉塔不就是妳們說的什麼play的?而且蘿莉塔就是蘿莉吧?動漫就是奇怪又麻煩名詞一堆。」程姿于無奈的說。

「根本什麼都不懂,妳是在講什麼?」江書栯實在搞不懂這女人到底在幹嘛。

「那種動漫次文化又不是正常人會懂的,總之不要用那種奇怪的東西,就用那種高尚的咖啡廳好了,有人有意見嗎?」程姿于厭惡的說著。

說了有意見她也不會聽吧。

「既然沒有那詳細的內容我都有規劃好了,就是......」程姿于滔滔不絕的說著。

「欸可以順便賣紀念書籤、明信片、筆記本之類的吧?」黃芷忻又再次舉手。

「妳要畫?不要賣那種沒意義的東西好不好。」程姿于真的很討厭那些活在自己世界的人。

「叫滕栞畫啊,他畫畫很厲害哦!」黃芷忻開心的摟著身旁的滕栞。

「到底要我講幾次不要再用什麼動漫了!」程姿于理所當然的說,是吧、果然動漫什麼的,在他的眼中只是低等的。

「吶、如果要畫什麼我應該可以。」滕栞其實對園遊會沒什麼興趣,只是不找什麼事做太無聊了,無法融入人群就無法人間觀察吧。

「那就這麼決定了。」黃芷忻完全不管程姿于的意見,反正只會被否決吧,這樣的高壓下怎麼還會有人有意見,反正別人提出意見都沒用了更何況自己呢?這種想法在班上萌芽,人們紛紛在名為「安逸」的椅子上盤踞。

世態炎涼這樣吧。

當我們不再敢為自己的想法出聲,因為害怕從椅子上墜落。

少女不懂為什麼有人可以不顧別人的想法堅持己見,自己是用來自我厭惡的吧。

滕栞用手撐著頭,對於她們接下來要討論什麼並沒有太大興趣,腦中都是社團的東西,總覺得高中能讓他稍微認真的只有社團,一種從來沒找到的,屬於自己的信仰,想起社團同學說著家長反對等等的話題,高中不過只是大學的跳板,那為什麼要讓學生參加社團呢?

為什麼要說著學生本末倒置熱衷社團不讀書卻不乾脆不要辦社團算了,如果這就是教育。

反正少女早就人格缺陷了,冠冕堂皇的師長從來不會發現少女的失格,反正只要還會讀書就算活著。

到底是要培養學生什麼能力,到底要用什麼角度去看世界。

一個可以找到的生活目標比不上漫無目的的讀著書。

不想哪天回憶高中只剩下國數英,還有遺憾。

反正除了讀書之外沒有意義了吧。

滕栞對自己想著想著就這樣發呆了有點發笑,自己竟然陷入了「雜念」的椅子。

每次都是一樣的事情卻會一直想著,頹喪的自己。

反正這樣總是過著。

「那下一節課要做什麼呢?」班長站到講台上說道,班長藺薊曦是個蠻奇妙的人,個性還好沒有特別活潑,人緣卻很好。

「對欸,班級活動是兩節課,真是沒想到能用一節就解決園遊會販賣商品。」學藝股長紀尹棻略帶諷刺的說著,她和滕栞是同社團,關係極友好,她對程姿于的反感也是蠻強烈的但她不會和程姿于正面相對,反正園遊會一定也是忙社團,班上要賣什麼根本無所謂吧。

『玩大地遊戲如何?我記得隔壁班上次也是這樣。』一個女聲突然從吵雜的人群中冒出,滕栞對聲音算是靈敏,但卻聽不出是誰的聲音。

「好啊!」班長笑著回應,站在台上應該很清楚會知道是誰提議的,但就算找不到是誰說的,班長依舊是相當肯定。

滕栞有些意外,照常理來說班長應該不會對這種活動有什麼強大的興趣才對。

「就玩搶椅子遊戲吧。」一樣是那個女聲,明明教室不大,是因為塞了快五十人所以才找不到聲音來源嗎。

「好幼稚欸。」程姿于臉色難看的否定著。

「哪會、我也覺得不錯好不好!那我們也趁剩下的時間順便解決聯誼的事吧?」班代黎頊吟好似不甘自己沒機會上台般的也擠到講台前。

「聯誼是什麼可以吃嗎?」紀尹棻囧囧有神的對這個話題,依皮相來說紀尹棻是個極品,但她本人對聯誼則是沒什麼興趣。

順道一提目前出場的妹子長相是排序是紀尹棻>黎頊吟>藺薊曦>江書栯>程姿于>黃芷忻,主觀認為是這樣。

不忍說滕栞的容顏應該要歸類在帥,雖然據黃芷忻表示,滕栞長髮非常氣質美,但他本人意外的有點排斥。

「大家踴躍一點嘛!」黎頊吟對於和異性的交際相當擅長,所以對聯誼這種事頗踴躍,雖然她正在死會,正在的意思是因為她一直換男朋友但巨觀來看是一直都是死會。

「好吧,最近沒什麼事就去捧場。」程姿于說的好偉大的感覺,說的好像對方都很期待她去一樣。

「那要參加的來找我報名哦感恩♥」黎頊吟看了看時間,快下課了所以草草了事,她走回坐位望著旁邊的紀尹棻。

「幹嘛?」紀尹棻先開口,雖然黎頊吟的目的她又不是不知道,唉。

「拜託嘛,尹棻姊姊!」黎頊吟用水汪汪的大眼看著紀尹棻。

「免談,除非滕栞陪我去。」紀尹棻其實已經心軟了,畢竟她平常也和黎頊吟很好。

「滕栞去那些男生會以為妳死會了吧!」黎頊吟傷心的說。

「妳自己不是也死的和什麼一樣了還敢去聯誼。」紀尹棻直接切中要點的攻擊黎頊吟。

「好啦、那就找滕栞一起去。」黎頊吟妥協了。

紀尹棻看向滕栞,後者無奈的點點頭。

滕栞不怎麼喜歡這種場合,但既然是好朋友就稍微讓步了。

藺薊曦也說要去,班上有要意願的人突然莫名的變多了。

總之,下一節是搶椅子遊戲的時間。

✡第二章

討厭排列也討厭組合,講到高中生好像就和排列組合扯不開關係,『黑板上排列組合,妳捨得解開嗎』,對不起就是解不開呀如此障礙的大腦,少女如此任性的想著。

這樣排列著這樣組合著,如果2個壞老師和8個壞學生要殺4個好學生,有幾種排列方式呢?規定每個人都要殺人哦啡啡啡。

『絞首    斬首    銃殺    釜ゆで    溺死    電気

火あぶり    生き埋め    薬殺    石打ち    鋸はりつけ

好きなのを    選んでね♪』

排列了半天其實結果是好學生一起殺了那10個壞人呢。

結果是壓抑很久的好學生受不了壓力虐殺了那些壞人呢,雖然如此,只要是好學生就該被原諒吧,因為是好學生呀?

所以應該做好學生對吧、如此被教導著。

不喜歡有絕對的對錯,因為少女非常害怕錯誤,不論是什麼都一樣,果然還是討厭數學、討厭人類、討厭自己。

不能夠理解喜歡理科的心情文科卻不好,少女找不到對課業的喜好。

少女更討厭曖昧不明根本沒有邏輯的戀愛。

藺薊曦慵懶的趴在桌上,望著一旁的林宓齊,兩人就這樣對望,紀尹棻看到這場景內心不自覺的濺起波濤,果真百合什麼的太萌惹。

其實紀尹棻很喜歡藺薊曦,就有距離感的那種喜歡,不過不是屬於愛情的那種喜歡,和滕栞是好朋友,對藺薊曦卻是很奇妙的喜歡,覺得藺薊曦實在是可愛的不得了,總之說起來很複雜,可能只有滕栞可以懂吧。

藺薊曦和林宓齊兩個人從高一上就還不錯,林宓齊雖然本身的長相是清秀的卻因為俐落的短髮有些帥氣,她們兩人這學期感情加溫的好濃烈,當然八成都是紀尹棻自己的幻想,這種喜歡百合的情愫她實在不敢讓其他人知道,除了滕栞,不過會被發現也是意外,只能說她們班太多對充滿百合氣氛的好朋友了啊啊啊啊啊。

不過紀尹棻從不覺得她和滕栞有這種感覺。

「欸妳對搶椅子遊戲有什麼想法?」不在意紀尹棻有點可怕的視姦眼光,藺薊曦對著林宓齊問道。

「有興趣。」林宓齊笑著說,一樣是無害的笑容卻跟平常不太一樣,平常的林宓齊根本就是一副蠢男孩樣。

滕栞走到紀尹棻的旁邊,輕聲說道:「我不喜歡這樣的林宓齊。」

紀尹棻微微點頭,總覺得班上開始有種陌生感。

滕栞對於顛覆他平常觀察的林宓齊感到強烈的厭惡感。

上課鐘響,導師走進來,臉色不怎麼好看,可能是成績出來了吧,導師是教數學的,而數學是昨天考的。

紀尹棻的臉色略微不悅,用不悅來形容不知道到底對不對,只能說紀尹棻的數學真的差到一個毀滅世界的地步,雖然文科也沒有多好但理科真的太毀滅了,比起來滕栞真的對課業很無所謂卻依舊能拿到還不錯的成績。

「大家考的不太好,但還算可以,希望各位下次可以進步。」導師無奈的說。

導師一個個的唸成績,紀尹棻內心盡是忐忑,結果迎接的是剛好及格的60分,滕栞很討厭數學但是拿到的成績依舊不錯,紀尹棻聽到她的數學成績都快吐血了,為什麼自己的成績是如此毀滅的數字,滕栞卻可以高於80。

而且據滕栞本人表示,他不寫不喜歡的題目。

太不公平了這世界。

順道一提,滕栞的公民永遠會錯一題,因為他每張考卷都給自己一個回答真正想法的機會。

發完考卷後班長舉手告訴導師班上同學想要玩搶椅子遊戲的事情,雖然成績不怎麼理想但稍微放鬆也沒差,導師很爽快的答應了,班上的人就這樣移動到教室旁的小草地,幾個人負責搬椅子。

黃芷忻拉著滕栞一起廁所,滕栞剛好看到黎頊吟拉著紀尹棻,不知道為什麼微慍,雖然比起其他人來說是重視了紀尹棻多一點,但都不知道自己還有佔有慾,反正人類什麼的只要讓自己不孤單就夠了是吧。

有時候會覺得黃芷忻這樣纏著自己很麻煩,這種想法還真是高傲呀。

可是對於紀尹棻,滕栞還是不能不在乎,明明對這世界早已沒了感情。

滕栞想到等一下紀尹棻有些生氣的表情就笑了出來,每次都是這樣,明明她可以直接說不希望滕栞和其他人太親密的,她卻什麼都沒說,然後擺出一個臭臉,因為是紀尹棻,所以滕栞會包容。

縱使沒了感情、沒了溫度,自己依舊把僅有的包容給了她。

曾經滕栞也把這樣的用心給了另一個人,不過只是曾經。

不過當紀尹棻發現滕栞內心的病態,還能接受嗎。

當我們都在「羈絆」的椅子上沉默,一定會有人墜落,是吧?

-♚-  

「等一下你們放學還是要社團練習對不對?雖然是剛月考完而已。」黃芷忻這麼說著,雖然硬是拉著滕栞去廁所,只是想佔據他一會兒而已,就算知道他和紀尹棻很好也一樣,就是這樣義無反顧的喜歡這個人。

這樣爭奪著朋友,還真是愚昧。

「明知故問。」滕栞沒有不悅,雖然自己看起來似乎有些博愛但沒必要對所有人都付出太多友善,反正再多的形象都是假象。

只是在乎面子而已,只是害怕丟臉,如此膽小的活著。

「好辛苦哦。」黃芷忻實在不懂不過只是個社團有什麼好付出的。

「嗯。」滕栞沒什麼心思回應,總覺得自己最近渾濁的跟什麼一樣。

「妳心情不好喔。」黃芷忻這樣問著。

滕栞突然想起那個曾經的人,曾經這樣問著他,曾經讓自己覺得這世界還有一絲可以去留戀,但是只是曾經,不過只是連愛都說不上的情感,滕栞輕笑這樣的愚蠢,果然人類真是愚蠢的不得了。

連愛人的能力都沒有怎麼能夠被愛。

「沒有啊。」滕栞笑著說,沒有破綻的笑容,果然面具早已帶入心中,拿不下來,黃芷忻看到了滕栞的笑容也沒多說什麼了。

滕栞並沒有回頭等黃芷忻,並沒有特意加速,黃芷忻卻覺得她們之間有怎麼樣也跨不過去的距離。

「終於回來了呀。」在小草地上的紀尹棻果真臉色不怎麼好看。

對於人類吃醋的反應覺得有趣,這才是人吧。

「嗯。」滕栞微笑著說,不同於制式化的笑開,竟含有幾分真誠。

「大家幾乎都到齊了吧,那就趕快排成一個圈玩遊戲吧!」程姿于一樣的發號施令,明明才說過幼稚的。

「那我來說一下遊戲規則好了,雖然我覺得大家應該都知道了。」班長微笑著說,在滕栞看來竟有些詭異。

「基本上我們班應該分三群吧,全部一起玩人太多了。」有人這麼說著。

只要分堆就是小團體最好的表現,幾個比較好的人立刻聚在一塊,人之常情罷了。

少女曾經找不到在團體中的定位、少女找不到被珍惜的感覺、其實只是人渣吧。

滕栞走向紀尹棻,對於兩個人一對一的關係有點安心,這樣的安心馬上被厭惡感取代,厭惡自己,一言難盡,總之只要有紀尹棻就夠了。

黃芷忻走了過來,加上黎頊吟雀躍的跑過拉著紀尹棻的手。

發現自己其實也是小團體呢,只是永遠不會在中心,永遠只會在邊緣打轉。

「誰要和你們這些凡人一起玩。」莫于霏不屑的說著,如此的中二實在讓人非常反感,不討厭中二因為覺得自己也有一點,但這種貶低他人卻唯己獨尊的狂妄到底是怎樣。

不是放大自己的覺得別人都是凡人,而是縮小自己的綜觀人類,自己也是一樣的愚昧,覺得別人都是凡人這種想法深深戳中滕栞的雷點,他是個矛盾的人,覺得自己有時候也會自視甚高,但凡人什麼的聽起來真的很刺耳。

「那你可以滾。」黃芷忻冷冷的說著,對她來說,她只在乎她想在乎的人,其他人就算死了也不關她的事。

完全不能理解那種人的凡人論。

「整天凡人、凡人、煩不煩啊?到底是以為自己多高尚,會點樂器就以為自己是音樂天才嗎?就算妳有才能也沒用,那種沒品的人格。」黃芷忻爆發式的對著莫于霏咆哮,後者悻悻然的離開了。

「副班長,記莫于霏曠課。」藺薊曦對著手拿點名板的副班長說著,語氣不帶任何情緒。

「到底還要鬧多久,直接開始玩啦!」林宓齊拉著藺薊曦的手說。

「嗯。」藺薊曦看著林宓齊,表情是剛剛的十倍溫和。

這不是差別待遇什麼才是差別待遇。

程姿于拿出手機之後說:「那就用我的音樂吧!」

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真另人討厭。

「為什麼非得用妳的音樂?」黃芷忻還在火爆中,直接遷怒於程姿于。

「反正玩個遊戲而已,妳到底還有有意見到什麼地步啊,根本就是為了反對而反對!」程姿于不甘示弱的砲回去。

明明這兩人的個性如出一轍,卻愛吵到一個不行。

「那就用我的音樂啊!」黃芷忻對自己的音樂有堅持,當然建立在想反對程姿語這點也頗濃厚。

「誰的音樂都無所謂,你們猜拳好了。」藺薊曦看不下去的說著。

最後猜拳結果是黃芷忻贏了。

音樂準備好後,大家也就緒了。

『當音樂響起、遊戲開始。』

一個不知名女聲淡淡的說著,不仔細聽還以為是自己幻聽。

『殘酷、結束、歡樂、結束、愛虐、結束、死亡、結束、罪孽、開始——』音樂沒有播出,或者該說,是播出了一段聲音。

可是同學們卻一樣的繞著圈,歡樂的繞著圈。

滕栞都懷疑那段聲音其實只有自己聽的到,其他人聽到的該不會都是正常的音樂吧。

音樂停止之時,聲音停止之時,滕栞也坐上了一張椅子,然後,有人跌落椅子了。

持續著。

✡第三章

『好像一場夢。』

『既然是夢都會醒的吧。』

『如果最後我們只剩下一場夢。』

『會醒的。』

-♚-

少女好久沒有作夢了,那樣的夢、關於妳的夢。

「呼。」略微急促的喘氣聲,似乎是惡夢。

滕栞揉了揉眼睛,很討厭作夢,浪費精神、浪費時間,更何況是惡夢。

還以為自己的精神力不會產生惡夢這東西,就算是殺人、死亡都不算什麼惡夢了。

如果就這樣死在夢裡也無所謂。

『會醒的。』腦內突然迴響起聲音。

暈眩,雖然暈眩迎接的卻依舊是早晨,這樣頹喪的怎麼不乾脆爆炸算了,沒有邏輯的思緒充斥腦內。

快速刷牙洗臉後就出門上學。

充滿無力感。

走下了習慣的月臺,從很少坐火車至今每天都要坐火車的日子,開始不能明白不會坐火車的人。

火車是令人安心的交通工具,因為火車不會提早走,不像那些說好到永遠卻提早離席的人們。

火車也不會等待任何人,該走的,不會留下。

火車到市區只要10分鐘,而那10分鐘卻令人覺得越來越短,本來以為10分鐘可以做很多事的,其實都會被睡掉,尤其是這樣睡眠不足的早晨。

在月臺無神的走著,大腦反覆著和平常一樣的想法,看著同樣等列車的人們,如果就這樣在等列車的時候、人群推擠的時候,有人被推下鐵軌會如何。

腦中充斥著那樣的畫面,會突然變成慢動作嗎?接著是血肉橫飛對吧,還是其實會快速被吸入火車,什麼都看不到呢?腦中排列著這樣的情境,還真是噁心的心理。

還是自己會失足掉下鐵軌呢?走在月臺邊緣總想著掉下去會如何,會痛吧、還是會瞬間失去感覺呢、其實不會痛呢?想像著自己被火車碾過去的畫面,好噁心。

如果掉下鐵軌,會有人伸出手來拯救嗎?還是躲的遠遠的,害怕被碾碎的屍體波及,更害怕自己被拉下去,對吧?

像個笑話般的生活,如果有勇氣就騰躍下去吧。

-♚-

『如果愛和被愛是種義務,那我不配當人——』滕栞無意識的寫著,自己看了也有點想笑,又開始無病呻吟了。

少女果然就是厭世的存在。

「欸黃芷忻還沒來哦?」副班長問著大家。

沒說滕栞還沒注意到少了一個人,真是失敗的人間觀察。

「芷忻平常都蠻早到校的說......?」江書栯說著,她平常和黃芷忻交情就不錯,只是黃芷忻一味的盤旋在滕栞身邊罷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