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四季的氣味(高中組)-溪戲

那是一年暑假,一個鄉村地帶。

村子很小,每戶人家都互相熟識。我們四個從小一起長大,二男二女感情很好,彼此家只隔了幾條小巷,見面很容易。

那天我偷拿了爺爺的大草帽,抄起小臉盆就跑出門與他們會合。

我們要去村子西邊的小溪流玩水抓魚。

鄉下孩子要玩水不需要太多用具,一個水盆就綽綽有餘。

按月份來算的話,我們四個裡面屬我年紀最大,到了目的地,我當即挽起袖口和褲管,二話不說直接衝下水。

超冰的!

他們看我撲騰的歡快,也跟著跳進來,一夥人玩得不亦樂乎。

消了暑,我們開始沿著岸邊找魚蝦,牠們都喜歡躲在泥草附近,尤其是小蝦。

說實話抓魚就是說說,不必當真的。魚兒們都游得很快,偶爾摸到牠們尾巴就算幸運了。

我們兩個女生摸兩下就開始打混抓蝌蚪了,蝌蚪最好抓,牠們笨笨的都不知道要跑,撈一撈就一堆一把的,抓魚這種費勁的事還是交給那兩個男孩子吧!

直到我們兩個的臉盆都裝滿了黑黑的小蝌蚪,我們才上岸觀看他們抓魚的過程。

年紀排行第二的小佑在搬石頭做欄,排行最小的小沅在後面等小佑下指令趕魚。

這樣看著是還滿有架勢的。

我和綉綉在岸上低聲討論,兩人相視一笑,不約而同的拿了幾塊小石子往小溪裡丟。

附近的魚兒受到驚嚇開始亂游,我倆捧腹大笑,小沅氣得拿水盆朝我們潑水。

「抓到了!」

三個人立刻停下動作,紛紛圍到小佑身邊觀看。

他手上抓著一條銀白色的小魚,大約有手指的中指那麼長,被他抓得緊緊的,尾巴拍了兩下還是沒有逃脫桎梏。

他輕輕地把牠放進他的臉盆裡,我們這才發現,那條魚的肚子上破了個洞。

剛剛一緊張太用力了,誰叫妳們要嚇跑牠們,他說。

那條魚最後還是死了,毫無生氣的半浮在水面上。

我們回家前鄭重的把牠埋進土裡,還放了幾株夏堇做記號。

那時候的我們都只是懵懂的孩子,對於逝去的生命並沒有多大的感受。

只是握在手裡就可以扼殺的,可能是一個脆弱的生命,可能是一個無憂的小家庭,可能是一個微弱到可以不去理會的情緒,是什麼我們當時不能理解,以為還太過遙遠,所以可以不去深入。

現在偶爾回去看看,會想起我們的孩提時代,想起溪邊白綠交錯的蘆葦和清澈冰涼的溪水,想起那有些懾人的腥味。

然後剩下滿腔對於無知的感慨。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