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改/慎)歌之王子殿下-鬼屋?

在這個遙遠的亞古那帕雷斯國家內,一位皮膚黝黑的男子坐在王位上,詳端著眼前的信紙。

「春歌寄來的?要去以前的事務所集合?」愛島塞西爾,亞古那帕雷斯的國王喃喃說道。

嘴角揚起一抹笑容,對身旁的守衛低語幾句後便整理好衣物搭上了飛機。

在這個Shining事務所的門口,聚集了七位貌比潘安的美男子,個個皆散發著無懈可擊的魅力。

「哟!塞西爾你也來啦?」髮色赤紅的一十木音也上前打了聲招呼。

「這種重溫的感覺不錯呢。」總是活力滿滿的來栖翔咧嘴笑著。

「話說……為什麼大家都來了?」聖川真斗的眼神環顧了周圍一圈。

「大家都是收到小春的邀請函來的吧?」四之宮那月拿出一張貼著小熊貼紙的信封。

「要不是小羊的邀請,我現在正要拍廣告呢。」神宮寺蓮仰唇輕笑。

「我辭掉了一整天的行程。」一之瀨時矢也不忘補上一句。

「大家,還是跟以前一樣呢!」塞西爾燦爛的一笑。

想起那美好的時光,八個人共同的夢想。

「當然啦!只是幾年沒見有點懷念罷了。」翔坐上階梯。

「不過七海怎麼還沒來?」音也看了看手錶,再望向事務所的大門。

那扇門不如往常,而是多了幾個可愛的娃娃和貼紙在上頭裝飾著,而且裡面黑壓壓的一片,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裡面似的。

時矢走上前將一隻娃娃拿了下來,頓時旁邊有張紙掉了出來,大家都圍了過去。

「請進,裡頭有小禮物。七海春歌筆。」音也開心的道:「是春歌留下的!我們進去吧!」

「等一下,小羊會做這種事嗎?」蓮拿過紙詳端了一番,而真斗也點頭附和:「是啊,這不一定是春歌的所作所為。」

「也是,但是我們一直在這裡徘徊也不是辦法吧?」塞西爾打開門,正準備踏入第一步。

「等等等等等!要…要進去嗎!?」翔喊道,眾人也跟著詫異。

「那就拿出我們2000%的精神進去吧!」音也的氣勢也上來了,尾隨著塞西爾進入大門。

「真斗?不進去嗎?」蓮看著遲遲不肯動步的真斗,而他只是低下頭,輕吼了一聲「要了啦!」便跟著眾人一起進入那黑壓壓的門內。

門一關上,翔才想起他不小心把信封放在階梯上,正要回去拿。

「……各位,」在這黑漆漆的空間裡,翔的手碰著門把,臉黑掉了一大半,而眾人疑惑的回過頭。

「門…打不開……」句點都還沒落下,真斗就用超光速的速度衝到門旁,用盡蠻力拉扯著大門。

「打不開打不開打不開!」真斗吼著,在這狹小黑暗的空間裡顯得十分響亮。

結果七人組耗了十分鐘在這扇大門上,但始終打不開。

「算了…繼續走下去好了。」蓮抹去額頭上的汗珠轉過身,恰巧督見右側有個長髮白衣女子緩緩走過來……等等,不是走!她沒有腳!

「哇啊啊啊啊啊啊--!」音也轉過身也看到了,受到驚嚇的他撲上時矢。

「那什麼啊啊啊!」大家看到都慌張失措,一起瘋狂地往前衝。

跑了約三分鐘,大家都累的喘不過氣來,躺在地上的躺在地上,虛脫的虛脫。

「難道這是鬼屋嗎……?」塞西爾率先提出問題。

「跟小朋友們的不一樣啊!」音也的魂飛了一半。

「好…恐怖……」翔也虛弱的躺在地上。

「這什麼東西啊!」時矢撐著著膝蓋,無力的說著。

「挺好玩的啊。」蓮當做沒這回事的撥了撥瀏海,卻遭到眾人一記白眼:「玩你頭。」

「咦,真斗你怎麼了?」故作沒聽到,蓮盯著滿臉蒼白的真斗。

「沒…沒事。」真斗挺胸,但是臉上還是充斥著不安。

誰知道蓮突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該不是你會怕鬼屋吧!」完全不是疑問句。

「吵死了,閉嘴!」完全沒有反駁。

原來我們的真斗少爺會怕鬼屋--!

「嘿大家,你們看這個好可愛哦!」那月把旁邊掛著的幽靈娃娃拿了起來,這時大家站的地板開始劇烈震動,最後地板突然裂開,大家都掉了進去。

「痛啊!」翔皺眉,然後看了看周圍的同伴們。

「你們都沒事吧?」時矢站了起來。

「沒事。」音也也起身。

「好可怕啊…」塞西爾。

「這絕對不是小羊會做的事。」蓮揉著太陽穴。

「絕對不是她。」真斗堅定的說。

「各位抱歉,都是因為我亂動才害我們掉下來的。」那月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

「不,你動到或許才是正確的,如果沒動到我們可能會在那個地方一直繞。」時矢扶額,怎麼就偏偏被騙到這啊……

頓時天花板上的廣播器傳來聲響。

「啊哈哈哈哈哈,快逃吧~快逃吧~」女聲?還很明顯是變聲器?

但是,卻有種令人顫慄的感覺。

「逃不出來,就休想再回到外面囉!」說完,廣播器便沒了聲響。

「哪個混帳被我逮到他會死的很慘。」翔握緊拳頭。

可想而知在場的每個人都恨不得把廣播器裡面的小子抓出來剝皮。

「我們走吧!別讓這小子得逞!」音也鼓舞士氣,而大家也開始附和。

「我絕對要在天黑前離開這鬼地方。」真斗拍掉身上的灰塵。

「走囉走囉!」蓮扶起大家,眾人一同望向那不見底的長廊,牆壁上分別規律的掛上檯燈。

這種昏暗的感覺,相信沒有人想再體會一次。

「哈哈哈哈哈!被我抓到囉~」方才的長髮白衣女子又突然出現在眾人身旁,大家又是嚇到衝的衝叫的叫,完全沒有任何一絲可以喘息的機會。

到了一個轉角,右轉處有一個無頭小男孩踢著皮球滴著血跑來跑去的,左轉處則是有個牆壁大的頭堵住路口,後方更不用說了。

面對這種進退兩難的地步,他們開始團結想對策了。

「去死吧,那顆頭是怎樣,那個沒頭的又是怎樣!?」真斗抓狂了。

「還是這樣吧,翔把帽子給我,我丟過去引開那小男孩的注意力,然後我們趁機逃跑。」蓮嚴肅地盯著那小男孩。

「能嗎?這樣成功率蠻低的耶。」時矢看著那女子慢慢地走過來,心中不禁一陣發寒。

「試試看吧,賭輸了頂多送死。」眾人對於蓮的說法,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好吧,賭賭看!各位加油啊!」翔將帽子摘下,遞給蓮。

「準備囉,3,2,1,衝!」蓮使出全身的專注力,將過往的技術全部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帽子掉落到角落,而小男孩好奇的跑過去,大家趁著這個時機墊起腳尖逃過了一劫。

「太好了,大家都成功了!」塞西爾嘆了一口氣。

「真是好險,但應該沒結束吧?」那月望了望四周。

話剛說完,音也便指著蓮背後,身體頻頻發抖。

大家的眼神順著看過去,那顆牆壁大的頭正以極緩慢的速度飄過來。

「混帳。」真斗爆粗口,指著另一頭。

「你們先走吧,我等等跟上。」說完後,便獨自一人迎向那顆一臉猥瑣的頭。

「蹦!」真斗一手敲往牆壁,牆壁頓時裂開幾條細縫。

「你再過來小心我失手打死你!」真斗再度一拳,把牆壁整個打碎了,沿著上面的天花板整個崩塌下來,擋住了那顆頭的去路。

然後真斗拍掉手上的灰塵,轉身。

「幹嘛?」真斗走向前,瞄了瞄大家。

「這…這這這……這跟砂月有得比啊!」翔結巴的很嚴重。

「我看最危險的是他,不是其他東西。」時矢再度扶額。

「他有練過……」蓮只留下這句話。

「走了走了。」真斗依舊不以為然。

在轉了好幾個彎,確定沒再遇見任何東西後,他們來到了死路。

「死路?」音也走向前確認無異狀後道:「沒東西,往回走吧。」

大家轉過身,突然前方有個不知名物飛過來,恰巧的砸中了那月。

「噢!」那月應聲倒下,眼鏡隨之掉落。

「沒事吧?」翔第一個跑過來扶住那月……不,嚴格來說是砂月。

「塞西爾,麻煩幫我扶一下他,我去找眼鏡。」交手後,翔在黑漆漆的空間裡拼死拼活的找尋著眼鏡。

「放開我。」砂月……醒來了。

他兇狠且不服輸的語氣讓塞西爾為之驚訝,並且放開了他。

「各位,那女的又來了。」時矢冷靜的道。

「我一定要給妳一點顏色瞧瞧!」真斗走向前,不料卻有個「東西」比他更迅速的衝上前。

「哇啊!」衝上前的是砂月,尖叫的卻是那女人。

「鳯瑛一?」翔找到眼鏡後便戴回那月臉上,雖然說來不及阻止他暴動,但是卻意外的看見了這假髮下的真面目。

這下可頭疼了,鳯瑛一昏了過去,七個人圍在這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他……他會不會死啊!?」塞西爾慌張的問。

「不一定……倒是可能要送醫院了。」翔在旁邊無奈的看著這小子。

男扮女裝嚇人……?神經病。

「這不就代表從頭到尾嚇人的都是他?」蓮表示不悅。

剛清醒過來的那月疑惑的在旁邊東問西問:「咦?鳯瑛一?他怎麼在這?他為什麼暈倒了?為什麼他穿這套衣服?」

眾人選擇無視他的發問。

這時旁邊的牆突然往兩側打了開來,音也驚嚇不已的道:「咦咦咦我剛剛檢查的時候沒縫隙啊!」時矢則搖搖頭:「就算有你也不會發現。」

裡面走出來的是四位前輩以及Heavens餘剩的兩位成員。

「瑛一!瑛一你怎麼了!?」帝凪看見鳯瑛一躺在地上便慌張的跑去過查看。

「……Starish的威力真不是一般的。」皇綺羅楞楞的說出內心的想法。

「原本只是想嚇嚇你們而已,你們怎麼有辦法把人搞到暈倒?」蘭丸前輩毫不留情的說。

「好…可怕……」藍前輩。

「哇啊啊啊啊啊!有沒有怎樣啊!?」嶺二前輩也慌張的上前查看。

「呼……好險猜拳沒猜輸。」卡繆前輩拍拍胸脯。

非常好,依照以上的對話,原來幕後元兇就是他們幾個……

看著鳯瑛一用著非常頹廢的姿態爬起來,帝凪和嶺二前輩終於鬆了一口氣。

「七海呢?」音也先提出問題。

「她根本就還在國外,信是綺羅寫的。」帝凪默默的轉過頭。

神筆跡啊皇綺羅。

「為什麼要耍我們?」塞西爾。

「無聊。」皇綺羅淡淡的說。

兩個字定生死啊!

「好玩嗎?」蓮。

「嚇都快嚇死,差點死人啊!首先那個大頭的投影機壞掉、牆壁維修費用也不少,這下糟了啊!」嶺二前輩還在發抖。

「我們這段時間推辭掉的工作你們怎麼賠?」時矢手叉腰靠著牆。

「哦……呵呵。」蘭丸前輩輕笑一聲。

蘭丸前輩……休想我們會讓你帶過就算了。

「整完感想是什麼?」真斗搓了搓拳頭。

「再惹一次Starish會出人命。」藍前輩簡短的回復。

「錯。」音也和翔同時出聲。

「才不是『再』一次呢。」音也。

「而是這次,無條件揍人!」翔衝上前。

在這個Shining事務所的地下室,聚集了十四位貌比潘安的美男子,個個皆散發著無懈可擊的魅力。

但是有四個被揍的不成人形。

剩下的十個?七個在揍人。

三個……躲起來了,分別是綺羅、藍,以及蘭丸。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