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四季的氣味(高中組)-孟春的微雨

窗外飄著渺渺細雨,手機螢幕亮了滿室,我瞠大著眼,看著那一字一句訴說著她生命殞落的片段,心不住地發疼,我以為我會哭,可乾澀的眼卻遲遲擠不出任何一滴宣洩,只有滿滿的悶痛在心口胡亂衝撞著,逼迫著我必須接受,再也見不著那一抹純真笑靨的事實。

是日一早,拖著空虛的殼來到考場,扶趴在走廊一側的鐵製欄杆上,靜靜望著依然細雨紛紛的早晨,我輕輕閉上眼,深吸一口氣,頃刻間,泥土潮濕的芬芳充滿了鼻息,濛濕了雙眼,可那無情的眼角仍倔強地不願泌出對她的任何一淚不捨,冷血無情就快和我畫上等號。

昨夜,手機收到了一封封簡訊,說著轉學前那所班上的同學在與死神掙扎七日後,不幸病逝了。當下,我的心裡滿滿的驚愕,沒有過多的情緒,沒有太多的拉扯,只是默默地、平靜地接受了這殘忍的事實。

假使有人問我為什麼不哭?說真的,我也不知道。

距離大考結束後沒幾天,很快地就是她出殯的日子。

漫著濛霧的清晨,天空一片灰白,輕輕柔柔的雨絲如斷了線般,打在現場一片哀悽的人們心中,血肉模糊,聲嘶力竭,不捨的情緒在擴散、在蔓延,可卻彷彿與我無關,沉默佇立一旁,平靜無波的心湖泛不起一絲哀愁的漣漪,只有那清新的芳土味吸引著我,讓我無法忘懷,曾經要好的她將要被埋葬於這片鮮土之下,我竟感到些許的欣慰。

不是不想哭,更不是冷血無情,而是冷靜對待脆弱生命的生死別離,說我殘忍,說我狠心,可是直到現今,我仍無法豪邁地好好哭一場,從來沒有。

假使有人問我為什麼哭不出來?說真的,我也不知道。

只是很平靜地把這孟春的微雨芬芳,牢牢記在心底。

時至今日,每當我撐著一把小傘漫步在喧囂,淡淡感受孟春的變幻無常,那散發著大自然清香的潮濕芳味仍不時勾引著我,讓我回憶起,鮮土下的她。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