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七夕去死(誤】《明年.今日》虐梗三十題

這是一個在極度怨念下誕生的三十題。(正色

FB滿片粉紅、對我們這些去死去死團的實在太不公平了是否!!(欸

於是雖然過了七夕,但啊初還是決心要拿虐梗三時燒死情侶!!!(不

題目來源:http://i.imgur.com/srGT2sA.jpg

+01    來不及告別

沈雁書離開的那天,方巧欣在十字路口發生車禍。

多年後,她終於把那場來不及告別的道別給好好地說完了。

「如果那時候我有趕到那裡,你會留下來嗎?」

重逢的那天晚上,約了他吃飯時,她笑笑這麼問了一句。

「我大概就打死也不走了吧。」然後他也笑。

但是,終究都還是來不及了。

+02    離開的時間

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一點鐘。

她拚死也不想去記那個日子、那個時間。可是米蘭的聖誕節熱鬧得如此寂寞,幾乎要把它給吞噬殆盡。

「沈雁書,我好想你……」

可是再沒有人會對她回應。

+03    遙不可及的距離

「喂方巧欣,等一下要不要去打球?」

每次去方家串門子,鄭禹廷總是會哥們一樣地把她約出去打打球散散心──雖然通常不是單獨兩人,但他也覺得開心。

聞言,她頓了頓,然後有些無奈地看向他:「鄭禹廷,你都不陪你女朋友喔?」

當聽見她這麼問的時候,他愣了會,然後笑了笑說當然有,只是她不知道。

他其實常常覺得,雖然方巧欣就在他眼前,卻遠得像是夜空裡的星星。

+04    改不掉的習慣

「Nick,你沒事戴兩條圍巾出來幹嘛?」

紐約的跨年夜,沈雁書被學校朋友約出去熱鬧。時代廣場人潮洶湧更甚高雄義大,他卻聽著這句話一陣怔愣。

方巧欣不喜歡帶圍巾,卻常常在這種日子冷得不行,不知不覺中……他已經習慣在這種天氣帶上兩條圍巾再出門了。

「……我忘了沒人需要了。」

最後,他只能苦笑著聳了聳肩說。

+05    特別的日子

「方巧欣,」遠從台北來到米蘭的陳靖宏皺眉看著被自己約出來,卻不斷盯著手機發愣的女孩,「妳在發什麼呆?」

聞言,她頓了一陣,忙回過了神來:「沒、沒事,我……我去一下洗手間。」

看著她落荒而逃的模樣,他終於忍不住好奇往她手機看了一眼──

「六月十二日,和雁書交往三週年。」

+06    手心裡剩下的溫度

下雪了。

才踏出校門口,漫天紛飛的白雪便糊了他視線,惹得沈雁書一愣一愣地望著天空發呆。

他伸出手觸摸雪花,輕盈結晶落在他手掌心,化成了冰冷。他想回頭尋找女孩緊握著她的手取暖,才想起他們早就已經是隔了一萬兩千公里的距離。

再也牽不到了。

+07    望著你的方向

「妳可要好好抱緊我喔?」

拿著鑰匙走到自己摩托車前,方巧欣怔怔望著上頭對他笑得燦爛的人影,才想上前抓住,卻就已經消散殆盡。

最後,她只能看著本來應該是他在那個虛幻位置,發呆好久好久。

+08    空房間/座位

離開前一天,方巧欣獨自偷偷到了昔日沈雁書的那棟公寓去看了一看。

拿著他打給自己的那副鑰匙,她默默打開門,望著眼前已經人去樓空的小套房,曾經所有的回憶和畫面如流水般一幕幕湧出。

好像連心也跟著空了。

+09    褪色的照片

沈雁書曾經硬是逼著方巧欣和他拍了張自拍洗出來放進錢包夾。

因為塞在裡頭放了太久,等到他拿出來時,那張照片的周圍已經有些褪色了。

只是卻也已經成為唯一能夠實質懷念的東西。

「那張照片裡的女生是誰?」朋友好奇地湊著發愣的他問了句。

他淺淺地勾唇笑笑,「是我最深愛的女孩。」

+10    與你有關的收集品

至今方巧欣還是不能明白,到底為什麼沈雁書會這麼喜歡那隻黃色小鴨。

但當她整理行囊時,塞在抽屜角落的那一隻鴨子紀念品還是讓她頓在原地愣了好一會。

……啊,好像是有一次那傢伙拿來給自己,還說了什麼「想我的時候就拿它來親一親」的無賴話……

可是現在,她更希望能夠親身擁抱他啊。

+11    差點說出口的話

「嘿Nick,今晚要不要一起去聚餐?」

學校朋友在不遠處喚住了沈雁書,他愣了會,揚唇燦爛一笑,「好啊!巧……」

回過頭下意識地想問總是在身旁的那女孩想吃些什麼,他語句頓了半晌,怔忡著愣了。

「怎麼啦?」

「沒事。」他笑笑搖了搖頭。

怎麼至今,還是不習慣沒有她在呢。

+12    碰到共同的朋友

「……沈言華?」

雖然並不是第一次在日晞長眠的地方遇見他,但在看見那個人影時,還是讓方巧欣愣了好一會。

「……嗯。」他似乎有點尷尬。「來看日晞?」然後問了句很廢話的話。

「是啊,明天就要離開了。」聞言,她微微彎唇露出苦笑,「雁書他……是真的過得很好吧?」

他過得很好就好了。現在的她這樣想。

只要他們都能夠幸福,沈日晞和鄭禹廷,也一定會原諒他們的不勇敢的吧。

+13    聽聞你的近況

那年的冬天特別冷。

藉著報告之名總算弄到了臺電腦,沈雁書終於能夠從臉書上得知所有關於方巧欣的最新消息,還有她在米蘭生活的種種。

「我想我終於能夠放下你了。

第兩百八十天……你幸福了嗎?」

──你幸福了嗎?

他看著那行字怔怔然。

+14    想你的時候會微笑/流淚

「老闆……為什麼我喜歡她這麼久,她卻還是不愛我?」

沈雁書和方巧欣在一起的那天,鄭禹廷在酒吧唱完歌就開始喝悶酒,然後拉著沈叔叔大吐苦水。

「傻孩子,」沈叔叔無奈把趴在吧台上胡言亂語的他的頭給亂揉了一通,「愛情是不能勉強的啊。」他看著那個堂堂男子漢流淚的模樣,也只能默默嘆氣。

鄭禹廷平常是那麼驕傲自負的一個人,卻只有在想起她的時候,會哭得像個孩子。

+15    走過熟悉的街頭

知道方巧欣到了米蘭,趙芳琳終於不再限制沈雁書回台灣,倒是換成了不准他到歐洲,除非學校必要。

藉著暑假難得空檔回了一趟故鄉,他獨自回到高雄,那間他曾經就讀過的大學。

曾經和她笑鬧親暱的往昔畫面一幕幕像是投影片一樣撥放,熟悉的道路走廊,他的身旁卻已沒有她。

原來終究,是他放不下。

+16    換了電話號碼

「真的要把號碼和手機都換掉?」

站在通訊行前,陳靖宏微微皺眉看著方巧欣,「其實可以不用換……」

「沒關係,」她笑笑打住了他的話,「都已經出國了,換一個不是比較好?況且……」

況且,她該放下了。

連同手機簡訊裡那些回憶……一起放下。

+17    回到開始的地方

回過學校,沈雁書準備搭車要回到北部,卻還是忍不住到了漢神附近看看。

當初,自己就是意外幫到她朋友打工,然後在這裡和她相識……

從單方面的「認識」,變成「相識」。

『啊啊、抱歉抱歉!小姐妳還好嗎?』

他默默落了淚。

『林婕妤在哪?我們是來找她的。』

回到開始的地方……是不是,他就能夠好好地結束了?

+18    偶然的夢

那天夜晚,方巧欣做了一個夢。

身周是一大片黑暗,她看著對面熟悉的身影,一時間兩人都只是相望沉默。

他們中間似乎隔著什麼,那讓她明白,他們是不能碰觸到對方的。

「雁書……」她吶吶開口,目光直直望著他那雙一貫明燦,此時卻顯得有些黯然寂寞的眼眸,「沒有我,你也會幸福的對不對?」

聞言,沈雁書望著她,淺淺地揚起唇角笑了──儘管那是非常悲傷的笑容。

「嗯,我會幸福的。」

或許這一個偶然的夢,終於都能讓他們相見,然後放手。

+19    人群中隱約有熟悉的聲音

沈雁書在路口等待紅綠燈轉綠要去打工。

因是上下班時段,街道上塞滿了人潮,充滿喧鬧和汽車喇叭聲音的環境讓他有些不適地皺了皺眉。

人也未免太多……聽著身周充斥著的異國語言,他呼了口氣──

「雁書……」

那個聲音如此熟悉,他猛然轉回頭,卻只是看見一對姊妹相談甚歡地從他身邊走過,只是聲音乍聽竟有些許類似。

──真是瘋了。

一定是他……已經想她想得快要瘋了吧……

+20    講給別人聽

「喂沈雁書,你有沒有愛過人?」

大概是心情真的太鬱悶,那天練完團和眾人一起去喝酒,鄭禹廷坐在河堤邊和沈雁書並肩沉默著,仰頭就灌了口悶酒。

「幹嘛,失戀啊?」他失笑。這算是什麼婆婆媽媽的肉麻問題?

「對啊。」他聳了聳肩笑,「失戀十年了。」

只是這份喜歡,他終究還是不能講給她聽。

+21    同在一座城市

方巧欣因為公司指派的關係,在那個暑假跟著部長到了紐約的分公司去。

──這是沈雁書現在所在的城市啊。其實她一度覺得忐忑想推拖,但又覺得自己這樣太過小題大作。

「喂?團長……嗯,我到紐約了,沒什麼太大的時差問題啦……嗯.謝謝你。」

掛上了來自台灣的那通關懷電話,她坐在飯店裡望著窗外夜色,卻覺得在這城市竟然更加寂寞。

──好想見他……

+22    幻想重逢

早上跟著同事老闆四處奔波工作完,方巧欣回到住處換了套輕便衣服到紐約街頭晃晃,卻有些漫不經心。

──有沒有可能,在這裡偶然重逢呢?

也許是像幾年前在高雄遛狗時,在街道另一邊看見他正朝著自己走來;也許是像以前到了某間餐廳,然後意外發現他是那裡的員工……

但,也不過都只是幻想罷了。

+23    無人回覆的留言

沈雁書回到美國後,曾經試著再給方巧欣打電話,但都已經變成了「您所撥的號碼是空號……」,這樣的機械留言。

她換號碼了。這是意料之中的事啊。

「巧欣……」只是最後,他還是在簡訊欄上默默按下了字:「我好想妳。」

然後成為了再也沒有人會回覆的留言。

+24    似曾相似的場景

一個大作家辦了簽名會,沈雁書去應徵了打工的工作,一整天又忙忙碌碌的搬著書到處跑。

然後一不小心,他便撞上了一名迎面而來的女孩。

「啊、不好意思,小姐妳還好嗎?」

將散了滿地的書急急忙忙撿起,他看著跌坐在地上的金髮少女,腦中卻浮現和方巧欣第一次見面時的場景。

如此似曾相似。

「沒事,謝謝你的關心。」

笑笑起身,女孩離開了他視線,卻徒留他心口一陣隱隱的疼痛。

+25    嘗試你喜歡的東西

方巧欣喜歡騎著摩托車去兜風,於是鄭禹廷也去學了怎麼騎摩托車。

方巧欣喜歡喝酒,於是鄭禹廷也去學了怎麼品酒怎麼喝酒。

方巧欣喜歡看起來比較潮的男生,於是鄭禹廷去穿了左耳耳洞,還把頭髮挑染了金。

方巧欣喜歡會逗他笑的男生,於是鄭禹廷努力學會了該怎麼在她心情不好時,讓她不那麼難過。

可是最後,方巧欣還是沒有喜歡他。

+26    學你的樣子

逛街的時候,方巧欣在攤位上看到了一頂黑色鴨舌帽。

她想起沈雁書戴起那頂帽子耍帥的模樣,還有跳舞的時候閃閃發亮的眼神……拿起帽子,她就著鏡子試戴了會,然後學著他四十五度角的露出一個勾人燦爛笑容來。

可是她笑不出來,只覺得心痛到像要將她給侵蝕殆盡……

+27    十年

在朋友婚禮上見過面,他們又一同去墓園看了那個他們共同的好友,那個為了他們付出太多的男孩。

「十年前……」望著眼前冰冷的墓碑,方巧欣開口,頓了頓,「如果他沒有回來……或許我們也不會相遇了吧。」

「也許呢。」沈雁書聳了聳肩,笑:「我們果真應該好好感謝這個白痴啊。」

十年啊。

十年前他們還互不相識,十年後卻已走過一路風雨,最後成為了朋友。

這十年……終究,還是讓他們錯過了啊。

+28    意外的發現

「其實妳要走的那天,我就在妳後面。」

當事隔多年聽見他提起當年往昔,方巧欣訝然,後面?

「真的假的?那妳怎麼沒有叫住我?」她很吃驚,「也許你叫住我,我就改變主意了也說不定。」想了想,她莞爾一陣。

「或許我只是明白,就算妳改變主意,我們也不可能幸福了吧。」聞言,沈雁書無奈笑了一笑。

就算那天叫住她,就算她留下來等自己……有些東西終究還是變質了。

他只是終於明白,他們已經不可能再像從前那樣相愛了。

+29    當死亡斷絕了一切可能

當一旁的心電圖開始發出不規律的聲音,呼吸開始紊亂,鄭禹廷半睜的眼睛裡閃過好多回憶畫面,還有好多後悔和痛苦。

如果可以活下來,他多想繼續守護在她身旁,直到看見她真正幸福。

如果可以活下來,他多想去把那隻不知死活的鴨子給踹回台灣來,順便海扁他那個白痴老媽。

如果可以活下來……如果能夠回到過去,他多想知道……如果自己當初勇敢一點,是不是就能名正言順的愛她了?

可是,終究,都只是如果了。

+30    假如你從未離去

當三年後再見,方巧欣想起多年前自己陷入昏迷時的那個夢境,不禁想,如果當初他沒有離開,今天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

夢境裡,她和沈雁書已經在籌備婚事,鄭禹廷也有了自己心愛的女孩……

如果沒有那場車禍、如果當初他們都沒有懦弱。

只是終究,都只成為了如果。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6)


嗚嗚自初好壞QAQQQQQ
看了心好痛阿阿阿阿阿
巧欣跟雁書一定都要幸福QWQ
2014-08-05 15:2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覺得我壞的話,可以去隔壁棚看看男友力三十(?
回覆

好壞QQ
好哭QQ

原來他們還是相愛的(摸鬍子)
這樣就夠了吧(笑)
只能說鄭禹廷的付出沒有白費(點頭)
淡淡的哀傷(畫圈圈)
2014-08-05 11: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現實太殘酷啊~~~
回覆

嗚嗚嗚自初你壞~~
我還是愛小書書的阿~(滾
怎麼可以這樣呢~~
虐虐虐!
雖然沒有哭~哈哈我哭點高wwwww
2014-08-05 10: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是虐糾結的應該不會哭啦(?
回覆

阿初我沒哭耶(愣
明明喜歡的30題哭得死去活來的啊。。。
我終於克服虐文了!(燦
還蠻想問。。。
明年究竟算BE還是HE啊?
感覺各半耶(望
2014-08-05 10:1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看起來寞兒的哭點跟大家相反XDDDDD
回覆

我也是去死去死團的
阿初還虐我!!

錯過 大概是愛情中最心酸的事吧!
突然覺得育清跟婕妤真美好~~~~
2014-08-05 03:5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走吧我們一起去滅掉情侶!(# 
回覆

頭香yaaa
嗚嗚雁書♥♥♥

這好虐耶小初
嗚嗚嗚嗚(#
2014-08-05 01: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虐虐更健康(不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