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知己

「做一日情人,總好過當一世知己。」

===============

          三月的晚霞泛著橘黃的光澤,翻滾在無邊的天際。海風醉人,細浪輕響,高樓垂映,交疊成趣。現代與自然的融合,醞釀出東京別樣的浪漫。

          她交叉着手,背靠著海邊的欄杆,身上的黑色披肩流蘇搖曳。忐忑不曾停歇,腦海不自禁地浮現那張臉。想著想,她嘴角上提,又不自禁地掏出那張唯一他靠得最近的貼紙相,輕輕拭去一點幾乎透明的灰塵,再珍而重之地放回錢包裏。

          時間靜謐而漫長,但她相信值得的,只為那一句等我。

          因為,再微小的願望,許下了,神就會聽見。

          她身子仍舊斜倚着。

          忽地,平淡的眼眸泛起微瀾,伴隨著加快的心跳,那抹熟悉的身影逐漸清晰。直至他緊擁上來那一瞬,力度很大,她感覺到了,他莫名的興奮。

          呼吸停頓的片刻,四周萬物寂然無聲,時間仿佛凝固了,不再流動。

          他突然放開擁抱,雙手放在她的雙肩,樣子緊張而凝重。此時四目相對,她的眼裏隱約閃動著期待的淚光,傾盡了三年的守候。

          中四那一年,她插班到最好的國立中學。班內分派結黨,三人成群,自成一國。無論校花校草的八卦,還是氣氛炒得濃烈的季度棒球賽,她一概沒有參與。她不愛說話,性格寡淡,自然格格不入。欺淩不斷,她不會反抗,不會告狀,因為根本沒用。

          只是最過分那次,也是轉變的開始。

          在神戶的第二天修學旅行,下起漫天的小雪,她莫名地被拉去參加夜裏歷險,莫名地在黑暗中被淋了一桶冷水,最後又被不小心地丟在鬼火散佈的荒林裏。

          真的,沒什麼大不了,可能感冒發作,腦袋有點發暈,肌肉有點抽搐、全身有點瑟縮罷了。

她蹲在一棵古樹旁,散在劉海的水跌進眼圈,又湧出更多的透明液體。

          小時候習慣了逆來順受,也沒什麼的,她對自己說。父親喝醉了,被打兩下,背上灼熱凸顯的紅痕隱隱作痛;母親離家出走,只遺下她獨對黑暗。那又有什麼,她不是還好好活著麼?

          說過不再流淚,說過不會介意的,她心裏依然湧過怨恨,對她的父母。

          「穿上吧,會著涼的。」

            忽然,頭上多了溫暖的重量,難以言喻地,蔓延到心底。她順從地披上那件寬大的棒球外套,冷得發麻的身體又重拾一點溫度。抬起頭,借著淡淡的月光和他手機屏幕的亮光,看清了,那是她會珍藏一輩子的模樣。

          風趣又幽默,熱情又健談,不論校內校外都累積極高人氣的人,那個處在她接觸不到的光環中的人,正半倚在粗壯黝黑的樹幹上,蹙眉望她。

          「就是妳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他們才以為妳好欺負。」

          「做了也改變不了甚麼,倒不如這樣好了。」

          「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呢?」   他遞給她一張棒球隊的參加表格。

          對著那道溫柔、誠懇中透著磁性的聲線,她輕輕地點頭。

          此後,她不再蜷縮於一角,願意學習融入現實的世界。當她瘦弱的個子毅然出現在棒球場上,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嘲笑她,打賭她挺不過三日。屢敗屢試後,她終於摘掉他們的眼鏡。不再佈滿陰霾的臉容,也開始相信所有事都會有希望的。他們以為神跡出現在她身上,只有她清楚,她不想叫他失望。

          借求助為名,她不時找來互相親近的機會。她發現,每接近他一秒,心便沉溺一分。

          他高興時會繞著籃球場跑圏,一邊哼著不成調的小曲;低落時比平日更誇誇其談,只是眼瞳略微黯淡。

          他喜歡耳邊充滿喧囂吵鬧,討厭星月高掛卻寂靜無聲。

          他的寢室永不關門,只因,隔壁的房間從不亮燈。

          他害怕,厚重的門扉將一切腳步聲隔離。

          她心疼他的害怕,想永遠把她的聲音留在他的世界。

          於是,瞬息三年流轉,他們並肩穿過擁擠的祭典,留守喝彩的球場,漫步夕照的小徑……只要有他的陪伴,能夠感受彼此的存在,便是她最大的收穫與滿足。

          即使聽見他喜歡上誰了,後來又無疾而終了,如知己般,她一直都在他身邊鼓勵著,安慰著。她沒有刻意拉近彼此的距離,她想,只要能待在偷偷喜歡他的地方就好。

          他說的重要的事是什麼?

          她懷疑是否等得太久,如此親近的距離竟有種極不真實的感覺,她壓抑著狂跳的心臟,語調不自然地提高了分貝:「你要對我說的是什麼?」

          「夏希她答應我了!之前妳說我成功了要一起去慶祝的啊。要不是妳鼓勵我,我還不敢表白呢。」

          「哦,是這樣,恭喜你。」她幾乎是咬緊顫抖的下唇才逸出,這極為簡單的幾個字。爾後,發覺過於失常,只好僵硬地拉扯出一絲燦爛的笑容,試圖掩埋那股強烈的酸澀。

          他沉醉在喜悅裏,只當她也高興得失去反應。

          她是他最珍惜的知己啊!

          有人說,心跳最大的存在價值就是體驗心碎。她想,她嘗到了,是很苦、很苦的滋味。她的聲音,神始終沒有聽見,到底被遺忘在何處?

================

「有時,我在想,如果一開始他沒有遞過來那件外套,或者更早一點,我沒有轉過去那間學校,我和他就不會相遇了,那該多好。可我如何捨得,跟他一起的日子,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時光。」

——   梶島結衣,2014.3.4.

碎碎念:

今日想了一下知己的定義,一直都覺得知己是比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狀態,這種卡在中間很尷尬煎熬的情況,可又不容易前進或後退,如果其中一方有了前進的念頭就更容易悲劇◑﹏◐

個人是比較喜歡有一個知己的,無論是男是女,起碼有一些難以啟齒的心事與朋友、戀人知道,知己是一個最合適不過的宣洩渠道(??)

思於三月最後一日。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只能說我對朋友和情人之間的問題還是找不到解答吧
對我來說情人只是能做一些比較親密的事吧...應該吧...
真的呀,我是頭香阿!真是太開心啦
我想看他們的後續拉~(少噁嘞
加油加油再加油!(吐..
2014-07-29 19:1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抱歉,最近有點事忙,遲了回覆(跪地謝罪……)
沒關係的,你終會明白,等你遇上你的XXXX(你懂的
關於後續,還在找靈感,要等一會咯
感謝支持~~~~~飆淚ing
回覆

不是情人至少還是知己呀
有些人連朋友都當不了,不是嗎?
或許,有時候當朋友比當女友好阿(我不知道啦,畢竟沒遇過= =

看到最後那一句,好感傷喔...(偷流淚((你白癡喔
這女生的遭遇好可憐喔,被爸爸打,媽媽又丟下她,同學也不喜歡她
OMG,這對我來說真的好難想像,畢竟我沒遭遇過(你過的太幸福吧((被發現嘞
我頂多被朋友背叛過,不然就是被出賣
可是,其實這對我來說沒什麼...吧!?(你廢話很多ㄝ

有時候別想太多吧,很多事都是「船到橋頭自然直」
放心吧,會成為男女朋友的,之後一定會成真的,不用太過強求啦(你真的很煩喔((唉呦,對不起嘛~
2014-07-28 19:2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對於深愛的人,當知己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呢~
因為情人與朋友之間,總是橫著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呀!
感謝熾藍的支持!!!第一個給了我前進的正能量(羞跑
結衣的情況確實很糟糕,但她遇上了他,改變她灰暗的人生,才開始閃閃發亮啊!!
千萬別太感傷哦(遞手帕),烏雲總會散去的~~~
的確,兩個相知的人不在一起有點可惜,或許有空能寫寫他們的後續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