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三杏子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活瑣事【我快崩了】

自從開始打小說開始,我就是嘗試愛情類,對於愛情,懵懵懂懂了解一些,不是所有愛都是轟轟烈烈、幸福美滿的,總是看見童話中的「從此以後,王子與公主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這就不禁讓我覺得有點腦殘的結局,但不外乎的,內容很有故事性。

也有一種細水長流的愛情,也有單戀一個人的苦澀,也有告白後不被接受的痛苦,也有被背叛的愛情。

打了那麼久,覺得自己的風格一直偏向「雖然是甜文卻帶悲哀風」,一直很想轉換個風格,於是我著手寫下愛情偏搞笑之小說。

我知道那種一次趕稿趕很多稿子那種疲勞,但是有時心頭一養,還是開坑了。

看到讀者們的留言、鼓勵話語、珍珠、讚,我都有說不出的感激,那種感激從心頭湧上,無法述說。

很多人期待我的奇幻文,確實,我有用手寫寫奇幻,只是常常卡稿,最後頹廢了好幾個月才又繼續下手寫下去。

奇幻文如果寫的上手,會發覺比愛情小說好寫很多,奇幻文可以天馬行空的想像,編織屬於自己的奇幻故事、冒險,甚至魔法爭奪戰。

可是即使如此,我還是不會踏入那個世界吧,愛情對我來說,是一種很特別的無形物體,既能帶來快樂、幸福,也能帶來痛苦、悲傷,面對愛情,我一直是憑感覺在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真正了不了解愛情。

只是看到那些我的朋友為了愛情煩惱、為了男生撲簌簌地流淚,看著我的姐姐為了男友的事有苦難言、猶豫能不能分手。

愛情來的快也去得快,或許有時候握得越緊、失去的越多,可是有時候握得越緊,反而是抓住越珍惜的東西。

「我從來沒有對任何東西著迷。」

這句話送給我自己,是真的。無論是小說、漫畫也好,我從未著迷過一次,只能說「喜歡」,我不喜歡著迷的感覺,會讓我自己覺得非得有那樣東西不可。

寫作也是,我要不要打文是我的自由,我也可以現在放手說我不打了然後銷聲匿跡,然而,為什麼我堅持到現在,因為看著讀者慢慢變多、給予我勇氣,說實在的,我放不下手。

當一年前,我參加比賽分數慘不忍睹之後,我多麼想放棄寫作這一塊,只是,我想起了很久以前,和一個人的約定,我們約定著:「一起站在寫作的舞台上發光發熱。」所以我又重新爬起,邁向那個舞台。

我一直很感謝不論是從2012年開始追文的你們,還是後來才認識我、追文的朋友們,是你們帶給我人生中的希望,點亮我邁向夢想的路。

沒有你們,我真的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堅持。

可是……

我很抱歉,如標題所說,我快崩了。

我要升國二了,我知道,或許還有很多國一升國二的朋友們也在寫作。只是我真的很怕我撐不下去。

國二,我的成績要是沒有拉起來,我會被退組,或許再也見不到對照組(比資優班差一點的班)中的同伴們,未來升學我也會有困難,因為我想考的高中分數還滿高的。

我不知道我還能撐多久,只是冥冥之中知道,我快崩掉。或許在未來有一天,我會突然地消失在每一個小說網,然後很久、很久之後才會回來。

很久是多久,我也不知道。

要我放下這一塊,說實在有點痛心,但是逼不得已,我會努力放下,專注於課業。

真的很感謝,一直以來支持的你們。

如果有一天,我開始不再貼文、更新,那就代表我真的離開了,但是我還是會記得我曾經那麼拼命打小說過,我會記得我曾經在popo、冒天努力過,我會記得還有朋友們在等著我的回去。

這一天,可能是一兩年後,還請記得有那麼一位叫「羽唯」的作家。

不過放心,我不是現在就會離開   (笑)

隆重感謝橘子、天蠍、夜宇、明和曉、星雨、墨玦霜、煦陽,還有謝謝支持的你們。

無論你是不是追文的朋友,只要看到這篇文,歡迎留個言,認識認識。(微笑

能寫小說很快樂。

能得到你們的支持,我更幸福。

2014.7.23   羽唯

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2)

笨蛋!
真的只能罵你這個笨蛋了啦!
所謂的著迷 每個人的定義是不一樣的! 捨不得、心痛...這些情感也可以是著迷的一環!
但是! 我最氣的是你居然就懷著這樣的心情打算離開了?
是 我知道課業的壓力 同是對照組我又何嘗不了解你的感受?
我也有過低潮期 日夜都是很難熬的感受 我一直希望在那段時間能有人陪我
你呢? 不要那麼笨 有什麼事就說出來 不要用一種依戀又不捨的語氣宣告離開
至少跟我們說說吧! 有事情悶在心裡不好
妳的決定 我會尊重 但並不代表我會允許我的朋友把難受憋在心裡
算我求妳了 不管現在抑或是將來 多依賴一點 放聲大哭也行 只要記得 永遠會有人站在你身後護著妳
2014-07-23 17: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知道啦,
是不一樣啦,是真的捨不得放下沒錯,但是有時候還是要放下,
我知道同樣身為對照組,兩人的壓力幾乎都是差不多大,
只是,我的事情還要更複雜一點,我不知道已經對多少人說過了我的心煩事,那是一則多麼心動、揪心的故事,
可是,即使述說了,心頭那些屈辱、不滿仍始終存在,
彷彿是結了痂的傷口又再度裂開,痛著。
前陣子風平浪靜,我以為不會再有什麼事情,卻沒想到最近聽到他們偏心的欺負我們,我就滿腹委屈。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堅持多久,
一年?兩年?
我只知道或許我能藉由課業來抒發這些多餘的痛。
我知道那或許是大人的世界、大人們的爭吵,可是小孩子在旁邊聽到我很痛心。
我知道這樣的離開很多人會不滿,想說這個作者為什麼這麼不負責人,拍拍屁股就想走人,我會把一切做個結束,最後再離開的動作。
我沒有開口,是因為當時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我不想要再自己掀起傷痛,只是最近真的壓抑不住,我只能下此對策。
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不說,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在大家準備考試的時候還在那裡訴苦,我只是不想要麻煩你們。
我有多少怒氣想要發洩,我有多麼想要告訴那些大人們:看清事實,到底誰對誰錯?
我知道、知道我身後有人會護著我,無論是朋友還是愛人,可是我多麼希望我有煩惱時那個人可以在我的身邊、可以傳個簡訊安慰安慰我。
可是一切都沒有。
我的世界彷彿一個人也擠不進來,我只能一個人關閉在寂靜的黑暗世界,默默哭泣,默默替自己擦去淚水……
每晚都只能自己哭一哭,然後擦去淚水,接者沉沉睡去。
一日復一日,我能有多少個日子讓我這樣哭泣?
我也覺得我自己笨,笨到沒有餘力去反駁那些錯誤的言論,笨到出此下策讓自己更不捨,可是,多一份力氣去寫作,我就必須再多一份勇氣面對我會面對到的文章問題。
然而,我還有勇氣面對那些屈辱嗎?
成績不好會被嫌、太好也沒有誇獎,這種話與到底要讓我承受多久才甘願……
我好想向我姊一樣,忽視那些話語,做個傻瓜,沒有人對她抱有期待,自身也不用那麼累。
可是,我的自尊心總不允許我低頭。

讓妳擔心了……



 
回覆
。3。
羽唯。  相信大家會支持你。陪你度過難關的。  如果退了 藥公告歐~-  。  -
2014-07-23 15: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
但還不會那麼快:)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