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特傳同人 惡搞]辛亞追求凡斯日記錄

事物的發展基本上都是不能預測的,就好像愛上一個人一樣,誰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愛上對方。於是就在這種莫名其妙的緣分之中,一段JQ就那么簡單地誕生了。

事情的起因其實是這樣的,那一天,亞那三王子帶領著他們的族人攻打鬼族軍隊的時候,一段意想不到的戀情就這么展開了。當時亞那和凡斯之間就那樣相對無語,在別人眼中這一對人到底用眼神交流著什麽無法得知,況且人家亞那三王子殿下的眼睛已經看不到了,所以說他們其實有沒有用眼神交流真的是一個很深奧的問題。

但不管他們是否有用眼神來說話,在亞那身後的那一群軍隊之中,就肯定是有人用著眼睛來表達自己此刻的心情。

那一頭亮麗的黑髮,那一雙憂鬱的眼睛,那一身楚楚可憐的氛圍,以及那張臉!

這就是傳說中的妖師首領?!

這簡直就是禍害嘛!難怪上天會讓對方經歷那么多的痛苦!

那誘人犯罪的身體啊!簡直就是一種罪過!

在亞那身後,精靈族軍隊之中,一名同樣坐在馬上因此視野也尤為廣闊看到的東西就更比別人清楚的軍隊將領——螢之森一族精靈——辛亞,就在這一天這一刻,天雷勾動地火地經歷了一次世紀性大衝擊。

對,大家不用懷疑,他一見鍾情了!!!

兩軍對峙,中場休息,於是雙方的軍隊扎營的地方也相距不遠。由於敵我雙方都因為連日來的戰役非常勞累,於是談妥不戰協定之後大家休息也就相對放心。

而在精靈族那邊,某帳縫裡面,此刻正有一名精靈爲了這連日來的戰果而苦苦冥思。

精靈本就美麗,雖然不是每一名精靈都會像亞那三王子殿下那樣有著盛世美貌,但只要是精靈,即使手抬下顎眉頭緊皺,那畫面看上去也是會像一幅畫一樣。

而螢之森的精靈——辛亞也不例外。

鬼族和精靈族大戰了三天,期間辛亞可以說是用盡方法占盡便宜聲東擊西地接近妖師凡斯所在的軍隊中樞部分,但奈何鬼族鬼數眾多,而且大家都有意無意地圍著凡斯,以致這幾天以來,辛亞都一直處於衝鋒陷陣,然後被人群的洪水沖回自己的大本營(那么容易讓一名會發光的精靈混進鬼族中那些鬼族就真的是盲眼了),之後繼續孤軍突入,然後被亞那的軍隊中途攔截(亞那語:你要怎么突擊都可以但麻煩不要帶著我的軍隊衝進去送死,那樣我會很傷腦筋的,畢竟不是每個精靈都可以和你一樣眼睛只看著一點視線堅定目不斜視地打仗的),最後繼續忽視戰略采取突擊行動,最終結果被自己人抬回來(抬回來的人語:老大你跑錯地方了,我們只是要從旁邊突擊而不是繞到敵方的後面去。咋這幾天你就這么路癡的呢)……等一系列行動之後,辛亞不要說是接近凡斯所在的大本營了,根本就是連看也看不到他本人。

因此在經過一系列努力之後,辛亞終於知道了自己此次行動的唐突以及毫無計劃了。

但如果不這樣做的話他就真的會錯失告白示愛的機會。要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猶如羅密歐和朱麗葉,不要說身份了,種族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所以不抓緊時間實在不行。

而談戀愛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一個人那叫單戀,而辛亞可不是那種只會單戀的人,所以他在發現自己被一見鍾情這四個字射中之後就立刻采取行動。

只是多日來的結果都是未果。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看來這種正面衝鋒行動實在是太正面了,所以他必須得想一個非常側面的行動才行。

於是辛亞那雙緊皺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然後時間經過兩個小時。

當亞那三王子殿下因為某些工作上的事到他的帳縫處去拜訪的時候,感覺到從帳縫之中徐徐冒出來的熱氣時,非常意外地愣住了。

“那個……辛亞?”

不明所以地拉開帳縫的布幕,從裡面迎面撲來的是一股新鮮的熱氣和水汽。

發生什麽事了?

“……”

感覺到裡面有人但卻聽不到回話,於是亞那打算繼續深入。然而當他的腳踏進某精靈的帳縫範圍時,他確定自己踩到了一灘水,而且還是熱水。

“……請問你在干什麽?”

支著寶劍,頭頂烏雲,用著一臉悲愴表情低頭無語的辛亞在五分鐘之後用著想哭的表情看向亞那。

“我……”

他準備挖洞夜襲凡斯帳縫。

“……在挖溫泉。”

“……”

於是亞那沉默了。

由於位置上的問題,辛亞決定和亞那換一個帳縫,然後繼續他的挖洞大業。

而從那一天開始,亞那三王子殿下的帳縫就變得非常豪華,地方大不說還附帶溫泉,可以說是一級享受。

然後時間再次經過一天,在白天戰爭打算占盡有力地勢但依然告白行動毫無結果之後,到了晚上,辛亞再次帶著自己的寶劍深入地底。

於是時間再次經過兩個小時……

“那個,辛亞,我有事情想和你談談……”

因為昨天談話未果於是打算今天晚上繼續努力的亞那三王子殿下再次來到了他的好友的帳縫,只是在走進去的那瞬間,他很華麗地跌倒了。

要問為什麽?

因為帳縫裡面的地面上不知為何突然多了很多石頭。

為什麽地上會有那么多石頭?

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亞那尋找著這個帳縫的主人,然後在某個突然出現的大洞裡面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人。

“辛亞……”

“你什麽也不要問……”

上半身趴在地上,下半身還在洞穴裡面的辛亞一邊捶地一邊悔恨地流淚。

為什麽鬼族下面的地板不是泥土而是花崗巖!!

去你的!

“那個……辛亞……”

雖然別人叫他不要問,但對於地上出現的石頭以及某人此刻的姿態(雖然盲了但至少還是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亞那的腦袋中真的有非常大的疑問。

“……我在挖溫泉,你不用管我……”

他恨你這片該死的地理環境!

捶著地面,辛亞一邊默默流淚一邊在心中怨恨道。

“……”

而在亞那那邊。除了以上的六個點之外,還真的沒有任何話語能表達他此刻非常無語的心情了。

在轉移了打仗的位置然後繼續下一場戰爭之後,某精靈的心情可以說是非常亢奮的。只要地點不一樣土質結構就會不一樣。所謂凡事不過三,他辛亞應該不至於那么倒霉這次挖洞也會撞到大理石或者溫泉了吧!再怎么說這個幾率也會讓他這次成功的!

於是秉持著不怕死不怕累的精神,辛亞在精靈族和鬼族再次中場休息之後開始繼續他的挖洞夜襲大業。

但是這一次很明顯地上天真的很不看好他們之間的戀情,或者說是他們之間那緣分。總而言之,在有過兩次經驗之後,辛亞這次的挖洞活動進行得很順利,但在忽視了地理位置此刻就近於某活火山旁邊這個現實的結果就是某精靈在一個小時之後以非常迅速的速度從帳縫里衝了出來,然後在眨眼間發布最高撤退命令——

“所有人立刻整裝待發,全軍撤退——!!!!”

同樣作為這次現場指揮的亞那不明所以地看向他的戰友。

“為什麽突然撤退?”

現在風平浪靜的什麽事也沒有發生,更沒有敵軍突然突擊,他的精靈朋友為什麽突然無緣無故地要所有人走?

他不明白。

他不明白不要緊,但逃命就絕對要緊。眼看著某個即將發生的危險快要接近他們所在的地方,辛亞幾乎可以說是口不擇言而且非常無禮地對著某偉大王子殿下吼道。

“還傻愣在這裡干什麽?地底熔巖快要涌上來了啦啦啦啦啦!!!!!”

伴隨著某人巨大的吼聲,位於辛亞帳縫所在的位置,突然有一道滾燙的熱流好像噴泉一樣從地底爆發而出。

那艷麗的金黃色以及瞬間將所有東西融化的溫度告訴我們,那個噴出來的液體不是溫泉,而是巖漿。

活火山因為胡亂的挖掘使到地底熔巖的流向改變了方向,於是在當天晚上,某壯大的鬼族軍隊以及精靈族軍隊以著從來都沒有過的速度瞬間從這個地面消失了。那些高級移送陣打開的速度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快,由此可以看出雙方在咒術方面的實力其實是棋鼓相當的。

然後從那一天開始,不管是鬼族還是精靈族都非常一致地達成共識,以後不管戰略位置多么好,他們都絕對不會再挑活火山附近的地方開戰了。

臨風而立,面朝大海。

那羽扇綸巾的英姿,那莊嚴肅穆的神情,讓一向給人溫和感覺的精靈看上去淩厲彪悍,對,大家並沒有看錯詞,是彪悍。

頂著一頭被吹亂得好像瘋子的頭髮,身上沾滿海鷗路過留下的羽毛,精靈軍隊某偉大的將軍表情嚴肅地看著懸崖之下的濤濤大浪,給人的感覺就像想要跳下去看看能不能死人一樣。大概保持這個姿勢過了三個小時,興許是累了的某精靈終於變換了一個姿勢,然後眼睛繼續頂著地上,表情繼續嚴肅。

看著山頂上獨自吹海風做著沉思者姿態的某位好友,亞那一臉問號地問身邊的手下。

“辛亞他怎麼了?”

雖然眼睛是看不到東西了,不過對於精靈來說視覺的有無其實關係不大,所以這邊就讓他BUG一下設定亞那這個盲人其實什麽都可以靠心眼看到吧!

剛好路過的某手下看了看那邊已經不單止在吹風簡直就是在衝浪的精靈,用著一副非常尊敬的表情回答道。

“將軍他正在思考一個重大問題。”

稍早之前他們家將軍在站上去之前就吩咐過他們沒事就不要叫他。

看那個深沉的樣子,沉思的神態,威武而沉靜的姿態,一定是在思考關於怎樣戰勝鬼族大軍的重大妙計。不動如山得就連被風吹被浪沖都沒有知覺,這到底是要有多投入才能做到呢?所以說他們家的將軍就是不一樣!

“到底是在思考什麽問題呢?”

如果好友有什麽煩惱的話身為朋友的他是很樂意幫忙的。

亞那擔心地轉頭看向那邊已經全身濕透於是轉移陣地跑到草地去摘花的人。

那樣子看來是病的不輕了,作為朋友亞那覺得自己真的應該為對方做點什麽。

“鬼王冢,森林,鬼王冢,森林,鬼王冢,森林……”

蹲在某草地上面,辛亞拔著野花上的花瓣,口中念念有詞地數著花瓣的數目,一朵花被拔到剩下花蕊之後他又順手摘來另一朵。

對於辛亞來說,現在他正面臨著一個影響他一聲的重大難題。

兩天之後他們就要兵分兩路出戰迎擊鬼族軍隊作最後一次生死決戰了。死亡對於長壽的精靈來說其實并不具有威脅性,但對於戀愛之路還遙遙無期甚至根本就是連八字上的一撇都沒有的辛亞來說,這次生死之戰無疑硬是給他的戀愛革命之路強迫性地畫上了句號。

不要說碰到凡斯了,他就連和對方說一句話的機會都未曾有過,這樣的結果叫他怎麼接受!

精靈可以淡薄名利,精靈可以看輕生死,但精靈絕對不能捨弃戀愛!

如果含恨而死的話他可是會不得而終的,到最後能不能到安全到主神身邊還是一個問題。即使退一步說他真的可以到主神的身邊去了,但肯定會有一堆牢騷對著主神進行物理的轟炸的,這樣的話他想主神老人家都會覺得麻煩。

爲了不讓主神您老人家以後收到讓自己頭痛的精靈靈魂,就麻煩您老給他指明一條明路吧!到底凡斯最後會出現在哪裡啊?

數著手中的花瓣,辛亞那雙瞪大的眼睛基本上已經快要充血了。如果此刻有人走過來看到的話保證都會以為他是被鬼族上身了。要知道,爲了更準確地確定地點,從前天亞那口中得知最後耳朵決戰要兵分兩路之後他就沒有讓自己睡覺過地不停摘著自己帳縫中的花進行超級誠心的主神祈禱。也是因為他的住處的花都被他清理乾淨而附近的花也一樣遭遇之後,他才會跑到懸崖這邊最後的花叢去繼續他的占卜大業。

到底是鬼王冢還是森林那邊呢?到底最後凡斯出現在哪裡呢?

努力猜測的半個小時之後,當最後一朵花剩下花蕊時,辛亞終於得出了答案。

拿著最後那一片粉紅色花瓣,辛亞感動地抬頭看天,眼中疑似出現了淚水。

主神,我們偉大的主神啊……我終於從你老人家手中得到答案了……

“亞那!我決定帶軍進攻鬼王冢!”

轉身對著剛好走到他身邊打算來一段語重心長的交談的亞那大聲說道,那臉上表情嚴肅得就好像有了一股送死的決心一樣。

“啊……哦……”

慢了好幾秒,亞那才從錯愣中反映過來。

看著眼前已經恢復往日神采的朋友,亞那不由得臉上出現了微笑。

“愿主神指引你走向一條成功之路。”

雖然不知道辛亞剛才到底是怎麼了,但朋友恢復精神是比什麽都要好的事,所以亞那那篇長篇大論最後還是沒有說出來,而是微笑著開始和朋友談論接下來概要準備的事情。

當辛亞滿懷激動地離開懸崖邊之後,在他腳踩著的地方悄悄地有一朵花在那個時候盛開了。

如果辛亞有注意的到的話這朵花肯定會遭遇和身邊同伴一樣的命運,但幸運的是這朵花最後還是迎風飄揚在海風之中,而辛亞的戀愛之路就某個意義來說也因此而被他忽視了最關鍵的最後一朵花。

於是在兩天之後,當亞那在森林之中和凡斯私下說話而被刺傷的時候,正在鬼王冢中奮勇殺敵的辛亞一邊大叫著一邊帶著部下向著鬼王冢中心攻佔進去。

由於到最後都沒有看到心目中的戀人,於是在一千年之後辛亞的靈魂依然徘徊在鬼王冢之中,直到某個妖師後人出現為止都一直在自己的棺材裏面叨念著:主神你居然坑我你居然坑我居然坑我……

回作家的PO

回應(1)

哈哈哈~~~~~
其實千年後,辛亞的後代確實枴到一位妖師,所以辛亞你瞑目吧。
哈哈哈
2021-02-11 14: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