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隱形的號碼牌:我喜歡你請受理

「沒關係,我不奢望你現在就能受理我的感情。」

沈信辰以為,當那個跟蹤他至少一週的變態狂第一次在放學路上攔住他告白,而他接過她的禮物反手扔進路邊垃圾桶時,這個同校的高三眼鏡女應該要大哭跑走。

結果她居然推推眼鏡沉重的黑框,下一句話就讓他啞口無言:「至少讓我領張號碼牌,好讓我排個計劃表,確定自己該等多久。」

他今天心情不好,被她這一說都氣笑了。

「等屁!妳他媽腦洞大到開外掛……」

想到眼前畢竟是女生,其他一連串的髒話莫名嚥回嘴裡,都怪他家老子從小灌輸不能打罵碰女生一根手指頭的家教。

「要號碼牌,去那裡櫃檯領,慢走不送。」

指了指學校斜對面省立醫院大得招搖的招牌,沈信辰甩著書包,邁開長腿,昂首不停頓的走向目標球場。

打完一場酣暢淋漓的三對三,天色都晚了,沈信辰滿身大汗暢快的回場邊撿書包,腦中正盤算晚上的補習要翹掉或者去夜唱還是打網咖,總之不想半夜十二點前回家的時候,脫掉上衣擦頭的他,突然發現被他整得面目全非的書包旁邊站著一瓶沒開封的寶礦力,寶礦力上有一張紙條。

『沈信辰:我不是開玩笑,多久都可以等,但你要給我一個時間。記得我叫顧晶,三年一班顧晶。』

媽的,死跟蹤狂竟然唸的還是本校俗稱醫科保證班的資優班?

就她那腦袋,怎麼說也不是當醫生而是該去醫院大廳掛號給醫生看!

撕下那張寫了他名字的紙揉掉,沈信辰一腳當射門的把飲料瓶踹遠。

他的大動靜引來後面一票哥們的關切。

「欸,幹嘛踢地上的罐子?」

「沈信辰要不要去補習?」

「哎啊補什麼習?走啦去打咖。」

沈信辰扯著書包背帶,手機訊號冷冷的綠光一閃一閃,他拿出來按了一下快速掃過,表情沒變。

小辰:今天早點回來,媽媽要跟爸爸談很重要的事,你最好也在。

手機被他隨手丟回口袋。

他們要談什麼離婚的屁事跟他有關嗎?他在場就有用?

「神經病補什麼習,我要去打咖。」

凌晨一點,回家,開了門看到想當然爾的一地碎片,沒人在家,媽前幾天就放在客廳的行李不見了。

鞋櫃上有一疊千元鈔票。

總是這樣,錢錢錢……只會用錢打發他,沒人考慮過他的心情,也沒人有耐心去思考他真正的需要。

沈信辰沒在玄關脫球鞋,帶著一身菸味默然踩著一地碎渣上樓,諷刺的是,被他骯髒球鞋踩過的地方居然才變成一個個沒雜物的乾淨印痕。

把自己反鎖在廁所裡,他掏口袋時發現那張紙,沈信辰沒什麼精力吐槽或咒罵,他安靜的又展開皺巴巴的紙,再看一次。

三年一班顧晶。

好學生的字,不知道是不是都長得這麼不歪不斜的端正又固執?

藍筆跡碎片雪花似飄進馬桶,嘩啦一聲被沖掉。

好學生的生活,不知道會不會比較能找到所謂的意義。

午休時間,三年一班門口,安靜得跟他們班呼嘯的世界大戰完全不同。

「有沒有一個叫顧晶?我找她。」

大概是他校服沒扎沒繫皮帶沒繡學號還穿著球鞋,靠近門口原先安靜在讀書的人,紛紛抬頭用「走錯教室了吧你?」的訝異防備盯著他。

好像他是拎著金屬球棒來挑釁情敵,而不是空手插在口袋裡來找女生一樣。

「你說找誰?」

「顧晶。」

「班長?」

教室角落本來非常認真在解題的一個眼鏡女,抬頭朝這邊看,一看是他就很安靜而迅速的站起來,把椅子靜靜靠攏走過來,拍拍同學的肩膀。

「班長,這人說要找妳,是不是找錯……」

「對,他找我沒錯。」下一句,轉頭對沈信辰,「去地下室說話,教官不會巡到那裡。」

那個皺眉的男生,嘴巴張得讓人很想往裡面塞滷蛋。沈信辰想。

「你來給我號碼牌的?」顧晶伸手。

「說了請妳自己去掛號,我又不是精神科醫生。」沈信辰雙手依然插口袋,斜睨她:「妳又知道我不是來警告妳以後別惹我?」

顧晶收手聳肩。

「愛說什麼長在你嘴上,身體主動來找我是不爭的事實。」

「妳哪來的自信……」

沈信辰難以置信的睜眼,張嘴很久,但沒辦法否認自己主動來找她的事實,總不可能說他是來揍她的,實際上他動不動得了手打女生這實在很難說……

在顧晶突然噗嗤笑出來的聲音裡,沈信辰驚覺自己的發呆可能看起來跟剛剛的滷蛋男一樣蠢。

臉一片熱……靠北,老子是不是臉紅了!像個正在被調戲的小女生!靠北!幹幹幹幹幹!

「笑屁。」心理崩潰的人,連吐個髒話都虛弱。

顧晶笑得掉眼淚,她拿下眼鏡用手指揉眼睛。

「沈信辰,我笑是因為喜歡的人在身邊,我覺得很開心,你要懂得這是一種女生欲擒故縱的矯揉造作。」

……幹。成語太多老子聽不懂,他基測作文零級分聽說是離題。

可是他現在覺得顧晶好像離題得更厲害。

他聽到她莫名奇妙的對自己告白,而且他有眼睛,像被雷劈到一樣直直的看著顧晶撥開醜瀏海和厚重眼鏡之後,才露出來的小臉。

他之前沒仔細看過顧晶,因為第一次交談太震撼,他在心裡直接把她歸類成有病該治的肉食恐龍女。

現在才知道顧晶原來不難看,甚至就一個書呆子而言可以說是滿漂亮的……不,媽的他不想稱讚她,她不管長得怎樣腦子都有病。

顧晶沒理會他自己的心理小劇場,笑完以後戴回眼鏡,又朝他伸出手。

「沈醫生,我的號碼牌呢?」

啪。

看似是惡狠狠的拍了她一下,其實不是很用力,只是碰到顧晶手心的瞬間,意識到少女肌膚的柔膩讓他突然心裡一陣混亂。

「神經病,我回教室了。」

「是嗎?再見。」

顧晶冷靜的揮手,沒留他。

沈信辰揣著一種好像哪裡怪怪的狐疑心情,直到走回自己教室,他才恍然又大聲的爆了句髒話。

幹!

被那個女的先聲奪人,他忘了今天本來是打算去臭罵她一頓,讓她全班都知道她是個死跟蹤狂!

放學後,顧晶照樣遠遠的跟著他走,和他等同一班公車,他知道。雖然還是很惱羞沒打算理她,但不再像之前那麼強烈厭惡。

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中午去找她,沈信辰每次興沖沖覺得自己準備好要去罵她一頓了,卻總是被顧晶繞啊繞啊繞啊,繞到他總是沒有完成本來的目的,戰敗而歸。

有一次他中午被廣播去教官室罵他翹課的事罵了整整半小時,午餐時間結束,他餓著肚子木然離開教官室,走到穿堂,居然發現顧晶站在那裡跟幾個糾察隊制服筆挺的男生聊天,聊得似乎那裡圍繞著一種成熟又有氣質的氣氛。

糾察隊隊長指指顧晶的頭髮,她歪臉有點疑惑,隊長笑了一笑伸手要去碰她的頭,顧晶退一步避開,搖搖頭,笑著很禮貌的回了幾句。

幹。在別人面前就是一副很正常的好學生乖寶寶樣,在他面前就發病!

心情本來已經很差,看到這幕不知為何更火。

沈信辰無視走過,匆匆穿越半個校園,停在斑駁圍牆邊,一路尾隨他的腳步也停了。

「幹嘛?!妳糾察隊的狗啊?我是要翹課,告狀啊,去啊──」

半發飆轉頭去瞪她,顧晶果然是站在他背後,卻是靜靜對他舉起一個完整的便當。

「我聽到廣播,想說你被大砲找去肯定會弄到沒飯吃,幫你留了一個,你不用翹課去買了。」

沈信辰一時不知說什麼好,滿尷尬的隨便瞄了眼剛剛糾察隊隊長對她伸手過去的位置,原來顧晶頭髮裡嵌著一朵最近校園裡開得很多的粉紅色櫻花,而她手中捧著要給他的便當和飲料,沒辦法自己拿掉。

看他沒應沒回僵在那裡,顧晶嘆了一聲,轉身走進涼亭陰影,把飯和飲料擺到桌上。

「我不能曬很久的太陽,要吃不吃都好隨便你但如果不吃垃圾桶就在旁邊記得回收好再丟掉,不要像第一次我給你東西一樣沒有分類就隨便丟知道吧。」

媽的這女人向來有病但何時變得這麼囉唆。

還有,他為什麼忽然強烈意識到,當她說話變成長句都不斷句的時候,是因為心裡在緊張?

「顧晶。」

她一定是某種高傳染性神經病的帶原者。

他鐵定被她傳染了,不然他不能解釋自己為何跑回亭子的陰影裡拉住她。

顧晶回頭看他,靜靜等他解釋。

他不想面對她的眼神,偏著頭匆匆掃了一眼桌上的便當和飲料。

「……咳。妳到底是不是醫科班的啊?有夠不細心,沒順便拿筷子叫人怎麼吃?」

「哦,急著出來所以忘了,筷子我那裡有。」

「那還不快走?」

他抓起桌上的便當飲料,趕在她前面大步走向她教室,幾步後沒聽到她跟上,他回頭像要掩飾什麼的一臉不耐煩:「快點啊,我很餓!」

中午的陽光太強,顧晶低頭遮著眼睛後,才從涼亭裡走出來。

他等了她一會,在她低著頭接近時,伸手幫她拿掉那一朵落花,在他手臂無意間替她擋著光的陰影下,他看見她的嘴角淡淡上揚起來。

「謝謝。」

「……走啦。」

他坐在顧晶教室門口,大剌剌的拿顧晶的筷子吃飯,顧晶貼牆站在他旁邊,繼續安靜看書。

糾察隊長巡了過來,用一種隱藏不了的驚詫來回掃了他和顧晶。

顧晶仍然淡淡翻書,制服筆挺長相很端正的糾察隊長頓了一下,很像是想要喊住顧晶說些什麼,但苦於值勤中不能閒聊,他們又沒有違反任何一條校規,只好皺皺眉,走了。

沈信辰抬眼看看那個老是找他麻煩,現在卻只能摸摸鼻子沉默離開的筆挺孤單背影,心裡浪潮洶湧的就是一個字。

爽!

依然是一前一後的回家,同在一個公車站牌下等車,沈信辰每天中午跑來找她拌嘴,聽著顧晶嘴裡那些本來像天書的成語,他後來居然都能隨口背上一點,嗑嗑絆絆生硬的用在模擬考長文作文上,有次居然破天荒拿了十以上的分數。

家裡很多不可挽回都在流逝,沈信辰被轉移了注意力,覺得好像也沒那麼難熬。

顧晶不會前進更多,沈信辰也沒有拉下臉來,自己轉頭去追她。

這天等車時,顧晶的眼睛黏著單字簿,頭也不抬的問他。

「沈信辰,我的號碼牌呢?」

「囉唆。」

「你在我的計劃外很久了,我需要重新排時程。」

「什麼時程?」

顧晶瞄了他一眼,眼睛又回到單字簿上,張嘴又是一串流暢天書。

「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故善戰者,致人而不致於人。能使敵自至者,利之也。善攻者,敵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敵不知其所攻。微乎微乎,至於無形;神乎神乎,至於無聲,故能為敵之司命。」

幹……沈信辰把她的單字簿搶來徹底翻過一遍,確定那本真的是英文單字冊而不是什麼古文大全好讓她看著唸。

「講人話!什麼意思?」

「避實擊虛按部就班攻城掠地。」她抬起眼看他,認真的表情,一連串沒斷句。

「妳緊張什麼,顧晶?」

「沒有。」

他低下臉去,懷疑又專注的盯著她看。「絕對有,妳說話又開始沒逗號了。」

「哪有。」

「沒有就抬頭看我。」

「不要。」

「那,抬頭就給妳號碼牌。」

「咦?快說……」故作鎮定的顧晶抓到關鍵字,連忙扭頭回去看他,冷不防一個立體的陰影蓋下來,覆蓋她眼前的世界。

公車來了,公車亭下還有很多來來去去的學生,大家都在擠上車,只有她被他扯到亭柱後的角落,遺棄整條馬路的喧囂。

嗡嗡。顧晶耳鳴。

她紙上談兵的伶牙俐齒和智商,在莫名其妙受敵軍毀滅性突襲的瞬間,棄守潰逃。

沈信辰立體的五官和呼吸終於挪離她的臉,她呆呆看他,他臉上有可疑的紅暈。

「沒人教妳接吻要閉眼?」

顧晶搖頭,白皙臉蛋難得傻愣愣的有點可愛。

「……行程表還沒排到那裡……沈信辰怎麼辦公車跑了。」

他又氣笑了。

他主動親她,她居然給他睜大眼睛追看公車屁股冒出來的排氣管煙!

「不用行程表,以後照我的行程來。」

他牽了還呆著的她的手,走離候車亭。

「號碼牌……」

「不用號碼牌,沈醫生掛號處只收一個,記得櫃檯繳費。」

「那我們要去哪裡沈信辰……」

「沒公車還有捷運,搭捷運先送妳回家。」

「哦。」

她乖巧的點頭,垂下頸子,沈信辰低頭瞄見她白皙的後頸有點泛紅,感覺跟她相處的主導權都乖乖回到自己手上,心情好得想唱歌。

其實書呆子也有點可愛。

心情好,他福至心靈的想為當初的魯莽道個歉。

「顧晶。」

「嗯?」

「對不起第一次丟了妳送的禮物。」他記得昏黃路燈下那盒子還包裝得非常精美,像是一雙運動鞋,搞不好顧晶還真的調查過他的喜好,挑了他最喜歡的球鞋。

但他卻踐踏了她的心意。

當然,他現在再怎麼遺憾那禮物也撿不回來了,但沈信辰不是會停在過去的人,日子還有得過就可以彌補。

「真的對不起妳。話說,妳第一次想送我的禮物到底是什麼?球鞋?」

沈信辰現在純粹是好奇。

「哦,你說那個啊。」顧晶抬頭看他,臉上又是一片清澈認真:

「金石堂買來的二十五元包裝紙,沒用的鞋盒,塞滿我書房碎紙機裡的碎紙。」

「……妳說什麼?」

沈信辰拉著她的手僵掉了,不可置信的回頭瞪顧晶。

顧晶一臉學術的侃侃而談,細心分析。

「我知道第一次吸引你注意後送的禮物,照你的個性打死不可能收,90%以上的可能性是隨手丟掉,因此不需花大錢製作,為了方便你扔不用再花時間找垃圾桶,我還特地在一排資源回收箱旁邊攔住你,讓90%以上的可能變成百分之百……只是,我估計錯了,你居然沒丟在紙類,而是扔一般垃圾。」

顧晶一臉耿耿於懷,耿耿於懷的是她沒算到他沈信辰居然沒常識到把一個包裝紙包裝精美的紙鞋盒內裝碎紙機回收物按她計算那樣的丟進紙類回收桶。

捷運出口的冷氣吹得沈信辰透心涼,涼到他一張好看的臉上不只像冰雕還帶層霜。

顧、晶──!

「等等,沈信辰,不是說要搭捷運?這裡不是往捷運走……」

顧晶被他拉得沒頭沒腦的轉向,轉到一旁通向百貨公司的走道。

然後,她被滿臉陰沉的沈信辰一直拖到百貨公司裡的體育用品店,往架上抽了一雙鞋看看尺碼後就氣勢凶狠的扔上櫃台喊結帳。

「顧晶,三千九,掏錢結帳!」

顧晶對著收銀機上顯示的數字,微微瞪大眼。

「啊,我哪會帶那麼多錢?」

沈信辰用力在自己皮夾裡抽出僅剩的四張千元鈔,拍上櫃台,「包裝起來要送人!」

「……好請等等。」有點過大的聲音嚇得櫃檯小姐往後一跳,匆匆抓過鞋子逃到一邊去包裝。

沈信辰一手抓起包裝好的鞋盒和找零,一手抓起顧晶大步向外走,一直走到百貨公司門外擺了一顆飾燈大樹又有噴泉水舞的浪漫廣場,走到樹下用力把鞋盒塞進顧晶懷裡。

他雙手環胸露出一張要殺人的冰臉瞪她。

「送我!」

「……啊?」世界變化太快某人腦子壞掉害顧晶呆了一秒。

夜色慢慢濃了,樹上的裝飾燈剛好慢慢亮起,柔和的七彩燈泡,把沈信辰抿著嘴的臉照出非常倔強的可愛陰影。

「送我,然後用妳的腦袋好好告白!」

制服不整凶狠男生,強迫一個馬尾紮得整整齊齊楚楚可憐的眼鏡乖乖牌女生告白的驚人宣言,震得百貨公司門外川流的人群一時凝固。

「沈醫生這是謝禮謝謝你沒有放棄對唯一病人的治療……」

一本正經板著臉說完這幾句,顧晶自己忍不住噗嗤一聲都笑了,她一邊抱著肚子一邊把鞋盒往沈信辰身上推,笑得沒辦法看他。

直到鞋盒不知脫手掉到那裡,沈信辰揪住她的手腕持續強迫她看著他。

「少說蠢話。抬頭,看我!認真!告白!」

「不行我真的不行了沈信辰我真的很緊張啊你不是看的出來嗎……」

……死女人@#%&*……

&*#@^……有病

顧晶被他抱著,耳邊傳來他惡狠狠卻咬牙切齒的咒罵,最後,囫圇不清的冒出關鍵四字真言。

x!顧晶我真他媽有病……我怎麼會喜歡妳這種……

如果「我」「喜」「歡」「妳」這四個字的前面和後面,掐頭去尾,去掉那些髒話和無意義的助詞動詞自貶詞咒罵詞,那就浪漫了。

隔著鏡片,顧晶看見沈信辰緊緊貼著她的淺小麥色耳根皮膚,一路蔓延著紅到脖子。

她淡淡的彎起嘴角閉上眼,雙手攏著他有點寬闊的後肩,輕輕抱住。

「你也很害羞哦沈信辰。」

「我警告妳,老子現在不爽,妳少嘴砲!」

「沈信辰。」

「聽不懂人話是不是?我叫妳少嘴……」

她墊起腳尖,在他聒噪的嘴唇旁邊固執的碰了一碰,努力把話説完。

「我喜歡你。」

「……哦。」他蔫蔫的把頭埋進她側臉。

她在他耳朵邊笑。「……沈信辰,你臉紅了。」

「閉嘴。」

*

我帶著還沒經過你允許的隱形號碼牌,走向你──

哎,我喜歡你真的。很喜歡很喜歡。

請受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1)

1 2

好萌耶,讚
短文不能送珍珠
2014-11-12 17: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小朋友 我會加油的\^^/ (也許有天靈感敲門時,也來寫篇純愛校園文吧>///<)
回覆

在粉絲團上看到消息跑過來看
他們倆個的互動真的好可愛!
一緊張就開始不斷句個設定完全抓住我的心啊><
期待你寫現代文啊!!!
加油加油
2014-11-10 15: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欠欠

我會加油的^^!!!!!
回覆

再來看一次,還是被這倆孩子萌得亂七八糟
(差點因為打太順,變成倆熊孩子,是最近熊孩子撞多了嗎(思

在感動的當口忽然被啪一下拆穿,沈弟弟不知道有沒有OS大喊:妳還我的感情來!
不過顧晶的思考我覺得好合理啊,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確立地位高下了(蹭下巴)

總之蠢萌蠢萌的真的會讓人心暖暖的開小花呢(蹭
2014-07-24 12:3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親愛的夜兒,妳能喜歡蠢萌風真是太好啦~
我慢慢開始想,是否該偶爾放下屠刀走個現代小品溫馨暖甜路線

不過還是要讓我大開殺戒屠完今年下半年那本古代稿哈哈~

超好奇到時古代版  沈小塵+顧小堇  開始發文時,大家的反應會如何......
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再轉頭來看這篇短文,然後真正理解"用一篇短文毀一個男主"的真諦XD

P.S.凌晨寫稿真的挺不錯,在安安靜靜的時候跟自己家的熊孩子獨處;喧囂都落盡,獨攬岱宗一山青



當然更不會把時間花費在與各種神祕人心的勾結交流上  哈哈好了囉唆完畢,上班去www


回覆
借用這裡的留言說一聲..
以前有加我的筆名噗浪但最近發現我突然消失不見的讀者或朋友,請不要太掛心。
我正在整理舊噗浪,並打算找個時間讓它完全功成身退,是我正在漸漸退出噗浪,不是您的任何問題XD

P.S.最近也請不要去加它,因為都會被回絕的嗷嗷~ 謝謝各位。m(_ _)m
2014-07-23 14: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天啊好可愛好萌啊♥♥♥♥
啊(半夜陷入瘋狂中)!!!!
2014-07-20 00:3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憨企的喜歡>////< 哈哈哈哈我剛寫完這篇的時候,心情跟你的留言挺像的說!

就......萌得一臉血(捂臉)
 
回覆

好純愛啊啊啊啊啊

超喜歡男主滿嘴髒話~

然後顧晶好可怕,那個心裡分析神馬的跟J有得比了!!!
2014-07-19 23:5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飛揚揚居然喜歡滿口髒話的XDDD(不過我貌似也很喜歡~傲嬌屬性確診呀哈哈哈~)

寫到顧晶的回答那一段真的有讓我想到J欸,很像~!

不過這短文不走驚悚路線哈哈 
回覆

顧晶好聰明,這兩人的互動好可愛!!
不過看到顧晶說不能曬太久太陽,還有脖子後泛紅,害我心裡os這難不成有美少女病?
以為要悲劇結束Orz
2014-07-19 22: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呀哈哈蘭影說到了最初有往我腦裡轉過一圈的想法,不過美少女病的鋪陳似乎太長,導致短時間內會寫不完這篇(畢竟只是一時興起...XD),所以就,果斷改發展!

不過我想對沈信辰來說這結局是個悲劇沒錯~(認真點頭)
回覆

感覺到後面都覺得兩個人太可愛
顧晶不愧是高材生,知道要怎樣去揣測對方心思還有收到禮物後的反應。
而且看信辰主動去找她的時候,好像常常都被她拐了
想說的話都變了XD
顧晶是一個很不按牌出牌的人
不過她在感情上大概把會遇到的事情都想過一遍
只是關於親這件事,似乎來得太快ww
看到她驚愣到XDD
信辰臉紅太可愛哈哈哈,感覺上他就是傲嬌ww
2014-07-19 22: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丁~

顧晶真的是做事都會先在心裡轉一圈的人啊!→腦補型
可是沈信辰是貌似有生腦子但從不拿來用的那種XDDD→直接下手型
 
回覆

太萌了!
求長篇!!

我……不懂這種等候(遮臉
我都是被攻城掠地的那個(咦啊?!

你懂得(痛哭
2014-07-19 19: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有萌後?
有萌就一切沒問題了哇哈哈~

可惡~那啥被攻城掠地的我只能想像自己懂但實際上不懂XD
回覆

啊啊啊啊!!!!!!
這兩個好萌!(打滾)
綠綠請讓我帶他們回家啊啊啊啊

可惡我懂這種等候的糾結(妳也懂
真的會讓人連標點符號都想省略(誤
2014-07-19 18:4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帶走吧帶走吧沒問題XDDD(綁一串繫蝴蝶結)

真的親愛的妳懂!(哭哭)
回覆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