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他人房子裡的燈:歡迎回家

      夜已深,月已眠,繁星如同在詠唱搖籃曲般熒然閃爍。

      然而,他卻從空蕩的夢中驚醒,無法入眠。

      幾個月了?桌上筆電的螢幕仍亮著微光,沒有任何視窗的桌布,是他和她的合照。是半年前,他們一起去東京迪士尼照的,他單膝下跪,就在所有人的面前,取出戒指向她求婚。當時一位路人拍了下來,並將照片傳給他。

      那時的他們,很幸福、很幸福。

      可是現在,他卻只得待在他倆一起租的小套房裡,熬過一夜又一夜,沒有她的日子。

      她失蹤了、不見了、找不到了。

      就在幾個月前的雨夜,身為編輯的她說突然需要加班,要他先吃飯睡覺,別等她。但哪知,他在偌大的雙人床上翻來覆去,等了好幾個鐘頭卻仍不見她回來,心急如焚的他再也躺不下去,只好踩著光腳踏上陽台淋點小雨,讓自己冷靜一點。

      最後,他怎麼倒在客廳沙發上睡著的?他不知道,只知道,他心繫著的她,整晚沒回家。

      打電話問她所有的親友,眾人皆回答他一句話:「她拒絕見你,請離開。」

      突如其來的打擊他又怎麼能接受?明明半年前,她還紅著臉低下頭,咕噥了幾句好丟臉的話之後便點點頭接受他的求婚,怎麼會在一切都還沒訂好的時候不要他了?

      回到現在,他頹坐在擁有兩人回憶的沙發上,摀住臉,什麼都不想見。

      仔細地去算算日子,應該也有兩個月了吧?這兩個月,他痛苦地無法做好任何事。要不是他的至交兼同事理解他的處境,願意替他分擔些工作,恐怕他早就給上司炒魷魚活活餓死了。

      只是,再怎麼活下去,他心愛的那個人、想要一輩子一起生活的那個人,都不願再見他了。這又是不是,另一種殘忍的分手宣言?他不懂,也不想懂。

      猛然想起自己拜託她親友轉交給她的錄音檔,他淒涼地笑了。

      也許他留的那段話,可以挽回她?可以嗎?

      還是那個錄音檔,會讓彼此受到難以想像的苦楚與痛徹心扉?

      一生也許再也沒有也許,何時糾結會過去。我丟了我自己,身不由己……

      時間悄然流逝。

      一年過去,他仍未從失去摯愛的打擊中恢復,卻明白自己的頹廢只會造成身邊人的負擔,於是他決定打起精神,內心傷治不好,至少也得做到表面的完好才行。至少,不可以再讓其他人為了他跟著費神了。

      這天,他一如往常回到家中,準備面對過去一年天天上演的撕心裂肺。

      「是成嗎?歡迎回來。」

      ……成?那不是她最常用來喚他的小名嗎?怎麼會……

      廚房的轉角,一個他再也熟悉不過的女子緩緩走出來。除了頭髮變短、臉形消瘦不少之外,他可以肯定,眼前這個女人,就是他愛的人,那個拋棄他一年,卻讓他無法不愛的人。

      「琳?」

      女子輕輕微笑,右手在口袋內按了什麼。

      「琳,我愛妳、很愛很愛妳。即使妳不願意見我也沒關係,我會等妳,等妳願意再見我的那一天……別丟下我……」

      「琳,我愛妳、很愛很愛妳。即使妳不願意見我也沒關係,我會等妳,等妳願意再見我的那一天……別丟下我……」

      他摀住嘴,一年來的眼淚頓時不受控制地滾滾落下。

      「成,對不起,去年我發現我患了白血病,為了不讓你擔心,我只好用這樣的方法避人耳目。你知道嗎?你的錄音來的正是時候,若不是你,我想我可能熬不過種種化療,直接離開了,謝謝你。不過,你還願意讓我回來嗎?在我傷了你這麼久之後……」

      上前幾步,他二話不說一把抱住她。

      「歡迎回家,我的老婆。」

      小小的套房,微微的火光,倒映著兩人臉上許久不見的微笑。

      一種,飽含了幸福與滿足的微笑。

      「琳,我愛妳、很愛很愛妳。即使妳不願意見我也沒關係,我會等妳,等妳願意再見我的那一天……別丟下我……」

      這麼愛我的你,我該如何狠心丟下呢?乾脆,就不丟了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