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他人房子裡的燈:燭光

她一一將生日蛋糕上的蠟燭點燃,獨守著眼前的煢煢火光,是那闃靜黝黑的屋子裡的唯一光源。

她放下了手中的那只打火機,是他一直留在她家中忘了帶走的物品。

她不只第一遍想像,此刻,他正和他的妻子圍繞在他們的小女兒身邊,一同為她慶祝今年八歲的生日。

「抱歉,我沒辦法幫妳慶生。」他歉疚地說。

他們站在她家門口,她為他繫上鐵藍色條紋的領帶,整理好襯衫領口,又撫了撫他身上西裝的皺褶,然後才湊近他的耳畔,低語道:「我不稀罕。」

她沒去看他的表情,一派淡然地說,「再也別來找我了。」

這話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說了,所以他也不上心,只管接過她遞來的公事包,在帶上門前對她笑了笑,並留下一句話。

「我會再打電話給妳。」

她一旋身,鎖上門,把手機裡的卡片取出來又對折兩半,又換下睡衣,打算出門為自己買一個小蛋糕,為自己慶生,也慶祝自己終於要放下他。

她凝瞅著蛋糕上的火光,想起第一次遇見他的時候是在她打工的餐館,她為他保管忘在餐館裡的昂貴打火機,在他們又一次見面時,她告訴他要等她下班回家再拿給她。

那次,他待到夜深了才離開。

──「我會再打電話給妳。」這句話從那時候起,就常常從他口中說出。

他告訴她,他已有了家庭。

她以為他們不會再有聯絡,但是當他總是挑她值班的日子在店裡待到打烊,用各種藉口約她下班後繼續小酌,又一次次地護送她回家,她都無法拒絕。

屋子還留有他前夜抽過的菸的味道,她知道他在他的家裡絕不會抽菸,因為他的孩子不喜歡菸味,所以他總是在黑夜裡起身,她靜靜地蜷縮在床上,看他在陽台點燃了打火機的火光,一口一口抽著菸。

她不過是那道光罷了,只有在需要的時刻才被點燃,只是為了點燃香菸一瞬的火光,用罄了隨後就被捻熄而已。

那一晚,她決定不想再當自己只是那道光了。

對於他來說,這裡只不過是她的房子罷了,不是會為他的晚歸留一盞燈的家。

昨天早上,她在他晨間沐浴時,翻了他的公事包,把她家的鑰匙拿走,卻剛好撞見他替他的小女兒買的生日禮物。

諷刺的是,她和他的孩子是同一天生日,每到這一日只能為自己慶生的同時,卻又想著他人房子裡的燈,在燭光熄滅之後,點亮了室內的燈,小女孩圓圓的臉上一定曬著幸福溫暖的光,熠熠生輝。

忘了他,以後的夜裡只有自己蜷縮地躺在雙人床。

忘了他,屬於她的房子裡再也不復存在屬於他的味道。

──「再也別來找我了。」

我不想當你一瞬的火光,只為了照亮你和他人。

她緊緊閉上眼,一口氣吹熄了蠟燭。

當視野漸漸熟悉了黑暗,即使沒有火光,我也能看清孤獨的形狀。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我很喜歡後段喔,把她比喻成蠟燭,需要時才被點起,不被需要時,只須輕輕一口氣,就貶成黯淡的獨燭。

余尚有一言相諫,鋪排上似乎有點亂,以及有一兩個文句有點矛盾,可能要稍微注意一下喔。若有冒犯,小子萬分抱歉,汝可不必將此言放在心頭。

 
2014-07-27 15:1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鬱空你好,謝謝你的留言!
文章是愈修會愈好的,若有人能看完我的文章之餘又給予我鼓勵和建言,那是我的幸運,非常感激。
礙於在徵文評比期間還無法修改文章,日後我會重新校稿,改進你所說的缺點。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