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他人房子裡的燈:碎娃娃

      我是一名郵差,平日工作就是騎著我心愛的機車綠寶到處送信。而今天,我來到了一棟有五層樓的透天厝。外牆潔白如同惠斯頓畫家所繪的〈白色交響曲第二號:白色女孩〉中,女孩身上那一襲簡單卻美麗的雪白長裙;前方翠綠的庭院顯然有人精心照顧著,光是站在前方都能感受到那一片的生機盎然,以及蝴蝶蜜蜂歡躍於花兒之間的欣喜。

      正當我陶醉於這家美麗的住屋時,三樓陽台上的女主人似乎是瞧見我了,親切地喊著我,說直接走到門前等她就行,不需要站在外頭給炎夏的太陽曬,很傷皮膚。

      瞧,多麼善解人意啊,我喜歡這家的女主人,無庸置疑。

      當我漫步到門前,開門迎接我的,卻是一名身高僅到我腰部,約莫五六歲的可愛女孩。

      但是,女孩漆黑如夜的瞳眸中,沒有一絲屬於孩童該有的清澈純真。應該說,那是一雙,絲毫沒有波瀾、沒有情感的,如黑洞般的雙眸。

      一時間,我竟然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愣愣地將包裹遞給那個小女孩,連簽收神馬的都給他忘記了。

      「哥哥,需要簽收嘛?」指指我手上的單子,女孩平淡無感卻又稚嫩甜美的聲音傳入我耳中,實在違和。

      「啊?噢,需要需要,麻煩妳了。」將筆與單子交給女孩,我的大腦仍然處於停擺狀態,呆若木雞地盯著人家簽完名後把東西遞還給我。

      抱起手上的包裹,小女孩略顯吃力地想關上門。此時,我也不知道我在發什麼神經,居然一手伸向門縫,阻止女孩把門關起來。「那個,妳叫謫羽?」我低頭瞥了眼單子上的孩童筆跡問著,沒來由的。

      似乎很意外我會提到她的名字,女孩嬌小的身子一震,低下頭,囁囁地點了點頭,同時停下關門的動作,免我於被夾手的命運。

      「謫羽?妳怎麼……」方下樓的女主人看見門前的女孩與我,一臉驚訝,好像看見她家的布娃娃自己動了起來,還跑去找路人聊天那樣的不可置信。

      「……姊姊,裡面是爸爸媽媽對不對?」低著頭沒有對上女主人的視線,女孩小小聲地問。

      然而我這個外人卻徹徹底底的被驚嚇到了。

      裡面是爸爸媽媽?有沒有這麼獵奇?那不過是一個中型紙盒,裡頭能裝的,最多也只有兩個人形娃娃吧?塞真人?那是要切成多小塊才裝得下啊?

      似乎是看見我驚恐到一個極致的神情,女主人輕輕地笑了下,聲音裡頭,藏有些許的苦澀及傷悲。她解釋:「盒子裡頭是以我們父母為雛形所製作成的布偶。我們的父母,去年車禍離開了。」

      「咦?真抱歉……」不自覺挖到別人家的傷心事,我連忙道歉。

      「不會。我妹妹的名字,謫羽,以諧音來說,是『折羽』的意思。在父母雙亡之後,她表現的模樣的確像是折了羽翼的天使。她開始不說話,眼神渙散沒有焦距,卻又像是在注視著我們所看不見的東西那樣。所有日常都是由我打理,而她就像一尊娃娃,對外界的一切毫無反應。」

      「所以妳今天下樓才會嚇到?」

      點點頭,女主人,也就是謫羽的姊姊,淡然一笑道:「這是她從父母離開後,第一個出於自我意識的動作。我想,我替她訂製的這兩個娃娃,或許,真能對她的心理有一些療癒的作用吧?即使只有一點點,也足夠了。」

      「……」

      我無法忘記,那位年輕卻成熟的女主人,臉上那抹,混合著慘淡、心碎,以及安慰的笑容。

      我想,今天下班後,就騎著我可愛的綠寶回家看看我那年邁的父母吧。

      「爸,媽,我回來了!」

      〈完〉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