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記得愛-關於你/妳,我不曾後悔:抹茶

「啊!   是綠茶!」

聲音的兩端,我們倆同時想出了答案。

夕陽把補習班的教室照成漂亮的橘紅色。

我跟她一起伸出食指斜指著對方。

指尖彷彿快要觸碰在一起似的,在柔和的光線下盡頭竟有點模糊。

桌上散擺著的惡作劇信,主謀好像慢慢浮現了。

雖然已經偷偷把教室的冷氣溫度調到了23度,但夕照在整排落地窗的加持下,還是感受不到什麼差別。

而對面的她,耳際畔未梳理柔順的髮絲在光芒下。

閃耀著。

似乎連盯著看著也會產生些許的暈眩。

放學的時段,再過不到20分鐘,就會有一群瘋狂的高中生湧進這間教室。

選擇性緘默,這是單子上寫的東西。

補習班的主任跟老爸認識,這段時間他們就把這當成托兒所。

照顧我這個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問題的傢伙。

記憶中這短短的103天,白天我待在補習班,晚上看有沒有排的課程,否則回家。

但就此讓我認識了綠茶的姐姐。

「欸,抹茶。」

剛偷睡被抹茶揉爛頭髮,想睡回籠覺的我把下巴擺到了桌上,卻不自覺的把視線移到了對面那位,胸前被桌沿托起的地方。

「妳什麼時候會去報到啊?」

抹茶推甄上了大學,報到之前白天在這補習班打工。

望著講台上的茶具,看來她已經把待會老師要上課的教材準備好,等等應該就下班了。

抹茶是我一開始不知道她名字,因為綠茶的關係給她取的綽號。

因為白天都待在補習班,所以跟幾位重考生還有補習班職員都算熟悉。

抹茶是意外跟我投緣的一位,不知道為什麼從一見面開始,我們倆就很有話聊。

而昨天回家後,我發現書包裡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塞了封警告信,警告我離抹茶遠一點的警告信。

很幼稚的內容,比我平常會做的幼稚事還更幼稚些。

抹茶很漂亮,所以收到這種信雖然誇張,但也不能說意外。

只是以動機來看,寫信的人應該是那位嫌疑最大了。

不知道有沒有發現我不矩的行為,抹茶起了身,並揉了揉我頭髮。

「還久呢~   我還想多賺點錢呀。」

雖然說我比較想問的問題是,她對於信中描述的我們的關係的感想。

但,可能我是膽小鬼吧。

「吼!頭髮又亂了!」

伸手把頭髮理平的我只這麼回答。

自從去年發生了那件事開始,我只要到了多一點人聚集的地方,就沒辦法從嘴裡迸出半個字。

雖然說也有意外的時候,但總是少數。

補習班附近的網咖就是意外之一。

也可能是不需要什麼交談,只要對店員比出要幾個小時的時數,指出要什麼飲料,就可以到專屬的位子上,進入自己的世界吧。

出門前,老爸還在詢問我是否真的要去補習班。

因為外面正下著大雨,已經進入颱風的暴風圈了。

我還是去了。

或許是因為補習班老師說過,那邊無論風雨一定都開著,歡迎有鬥志的考生。

又或許是想從家裡逃避些什麼。

從去年就不見的,好像還在空氣中寂寞著,缺少著的那個聲音。

不論原因是什麼,我出門了。

補習班在二樓。

所以一直到補習班門口時,才發現我被耍了。

門沒開啊!

「竟然沒開。」

正準備轉身回家時,背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瞪大眼睛望著緊閉的鐵門的她,穿著雙淺蔥色的條紋襪。

背著小掛包,手裡捧著的是剛折好的雨衣。

然後不知到我是腦筋秀斗了還是哪條不對勁,直接盯著襪子回答了一句。

「真的是抹茶,連襪子都穿綠色的。」

「什麼啦!」她瞪大眼睛望著我問「怎麼會是你。」

「怎麼會不是我?」

這是什麼詭異的問題?

「你是認真到這種天氣會來的學生嗎?」

她賊賊的笑問著。

「好啦!我不裝了,我乖乖去網咖。」

無奈的我攤了攤手,便往樓下走去。

「喂喂喂!   這個很厲害耶!   現在的遊戲畫面都這麼漂亮喔?」

幾分鐘前,不知道為什麼跟過來的她從我左肩膀旁探出頭來,盯著螢幕瞧。

「你真的不回去喔?」不習慣被人盯著玩遊戲的我問著。

「回去也無聊啊。」她邊說著邊從旁邊的電腦拉了張椅子過來,就這樣坐在我旁邊。

「啊!   兩杯綠茶謝謝。」

在我還沒從螢幕上的世界回過神時,她便對走過來的服務生點了單。

「你點兩杯幹嘛?」換我瞪大眼睛望著她。

「請你啊。」

「有低消啊!兩杯你自己喝完。」

「自己喝就自己喝。」

就這樣,我玩我的遊戲,她啃她的飲料,一直到我嘴邊的吸管傳出了吸到底的聲音。

心思還在遊戲上,不過嘴裡還是繼續吸著冰塊與杯底夾雜的冰水。

突然間臉頰一陣冰痛。

她用杯子貼到我了臉上,但視線卻移到了隔壁桌。

「現在遊戲進步的真的很快耶,難怪你們年輕人都沉迷在電腦的世界。」

她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說著。

喂,小姐,你也是年輕人吧?  

「這畫面還好吧?」我隨便敷衍的回答了句。

「咦?還有更厲害的?」

她又把頭探了過來,這次她頭髮撒了下來,傳來了淡淡的洗髮精香味。

令我...

頭髮搔的讓我很想打噴嚏...

「我只玩過電腦的超級瑪莉。」

「你是哪個時代的骨董啊?」

「唐朝吧。」

「....」

不理會她冷到冰點的笑話,我又繼續問著。

「你要玩看看嗎?   我應該有能力帶你。」

「我看你玩就好。」

她輕輕的搖了搖頭,並微了微笑。

一抹讓我掛了很久的笑。

就這樣,我們倆在網咖晃到了中午,去覓食時才發現補習班二樓窗簾被拉開了,原來是保管鑰匙的老師遲到了,補習班還是有開門的。

短短的上午就成了我倆的秘密。

有如大家說的,愉快的時間總是過的特別快。

而在一起的時候,我們也很有默契的忘記了那該到的時間。

一起一起做了許多偷雞摸狗的事情,或是一些她連想都沒想過的對老師惡作劇。

直到暑期的尾聲。

昨天她有提過,後天就要去宿舍了吧?

早上六點快半,雨聲稀哩嘩啦。

一整晚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沒有睡著的我盯著窗外。

還記得她提到這件事時,那沉了下來的表情。

照理來說今天應該是她最後一天待在補習班,但昨晚補習班老師有宣布,這次颱風實在太大,要休息一天。

說什麼請把自己家裡當成戰場的什麼。

今天的戰場應該不是在家裡呢。

我是這麼覺得的。

把足夠午晚餐跟包檯的錢收好,我穿上了雨衣。

「今天補習班還有開?」

在客廳看美劇的老爸把頭轉向玄關,望著正穿著雨衣的我,驚訝的問著。

「你不知道現在補習班很競爭,老師們都很拼嗎?」

我跟她沒有約定。

一開門,外面的雨像用臉盆倒下來的一樣,接著整片像綠豆般的東西打向了我的臉。

但我覺得她會來。

「OOOOOOO...」

一邊咒罵著,我一邊走上了二樓。

雨衣不知道哪邊破了個洞,讓我衣服濕了一片。

「有點冷啊...」   我抖了抖身上的雨珠,擰了擰衣角潮濕的地方。

聊勝於無的清理了一下。

可能會有人會覺得這是一廂情願。

但喜歡這種事本來不就是一廂情願這種東西嗎?

正當我在期待,預想見面時要說的第一句話該說什麼時。

一串長長的喇叭聲把我打入了冰冷的深淵。

有一種心裡整個空掉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用「心裡沒了底」來形容,貼切不過了。

不祥的預感總是特別的準。

奔下樓梯的我,望向遠方十字路口停著的那輛大貨車。

但即使雨勢大到令視線再為模糊,我還是沒辦法忽略掉那雙快被雨水淹沒的淺青色條紋襪。

第二次,我又墜入了深淵。

冰冷的源頭,是從胸口那開始的。

我開始懂了為什麼古人都會說良心什麼的,什麼東西都講心,而不是講用來思考的腦袋。

她閉著眼睛,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雨打在我們之間,即使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走到了這麼的靠近。

卻突然沒了力氣來觸碰她。

下了車的司機很慌張,怪吼怪叫的我不清楚他在說什麼。

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手機。

得趕緊找人幫忙才行。

拼命的跑,我拼命的跑到了附近唯一還有開的店。

有著共同回憶的網咖。

急著用顫抖著的手把自動門用力推開,望著傻眼看著我的店員吶喊。

從嘴裡出來的是氣音。

我很努力,很努力的,用力的說著。

但喉嚨就像是失靈了一樣,好像我努力的在吐氣一般。

就算眼淚都被擠出來了,喉嚨還是不肯施捨半點聲音給我。

當下真的有股想把喉嚨扯爛的衝動。

一直吐聲音,吐到了用力搥櫃檯。

突然整個反胃,乾嘔了起來。

像極了一個瘋子。

唯一希望就在眼前,卻又失去了語言的能力。

就算到了這種時刻,老天你還是不肯還給我嗎?

那天拿走的東西還不夠嗎?

我跪在網咖的門口哭了起來。

聽店員在講電話,但叫的好像不是救護車,是警察。

直至下秒貨車司機衝進店裡。

已經不知道過了幾年了,我不期望那些人會原諒我什麼。

但現在的我已經能面對大家正常的講話了。

罪惡感大家都有,但日子還是得過。

不後悔是騙人的,但我相信好的回憶即使只有一秒。

也能比過任何再長的不愉快吧。

謝謝妳。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你好哦:

淡淡的抹茶味..
苦澀卻又有著它特別的清香..

(PS.這只是某風的想法啦XD別介意..)

加油哦= ˇ =

By 隨風
2014-07-02 03:1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