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活動文】王菲 — 黑白电影 — 饭盒

王菲   —   黑白电影   —   饭盒

窗外剛下過了雨,空氣中飄散着潮濕的氣息。

2005年的7月天,天氣炎熱的教人難以忍受,皮膚上像沾着一層透明的保鮮膜那樣,然人感覺擺脫不了的粘膩、煩悶。

街上行人三三兩兩,街角轉彎処的唱片行,隱隱約約傳來王菲唱着旋木的聲音。

透明、特別、明亮的聲音,隱隱約約…

小邢像一顆蹲在窗邊花盆裏頑固的石頭那樣,呆愣着。

街頭的轉彎処,一名穿着白色洋裝的女士,撐着白色陽傘走在紅色石塼鋪成的小道上。

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樣,筆直的路過小邢的窗邊。

白皙的手臂漾着薄汗,臉頰有點紅撲撲的。

幾撮俏皮的黑髮被汗沾濕了,粘在臉頰旁邊….

__不知道你聞到了沒有?那潮濕空氣中飄蕩的麵包香….

[小邢,麵包好了嗎?有客人想要。]   老闆在店裏嚷嚷着,把小邢的注意力由她身上拉了回來。

[好了!現在就來。]   利落的將方包脫模切好包裝,拿出去交給老闆。

[我說老闆啊!你傢麵包師的確有一手,麵包烤得又香又軟,吃過你們這一家店賣的麵包后我都不再到其他店子去買麵包了。]   有着渾圓身材的常客林嬸那麽說。

[你不要那麽誇獎他,現在的年輕人經不起誇,一誇就馬上驕傲起來了。]   一邊結賬,我們店裏那長得異常粗獷的老闆一邊列開了嘴笑着說。

[你們傢傻小子長得那麽帥,手藝又好,因該拿出來當生招牌用啊!]

[你哪知道,帥又不能當飯吃,空有個樣子,還好有一技之長….可惜就是傻….]

說到傻,一時間本來在這閒小店裏閑着聊天的兩人,突然沉默了下來。

[啊…對了,我正趕時間呢!先走了趙老闆。]   林嬸說着一邊匆忙地往門口走去。

[啊…請下次再光臨。]

----------------------------------------------------------------------------------

2007年的6月天

晚上10.23分,小邢站在家門口,屋子並沒有開燈,嘆了一口氣,小邢由褲袋掏出鑰匙開門。

[我囘來了,媽…]   打開玄関的燈,撲面來一陣臭酒味和嘔吐物的臭味,   [媽?媽,囘床上去睡。]

將醉倒的母親扶起來,小邢做着日復一日,幾乎每天都會做的事情。

幫母親把身體擦乾淨,把慘不忍睹的房子逐一逐一慢慢的由打掃、拭擦、排列、收拾被打破的玻璃碎片、打包好並丟掉。

將一些店裏賣剩的麵包由環保袋中取出,裝在盤子上,等母親醒來感到肚子餓的時候可以當晚餐吃。

[你這個死小子…..害人精…]

耳邊聼着醉倒的母親無意識說出傷人的話語,小邢只是默默的幫母親蓋上棉被。

把家裏收拾好一輪后,不經意擡頭看了墻上的挂鐘一眼,現在已經是1.49分了。

精神很疲倦,但是手上的活卻還沒干完。

小邢又走進廚房洗米煮飯,為母親準備午餐的飯盒。

哐啦…

客廳傳來一陣聲響,可能是母親醒來了。

擦了擦手,小邢走囘客廳去對母親說:[晚上的麵包放在桌上…餓了就吃一點吧…]

[….]   母親低着頭,不發一言。

小邢只好走囘廚房去繼續忙。

此時,客廳又斷斷續續的傳來母親哽咽的哭聲…..

低低的哭聲,狠狠鞭搭着小邢的靈魂。

看着差不多完成的飯盒,小邢打算將手中捏好的最後一個飯糰放入便當盒子后,就準備去洗個澡。

毫無預警的,小邢臂膀被母親一把扣住,用力的將他一把扳了過來面對自己,[邢兒啊…家裏的酒…快沒啦…你快去買回來…]

[…媽…不要喝這麽多酒,對身體不好…]小邢無奈的說。

話還沒說完,小邢就狠狠挨了母親一巴掌,[少儸嗦!我不喝酒還能幹嗎?]

手中的飯糰掉落到地上,小邢安靜的將手壓在被刮腫的左臉,心中暗自慶幸砸下來的不是母親左手拿着的   威士忌酒瓶。

他淡漠的態度無疑是給了母親更大的刺激,[你只要乖乖照着我說的話去做就對了!要不是因爲你!我會有今天嗎?!]

即使母親的態度像潑婦駡街,小邢也只是安靜的站着讓母親捶打發洩。

[你這孩子…那麽冷漠…冷漠的不像人那樣…你父親死的時候你也一滴眼淚都沒有掉!你還是人嗎?]母親自言自語一會後,卻又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不是人又怎麽樣?醉了就什麽都不需要去理會了!]

默默的彎下身去想把飯糰撿起來丟掉,小邢拼命說服自己不要在意母親喝醉酒時候傷人的説話。

看兒子在自己眼前彎下身,母親的眼中閃爍着瘋狂,[邢兒啊…你也喝一點吧…喝了就可以見到爸爸哦….]   將手中的威士忌盡數倒在兒子的頭上,母親嘴裏喃喃念着聼不清楚的話語。

被淋了一頭威士忌的小邢就着彎下腰的動作一時間驚訝的愣在那裏。

空氣中充滿刺鼻的威士忌酒味,小邢感到自己疲倦的身體像是被什麽銳利的物品劃過那樣疼痛。

母親揪着小邢的衣襟,還是在喃喃的,喃喃的繼續說着什麽。

被母親揪着衣領,小邢這個時候和母親靠得很近很近,周圍的環境寂靜,除了時鐘的秒針的聲音外,剩下的就只有母親喃喃説話的聲音。

[爲什麽你不去死….爲什麽死的不是你?]

心裏感覺冰冷麻痹,小邢不知道此刻的自己…該給母親怎麽樣的反應…

母親附在小邢胸前的哭聲一直不停的在小邢的腦海中回響着。

__或許那個時候,我們都已經瘋了吧…就算是瘋了…我們還是活着。

---------------------------------------------------------------------------------------------------------------------

2009年的5月天

[小邢,黑眼圈很厲害啊。]   老闆拍拍小邢發呆中的背,喚囘他的注意力,   [昨晚又沒睡好?]

[嗯…那麽明顯嗎?]小邢不太在意的說。

[很明顯啊。]   其實老闆心中很是心疼這個孝順勤力的大男孩。

[……]   小邢的眼光追着窗口外每天會經過這個窗前那位小姐的背影。

__你有聽到老舊電風扇轉動時候喀喇、喀喇的聲音嗎?

[待會麵包烤好了之後你去休息一下吧?]   老闆貼心的建議。

[…..老闆…]   小邢望向窗外烏雲密布的天空,   [待會會下雨吧?]

[嗯,應該會吧。]   天空看起來的確像快哭出來那樣。

[老闆…我好想再去坐一次…旋轉木馬。]

[傻孩子…]   老闆憐愛的摸摸小邢的頭髮,   [想去就去啊…幾時都可以去的。]

[   …幾時都可以去嗎?]

2010年的7月天

趁著午休,小邢去了一趟商店街。

還有幾天,就到媽媽的第48個生日。

手上捏着2張遊樂園的門票,小邢在心中笑自己傻。

明明就知道,這個時候給媽媽幾瓶威士忌或者白蘭地還比較實在。

但是小邢還是拿出了心底下隱藏在深處的最後的一點勇氣,

想賭賭看自己和母親有沒有再幸福一次的機會。

天空又下起讓人憂鬱的毛毛雨。

16嵗的那個夏天,囂張的蟬叫聲在記憶中還是那麽鮮明。

熱鬧的街頭,喧鬧的人群….

但幸福卻像含在嘴裏的冰塊那樣,融化了消失不見。

之後的時間,猶如沒有色彩的黑白電影,遺失了精彩美麗。

眼前出現了熟悉的身影,是那個喜歡穿白色洋裝的小姐。

每天固定的時間她都會經過同樣的一條路,小邢也總能夠趁她經過的這段時間,

小心翼翼的望她幾眼。

雖然才短短的幾分鈡,卻能讓小邢的心靈有喘口氣的時間。

兩人的交際也僅限於此。

但是這個夏天又似乎又有哪裏不一樣,小邢心理有個聲音在說服自己向前去和那位小姐打個招呼。

一切發生得那麽突然,在要開口的瞬間,小邢看到了媽媽。

腦袋還來不及思考,身體已經動了起來。

推開了向自己走來的那位小姐,將媽媽抱在胸前,小邢感覺到自己的胸口火燒一般的熱辣辣。

[對不起…對不起…請你去死吧…你死了…我就可以自由了…]

將刀子刺進兒子胸前那瞬間,母親感到自己的意識自從丈夫去世以後第一次那麽清明起來。

這才,搞懂了,自己已經將刀子刺進和老公長得非常相像的兒子體内。

吭哴一聲,刀子掉落到地上,做母親的不斷道歉,:[邢兒…邢兒…對不起…對不起!!我到底干了什麽……??]

不可思議的,小邢非常清楚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麽事。

諷刺的是這些年來,小邢從來沒有像此刻感覺到那麽溫暖過。

是因爲將媽媽抱在胸前的關係嗎?還是因爲胸口開了個大洞的關係?

[媽……]

[邢兒…邢兒!]母親慌亂的按住不停由兒子身上流出來的鮮血,卻是徒勞無功。

小邢那白色的制服迅速的染紅了胸前。

伸出手,小邢輕輕地握住母親在自己身上白忙的手。

[媽…對不起…本…來還想…再一次…帶你…去坐…旋轉木馬…]   這些年來以爲已經乾枯的眼淚滑過小邢那有淺淺酒窩的臉,[我們…果然…還…是囘…不去了……對嗎?]

[邢兒……邢兒…]做母親的泣不成聲,[可以的…可以的!可以回去的….]

[媽……]   漾出一抹逞強的笑容,小邢想像這些年一樣,將眼淚強忍下來,這囘卻怎麽樣也沒辦法作得好。

怎麽會這樣呢?自己向來做得還不錯的,至少還沒試過那麽沒出息的在母親面前掉過眼淚。

[便當…放在…冰箱裏……吃的時候…記得熱一下…]   嘴角溢出的猩紅液體,小邢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邢兒…你不要說了…不要說了!]

眷戀的看多一眼站在一邊嚇呆了的那個小姐,那個自己一直以來很喜歡,但是什麽都來不及做的對象,小邢將視線再次放到自己的母親身上。

[媽…不要再喝了…以後….要…自己…好好…照顧自己….]   將另一只手也伸出來握住母親的手,小邢最後一次對母親露出溫柔的笑臉,[媽…生日…快樂……]

總算可以鬆開一直以來緊緊握着的手。

一路上誰都不知道,小邢背著母親默默前進,堅強的他頂着一身的殘破,撐得有多苦。

在此刻,小邢的世界有如落幕的黑白電影那樣,漸漸淡出。

母親的手中握着小邢最後塞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怔怔的發着呆……

__華麗的旋轉木馬,歡笑的天堂,7月的夏天,沾濕汗水的襯衫。

__其實我們心裏都清楚知道,我們再也囘不去那個地方。

街角轉彎処的那閒唱片行,始終隱隱約約的播放着王菲唱的旋木……

擁有華麗的外表和絢爛的燈光我是匹旋轉木馬身在這天堂

只為了滿足孩子的夢想爬到我背上就帶你去翱翔

*   我忘了只能園地奔跑的那憂傷我也忘了自己是永遠被鎖上

不管我能夠陪你有多長至少能讓你幻想與我飛翔

#   奔馳的木馬讓你忘了傷在這一個供應歡笑的天堂

看著他們的羨慕眼光不需放我在心上

旋轉的木馬沒有翅膀但卻能夠帶著你到處飛翔

音樂停下來你將離場   我也只能這樣

來到了最後的謝幕,小邢也只能像看完黑白電影的觀衆…默默的離場。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