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調整信箱公告閃亮星─黏芝麻耽美稿件大募集

黃笠-是巧遇,還是命運?

      第一次覺得,運動其實也挺熱血的呢。

      結束模特而工作後,黃瀨滿腦子都想打籃球,也有可能是剛接觸的緣故吧,只是一想到能跟青峰那樣強大的人對打,陌生卻不討厭的興奮感幾乎快控制自己,當然在那之前必須變得更強。

      黃瀨很有自信,不論什麼運動馬上變得心應手,籃球當然也不例外。

      明明才開始打球不到一個禮拜,卻打比比大部分的二軍隊員還要好,照這種驚人的速度進步沒多久就能進入一軍,雖然很扯但確實如此,既然青峰所在的隊伍在一軍,那自然也是他的目標了。

      今天從事了外拍的工作,有點美中不足的是拍攝地點竟然選在神奈川,得向學校請了一整天假,社團當然也是休息一天。現在的黃瀨恨不得衝回帝光練習,不過回到那兒社團也都結束了。

      早上前往外拍地點時正好經過一座街頭籃球場,雖然沒有帶球,不過現在這個時間應該會有學生打球吧。順著原路走回車站,經過球場時黃瀨稍微留意著。

      啊----超冷清的,不過這個時候還有社團活動吧,大家都還在學校。本來想說可以加入的----是說,只有一個人在那裡投籃。

      站在球場的綠色鐵網外,黃瀨望著一名身穿學生制服的男生獨自投籃著。包包和立領的制服外套放置在球架下。

      黑髮男子幾乎原地不動,熟練地做著投籃動作,大部分擊中了籃框上的紅色框框接著入籃,正好球可以彈回他手上,感覺只要可以只要他想要也能連續投出空心球。雖然接觸籃球只有短短的幾天,黃瀨可以確定,這人要嘛不是籃球選手,就是對籃球非常熟悉,和隊上的那些隊員的動作很相似,不、說不定更漂亮更流暢。

      他就這麼呆呆地看著黑髮男子不斷重複同個動作,同樣的聲響迴盪著。不會膩嗎?明明已經做得很好了。

      那人似乎沒有察覺到黃瀨猛盯著他,可見十分專注,直到黃瀨靠近他身旁並出聲呼喊才有了反應。

      「嗨,能一起打嗎?籃球。」

      黃瀨用著幾分活潑的語氣問著,會用種「這人似乎很親切」的錯覺。接過彈回來的球後轉身面對黃瀨,黑髮男子必須仰頭才能和他對上眼。雖然自己的個頭算蠻高大的,但黃瀨覺得以男性的平均值來衡量,這人也不算高。

      黑髮男子沉默不語,只是靜靜地看著黃瀨,像是在打量些什麼。

      唔,好高,而且好帥。

      被男人盯這麼久還是頭一次,雖然視線沒有那些女孩子炙熱,圓潤碩大的雙眼清楚地印著黃瀨的身影,眼神正直不帶猶豫,黃瀨感到有些不自在。

      頭髮是金色的,染的嗎?這麼高是高中生吧?可是學生的話這時間應該還在學校,穿著看起來好時髦啊,社會人士?   

      「那個......有聽到嗎?」

      「噢、好啊。」男子發出還在變聲中的聲音回答。

      黃瀨高興地道了聲謝謝,將保暖用的外套隨意放在一旁的長椅上,捲起袖子好方便行動,馬上開始了街頭1on1。

      空中戰黃瀨明顯以身高優勢和身體能力壓制住對方,但就各方面來說,男子比黃瀨還要厲害上一些,有時速度快得差點反應不及。三分球也很準,雖然起初被黃瀨攔了好幾顆,男子適應得很快,將角度調整後仍可以順利得地進入籃框。

      男子並不多話,即便互相對抗畢竟只是娛樂性質、連比賽都稱不上的街頭籃球罷了,對打中黃瀨偶爾試著與對方做些簡單的談話,沒有忽略過任何問題但回應都十分簡短,黃瀨不由得覺得男子是個挺冷漠的人。

      即使如此還是稍微得知了男子的背景。笠松幸男,看上去很幼齒沒想到已經是個高一生,在海常高中讀書,同時也是籃球部隊員(聽說那所學校的籃球很有名),怪不得球技這麼好。雖然才打幾天黃瀨認為和一般人比較起來也絕對不會輸,然而笠松有辦法在體型的劣勢下打得和他不相上下,如果要算進球數的話,是笠松贏了。準得要死的三分球好犯規啊!還有切入的速度也好快!

      激烈的運動要持續太久會喘不過來的,就連正式比賽都以十分鐘為一個段落休息,黃瀨不知道他們到底打了多久,但絕對比十分鐘還要久上許多。雙方達成共識決定好好喘口氣。

      「初中二年級?話說你真的才打這麼幾天嗎?」笠松喝了口水,見黃瀨似乎沒有帶著水瓶之類的,自動將手上的水壺遞了過去。黃瀨也就不客氣地接受了。

      「嗯,最近才開始打的。」他不避諱地直接以碰觸瓶口的方式喝水。

      「太誇張了吧......聽起來很像在騙人。」這種身高才初中二年級也像在騙人,現在的小鬼到底是怎麼吃的可以長這麼高這麼快!可惡!

      黃瀨一邊將水壺還給笠松,一邊苦笑著:「真的啦,帝光中學籃球部。」

      「帝光?!」笠松一臉詫異。是聽說過自己學校的籃球部很有名沒錯,看笠松的反應令黃瀨不禁懷疑真有這麼厲害?

      笠松興奮地問著:「那麼、你們籃球部隊員真的超過一百人嗎?」

      和剛才的態度有著天差地別,他以為笠松是那種有點酷酷的男生,見這反應頓時給人一種像是孩子般的感覺。

      「應該吧......有分一軍二軍三軍。」分到三軍大概是有一百人吧,黃瀨第一天是在三軍學習基礎的,照當天所看見的人數起碼有四、五十幾人。

      「你在幾軍?」雖然說開始打籃球才短短幾天,但一剛才交手的實力,沒有二軍也在三軍的前半段吧。畢竟笠松不了解帝光的實力分佈,競爭激烈的情況下即使有實力也不見得能在一軍生存。

      「現在在二軍了。」黃瀨把所有的基礎技巧在一天內學以致用,體力也比三軍的隊員好,既然如此沒必要讓他繼續留在三軍,很不給其他人情面,第二天直接來到二軍練習。

      「已經在二軍了啊,話說,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笠松記得帝光中學不在神奈川。

      「這個啊,今天到神奈川外拍,我是模特兒哦。」

      「是喔,難怪會穿得很......帥氣之類的。」要馬上找到比較委婉的說詞有點困難,但直接表揚對方笠松並不習慣。

      「唉唉?你沒有看過我嗎?」當初幫青峰撿球時可是一眼就認出我了呢!

      聽來有幾分自戀的問句讓笠松有些不快。「誰會看過你啊,你肯定不怎麼有名吧。」雖然這麼講,更正確一點是笠松對演藝娛樂什麼的完全沒興趣,除了音樂。

      「啥?!才不會呢!」沒有很大牌也算小有名氣!

      「我對那些東西無感。」

      「你都不會看雜誌嗎?」不過看他這個樣子對流行雜誌沒興趣吧。

      「只看籃球月刊。」笠松拿起球,示意黃瀨再繼續打。「有本事的話讓我在上面看到你。」

      這什麼啊?挑釁?激勵?反正有點不順耳就是了。笠松逕自走回球場中央,黃瀨跟了上去。

      「是說你不用練習嗎?」黃瀨問。自己是因為有工作所以缺席,但笠松應該沒什麼特殊理由吧?

      「我前一陣子受傷,教練堅持讓我休息。」他們邊洗球邊聊著:「雖然沒你們多,人數也不少,沒有多餘的場地做自主練習,所以乾脆和教練請假。」

      「真的嗎!那還和我這樣打......」黃瀨發覺好像做了不大好的事。

      「沒關係,都好得差不多了。」真正的原因是他自己也很想好好打一場,事實上前兩個禮拜扭到的腳踝有點不舒服。笠松決定稍微忍一下,回頭再冰敷吧。

      只屬於他們的遊戲再度開始,不必去計算分數,只要設法讓自己進球,拼命將對方攔截就好了,單純的玩法卻不失刺激。

      笠松的襯衫無法排汗,沾黏著肌膚,黃瀨能隱約透視衣服裡的身體。他的身體練得挺精實的。穿著飛運動用排汗衫的黃瀨也沒好到哪去,汗水被鎖住的感覺很不爽快,但並不會減少1on1的興致。

      和不相識的人打街頭籃球還是第一次呢,畢竟他才剛開始打籃球,短時間內有足夠的技術和笠松對抗也算了不起了。對於籃球界可以說是一無所知的黃瀨大概不曉得,笠松幸男這個名字在中學籃球界有多響亮。

      全國赫赫有名的控衛,能跟他打的不相上想得可沒幾個。雖然對於黃瀨所報的球齡仍抱持懷疑,若真是如此,這人真的很了不得。萬一以後成為對手就難搞了。

      可以說是類似職業病的狀況發作著,笠松在享受籃球的同時不停觀察黃瀨,很驚人也很難相信,黃瀨的動作確實比上一場更流暢也更完美了些。打籃球打幾天這種鬼話也許是有真實性的,世界上真有這種人?天才型球員什麼的。

      思考其他事情也就代表笠松處於分心的狀態,一個不小心差點讓腳傷復發。

      「唔!」截球的瞬間沒踩好腳步,眼看笠松重心不穩快摔倒的模樣,黃瀨反射性地捉住他的手臂拉了回來。

      「小心!」

      力道之大有點像在用扯的,笠松除了腳手也吃痛了下,最後順著力氣栽進黃瀨懷裡。

      哇啊,這麼一貼更覺得嬌小了。黃瀨湧上和現狀毫無相干的想法。

      兩個發燙還流著汗的身體黏在一起可不是什麼舒服事,笠松趕緊離開黃瀨,不料腳踝一施力便感受到明顯的疼痛,有點腿軟的樣子讓黃瀨連忙扶助他。

      笠松的眉頭用力一皺,黃瀨驚覺事態不妙。

      「呃......很痛嗎?」

      「還好。」汗原本更嚴重得扭傷比起來不算什麼,不過這下子又得休息更久了。笠松在黃瀨的幫助下緩緩坐地,拉起褲腳查看傷勢。

      「腫起來了......」覺得好像是自己做錯事一樣,黃瀨怯怯說著

      笠松的臉色有點難看,有些沮喪的樣子。啊啊早知道就不要找他打球了,明明人家原地投籃投得好好的說----。

      「是啊......沒辦法繼續打了呢,真可惜。」

      「都這個樣子就算了吧......那個,你家在哪裡啊?」總覺得得負起一些責任,黃瀨認為他應該將笠松安全送到家。

      「在附近......喂,你幹嘛?」黃瀨轉身去拿起笠松的包包及外套,這舉動令笠松不解,但隨即推測出他想做什麼。

      「我送你回家,能起來嗎?」黃瀨伸出手讓笠松方便站起,見對方起身得搖搖晃晃的,傷勢可能不輕。「謝謝。」接過自己的背包和外套,在黃瀨的輔助下一跛一跛地走起來。

      看這樣子好像很痛,扭傷這種是黃瀨也有過,但從沒腫過像笠松這麼大包。

      受傷的腳著地的瞬間,捉著黃瀨臂膀的手施了不小的力氣,黃瀨想了想,笠松走路一定很難受吧。提議著乾脆背他回家這方法。

      「我自己走就好了。」大街上讓一個男人背著很奇怪的呀。

      「......」爽快地被拒絕了,接受一下人家的好意又不會少塊肉!

      「呃、呀啊!做什麼!放我下來!」接著黃瀨直接走到笠松面前,二話不說蹲下身,手向後一身捉了後者的大腿,讓笠松反應不及,就這麼被黃瀨背在身上。

      「等你走回去都天黑了,你家在哪?」

      「不然你先回去啊。」固執地想拒絕對方,可惜主導權在黃瀨手上,這個位置想推開黃瀨有點困難,而且自己也會有摔落的危險。經幾番爭執後笠松放棄改變黃瀨念頭的想法,再說離家也不遠了。不過就這麼讓不認識的人背回家真的好嗎?

      過程中他們不斷聊著有關籃球的事,笠松發現黃瀨除了實際打球以外幾乎是個外行人,很多常用的專有名詞都還不熟悉,也不曉得自己是打哪個位置,不過才剛開始學籃球自然是不知到哪個位置適合自己吧。黃瀨也意外地對這些事感到興趣,沒想到籃球有這麼多好玩的東西。

      「你打籃球打多久了啊?」黃瀨問起笠松的球齡。

      「多久哦......紀不太清楚了,小二或小三吧。」

      「這麼久!」算一算差不多十年了呢!

      「我從小就在那座球場打球。」那時候看著附近的大哥哥常聚在一起打籃球,久而久之也想嚐試看看,然後就變成這樣了。

      「這樣啊。啊,話說回來,腳又受傷,教練會說什麼嗎?」黃瀨印象中的體育教練都是嚴格的,負責管理三軍的教練也是,不過面對急速成長的黃瀨嚇到無話可說就是,他只帶黃瀨一天而已。

      「會被罵到臭頭吧,要是讓他知道是因為打球傷到就完了。我們教練可機車了。」個性惡劣地讓笠松剛入部時嚇到了,這種人真的是帶領海常維持全國常規學校稱號教練嗎?

      「唔......抱歉吶。」他不知道被教練責備是什麼感覺,不過大概跟成績考差了被老師教訓差不多吧,若真如此那感覺可真討厭。

      「沒什麼,反正離比賽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扭傷不用很久。」說是這麼說,但加上這次算一算笠松可能得休息將近一個月,還是會擔心的。「我家到了。」

      黃瀨停下腳步,圍牆上的門牌卻時寫著笠松兩字。他家看起來很普通呢,果然我家算是滿高級的嗎?

      他小心翼翼地讓笠松著地,任務達成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知道車站怎麼走嗎?」再怎麼說黃瀨也不是當地人,但笠松這個樣子也只能口頭上和他說明路線。

      「放心,路都有好好記著,我的記憶力很好的。」這顆看過就能模仿的腦袋黃瀨可自豪呢,只可惜相同的理論無法用在學業上。

      「那......再見。」想不出還有什麼話可以說,黃瀨也像笠松道別著,正要轉身時,笠松似乎還有什麼話要講而叫住對方。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說起來還不知道他叫什麼呢。

      「名字啊,黃......」正想告知對方時,黃瀨卻止住了嘴巴。

      也不曉得自己是哪根筋不對。反正只要能打出名,他就會知道了吧。

      這種方式也不錯呢,好像電視上演的一樣。

      他給了一個孩子氣的微笑:「到時候看籃球月刊就知道了。」

      哦哦!感覺好浪漫呢!這是什麼?邂逅嗎?

      那笑容自信地像是發出了光芒一樣。

      「啊啊?」

      「再見囉!前輩。」

      這次可就瀟灑地揮著手離去,笠松不自禁地望著黃瀨的背影,高大、挺拔,也許還會再長高吧。

      籃球月刊嗎?哪那麼簡單就能上報,真有自信。

      ----算了,就期待一下吧。

     

      「哦哦,黃瀨,好像又進步了些嘛。」

      前天稍微看過黃瀨在二軍的練習,這傢伙確實進步神速,才一天不見好像又厲害更多,就連青峰都不得不佩服。「該不會昨天去工作也打了籃球吧?」

      「對啊,」利用下課時間找青峰1on1,雖然和開始學籃球差不多天數的相識,黃瀨覺得跟班上同學比起來,青峰似乎更加熟識。「是個很厲害的人哦。」

      很厲害的人?黃瀨這麼認為的話應該不弱,雖然以籃球來說還是名初心者,青峰好奇了下黃瀨的眼光。「吶,是什麼人?」

      「什麼人嘛......」一個擁有藍灰色大眼的高中生。

      長得有點可愛。

      這句話當然是不會說出口的。

      「我記得,好像是讀海常,他叫笠松幸男。」

      「......真的假的?」青峰似乎有些詫異。

      「是啊,怎麼了?」

      笠松幸男,他可是很有名的後衛啊,記得去年有和帝光打過一場,雖然笠松所在的隊伍輸了,但可讓他們贏得很累,是個值得尊敬的對手。論個人實力也不輸帝光球員的選手。

      雖然有可能是同名同姓,不過從在海常高中讀書,以及讓黃瀨稱讚實力得這些線索,很有可能是那個笠松幸男沒錯。

      「你啊,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跟什麼人打球?」

      「啊?就笠松......前輩。」入部這幾天黃瀨也學到一件事,面對年長的隊員絕對必須稱呼前輩,體育系不成文的制度(他這麼認為)。

      笠松前輩,好像還挺順口的。

     

      夏天,I˙H比賽期間。

      海常籃球部社辦裡,森山昨天替笠松跑一趟書局買了這一期的籃球月刊,看著這次的報導當然少不了幾乎每次都登上版面的帝光中學,雖然是初中的部分森山還是持續關注著。

      「哦哦!笠松,帝光這是出現一個長相令人不爽的生面孔。啊啊?!今年春天開始打籃球?有沒有這麼討厭!」

      面對除了自己以外的帥哥都抱持著敵意的森山出口完全沒好話,帝光的消息笠松也不是沒興趣,邊扣著制服扣子邊湊過去看。「少在那邊亂吼亂叫......嗯?」

      關於帝光的報導,圖片中的金髮男子,笠松有些吃驚。

      背號八號的小前鋒,擅長模仿任何人的動作技巧並加倍奉還,百年難的一見的超急速成長型選手。上面的文字這麼寫著。

      「黃瀨涼太......是嗎。」

      被大肆報導了啊,這小子。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