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千年。戀

「先生,你還好嗎?」看見一名男子倒在路中央,她有些緊張,彎腰看著地上的男人,她再次叫喚:「先生,先生?」

「.....」見男人仍然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她著急的搔了搔頭,接著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呼...」見他還有呼吸,她鬆了一口氣:「先叫救護車吧。」接著她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

「......?」睜開了眼睛,他疑惑的環顧著四周。

「你醒啦?」見他醒了過來,她微笑。

「這裡是哪裡?」沒有看向身旁的女孩,他問。

「醫院啊,你剛剛倒在路中央。」她答:「妳有家人或是朋友嗎?我幫你連絡他們。」

「.....?」他轉過頭去,看向微笑著的她。

接著他猛然起身,睜大雙眼,突然緊抱住她:「采芸!!采芸!!我找到妳了!」他的眼神裡透露著狂喜,將懷裡的她越抱越緊:「對不起,對不起,妳一定一直在等我!」

「先生,不好意思,你認錯人了!」突然被抱住的她感到驚慌:「我叫吳安芸,不叫采芸。」

「.....」緊抱住她的雙手忽然一鬆,讓安芸一下子癱軟在椅子上。

「妳喝了湯?」男人原本欣喜的眼裡頓時黯淡不少,甚至泛著淚光。

「什麼?湯?」安芸有聽沒有懂,坐挺了身子,她看向他,那眼裡,卻有著陌生:「什麼湯?」

「妳沒有喝湯,怎麼會忘了我?」他突然大吼,吼的安芸一怔一怔的,只能愣愣的看著男人哭喊。

「妳一定還再怪我對不對?」男人繼續哭著:「妳一定怪我沒保護好妳對不對?」

「先生,你還好嗎?」安芸有些想哭,她是不是救到了一個神經病?  

「你叫什麼名字,能給我家人的聯繫方式嗎?」安芸盡量冷靜,依然保持微笑,問。

「我是言煊!是言煊啊,妳怎麼能忘了我!還換了個名字!」言煊的眼裡滿滿的悲傷及無助。

「我從來沒改過名的,言煊,你真的認錯人了。」

「采芸!」言煊喚著。

「言煊,我不叫采芸,我叫安芸。」安芸的笑容漸漸僵了,她真的好想立刻離開,眼前的男人一定是個神經病或者精神分裂者之類的。

「采芸!」言煊繼續喚著,淚水又流了下來。

「我說過了,我叫安芸。」安芸無奈的搖了搖頭,她待不下去了:「我先走了,你自己連絡家人吧。」她知道這樣挺不付責任的,但她畢竟是只是個17歲的少女,她的小心臟可承受不起一個神經病胡亂認人。

「采芸!我知道妳怪我,但是求妳,不要忘記我!求妳!」言煊哀求著,但最後回應他的,卻是安芸離去的背影。

漸行漸遠,最後消失在他視線裡的,她小小的背影。

∵∴

「安芸,前面那個,是不是變態啊?」安芸的摯友王以實縮在安芸身後,指著前方。

「.....?」安芸順著以實指的方向望去,看見了一個男人,站在中央,動也不動。

「.....!?」忍不住倒抽一口氣,安芸想轉身逃走,但是腳卻像被綁住了一樣,動也動不了。

是言煊,灰褐色的髮,身上穿的怪衣服,絕對是言煊沒錯。

他現在站的地方,不就是她之前找到他的地方嗎?

他不會是來找她的吧?

安芸嚇的雙腿發抖,整個人僵在那裡動也不敢動,直到言煊的視線移到了她的身上,她仍然僵著身體,就這麼和他對著眼。

怎麼辦安芸,妳才活了17年欸,就要這樣喪命嗎?

「喂安芸!妳說話啊!是不是真得是變態啊?妳怎麼抖得這樣?」以實依然縮在安芸身後,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口中的變態正以極快的速度向她們走來。

「....?」被自己抓著衣袖的安芸突然從她手上被奪走,以實抬起頭,看著好友安芸被抱在"變態"的懷裡,愣了幾秒,接著她尖叫:「啊!!!!真的是變態啊!!!!」

「......!」安芸用力的推開言煊,一把抓起正在尖叫的以實的手,轉身,拔腿就跑。

「好可怕好可怕!!!!」以實精神未定,邊跑邊叫:「安芸妳有沒有怎樣!!」

「以實,別再叫了,浪費力氣!」安芸答:「現在逃跑要緊,跑得越遠越好!」

「.....」以實立刻閉嘴,不再說話。

「采芸!」突然一聲叫喚傳近兩人耳裡,兩人邊跑邊回頭。

安芸差點沒昏暈過去,他竟然追來了!

「啊啊啊啊!!安芸!!變態追來啦!!!」才安靜沒多久的以實,此刻又尖叫了起來。

「我知道我有看到!閉上嘴逃啊啊啊!!!」安芸終於失去冷靜的大叫,全力狂奔:「那傢伙是個神經病神經病神經病!!!」安芸都快精神分裂了。

白癡吳安芸白癡吳安芸,看看妳惹了什麼事!?

有人倒在路中央就讓他倒啊,就算他被車輾過去也不干妳的事啊妳多管閒事幹什麼!?

看看妳現在什麼樣子!快死了啊妳!

「采芸!」

「....!!!」兩人嚇的叫不出聲,言煊竟然衝到了她們面前,抓住了安芸的手。

「我一定會讓妳記起來,所以我求妳,別再逃了!」」言煊的嘴中終於不再喊著"采芸",他緊緊的握著安芸的手,深怕她會再次逃離。

「.....」不知道怎麼了,安芸站在原地無法動彈,卻不想逃走。

不知道為什麼,她無法甩開言煊。

她明明應該害怕的,但她卻意外的平靜,剛剛的恐懼似乎就這樣消失不見。

「安芸!妳在幹什麼!甩開他繼續逃啊!!」以實看安芸沒反應,焦急的大叫。

「妳回家吧以實。」安芸鬆開了抓著以實的手,說。

「欸?那妳怎麼辦?」以實對於安芸突然的反應感到錯愕。

「他傷不了我的。」安芸的視線沒有從言煊身上離開。

「呃,真的?」以實半信半疑,始終不想丟下安芸離開半步。

「真的。」安芸肯定的說著。

「....」以實猶豫了一會,才終於跨出步伐,離開。

「你到底把我認成誰了?」安芸看著言煊,問。

「我不是把妳認成誰,妳就是采芸。」言煊的眼裡有著滿滿的肯定。

「言煊,我可能長得很像你的愛人,但是我不是,我說過很多次,我的名字,叫吳安芸。」

「采芸,相信我,我會保護妳。」言煊突然說出了這句話。

「什麼?」安芸怔了怔,言煊的話太過突兀,讓她反應不過來。

「我絕對不會丟下妳,讓妳落入他手中。」言煊繼續說著,彷彿沒有看見安芸眼底的錯愕。

「言煊?」安芸突然有些發暈,感覺有什麼硬是闖進她的腦裡,但卻不夠清晰。

「我絕對不會讓妳,就這麼死在他手中。」握著安芸的手緊了緊,言煊緊咬下唇。

「.....」顫抖的雙唇說不出半句話,安芸頭痛難耐。

「但是我沒趕上,我沒達成約定。」言煊看向自己緊抓著安芸的手,像是注意到什麼,趕緊鬆開:「我讓妳死在他的劍下,我甚至讓妳,在我眼前死去。」

「啊!!!啊!!!!」安芸的頭簡直快要爆裂,她大聲的慘叫。

不要,有什麼要奪走我的意識,不要!

「采芸。」言煊輕聲的喚著。

「.....」安芸的頭不再疼痛,她眼前的住宅區變了樣。

四周煙霧迷漫,她站在一座橋上,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老婆婆,坐在一個放滿湯的桌子後,微微的笑著。

而站在桌子前的,竟是穿著華服的,她自己。

「喝下吧。」老婆婆將其中一碗湯遞到采芸面前,微笑。

「....」采芸用力的搖了搖頭,眼中寫滿倔強。

「別再堅持了,姑娘。」老婆婆依然笑著:「該過去的就該過去,該忘的就該忘,痛苦別帶到下一世。」

「可是,我答應過言煊的,決不喝湯。」采芸的眼裡泛著淚光,依然不願拿湯。

「姑娘,對妳來說,約定重要嗎?」

「當然重要!」采芸用力的點了點頭:「就是因為約定重要,所以我才不喝!」

「但是姑娘,當妳已經離開,約定就得跟著離開,堅持守著一個再也無法實踐的約定,是很痛苦的。」老婆婆和藹的笑著:「於妳來說,在他面前死去,很痛苦,對嗎?」

「不痛苦,言煊很努力趕過來了,他很拼命趕過來了,他沒有丟下我。」

「但妳終究是來到了這裡。」老婆婆說。

「.....」采芸頓時說不出話,淚水已從眼眶滑落。

「妳該放下了,姑娘。」老婆婆意味深長的往旁邊撇了一眼,正好和站在一旁的安芸對上眼。

「.....?」已經淚流滿面的安芸怔住了,老婆婆只淡淡的笑了笑,便再次將湯遞給采芸。

「不要喝!!」安芸大叫,叫的歇斯底里,但采芸卻沒聽到,安芸只能無助的看著自己,喝下了那碗湯,轉身走向橋的盡頭。

「小姑娘,別試圖改變過去,該發生的終究會發生。」老婆婆突然看向安芸,微笑:「妳不能改變過去,但妳能讓一切重頭開始,在妳現在存在的那個時空。」

「重頭...開始?」

「是的,如果少年願意喝下這碗湯。」老婆婆看向安芸身後的言煊。

「言煊?」安芸轉身,看向言煊。

「少年,你早就應該喝下這碗湯了,你始終不願忘記一切,投胎轉世。」老婆婆嘆了口氣:「如果你早點喝下湯,也許你能更早點與姑娘相見。」

「投胎轉世?」安芸感到驚訝,她衝向言煊,緊緊的抱住。

她的淚水瞬間宣洩而下。

她什麼也沒觸摸到,她只抱到一堆冰冷的空氣。

「剛剛差點就被妳發現了。」言煊笑了笑:「我怕妳被一隻突然變透明的手嚇著了。」

「嗚....」安芸緊咬住下唇:「我都不遵守約定了你守著幹什麼?」安芸吼著:「你感到抱歉嗎?因為沒有救到我而自責嗎?那你就補償我!」她轉身,從老婆婆的桌子上拿了一碗湯,遞到言煊面前:「喝下它。」

「采芸?」言煊愣了愣。

「喝下它,到我的面前見我!」安芸大叫。

「.....」言煊看著安芸滿臉是淚的臉龐,忍不住微微的笑了,一滴眼淚滑落臉龐,就要拿起湯喝下。

「等等少年。」老婆婆阻止。

「.....?」兩人看向老婆婆。

「每個人有每個人該喝的湯,別胡亂拿。」老婆婆手一揮,言煊手中的湯換了一碗:「這碗才是你的湯,它會讓你提早轉世的。」

「謝謝妳,孟婆。」言煊笑了笑,喝下了手裡的湯。

∵∴

「呼....」剛升上大學的第一學期,真是蠻無聊的。

吳安芸輕輕的嘆了口氣。

咚咚咚---

「.....?」突然一個東西滾到她腳邊,她彎下身撿了起來。

「是我的擦子。」一陣熟悉的男聲傳進她耳裡,她猛然抬頭,怔住了。

接著她微微的笑了,將手中的擦子放到男子手中。

「謝謝。」男子向她笑了笑。

「我叫吳安芸,你呢?」安芸問。

「羅呈煊。」羅呈煊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依然保持微笑。

「羅呈煊....」喚了一聲他的名字,安芸微微的笑了:「以後請多指教囉。」

「請多指教。」羅呈煊點了點頭。

一切,重始於,她所存在的時空。

                  ---The   End---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好看
好看好看,結局不錯!
不過有些看不太懂
但是還是覺得很好看唷,繼續加油!
2014-09-11 22: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回應,謝謝你能喜歡。
哪裡看不太懂呢?
可以的話給我一些意見吧
回覆

結束在一個很棒的點呢!

中間有一段跳得有點突然,不過超好看~

很喜翻:)
2014-06-11 20: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你的支持喔,哪裡跳得突然可以給我一些建議,也許我可以稍做更改。
希望你能繼續支持我的作品唷。

感謝回應 ((跪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