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致親愛的鄭捷

致親愛的鄭捷:

很遺憾我並不認識你。

我想說的是--曾經擁有恐怖幻想並不可怕,就像我們曾經作過的夢,只是腦海剎拿的真實與宣洩。

  如果有幸,我們會從恐怖中挖掘出內心深層的恐懼,我們並不是一個天生恐怖的人,而是一個活在後天恐懼的人,以為透過顛倒事實與因果,才能忘記害怕與幽暗。

  真正令人悲傷與顫慄的,是讓你從恐怖幻想逐步成真的過程,沒有一個關鍵人物傾聽出你發出的致命訊息,沒有一個人將你從黑暗的世界引導到光明。

孕育你的家,就像一個往物質世界移動的城堡,從不曾停下腳步在你的心靈歇息。

  我想起了將心與火魔交易的霍爾,如果沒有出現像蘇菲這樣的女孩,他終將被黑暗吞沒,失去自己。

  我們應該認真對待每一個人的心,每一個當下,或許就能阻止更多憾事發生。

我並不贊成直接判處你死刑,因為你是社會失速發展下的受害者,你是我們的共業,

我希望我們還有能力去告訴你,甚至告訴更多像你一樣逐漸崩壞的朋友,愛與尊重的可能,

我希望我們還有能力去告訴你,這世界不會因為你逃避選擇傷害而遺棄你。

臺灣因你的殘忍屠殺,死了四位善良的人們,一切都無法挽回,

然而我們是否還要因為屠殺你,去抹掉人性所有的希望?

 

                                                                                                                                      悲傷的特麗莎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我並不贊成直接判處死刑」...

看到這句時我猶豫了一下,但隨後又覺得很是有道理

死刑是一種解決案件的方式,卻不適合拿來解決問題

當恐懼、逃避與毀滅在人心中蔓延

需要改變的便不是單一事件,而是一個整體社會的環境
2014-06-03 08: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們並不是一個天生恐怖的人,而是一個活在後天恐懼的人。」
我覺得這兩句形容得太貼切了
2014-05-25 12:4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或許有天生恐怖的人,但那是極微小的機率,每一個黑暗心靈都有著其不忍卒睹崩壞的過程。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