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至少能像雪一般

在冬天下著冷冷的白雪,我拉了拉圍在脖子的圍巾,讓圍巾緊些。

拉緊後,我跟著人群上高鐵。

上高鐵的我站在靠近門的位子,一抬頭往外看心中便想著:「哦…下起雪來了阿……」

每當這個季節來臨時,總是會憶起有件往事……

「在那之後,過了..真的好久阿……」想著想著,自己不禁閉上了雙眼,在冬天下著冷冷的白雪,我拉了拉圍在脖子的圍巾,讓圍巾緊些。

拉緊後,我跟著人群上高鐵。

上高鐵的我站在靠近門的位子,一抬頭往外看心中便想著,「哦..下起雪來了阿……」

每當這個季節來臨時,總是會憶起有件往事……

「在那之後,過了..真的好久阿……」想著想著,自己不禁閉上了雙眼。

「揚…」

「揚!」

我雙眸睡眼惺惺地看了看我的朋友大河說:「怎麼了?」

「你聽好囉,有新新聞、新新聞唷!!」他高興得激動道。

真難得他那麼激動…

「阿─?什麼啊?吵死了…」我有些不滿抱怨般的回他。

見他神秘兮兮地靠過來跟我說:

「據說今天雪鳶同學沒有穿胖次?…」說完還一臉色相的看去雪鳶同學那兒。

「哈─?」就為了這點不知道真實性高不高的情報把我叫醒。

「…你知不知道我很累呀……」我一臉無語的看著這一臉色相的朋友。

朋友看見雪鳶同學轉身後,連叫我轉過去看…

被他煩人的功力煩到不行,我只好映著他的話轉過去。

「你看?」

雪鳶同學的本名是,白雪鳶。

她既可愛,個性又好,在學校裡的男生人氣很高。

是說叫我看是為啥阿…

對於我來說,她那是我最不擅長應付的那種。

那種類型的女生大多都會有表面上不同的另一面。

我無言地對大河說:

「真無聊..就為了那點小事這麼激動幹嘛阿……」

大河壞笑地對我說:

「阿─是這樣的阿~對你來說,月村同學比雪鳶同學好對吧?」

我連忙瞪著他,「喂!不是說─」

突然月村同學走過來看向我說:

「是在叫我嗎?」

而大河是一臉邪惡的的退開,留下我跟月村同學面對面。

我緊張地回答,「沒什麼、沒什麼事情!」

「?」月村同學歪著頭,似乎不懂我想說什麼,然後我就把悄悄退開的大河抓過來扣在肩下。

─頂樓─

說真的,我是很喜歡月村同學的.....

大河只是好奇地問我「為什麼」,說完後他又想了想又說:

「雖然沒什麼不好。」

大河搖搖頭嘆聲道:

「該說你是保守,還是老土呢?」

我只是別開臉咬著我中餐的麵包,「切,不知道啦!」

大河聽到這樣的回答,也只是邊喝邊笑的玩弄我,「哦─純情~」

到了放學後,我去我打工地方報到。

報到完後我就進去更衣室換上工作服,當然我的工作是下廚。

換好後,我站到崗位就定就開始了手邊的藝術。不過這也只是我純粹亂說的,哪來的藝術?呵呵。

刷刷刷─

我大聲喊道,「「義大利麵好囉!誰來─」」我話還沒說完就中斷。

因為在我轉過身詢問的同時,我看見了月村同學。

跟月村同學認識是在咖啡廳打工時認識的。

坐在位子上休息的月村同學噗嗤一聲笑道:

「你這樣好像拉麵老闆一樣,都被客人聽到了....」

我驚訝的發出一聲:「阿?」

在月村同學她轉身去端餐給客人時,我心想,雖然我不是做不到,但是我沒有向月村同學告白過。

只是看著跑來跑去工作時的月村,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滿足了。

下班前,我把一袋的垃圾拿到後門的垃圾桶裡後我拍了拍雙手。

轉頭往巷子外看時,我訝異的窺見雪鳶同學在店外吹著雙手取暖的樣子,貌似在等誰。

接下來我看見一個有的豐滿戴眼鏡的中年男子對雪鳶同學打招呼,雪鳶同學看到他後便靠過去摟著他的手,表情很開心地對著他笑。

哈─這究竟是……?

隨後,雪鳶同學看見我倒是有點吃驚,不過並沒有開口對我說話。

我好像…看見不該看見的東西了……

隔天…

雪鳶同學微笑地對我說聲」早安」。

正在穿室用鞋的我被埋伏了……

雪鳶同學帶著我去頂樓。

到了頂樓後,雪鳶同學背對我雙手倚靠欄杆說道:

「昨天,被看見了呢。」

而我..只是靜靜地聽著雪鳶同學說話。

「沒想到揚君竟然在那邊打工,我應該更加考慮會面地點的。」

「嘛…果然不是父親這回事……是……」我省略後面兩個字,盯著一直背對著我的雪鳶同學。

雪鳶同學用有些傷腦筋的笑容說道:

「嗯…是客人……」

我閉起眼,靜靜地聽著雪鳶同學若無其事地說出來的事實。

而雪鳶同學再次轉過身背對我,「看不起我?想宣傳出去?」但我聽得出來,她在忍耐著……

我嘆了一口氣,粗魯地靠在欄杆上往後看,「那種話說出去,又不會有什麼好處。」

「只是會出現大量昏倒以及大喜的男生們。」

「阿……」雪鳶同學似乎呆呆地看著我許久都未說出一句話。當然…或許是錯覺吧?

良久後,雪鳶同學「嗤」一聲的笑出聲說:

「要明顯的表示出你無論怎麼樣都無所謂的表情阿。」

我想了想,搔搔頭回覆過去雪鳶同學,「…為什麼要做那樣的事情呢?」

但雪鳶同學聽到」噗」地笑了出來。

我有些無奈地說:「我說妳啊……」

「抱歉抱歉~」

雖然她嘴裡還是說著抱歉,但終究還是在竊笑。

等她竊笑完後,她哀傷地一句句道出,「因為我需要錢…這是經常出現的理由吧?」

儘管微風吹過,讓她柔軟的長髮翩翩飛舞。

就算臉上在怎麼隱藏,從口氣中就聽得出來……跟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是一樣的道理……..

「………」而我只是繼續默默地聽著。

雖然她說了需要,但從這些小事裡發現什麼…但總感覺不對勁。

雪鳶同學溫柔地說:

「揚君真的很溫柔呢~」

「稍微有點忌妒月村同學了…….」

「嗯……」等等…她剛剛說了什麼……

「妳、妳…為什…麼……」我明明沒對別人說啊喂!妳為毛知道?!

 

雪鳶同學竊笑的看著泛著紅葷的我,「呵呵,揚君真是可愛呢!」

「除了本人以外,大家都知道囉!」雪鳶同學小小的對我壞笑了一下。

「真好啊,我也好想談戀愛。」

我撇過頭道:「切,什麼真好。」

「男生不是都讓妳隨便選的嗎?」

聽到這句,雪鳶同學愣了一下,努力微笑的說:

「我這種二手貨,清倉拍賣也不會有人要的阿!!」

聽到這句倒是我震驚最大,「什麼!?那到底該怎麼說才好?!」

但雪鳶同學只是插著腰大笑而已。

而我們翹掉的這一節課裡,淨是聊些無聊的事。

在當時   我只是個笨蛋而已。

之後,我跟雪鳶同學說話的機率增加了,因為我保有那種秘密的關係吧?

拿著紙袋的她發出「啪唦」的聲音像我跑過來,對我打招呼,「揚君今天也要打工嗎?」

「那中途我們在一起走吧!」

雪鳶同學眼睛不懷好意地戲弄我,「今天又看著月村同學在笑了呢~」

然後她又補上了一句,「真好啊─」臉上還是浮現不懷好意的樣子。

我懶的解釋,只是隨口回答,「鬼知道阿,笨蛋。」

「趕快告白不就好了嗎?不告白?」

「吵死啦,別管我。」我想我臉上寫的一定都是無奈。

「要不然跟我交往也是可以的唷!」

我驚訝的回頭,「哈?搞什麼阿?」

「我的話,會附帶一些特典唷!」

我有點想笑地說:

「什麼特典?我可不會因為那樣就被誘惑了。」

然後雪鳶同學靠近我的耳邊溫柔且帶有些黃色的語氣說:

「馬上H,也是可以的唷!」

「什!」

「不要胡說八道啦!」

「阿哈哈哈─」看著開懷大笑的雪鳶同學露出了真正的笑容。

不過她說的那句對這時候的我來說太刺激過頭了。

我回到家後洗完澡躺在床上喃喃自語,「搞什麼阿,那傢伙……」

雖然臉蛋長得不錯………

「哇──!不是吧!!!!!!」

─隔天,在學校中午時分的頂樓─

大河依舊坐在老位子,「你啊,最近跟雪鳶同學關係不錯啊。」

「阿?」我只是愣了一下,但還是馬上回應大河。

「難道你們在交往嗎?」

「才不是咧!」

「為什麼會那樣覺得?」

「那麼是什麼?」

大河補上了一針強心劑,「那月村怎麼辦啊?」

我雙手捂頭,十分困擾,」都說不是啦!」

突然感覺到,當初不擅長的感覺漸漸地消退了。

也許是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使我想得方面辦得比較鬆懈。

我做好心情不好的放學,心想的都是剛剛那些話。

在別人眼裡看起來也是這樣嗎?

若是月村也這麼覺得的話..   ..

我一邊想著這個可能性,一邊快步的向打工的地方前進。

─到了店裡─

...

月村有些失望地說:

「揚君最近跟雪鳶嗓感情很好呢,交往了嗎?」

「..   ..   ..」我整個人愣住,連手上正在洗的碗盤都滑下去了。

這可是緊急大事啊!!!!!!!!!!!!

這天回到家的我,在房間裡悲鳴著……

「嗚喔喔!!!!!被不明美色給誘惑了嗎我?!!」

我嘆了長長的氣自喃著,「決定好了.......明天去向她抱怨個幾句吧...........」

「哎?有話?」

我看見雪鳶同學頭上貼著紗布,問道:

「妳的額頭是.....?」

她似乎沒聽到我剛剛說的話,只是跟我說:

「真難得揚君會找我呢!」

「去上面說吧!」

一瞬間,氣勢的被打散了......

「我說…那頭上那個是……?」

雪鳶同學只是苦笑,「阿阿,這個阿?」

「只是不小心摔了一下~」

那一定是在說謊的吧.......

「比起那種事,有什麼話要說嗎?」

「阿…阿阿………」

縱使我們的關係在怎麼好,我還是什麼也不知道。

「.......」

雪鳶同學看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我,回眸一笑。

再次有些戲弄地說:

「終於想和我交往了嗎?」

「不、不是那樣的事─......」

「那是被月村同學說了些什麼吧......對吧?」

她只是寂寞的說:

「猜中了…的表情......」

眼神十分失落,帶著黯淡的笑開口,「這樣不是很好嗎?就真的和我交往吧。」

「反正揚君也沒有向她告白......」

「是我的話不行的嗎?」

「我想只有我們兩個的話,一定會很愉快的.......」

不要再說了.....

「一起上學,放學後繞道散散步、假日去約會,到了晚上做一些H的事,然後一邊揮著手一邊說聲「明天見」道別。」

「真美、真耀眼阿…」

「吶..你覺得這樣子怎麼樣?」

「…別再說了.......」我強壓住心中的激動。

「別再說了阿......」聽著聽著,我的眼眶不爭氣的泛紅了。

我看著她,悲憤的對著她說:

「什麼麻.....」

「什麼阿..一直都是那個樣子......」

「在耍我嗎..?」

「是因為我猶豫不決嗎...?」我真的..好生氣......

「就那麼開心嗎?」

我終於失去理智地罵了出來:「就那麼開心嗎?!把人─..」

雪鳶同學終於轉過來,一臉悲傷還笑著,「因為揚君,對我沒興趣啦.....」

「所以我才喜歡你的...這是我的真心話喔.........」

雪鳶同學一邊拉開圍巾一邊說道:

「跟其他的男生完全不一樣,揚君自己也是很清楚的吧?」

「父母、親戚都是那一個樣,真讓人受不了啊......」

「各式各樣的人,各式各樣的想法我知道了很多,也體會了很多。」

而雪鳶同學解開了襯衫的釦子,露出被衣服遮擋的擦傷與瘀青。

她含著淚對著我說:

「這樣子的我..竟然還會思念著誰.....真的是完全都沒有想到呢............」

「風揚同學..僅僅一次也好.....就算是同情也沒關係.......」

「那樣的話,我─」

在那個當下,我第一次發覺..自己是多麼可悲..........

幾天後,就像是這個班上沒有白雪鳶這個人一樣,完完全全的消失在班級。

甚至連個蹤跡也沒有.........

什麼也沒說的她就這樣搬家了。

我急忙衝到老師背後,詢問老師。

「老師!怎麼回事?!為什麼那傢伙............」

「連你也沒聽說過嗎?明明關係那麼好...........」

好像是因為住在醫院的媽媽去世了的關係,那傢伙什麼也沒說就離開了.....

如果,當時雪鳶還是純白無瑕的鳶鳥的話,我找不到她一絲的汙濁。

之前也說過,那種事情明明是知道的........

不對、不對的阿!!!!

「我!!!..」

「這也算是戀愛吧.....」

「一般普通女生都會經歷的..十分普通的」

「阿.......」

她苦笑地對著我說:

「所以這樣子就可以了..」

如果白雪鳶的那件事,究竟是不是戀愛..我依舊是不知道.........

也許實際狀況對她而言,比較合得來。

我快步地走向鞋櫃,打開鞋櫃發現一封信。

信?

信裡寫著一行電話號碼,難道是雪鳶?!

我衝向學校的頂樓,急切地撥了這個號碼沒有停止,沒有放棄的念頭....

手機的另一頭傳來我所熟悉的聲音。

「阿..」我的雙眼再也忍不住,留下了眼淚...............

˙全文完˙

────────────────

後記

說真的,當時在寫這篇的時候從凌晨一點寫到早上六點。

說真的,不是想爆肝啦XD

而是那個靈感突然湧出來(好像太誇張了?

即使是爆肝我也會照寫不誤!OwO

因為之後再補眠補回來就可以了˙ˇ˙

第一次用男性第一人稱來寫,實在是寫得很困惱的OAO

當我一完筆鬆懈下來,睡意跟飢餓感都湧上來了=       =

都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是要先吃飯還是先睡覺QAQ

好啦!廢話不多說了~

請讀者們繼續把喵音的文章當作是休閒小站吧!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