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天空。河流。青春痘。

      班上教室獨立在老舊校舍的角落,正對巨大的水泥牆面,一條其實盛著淨水的溝渠如一條小河在班前懶洋洋的溜過。還有遮雨的天頂,二樓的班級步伐常在其上來來去去走過。拖,跑,走,跳的。那原來是一座小小橋梁,從這裡校舍的老舊生命連接到對面和緩的坡上。好似這條橋就是這個年邁老人抓著懸崖的手,咱啊咱啊老驥伏櫪,別看輕咱了啊這條橋就這麼說著。

      我的教室就躲在這隻手下,宛若一座巨大迷宮的小小角落,探險者在找尋出路時永遠不會考慮的死角,出現在哈比人歷險記的迷宮探險中只會是觀影者永遠不會放在心上的模糊背景。

      在學生們放專注在教室裡那些小事大事雜事上時,我會走到廊上。這條走廊不知為何常溼溼滑滑,偶爾,螃蟹撐著肥碩的螯還在這條廊上吃力的橫行著。我想起那些古希臘背景的小說,總有肥滋滋的宮女頂著一缶巨大的壺,在希臘宮殿莊嚴的大殿上倉促行走,很巧合的這些宮女臉上總是驚慌的表情。下一刻,穿著威武戰甲的希臘將軍就蹙眉走來了。那些殘暴的波斯人的軍隊正在渡海,將軍穿戴已經準備好迎戰的表情說著。

      故事,許多故事。

      但大多數時候,我只想單純看著天空。彷彿我正處於蠻荒隘谷,乾渴威脅著生命,這一眼狹縫般的天空便是最後了。那樣的看著。灰牆與校舍的兩面巨大,組裝成可以鑄造水晶的模具,那天空就是最藝術的成品。這水晶工廠鑄最多的是純粹的藍水晶。偶爾有朵雲飄過,那似乎也是極難得的事,只一會兒便又回到純粹的藍色。但你最無法忘記的,是下著綿雨的灰濛天空,雨絲細碎,好像水晶的材料不斷的被剝落著,當你伸手去接,那些令人倉皇的剝落卻又瞬間化作無形。

      在你悵然時,背後的教室通常就竄出聲音了。藏不住的。原來學生完成了他們手上的學習單完成考卷,完成了他們在學生生涯中被切割得極微的片段。這時天空就是天空了,不再有其他想像或其他複雜的情緒;走進教室,學生們圓轉的眼珠有些盯著你瞧,當然,有些更意興闌珊的望著天花板。好像一瞬間來到了世界的另個角落旅行,感覺一場迥然的文化氛圍。

      然後我說話了。文字變成了許多堅強的戰士,在那些學生的耳朵邊掰啊掰的,終於開出一條活路的帶著視死如歸的眼神爬進。我看著,也猜著那些話語到底最後再開了一扇名為耳膜的門後,有無戰死在那些裝載著許多複雜的奇異幻境。終究會的吧?就在那英勇犧牲。畢竟那裡有太多青春的煩惱,屬於青春的巨大怪獸。

      但放心,你們的英靈終將立作墓碑。在那些學生往臉上的乳白一擠時,你們就被超渡了。

      在這巨大迷宮的不起眼角落已是最好結局。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