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短篇小說】笑女白琴

      跪在稍嫌簡陋的靈堂前,陳美秀眼眶泛紅,靈堂上頭高掛著的黑白相片正是她的阿嬤。

      從小到大她與阿嬤相依為命,是街坊鄰居茶餘飯後時常討論的話題。她的爸爸在一場工作意外中過世,年幼的她還不曉得悲傷,隔年她的媽媽便和別人跑了,從此她就被送到阿嬤身邊給阿嬤帶大。

      若是真的要說出她的家人是誰,那就只會有阿嬤一個人。但現在,她卻與阿嬤天人永隔,永遠不會再相見。

      吸了吸鼻子,陳美秀終於理解了為什麼別人總說「悲傷到了極致時,淚都流不出來」,現在的她正是如此。心中的煩悶憂愁永無止境地迂旋,胸口不知為何悶熱異常,心臟每跳一次都會是令人錐心刺骨的痛。雖然生理上的反應是這麼不勝悲傷,但她卻怎麼哭都哭不出來。

      她覺得自己對不起阿嬤,她對她的養育之恩是一輩子怎麼還都還不盡的。但是她卻連一輩子結束時最重要的喪禮都無法辦得隆重,只是勉強跟著禮節形象式地替阿嬤哀掉。

      再次看著廉價簡陋的靈堂布置,她覺得特別特別丟臉。

      陳美秀嘆了口氣,若是自己爭氣點多賺些錢辦個盛大的喪禮,那麼她阿嬤在天之靈也會開心,走的也就光榮些吧?爬起身子,她決定掃去這些會讓她罪惡更甚的想法,是時候該燒些金紙了。不料才剛起身,便發現身旁不知不覺出現一位看著有些年紀的女人,她正雙眼緊閉,雙手合十地對著靈堂祭拜著。

      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她知道阿嬤在生前時常幫助一些街坊鄰居,就算她們家沒錢,也是能幫忙就幫忙、能出力就出力。阿嬤的喪禮她並沒有特意宣傳,一來是因為辦得簡陋怕人家笑話、二來則是她一個年輕人也不太曉得阿嬤平時結交的朋友,所以才沒有發出柬帖,就希望自己替阿嬤送行就好。

      怎知就算沒有大肆宣傳還是有人前來參拜,這讓她好不感動。本以為會無人前來的喪禮,竟讓她感受到陣陣暖意。

      陳美秀喜聞樂見地到了角落整理金紙,再次回到靈堂時,竟發現靈堂前不知何時擠滿了一堆人。這些人清一色是女人,皆身穿白色系服裝,個個臉上沾染著悲意,有人站著有人跪著,更有人渾身無力地跪趴在地上,她們似乎是在準備著什麼,又或者是她們在等著什麼。

      「請問妳們是……」陳美秀才剛開口要問清楚對方的來歷,便立刻被如同浪潮一般的哭聲給掩蓋過去,她登時傻在原地,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眼前的景象是她這一輩子都沒有想過會看見的,一群各種年紀的女人在阿嬤的靈堂前大哭特哭,嘴上說著流利的閩南語,時不時帶著動作以及喊叫,景象好不悽慘。

      陳美秀下意識地倒退了兩步,她是有聽說過在南部的喪禮上會請到一些專門哭泣的「孝女白琴」來替喪禮添增悲傷之意,以防一些人因為哀慟欲絕而哭不出聲,被親朋好友或是街坊鄰局認為不孝,所以才會請這種哭喪女代為哭泣。

      但是她根本就沒有沒請過也根本沒有想過要這種哭喪女來替阿嬤的喪禮多加「點綴」,那她們到底是怎麼來的?又是為何而來?

      陳美秀眼角意外捕捉到門口有位抽著菸的陌生男人,她立刻朝著對方走去,下意識認為這件事與他一定有關。

      「先生,請問一下你認識這些哭喪女嗎?」陳美秀來到了男人面前便主動開口問道。

      只見男人撇眼看了看她,又慢吞吞地多吸了兩口菸後才道:「哩共蝦米『哭喪女』?」一串流利的閩南語脫口而出。

      愣了愣,陳美秀趕緊回過神來續問,「我是說現在在我阿嬤靈堂前哭著的這些人,你認識嗎?」

      「喔喔,啊丟『孝女白琴』咩!」男人笑出聲來,揮了揮手改用中文說道:「不是妳請偶們來的嗎?被嚇到了喔?」

      「請你們來?沒有啊!」陳美秀皺眉,果然這個男人和這些哭喪女有關係,「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請過別人來參加我阿嬤的喪禮,她們一進來就開始哭,我也沒辦法問清楚事情。」

      「蝦米?妳沒有請偶們來?」男人瞪大雙眼,看了看在靈堂前痛哭的女人又看了看陳美秀,然後問道:「啊妳們家是幾號啊?」

      「我們家是四十五號。」陳美秀回答。

      「靠背!」聞言,男人的臉直接黑了,他越過了陳美秀來到了靈堂前,對著女人們吼道:「賣擱考啊啦!靠姆丟郎啊!」

      聽見了這句喊叫的哭喪女們,在一瞬間止住了哭聲,本來被哭喊充斥著的靈堂頓時鴉雀無聲。

      「靠姆丟郎?那五柯玲?」一位較為年長的女人開口問道。

      「啊丟係『五十四』跨姆丟,變『四十五』啦!」男人粗聲回答,語氣十分的差。

      同時,站在門口的陳美秀簡直傻眼,竟然是門牌看錯?五十四號可是離她家家還要過兩條街才到的了,這樣還會找錯……

      不過多久,男人便領著哭喪女們從靈堂走了出來,在離開時還頻頻向陳美秀賠不是,表示歉意。畢竟哭錯家真的是有失專業,對死者還很沒有禮貌。

      對此,陳美秀並沒有多做在意,還特地替他們指路到正確的位置去,就怕真正需要「孝女白琴」的人家被耽擱了。

      「唉……」嘆了口氣,陳美秀提起了金紙,看著又回到寂靜的靈堂,登時覺得能添增幾聲哭喊也是不錯的,至少比現在這冷清清的狀況還要好多了。

      來到了門口,陳美秀的腦子裡不自覺地又閃過了孝女白琴們哭錯家傻眼的表情,一下子難掩笑意地笑了出聲。

      「哈哈哈哈……」

      明知道是應該沉重的喪禮不能有這樣子突兀的笑聲,但她就是忍不住笑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