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日快樂

GL    不喜者誤入

有bug或建議歡迎留言(跪求##

當事者看完這篇渣文後,就忘掉吧,話說我也拖挺久的......

喔對,生日快樂。

----------------------------------------

      看著眼前這個女人,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怎麼這樣看著我!我來祝你生日快樂呢!不歡迎我?」她晃了晃手中的一袋啤酒和蛋糕盒,那雙兩年不見卻依然晶亮的眼瞳直直望進我眼裡。

      不知怎麼的,我覺得有些刺眼。

      「哦,請進。」我做了個請的姿勢讓她進來,她脫了鞋東看西看,轉頭對我說了句這都沒變,真好。

      「是嗎?妳覺得好就好。」我關上門,跟在她後頭進了客廳,她身上依然傳來點點清香,是我從小聞到大的,習慣的香味。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她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恍若回到兩年前,她也是坐在那沙發上,拍拍旁邊的位置,等我坐下後靠著我的肩膀。

      那時她總說著我的肩膀就算不像男人一樣寬,也比男人可靠許多。

      不過現在這句話對我來說含有滿滿的諷刺,當初說我可靠的人是她,不動聲色離開我的人也是她。

      我和她從小就認識,一起上小學,國中,高中,大學也是同一所,不過是不同科系。

      並不是我們從小住在隔壁,而是因為我們兩家是世交。

      她是主修藝術的,而我則是商業管理,以前她總是抓著我到她科系的畫室陪她畫畫,不斷誇讚我畫畫技術有多好,應該跟她讀同個科系。

      雖然我對自己的畫並沒有任何期待,但還是有了想轉系的念頭。

      我想畫畫,也想看見她,對我來說和最喜歡的人一起做她最喜歡的事,那是無上的幸福。

      但是我不敢,我不敢違背家裡希望我接管家業的願望,也不敢向她表白,因為同性之間互相喜歡是不被大眾認同的行為,我心裡就像個越來越大的氣球,把名為喜歡的空氣不斷嚥進自己肚子裡,不斷脹大,不斷脹大,並小心不讓它破掉。

      我原本以為自己的一生就會這樣過下去,找個和自己差不多身世的男人結婚,接管自家公司,生個孩子,過一輩子。

      是她打破了我的計劃,她在我生日那一天戳破了那一層薄薄的膜,接收了我所有的喜歡。

      「妳也三十歲了呢!和我一樣。」她的一句話把我拉回現實,我輕輕嗯了一聲,看著她把蛋糕盒掀開,精緻的奶油蛋糕上綴著滿滿的水果和奶油花,還有一塊巧克力牌,上面用糖霜寫著「Happy    Birthday」。

      這是妳自己做的吧?我很想問這句話,以前我生日她總會做個蛋糕給我,每次的花樣都不一樣,但總有一個共通點。

      很大,樣式簡單,裡面的料卻總是我愛吃的。

      但我只是淺淺的笑了一下,「這個蛋糕還真大。」

      她聽了後插著蠟燭的手頓了頓,又繼續動作。

      「對啊,生日嘛,就是要吃得盡興。」她微微傾身,怕自己的頭髮弄到蛋糕,她把她褐色的長直髮撥到耳後,我坐在她對面,看著她微微顫動的長睫毛。

      我一瞬不順的盯著她,因為我的記憶中,她的頭髮一直是柔亮的黑色。

      忽然她抬起頭,我倆就這樣對望著,我眨眨眼,將視線放在蛋糕上。

      「點蠟燭吧。」她說。

      我照著做了,不過我點完後不禁皺眉,「為什麼是六十?」

      我可沒這麼老吧,我在心裡腹誹。

      只見她搖搖頭,笑了笑,我也就當是放錯了,她站起身關燈,瞬間整個客廳暗了下來,只剩下蛋糕上搖曳的燭光。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她突然拍起手,唱起了生日快樂歌,那歌聲並不富有爆發力,而是婉轉輕柔,如流水一般。

      靜靜的一灣流水,就像她臉上的笑容,總是那麼淡,卻帶著滿滿的情感。

      「今天呢,是五月五日。」她唱完後看著我,那雙如星的眼眸中倒映著蠟燭的光,「妳的生日,許三個願望吧。」

      我雙手合十,看著蛋糕,「嗯,第一個願望,我希望我的家人朋友能夠平安。」

      她微笑看著我,我以為她會說我這個願望沒有新意,但我在她恬淡的笑靨中讀不出任何東西。

      「......第二個願望,我希望我認識的人能天天開心。」真是老套的願望,我忍住自己翻自己白眼的衝動,側頭看了她一眼。

      她依然笑著,「第三個願望不用說出來,許吧,好了吹蠟燭。」

      我點點頭,歛下眼,在心裡默念出我的願望。

      希望她之後別再出現,別再來慶祝我的生日。

      這樣對我來說,實在太痛苦了。

      「呼。」我把蠟燭吹熄,她開了燈,把塑膠刀遞給我。

      「妳切吧。」她說,我接過刀子切下第一刀,她則開了一罐啤酒放到我手邊,也開了一罐給自己。

      我切好一塊特大的蛋糕給她,她接過後露出微笑,「謝謝。」

      我知道她喜歡吃甜,顯然這個喜好還是沒變。

      我給自己切了一塊適中的,拿起一旁的啤酒喝了一口,我不敢喝多,因為我的酒量實在是有點差。

      「喝多一點嘛,難得生日就該喝到醉,不醉對不起自己!」說著她豪邁的灌了一大口酒。

      「別喝太快。」就是生日而已,每年都有不是嗎?我皺了皺眉,但還是應著她的話一點一點地配著蛋糕喝,                  

      我們倆面對面灌著酒,沉默的氣氛充斥著整間客廳,我不禁在心裡苦笑,和分開的舊情人也不會有什麼話好聊,我們已經分開太久,根本就不知道對方現在的生活。

      「咳咳......」對面的她突然劇烈咳嗽起來,我連忙放下她手裡的酒,繞過桌子坐在她身邊,一下一下拍著她的背幫她順氣。

      「謝、謝......」咳了一陣後,她倒在沙發上看著我,我坐回原本的位子。

      「別喝太快,小心點。」我繼續喝,感覺自己有些醉了,即使這樣,我還是硬生生再喝了一罐。

      「妳還是這麼溫柔。」她突然開口,我愣了一下,捏扁一個空酒罐。

      我溫柔嗎?我從來就不這麼覺得。

      「但是就是因為太溫柔了,這樣不好。」她又開了一罐酒。

      「這樣不好?」妳當初離開是因為這個原因嗎?如果妳說是,那我一定承受不了。

      我自嘲的想著,此時我的頭有點痛,我深吸了口氣站起身,「我去廁所。」

      說完我快步走進廁所鎖上門,坐在尚未翻開的馬桶蓋上,將臉埋進雙手裡。

      為什麼......為什麼還會見到她,我不斷在心裡問著這個問題,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我感覺自己的眼眶又酸又熱,但卻依然乾涸。

      忽然廁所門板外傳來碰的一聲,我瞬間站起身,卻聽到她在門外笑。

      「哈哈......」她輕輕地笑著,我僵在原地,不知道是什麼狀況。

      我害怕這樣的笑聲。

      「我真的只是來祝妳生日快樂的,我知道自己兩年前對妳做過什麼事,我也知道我沒有臉來見妳。」她微啞的聲音響起,我靜靜的聽,發現自己對這些話沒有任何反應。

      「妳知道嗎?妳很聰明,但是總是不知道自己的決定對不對,表面上冷冰冰的,其實骨子裡就是個不善表達的傢伙。」說到這她頓了一下,我也沒有出聲催她,只是坐回馬桶蓋上,地頭看著地板。

      「妳總是害怕將自己交出去後得不到相同的回報,不肯敞開自己真正的心,也不相信任何人。」她說到這裡語氣似是帶著笑意。

      「這樣其實很累的,妳何不看看周圍?或許妳在別人眼中不是最重要的存在,但一定會找到那個人,對妳......等同回報。」

      我木然地看著地板,並不是對她說的話不以為然,而是有些心寒。

      妳說我總會找到那個人,是不是意味著妳不想當我的那個人?

      既然連妳都不適合,世上哪裡還有和妳一樣,能讓我傾盡心思的人?

      「妳總是太溫柔,不懂得拒絕任何別人加諸在妳身上的事。」她又說話了,她吸了吸鼻子,我猜她大概哭了。

      別哭啊,該哭的人是我呢。我想。

      「有時候也對自己好一點吧,拋開那些事情,沒有人能強迫妳去做那些妳不必完成的事。」她說,隨後她又笑了,帶著哽咽。

      「蠟燭其實沒有放錯。」她緩緩地說,「是我,我太想跟妳一起過六十歲的生日了,我等不及,反正妳加上我......剛好六十歲,哈哈......」

      她說到這裡就沒再說下去了,而我在等,等她給我一個解釋。

      她想要和我過六十歲生日,連相加這種想法都用上了,卻不顧一切離開我。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想我需要一個能夠說服我的理由。

      但我等了很久,依舊沒有等到任何聲音,連個呼氣聲都沒有,就像......

      就像她已經離開了一樣。

      想到這裡我連忙打開門,果然,門外沒人,客廳也沒有,只留下滿桌子狼藉。

      我感覺到什麼東西碎了,就這樣碎在地上,因為碎得太徹底,我連伸手去撿的勇氣都沒有。

      這樣就好了吧,從此沒有任何交集......

      我默默收拾著桌面,情不自禁的笑了。

------------------------------------

      我沒想到自己會以這樣的方式再見到她。

      看著眼前樣式簡約的棺材,我沒辦法移開視線。

      我無法相信這是事實。

      無法相信。

      三個月前,她好整以暇的來我家喝酒,說什麼要慶祝我的生日,說了一大堆奇怪的話又不告而別。

      而現在,我站在她的遺體前,獻上花,流不出淚。

      她的母親告訴我,她在兩年前檢查出她得了癌症,原本醫生說活不過半年,她們家決定把她送出國療養,硬是給增加了一年半,直到最近她說她恐怕真的不行了,要求回家見大家一面。

      說到這裡她母親的眼眶泛淚,說她去外國療養時怎麼也不肯聯絡家裡,問她為什麼,她只說怕自己想回家,會辜負了所有人的期待。

      雖然她終究是去了我們無法觸及的地方,但聽說她最後是笑著走的,笑得很滿足,只是在斷氣之後滑下一滴清淚。

      僅此一滴,恐怕是包含了她所有的不捨吧?

      離開了她的家,獨自一人步行在冷清的街道上,我默默的想著,如果那天她在廁所門外說話的時候,我肯打開門面對她,是不是會發生什麼不同的事?

      自嘲的笑了笑,她都離開了,我想說什麼也沒有用。

      她是真的離開了,這次我連抓住她的機會都沒有。

      忽然我想到,我生日時許的前兩個願望,那兩個無聊至極的願望,她都沒有辦法參與,只有第三個願望實現了。

      她說過她想陪我過我的六十歲生日,原來她說她等不及,是她真的沒有時間,她甚至把她存活過的三十年寄託給我,天知道她那時候是怎樣無視她即將死去的事實和恐懼,嘻皮笑臉的來祝我生日快樂、唱歌、喝酒,而我卻只想著要她別再出現。

         那天她在廁所外說的那些話,大概是想給我勇氣吧,告訴我她以後都不會在了,我需要學會相信別人,也相信自己。

      「謝謝。」我仰起頭,對著無雲的天空輕輕道出這兩個字。

      相信她會聽到,會聽到的。   

      謝謝妳包容我的懦弱,並給了我許多東西,也謝謝妳愛過我,並讓我愛過妳。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唉唉唉......
看完了,雖然是絕症的老梗。
我還是覺得好感動。

六十超適合寫虐文的,總這麼覺得。
標題的唉唉唉,只是覺得那個得癌症的女人心情一定很複雜吧?不過我還是不懂為何拋下主角。
2014-05-17 09: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絕症老梗無誤(######
她是不想拋下主角ww但是她要去國外療養啊(真的老梗######
或許她是不想讓本文的主角知道自己得了絕症(?)
因為主角知道了一定會毅然決然陪她去療養(??)
如果到最後  她還被宣告不治的話  她應該是不想主角的表情的

以上個人見解##
回覆